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練手超級短文】母老虎

深夜如歌 | 2022-06-09 23:26:35 | 巴幣 0 | 人氣 58


       「給我站住!」銀鈴般的聲音喊道:「看招!禁忌魔法,奧術聖光長矛!」。

        聞聲,男孩大驚回過頭。

        剎那間,只見一個身型嬌小的長馬尾女孩,掄著粉拳就往他臉上砸去。

       「啊噠噠噠噠噠噠噠---」

       拳影閃動,拳拳到肉的噗聲不絕於耳,終於那膚白貌美的男孩被一拳擊中鼻子,隨後便拉著一條鮮紅的鼻血倒飛出去。

       「哼,教你跑。」長馬尾少女收拳,叉著腰嬌哼道。

       「混蛋,說好的聖光長矛呢?」那男孩摀著鼻子爬了起來罵道。

       「誰會把招式喊給敵人聽?莫不是傻了?」女孩不可置信的說道:「哪個白癡會在人皇坐鎮的城市放禁忌魔法?嫌死的不夠快?你難道是血族基因優生學的產物?」

       聞此,他哪能不懂女孩話中有話,霎時鼻血似乎流得更猛了些。

       「哼,卑鄙無恥下流的人類。」

       「嘖,不知道以為你是足不出戶的黃花大閨女呢。」女孩翻了個白眼:「搞得我像調戲良家婦女的流氓。」

       「也對,你們與那黃花大閨女也一般無二。」女孩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你!你!你!」那男孩氣急攻心,一時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哼,三百年前東方的人皇與我們簽訂了和平移民條約,你現在是想代表人類一方與血族毀約嗎?」終於不再流鼻血的男孩,冷聲說道。

       「少扣種族和平的大帽子給我,人妖條約我知道,熟得很,但現在樓上出現了具新鮮的屍體,三十層樓高,密室殺人,乾屍,而你剛好被我撞見從窗戶跳出來,現行犯,懂?」

       女孩冷哼了聲繼續說道:「我現在懷疑你是這幾個月"新鮮"的人類乾屍製造者,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呈堂證共,而現在我要代表月懲罰你。」

       ......你想說的應該是逮捕,對吧?拜託,告訴我是逮捕,男孩掂了掂眉心,這個傢伙不照劇本來啊,我的暗夜君主。

       但她說的都是事實,自己也是為了調查"新鮮的人類乾屍"而來,沒曾想到幾個月來,每次都姍姍來遲,辦事極其無效率的人類警察,這次居然來的這麼快。

       男孩緊了緊眉頭,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只冒了句「不是我......」

       她無言地看著男孩,隨後鄙夷冷聲道:「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

       「德古拉其實是隻蚊子,埃及斑蚊。」

       「混蛋!我要和你決鬥......」他話音未落,那可怖粉嫩的拳頭竟又悄然無聲地,與他紅通通的鼻子又來次親密接觸。

       噗的一聲落下,女孩才說了聲:「好。」

       男孩摀著鼻子瞬間跪倒在地,隨後怒吼道:「你倒是提早說啊 !」

       卻只換來女孩鄙夷的眼神,彷彿在說「可憐,真的是傻子。」

       「一頓揍都禁不起,印象中德古拉也沒這麼不抗揍啊。」女孩反而皺起眉頭責怪他起來:「都跟你們說了,要多運動,別一躺就是十年百年的,像個活死人......活死鬼?」

       「唉,反正就是這個意思啦。」女孩揮了揮手不耐煩的道。

       他暗忖道:「天殺的,誰知道你是什麼怪物?不是說人類身體孱弱?說好的人類綜合身體素質墊底芸芸眾生呢?這個嬌小偏乾癟的女人是怎麼回事?天神神力是不是?」

       不過聽女孩的語氣描述,這廝果然是個老怪物,穿刺公德古拉,暗夜世界的君王,可以與之交手的,無一不是站在頂端那些傳說中的老怪物,至此他冷靜了下來。

       萬萬不可為敵,他冷汗流了一滴,不知道是鼻子那椎心的痛,還是其他原因,總之他吸了口氣,理了理思緒,連稱謂都用上了敬語開口道:「真的不是我,您聽我說......」

       「不決鬥了?」

       「嗯?」

       ......於是對話又被帶偏了。

       我看起來跟你一樣傻嗎?媽的!隱隱間男孩感覺自己又要暴躁起來,但他青筋隱藏的極好。

       當然,這種話只能放心中,他依然面帶微笑地說:「顯然您的身分地位,是我唐突了您,實在是非常抱......」

       「不會的,沒事沒事,來吧。」女孩打斷了他的話說。

       她鬆了鬆脖頸四肢,招了招手道:「許久沒有人......妖?鬼?要跟我決鬥了,挺好,也剛好可以暖暖身子。」

       「來吧,現行犯。」女孩一臉不懷好意地盯著他的鼻子。

       ......
       「你只是單純想打我鼻子吧?」他暗忖,心裡簡直跑過一百萬隻草泥馬。

       人類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惹熊惹虎,千萬不要惹到母老虎?

       真不愧是擁有千年文化傳承的文明與智慧呢。

       「謝謝您勒,剛滿百周歲的我還是小朋友,你個老妖怪欺負小朋友好意思嗎?」男孩暗忖,只能吃啞巴虧。

       「尊敬的您,若有稱謂上的選擇困擾,您稱我為人就可以了。」鬼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何況面對一個與暗夜君王交手的怪物,適度地出賣一下尊嚴是不會被譴責的。

       「到底打不打?」女孩不悅地皺著眉。

       「不打。」男孩微笑。

       ......

       噗地一聲,又是一拳,依然是鼻子,這次連拳頭都沒看見,因為他正瞇著眼微笑。

       你不講武德!渾蛋!

       男孩摀著鼻子蹲了下去。

       咱不打鼻子了,好嗎?求你了。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