前往
大廳
主題

(訪談翻譯) 《鑽石王牌》 The Family 對談企劃 ___ 降谷曉篇 (島崎信長 x 山田昇)

米色羊毛 | 2022-06-11 01:49:47 | 巴幣 1000 | 人氣 281

本來是打算一季做一篇訪談翻譯的,但由於我最近的鑽A魂正熱烈燃燒著,所以就來加更啦!
接續上次的春市篇,這次做的是島崎信長與動畫製作人 山田昇的對談,如先前說過的,這系列訪談的時間點是2018年11月,大概是act II動畫播出前。本次訪談一樣把網站上原文的上下篇都合併成一篇,如果對原文有興趣可以辦『ダイヤのA The FAMILY』的會員,登入後就可以閱讀這系列的訪談了。


島崎信長(動畫 降谷曉 役)x 山田昇動畫《鑽石王牌》製作人)


※以下簡稱島崎和山田。(島崎的台詞以藍色標記)

島﨑:您好。以這種形式和您談話感覺很奇怪呢(笑)。
山田:對啊(笑)。今天是由我來擔任訪問者向你詢問各種問題,但像平常那樣放輕鬆回答就可以囉。
島﨑:好的,請您多多指教(笑)。
山田:那我想再問一次,當你拿到《鑽石王牌》中的角色時,你是什麼樣的心情?那是幾年前的事?
島﨑:動畫在電視上播出是四年前的事,試鏡會的話……
山田:大概是五年前吧
島﨑:哇~
山田:信長你那時幾歲?
島﨑:我那時大概是23歲(笑)。
山田:你那時已經演出《Free!》了嗎?
島﨑:已經演出過《Free!》了。
山田:之前有人跟我介紹叫做島崎信長的年輕人,這件事我記得很清楚。
島﨑:在演出《Free!》之前,我演了講談社的作品《只要妳說妳愛我》的中西健志一角。雖然我有滿多角色的類型是和降谷完全相反的,《Free!》之後「在大家眼中我適合演冷靜的角色」這種印象好像就固定下來了。
山田:試鏡會時有試其他角色嗎?
島﨑:我也有試了榮純。
山田:有嗎?島崎信長版本的榮純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了(笑)。
島﨑:應該是活力超級不足的榮純吧……當時的我所演出來的。好不甘心啊。試鏡會當天,我和櫻井在車站會合,然後一起搭計程車到會場。我是和御幸一起去試鏡的喔(笑)。
山田:試鏡當時,櫻井也不是只試了御幸,克里斯啊、結城啊,他也都試了。
島﨑:在試鏡會前,我一直有「櫻井好像什麼角色都能演」的這種印象,到了現在就覺得他一定得是御幸才行。
山田:島崎信長也一定得是降谷嗎?
島﨑:這樣說很冒昧,但我也是這麼想的。
雖然我演了很多冷靜的角色,但就算單純用冷靜來定義他們,每個角色的身上所背負的東西也不一樣,我是把他們當作完全不同的人在演繹的。降谷平時很可愛,實際上卻完全不是冷靜的人。在他剛登場後的一小段時間內,他表現出了固執的一面,但他跟隊友關係變好後就能看見他的本性,在和棒球無關的事情上他只是個性天然的可愛孩子,會一直發呆,但提到棒球的瞬間他的開關就打開了。
山田:不論怎麼說他都是在教室裡想著「好想吃蟹肉芙蓉蛋啊~」的這種人嘛(笑)。
島﨑:就是啊,「喜歡白熊~」這種(笑)。
山田:你演了降谷後,我覺得你是最適合降谷這個角色的人喔。
島﨑:謝謝您。真的好開心啊。寺嶋老師有讓助手們聽試鏡會的音源檔案,聽說大家都說「這個聲音很降谷啊!」,我知道後真的非常開心,所以我也很想再次扮演降谷。如果現在(再來演降谷),不只是聲音的表演,我覺得我能夠連降谷的內在也更進一步地演出來。
山田:在決定降谷的聲優人選時完全沒什麼需要煩惱的。因為降谷=島崎信長,所以沒有任何讓我們苦惱的地方。
島﨑:您這麼說真的很感謝。

山田:因為是現在的島崎信長而可以表現出來的降谷,一定有這種東西吧。
島﨑:我能夠以「《鑽石王牌》要出新一季的動畫」這種假設來回答這個問題嗎?
山田:可以喔。
島﨑:如果要做《鑽石王牌 actⅡ》的動畫,因為降谷有滿多煩惱的,該說在演技上好像會很有趣嗎,我覺得在表演上是很有意義的。當然在第一季時降谷也有煩惱,但actⅡ時的煩惱已經到了更高的次元,我想要活用電視動畫還沒在電視上播放的這段期間,在他的煩惱中加入更多東西來進行表演,我想要展現出降谷在春季選拔賽上得到的經驗值和他有所成長的地方。雖然春甲最後輸了,但我認為站在甲子園的投手丘上的這種經驗是很巨大的。從上次的動畫結束,再到下一部動畫開始之前的這段時間,我想要在各式各樣的現場持續累積經驗,真的非常期待。不只是我,周圍的大家也power up超級多吧。

山田:你最喜歡的降谷的場景是?
島﨑:我最喜歡的場景果然還是輸給稻實後,「御幸和降谷比任何人都更早向前看」這一點。這是之前我觀賞了舞台劇《The LIVE Ⅴ》而多想到的東西,當大家輸了比賽後都在哭泣,降谷從比賽中間開始就(被換下場)只能坐在板凳上看著,他也感到非常懊悔,但無法和大家一樣打從心底地難過並放聲大哭。如果讓降谷也投到第九局然後輸掉比賽的話,他也不會這麼快就振作起來吧。其實收錄稻實戰最終局時,我人也不在錄音現場。從這一點來看的話,這段回憶就顯得很深刻了。和不在投手丘上的降谷一樣,輸掉比賽時我人也不在現場(笑)。雖然畫面中降谷還是有出現,但因為他沒有台詞,所以我就沒有出場的機會。
總覺得有種被拋下了的感覺呢。當然良太(逢坂)有在現場,但我卻不在……。
山田:可能你和降谷的心情已經同步了。
島﨑:是的。對於自己不在那裡而感到懊悔。因為降谷也最喜歡三年級的前輩了,在最後的場景中也想要跟他們一起站在球場上,我也想在故事的高潮和飾演三年級前輩的聲優們一起演出……總覺得我和降谷的心情很相近呢。
山田:降谷有出現在畫面中但卻沒有台詞,這種情況還不少呢。的確存在著無法和大家一起的那種情況呢。
島﨑:在輸掉稻實戰後的錄音現場也是,三年級生就都不在了,有點寂寞啊。雖然飾演三年級的聲優們還有需要進行錄音的部分,但很有那種「都結束了」的感覺。接下來開始都必須由我們來做了,我心中的這種想法很強烈。當然良太應該也思考了非常多,但想最多的一定是櫻井吧,接下來要如何進行下去,我想他也考慮了非常多。
山田:配了兩年半以上的《鑽石王牌》,降谷已經成為了和你一起同甘共苦的角色,對吧。
島﨑:是的。當我自己非常煩惱、心情低落、很享受、很開心的這些時候,《鑽石王牌》都一直陪著我。當時的我才剛開始有一點知名度,整個人都還有點飄飄然,周圍的環境卻變了很多,當時是處在這種不安定的時期。但高中生的三年也是變化很大的,特別是從高一到高二的這段時間裡各方面都會改變很多,能夠演繹那種時期的降谷真是太好了。
山田:你和飾演一年級生的聲優們的年齡都很相近,這也很棒呢。
像是逢坂良太、花江夏樹、松岡禎丞之類的。

註:逢坂是1986年生,2010年聲優出道。島崎是1988年生,2009年聲優出道。花江是1991年生,2011年聲優出道。松岡是1986年生,2009年聲優出道。他們四個人的年紀算滿相近的,在業界的年資也差不多。而一年級五人組的另一位,東条的聲優蒼井翔太比較不同。蒼井是1987年生,2006年以歌手的身分開始活躍,2011年才以「蒼井翔太」這個名字正式聲優出道。以聲優的資歷來說,蒼井跟他們四位其實也沒差幾年,但如果加上歌手資歷,那蒼井應該比他們都稍微資深一點。(不過他們五位近幾年都很紅啦,都能稱得上是一線聲優吧,鑽A選角真的太神了~)

島﨑:大家都和角色有點像呢。例如小花江雖然很年輕,但精神上很穩定。該說他不會不穩定嗎,有種可靠的安定感。雖然他還有成長空間,但也很有安定感,這簡直就是小春嘛!金丸的心理實際上也相當堅韌,也很叛逆,朝著自己的目標直率地努力,他的這種地方跟禎丞很像。榮純砰地一聲就突然跑過來,很天然又不自覺地就開始行動,但實際上很好親近,這些地方也和良太很像。然後降谷和我都是個性很天然,是很多時候無意識地就開始動起來了的這種類型。榮純和降谷的共通點相當的多,某些地方很像,而良太和我就是這樣,這真的很有趣啊。還有穩定又不會動搖的小花江和熱血男兒松岡禎丞,這樣的關係也都是連在一起的。
山田:是啊,是連在一起的。
島﨑:我覺得本來(自己和角色)就有很相近的地方,一直長時間在扮演角色,所以就和角色變得更像了,這很有趣呢。櫻井是整合聲優陣容的核心人物,這也和成為隊長的御幸連接起來了。如果我們能更可靠一點,或許櫻井就可以把事情都交給我們了(笑)。
山田:錄音棚內也很有趣呢。有櫻井在、浪川也是和往常一樣的感覺,飾演一年級的年輕聲優們也在,是個「聲優陣容的平衡顯得很有趣」的錄音棚啊。
島﨑:真的。那時候好開心。但我現在想要做更多!因為我們現在都是處於沒有在投球的狀態、都在休息、一直在自主訓練。
山田:大家都在不同的現場活躍著,之後能夠把什麼樣的東西帶回《鑽石王牌》呢,這很令人期待。
島﨑:我現在好想投球啊!

山田:你不是也出席了不少活動?印象最深刻的是?
島﨑:如果我沒有參與《鑽石王牌》,在棒球場為職棒開球這種事情應該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本來「在棒球場辦活動」這件事本身就令人難以置信了(笑)。坐在那麼好的位置看現場的球賽,才讓我意識到「棒球原來這麼有趣啊。」我參加過的活動中,特別有趣的比賽有很多場,有很多很熱血的發展,像是大逆轉,或是一開始的分差還滿大的,互相角力後卻一口氣把分數追平了。
山田:是啊。雖然信長你不是衣錦還鄉,但能夠在生活過的地方開球真是太好了。我覺得這是很厲害的事情喔。

註:島崎是日本東北地區宮城縣人,東北樂天金鷲隊的主場就在宮城縣仙台市。

島﨑:真的是太好了。沒有那麼厲害啦,您太過獎了。
山田:其他「有回到生活過的當地」的例子,櫻井在名古屋巨蛋參加活動這種也是吧。印象會很深刻呢。

註:櫻井是愛知縣岡崎市人,名古屋巨蛋目前是中日龍的主場,除了棒球,也會做為其他運動賽事與演唱會的舉辦地點。

島﨑:能有這種機會真的很感激。
山田:在自己生活了18年的地方的球場開球,你當時的心情是?
島﨑:很沒有真實感呢(笑)。雖然都說功成名就後榮歸故鄉,但要做哪些事情才能夠榮耀家鄉,這我根本不知道啊。不過我覺得以開球這種方式來榮耀家鄉是還滿明瞭易懂的。就算有些人不知道在球場上的這個島崎到底是誰,「啊原來他是宮城縣的人啊」他們也會這樣想吧。但那次活動的規模太大了,完全產生不了真實感。
在開球之前我先上了廣播,那時包廂的玻璃窗是可以從外面看見裡面的,這樣由外往內看的話,看得到有著「歡迎回家」這種訊息的東西,「是自己生活過的地方啊」這種真實感就漸漸湧出來了。因為如此,我在開球時也能冷靜下來投球了。在那場活動的前一天,去北海道火腿開球時我非常的緊張,但是在樂天的球場就能非常放鬆地投球。在北海道時,我緊張到連良太都對我說「第一次看到信長你的表情僵成這樣」,我覺得(在樂天球場的放鬆感)就是生活過的地方給我的安心感。北海道是降谷生活過的地方,我想要更加承擔起降谷的角色並好好投球,所以才緊張成那樣。「我是飾演降谷的人,但那種剛速球我根本投不出來啊!」這種心情(笑)。
山田:《鑽石王牌》這部作品可以辦很多場那種類型的活動,我覺得真是太好了。
島﨑:2014年4月29日的「All Star Game」成為了之後活動的契機,之後就舉辦了很多活動呢。有很多粉絲抱持著「我要幫《鑽石王牌》加油!」的想法到現場共襄盛舉。
山田:是啊。自從那一場以後就舉辦了各種活動呢。當時我很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打棒球。因為信長你不是連球棒都沒揮過嗎?
島﨑:沒有沒有。
山田:大家都穿上棒球隊服並且展現給所有粉絲看,對此我也很開心,覺得真是太好了。
山田:知道《鑽石王牌》的群眾也漸漸變得更廣了,會在問卷中得到「和爸爸一起看了之後,就會和爸爸聊天了」、「想讓小孩打棒球」這種回應。會有這種結果可能是因為動畫有在早上時段的電視上播放吧。
島﨑:希望家裡的所有人可以一起在客廳看《鑽石王牌》,也許早上的那個時間點很適合呢。

山田:《鑽石王牌The LIVE》舞台劇的Ⅰ~Ⅴ你不是全部都有來看嗎?你覺得如何?
島﨑:雖然是看了The Live V後的想法,我覺得舞台劇脫離了原作,但是「是從好的意義上來說的脫離」。因為我從一開始就一直演降谷,廣瀨也汲取了我所演繹出的降谷,對我演繹的降谷抱持尊重並進行舞台劇的演出,而到了The Live V的降谷就完全變成廣瀨他自己的降谷了,從好的意義上來說,舞台劇和動畫各自的降谷變得不同了。例如在最後一幕的表演,那裡和動畫的差異就很明顯易懂。不過我覺得就算由現在的我來演那個最後一幕,也會變成與之前的表演完全不同的東西。總是追求著比之前更好的表演,如果接下來動畫和舞台劇,能透過不同的《鑽石王牌》互相切磋琢磨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山田:這樣啊,所以現在如果你再演一次那個場景,你的表演也不會和之前一樣,是吧?
島﨑: 是的。就算改成別天來收錄,我的表演也不會和之前那次一樣,因為我覺得演技上不會是完全一模一樣的東西。特別是那個場景是以當下的心情為優先來配的(笑)。
島﨑:進入act II後,這次我們就真的變成前輩了。《鑽石王牌》很有趣耶,飾演新學弟的聲優們實際上在業界裡也是我們的後輩,有很多後輩們加入了這部作品,這樣的話我在(作品和現實)兩重意義上都成了前輩,一直以來櫻井為我們所做的那些事情,現在的話我應該也多少做得到了吧?我23歲的那時候完全顧及不了這麼多(笑)。我最近呢,從好的意義來說開始能夠不要用力,變成一種接近放鬆的感覺。我覺得自己在放輕鬆又很專心時是可以做到最好的表演的。現在一想,櫻井總是會幫我營造出那種可以放輕鬆又專心的氛圍呢。
山田:5年的時光好漫長啊。
島﨑:(笑)就是說啊。我也已經30歲了(笑)。男人到了30歲後就會改變,對吧? 在現在這個時候,我心裡也還有很多剛出道時的那種變化。在工作現場應該要有的狀態啊、表演啊,即使我已經走到了這裡,也還是一直在改變。下次演出動畫時,我覺得一切的感覺會很好、工作進展順利、會變成活力滿滿的狀態。然後最近我也開始對舞台劇感興趣,想要挑戰看看舞台劇。雖然我覺得自己大概什麼都做不到,但因為我很不服輸,這也會成為我的動力吧。《鑽石王牌》的其他聲優也都在各種地方活躍著。在這個聲優的戰國時代,想到大家都這麼活躍就覺得好厲害啊,因為聲優陣的所有人都是不斷奔跑下去的人啊。

山田:大家真的都好厲害啊。還有《鑽石王牌》,如果接下來也能繼續下去的話就好了。然後我也想看看現在的信長所演的降谷。
島﨑:我覺得會有很大的變化。但動畫是按照原作在製作,降谷也成長了非常多,所以我覺得就算角色有變化也不奇怪。現在這個時間點,降谷在act II中煩惱著、心態變得頑固、狀態崩毀,但我也經歷過各種難關,所以我可以理解他的狀況,也對此感到有共鳴。很期待以現在的自己來演繹降谷。
山田:大家都很期待接下來的信長所演出來的降谷,我也很期待。
島﨑:對此最期待的人或許還是我喔(笑)。

山田:那最後請對The Family的大家說幾句話。
島﨑:我覺得「自己對act II有多麼地幹勁十足」這件事已經傳達給各位了。在動畫結束後,The Live舞台劇、與球團的合作活動等等,各種形式的活動都一直在繼續,在這其中The Family的存在是可以增加「朝向act II動畫」這個目標的真實感的。因為我們感受到了The Family這個隊伍和為我們加油的人的想法,對act II就變得更幹勁十足了。讀了這篇文章的人,心中也會充滿了想看act II的心情的(笑)。所以我覺得大家的心情一定都是一樣的,今後還請大家跳脫漫畫原作、動畫、舞台劇的框架,為所有的《鑽石王牌》加油,一起讓氣氛更熱烈吧。還請多多指教!


參考資料:













那場樂天的開球我找不到影片,如果之後有找到再補上。

島崎信長 維基百科:

鑽石王牌 All Star Game 2014:

若對鑽石王牌舞台劇 The Live 系列有興趣,可以直接到B站打關鍵字,這邊就先不放連結了。



翻譯感想:

這次的翻譯也遇到了一些挑戰,每次都會在稱呼上糾結了一下,一直在猶豫要把「花江っち」翻成「小花江」、「花江仔」還是乾脆直接翻成普通的「花江」,最後選擇翻成「小花江」了。有時遇到從英文來的外來語,也很猶豫是否要採用英文的形式,像 power up 我想了一想就決定直接用英文了。

然後我認識島崎信長的契機也是Free!,想當年Free!第一季的PV剛出時,整部洋溢著一股清新感,沒想到劇情居然是走那種路線XD 但我想七瀨遙對信長來說的確是個里程碑,有因為Free! 提升了不少知名度吧~ 他的聲音也很獨特、很難取代,跟外表冷靜的帥哥角色還滿契合的
(雖然我現在聽到信長的名字只會反射性地想到松岡啦XD 他們之間的絕美基情友誼真是令人讚嘆~

我本來印象中覺得自己看了不少他演過的角色,看了維基百科後發現我認識的好像也沒幾個,目前最有印象的當然是七瀨遙、降谷曉、咒術迴戰的垃圾真人,銀之匙的相川進之介我完全想不起來,其他有印象的就是齊災裡自帶judgement knights of的中二病海藤瞬跟暗殺教室的二代死神,等哪天有時間再來為了信長補一些人氣作好了。(雖然我最近其實很想入坑《相合之物》)
然後不得不說信長不愧是那張知名梗圖中坐在櫻井孝宏旁邊的男人,非常擅長把聲優和角色連在一起啊喂XD 每次看到都想拿這張圖出來吐槽一下

順便補一個之前信長上與聲優夜遊的片段,雖然他是去宣傳魔法水果籃的,但看他瘋狂玩聲優梗真的是笑死www  

他上聲優Park時的放送事故也很經典:
                        
以上是本次翻譯,由於下次預定要翻譯的是電視動畫公式資料完全專集裡結城世代的六人訪談,篇幅比較長,下次更新大概會在七月中後~九月底間吧,也有可能更早或是更晚,全看個人的手感、心情以及忙碌程度,想寫的文愈來愈多,要還的債也愈來愈多~努力再努力~

讀完這篇,若有任何感想或意見,歡迎留言~    


創作回應

冰河裡的胖蟹
看到稻實戰後的降谷那一段覺得信長真的好了解角色,很多讀者都應該看看聲優們的見解⊙▽⊙
2022-06-11 13:39:11
米色羊毛
真的~他們對角色的理解都很深刻,所以才能用聲音賦予動畫中的角色生命
2022-06-11 18:03: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