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98──無勇之大秦(三十)

火火 | 2022-06-10 23:05:59 | 巴幣 0 | 人氣 51



  98.無勇之大秦(三十)

  回去後蔫了巴唧的李舟非常不情願地抄書,字醜還被罰重寫,對他這個好動的孩子來說堪比酷刑。
  一邊的李舟還在挑燈抄書,馬凡卻問向倚著窗戶的謝君憐:「謝大哥,你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不怎麼樣。」謝君憐說,「需要時間。」
  馬凡嘆了口氣:「是啊,任何事情都需要時間。」他也來到窗邊,「也不知道小芳怎麼樣了。」
  一個女孩子孤身一人,這裡又是個可以人口拐賣開青樓的世界,他實在很擔心,但卻也沒辦法。
  要是他的眼鏡可以直接追蹤小芳就好了,上一回不知怎麼就看到小芳出現在仙樂坊,但是查了進出的所有人,小芳也不在裡面。
  「沒消息就是好消息。」謝君憐淡淡地說,「起碼她目前不在慕容槐手上。」
  「那也是……慕容槐先生給我的感覺並不好。」馬凡喃喃說,「感覺從頭到腳都泡在負能量裡面,磁場太差了。」
  「因為他周圍有無數怨魂纏身,你跟李舟這種比較敏感體質的人自然會感應到。」謝君憐說。
  「敏感體質?」馬凡一愣,「陰陽眼那種嗎?」但是他的眼鏡明明看不見靈魂啊。
  「不是,雖說這世界也有。」謝君憐說,「我指的是一種能量,有上過戰場博殺過,卻依然能夠維持本我從善的人,很容易感應到一股氣,不論這氣是來自活人還是其他。」
  「那不是所有參加過戰爭的人都會有了嗎?」馬凡好奇道。
  「不一定,有些人太害怕,除了恐懼什麼都感覺不到。而這佔了大多數。」謝君憐笑道,「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拼死一博的。」
  「李舟少年心性,我挺羨慕他的。」馬凡也笑了,「不過我就不是了,我還是很怕死的。」
  謝君憐沒接馬凡的話:「那位小二子也是。」
  「啊,說到他,不曉得南宮彥他的傷勢如何。」馬凡說,「真是奇怪,明明我們當初距離位置差不多,但我跟李舟卻沒什麼事情。」
  「這很正常。」謝君憐說,「李舟是因為跟小青的同步匹配率提高了,你的話……」
  我是什麼?
  馬凡期待地看著謝君憐,想知道答案。
  「……大概是因為我到附近了。」
  馬凡眨了眨眼,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謝君憐,確認對方不是在說笑話:「請問……謝大哥,為什麼會這樣?你到我附近跟沒被高溫燙傷的關聯是……?」
  難道謝君憐還是個移動BUFF不成?
  那也說不通,楓圓打異狼的時候,他可是超級狼狽,差點死了呢?
  雖然最後好像還是謝君憐將他從鬼門關前扯回來的……咦?
  「謝大哥,你究竟是……?」
  武力值極高,神出鬼沒,跟大秦帝王有關,知道許多被席王抹煞的歷史,也知道慕容家的傳家寶,還能保人不死?
  謝君憐本以為馬凡會想著可以利用他什麼的,沒料到馬凡震驚過後,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那你要好好保護自己。」
  這種擁有太多祕密的人,不管怎麼看,都是傳說中的砲灰,成就主角的成長就領便當,或是祕密曝光就下線,但這裡可不是遊戲,死了就沒了,他希望謝君憐平安。
  「不用擔心。」謝君憐笑道,「就算我死了,門一到時間還是會開的,你不用擔心回不去。」
  馬凡的臉色沉了下來,謝君憐是很少看見馬凡真的動怒的,一時間有些錯愕。
  「我並不是擔心那點。」馬凡咬牙道,「謝大哥,在你心裡,我難道就是那種小人?我是拿真心待你的。」
  謝君憐頓了頓,有些不自在道:「我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告訴你,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哥哥!我抄完兒啦!」李舟歡呼一聲,一秒從桌子前蹦到他們面前,獻寶似地將自己的勞動成果往馬凡鼻子底下湊。
  晚上休息的時間他本來應該跟小青一起去慕容宅其他地方探險的,結果居然要這麼枯燥無聊地抄書!
  馬凡仔細檢查了李舟的作業,確認了連崔元的作業都做完後,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寫得不錯。」
  字終於從小學生的七扭八歪進化成國中生起碼寫在方格內了,馬凡想練字這種事也不能一蹴可幾,得慢慢來:「現在考考你,罄竹難書是什麼意思?」
  李舟信心滿滿:「欺負小動物的人,就要把他當成竹簡用力拿刀在上面刻字!」
  書都白抄了。
  馬凡冷酷無情:「回去重抄一遍。」
  「為什麼兒?!」李舟大受打擊,他覺得他理解得明明沒錯!
  謝君憐撇過頭去,肩膀微微抖動,一手摀住了嘴巴,他好像很久沒有發自內心的笑了。
  馬凡若有所覺,一回頭,兩人視線重新撞在一起,他居然從謝君憐眼裡看到一股生機勃勃的笑意。
  這還真難得,謝君憐的情緒幾乎都是收著的,不仔細辨別便認不出來,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見謝君憐因為一點小事露出笑意。
  小青從袖子裡面鑽出來,蹭了蹭愁眉苦臉的李舟,盤在對方的脖子上給他加油打氣。
  「乾脆小青你來幫我寫兒算了。」李舟咕噥道,為什麼他得同時學福丸島的字跟大秦的字啦?
  李舟還在振筆疾書,馬凡轉身對謝君憐輕聲道:「謝大哥,我只是希望不論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要有事。」
  謝君憐垂下眼睫:「嗯,謝謝。」

  *

  「都是你啦!」
  隔天,經過南宮家治癒系異稟者治療,傷勢痊癒的南宮彥帶著小二子重新回到東昇堂上課,聽說了昨天不僅有鬥獸還有鬥人,瞬間就不滿了,指著南宮彥的鼻子抱怨道:「都是你跟花一樣嬌貴,害我沒趕上熱鬧。」
  「幸虧沒趕上。」南宮彥低聲道,捲入楊家跟慕容家的糾紛,傳進朝廷,觸犯了席王天威那是得變天的,搞不好其中一家首富就得換人做了。
  他們南宮家沒這個本錢去跟楊家還有慕容家鬥。
  「你說什麼。」小二子氣道,「都是因為你弱不禁風。」
  「是是是。」南宮彥被罵弱雞也不生氣,四大首富的嫡長子們哪個不是弱雞,他們周圍有異稟高強的護衛,本身又不需要學習武藝,何況他們有其他更多事情要忙。
  「啾!」
  「哎,李隆呢?」小二子問,「他都上點什麼課啊?我想跟他一起上。」
  「都是醫學相關的。」
  「那小矮子居然想當郎中嗎?」小二子不可思議道,「我感覺他明明跟我一樣不喜歡看書。」
  「人家可是有遠大抱負的。」南宮彥趁機說教,「你說說,人家小小年紀就立定了志向,你呢?」
  「那玩意能幹麻?」小二子撇嘴,「我又不需要。你不是說永遠養著我嗎?我保護你就行了。」
  「你要求可真低。」南宮彥嘆氣,悠悠道,「說了多少次,要叫哥哥。」
  「就不是我哥!」
  「不是你哥還能一直養著你?」
  「你自己當初這麼說的!」
  兩人幼稚地吵著架,遠處有兩人慢慢走近後就不動了。
  「哥哥,我感覺他們挺忙的兒。」捧著一籃慰問品的李舟用一種說悄悄話的語氣說道。
  「那就等他們忙完吧。」馬凡尷尬道。
  聽慕容蘭說南宮彥傷勢好了,這才帶著一些慰問品來打招呼,從異稟塔走來眾生塔,靠著小青的嗅覺找到了兩人,結果這兩人在為了稱呼吵架,看來精神都很好。
  挺有元氣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