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9:重要

色之羊予沁 | 2022-06-08 21:50:51 | 巴幣 6902 | 人氣 970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憐如雪面無表情,手指收緊。小刀忽然輕碰她的雙手,一句:「放鬆,心疼。」


  他們臉色各異,憐如雪甚至忘記將這無理之魔的手拍掉,直視那雙過於誠懇的雙眼數秒,才想起再戰仍插在對方胸膛上,手一揮收劍,雖然小刀依舊被釘在地上。憐如雪見他胸膛逐漸染紅,臉色複雜道:「滾。」


  「仙尊,不要?」


  「滾……」憐如雪再次握緊拳,那令牌她當然想拿回來;小刀見她又握拳,眼裡竟顯得焦急:「給妳,不要,難過。」


  他說完,真的雙手貢上。


  憐如雪心亂如麻,沒有接過但視線始終黏在令牌上。小刀見狀著急說:「資格,不要,了。這,給妳,不要,難過。」主動將令牌塞到她手中,轉頭就是一陣猛咳;憐如雪看著失而復得的令牌,刻在上頭的名字確實出自掌門之手,她用拇指重重一壓,指肉印出「江」字……視線挪回仍在咳嗽的男子,抬手巴頭,小刀暈過去。


  「等。」


  憐如雪恢復以往的冷靜,將令牌收好,點小刀的穴道止血,將他扛起帶回自己的屋裡。


  寒巧凝愣愣地跟上,留下一頭霧水的師弟妹們。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慕夜陽回神發現另外兩個在看自己,趕忙說道:「我們快練吧!不然師尊等等回來要電人了……」


  「您怎麼想?」


  關上門,寒巧凝才問憐如雪想法。


  只見她把小刀放到一張椅子上,看似粗魯的動作滿溢溫柔,視線在面具上停駐一會,向下,伸手撥開小刀的衣領,看到脖子皮膚時皺眉——燒傷過於嚴重,認不出抓傷。


  「隨機應變……」憐如雪的語氣透露出猶豫的心思,她翻出針線與藥膏,親自替小刀處理再戰弄出的傷;寒巧凝安靜地在一旁看,幫忙傳遞紗布等等,猜對自家師尊的心思。


  她認為小刀是江杞。


  只有那個傻弟子被自己傷到還笑得出來,在那邊心疼她的手痛不痛……江杞說不定在逢魔裂縫遭遇什麼才變這副模樣?反正問題不大,只要繼續修煉、提升境界,最後要維持男貌還女樣都可以,只是她不敢坦承,是害怕被趕下山嗎?畢竟上次見到還一身完好,不像現在毀容還變了性別,又不小心成為魔修……可夢裡的江杞不曾改變性別,所以小刀不是江杞的話會是誰?


  這世間對自己釋出善意的人,實在少了。


  憐如雪試著想出夢裡穿心的時間點,算出江杞什麼時候才恢復原貌,可夢境起頭正是那一劍,不會有答案。


  「弟子拿紙花過來?」寒巧凝見她沒頭緒,提出點子。


  只要小刀往紙花灌輸靈力,就能證明是否為本人,就算他只能輸出魔氣。


  「不……」憐如雪心亂如麻,她想試又害怕答案,只要「小刀是否為江杞」沒定論下來,就無需承受希望落空的痛。她苦思期間,目光始終沒從小刀身上移開,更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指正焦急地敲桌面,突然一掌拍桌,定案:「魔修一事,先保密。」


  「是,弟子先去轉告師弟妹們。」


  寒巧凝離開,憐如雪看著小刀發呆一會,才想到他還敞露胸懷,伸手拉好領子。


  憐如雪知道不能失去判斷力,卻縱容自己懷有私心覺得小刀跟江杞為同一人,只是變化太大才不敢說……既然如此,她就慢慢等,等小刀鼓起勇氣坦誠。只要他繼續隱瞞魔氣,當個好寶寶、不惹事生非,柳山可以收留一位魔修道友,即使事情流出去,多問一句「你覺得讓魔修到處亂跑才安全?還是把魔修關在有戰仙尊鎮守的地方才安全?」就行,不會有太大問題。


  至於比武大會,如果江杞想報仇當然可以,不過她現在是男性魔修「小刀」,即便自己允許,還是得顧慮一些事情,必須先約法三章,「不能亂殺無辜」、「不能私下偷襲」,「只能在比武場內向蒼雪宗的仇人報仇」,才能給他邀請函,讓小刀用正道散修的身分參加。


  雖然想現在把小刀搖醒,憐如雪還是忍住,將人困在書房裡,回校場繼續驗收弟子們的成果。


  慕夜陽聽到寒巧凝吩咐保密時,已經知道憐如雪的決定,但他還是擔憂小刀的處境,萬幸這次不用掙扎太久,憐如雪結束訓練,分開問他們這段日子的觀察。由於慕夜陽是認識最久也是帶回來的那個,他說到深夜才結束,得到寒巧凝親手泡的枇杷膏,拯救沙啞的喉嚨,決定下次去苦山問問還有沒有枇杷膏,這口味實在好喝。


  憐如雪在腦中整頓好弟子們的說法,走向書房。


  小刀早已醒了,沒有搞破壞也沒任意翻她東西,面具放在桌上,面對牆壁吃飯糰。


  憐如雪手一抬,寒巧凝知道這是讓她去休息的意思,泡了壺熱茶放桌上,安安靜靜地離開。


  她穿過屏風到屋內拿東西,出來時不意外小刀已經把面具戴回去,眼神綻放星光地注視自己。憐如雪將五樣東西放到他面前,一樣樣排開,道:「自挑兩樣。」


  「為何?」小刀也喝了枇杷膏,聲音滋潤不少,雖然音調依然古怪。


  憐如雪並未解釋,手指再次敲桌面似是催促,小刀才看桌上五樣東西,毫不猶豫拿起兩樣。


  「它們,可以?」


  憐如雪內心一震。


  她準備的五樣東西,除了小刀拿起的那兩樣,其他三樣都是玄靈派送的罕世器品,不但能增長修為,更是不排斥魔修使用的寶物。可小刀卻拿起寒霜,還有裝滿糖果的小布袋,手指輕撫劍身,竟能輕鬆引出她的靈力,憐如雪目瞪口呆,回過神時,已經緊緊將小刀抱在懷裡,甚至流下眼淚。


  小刀嚇到,卻很自然地接受她的擁抱,還拍拍背安撫。


  「不要,哭。還是,我,不該,拿這,兩樣?」


  「為師給妳的東西不會收回去。」憐如雪著急道,恨不得他趕快收下,但是對上小刀疑惑的雙眼,忽有被潑冷水的感覺;他認真且疑惑,說:「可我,不是,仙尊,弟子。」


  「那你……為何挑寒霜?」憐如雪心一冷,心跳卻不自覺加速:「還有糖。」


  「喜歡,甜食,想吃。」小刀拍拍小布袋,隨後舉起寒霜:「這把,有,仙尊,靈力。很,溫柔,也,喜歡。」


  憐如雪聽到那句,更是緊抓著小刀不放。正常人才不會覺得她的靈力溫柔,都說霸道又冰冷無比,可是小刀毫不猶豫選擇寒霜跟那袋糖,除了傻弟子以外,還有誰——還有誰——憐如雪難以控制眼淚滑落,已經十多年,她仍會三不五時夢到江杞,偶爾是女孩、偶爾是女人,總是小心翼翼注視自己,眼中的小世界竟有填滿天地間的愛意,容不下其他東西。


  那一聲一聲的師尊,全化為苦澀的糖。


  她很懊悔,為什麼當年沒有留在場內?看江杞第一天過得平順還找到安雨蓉,便放心地離開,去打探靈藥跟前苦山峰主的消息,想盡快請那位長老回來處理若芷真的死咒。可她靈草沒找到,消息沒打聽到,三名弟子一名獻命、一名輕傷、另名重傷險些無法繼續仙途。


  在參加秘境前,江杞已經表達過自己的不安,可她覺得弟子多慮,親手把人推入地獄——如果她再細心些,也不要嫌麻煩,親自帶他們下山出任務,就不會發生這些事。她不斷自責,明知於事無補,只會繼續受苦,又可憐地期盼奇蹟。


  「不哭,不哭……」小刀溫柔地捏憐如雪的臉頰,被她的眼淚弄得慌張,即便憐如雪是面無表情的無聲流淚,在他眼中彷彿是大聲哭嚎,各種情緒都顯現出來,著急道:「我不,記得,以往,仙尊,不哭。」


  憐如雪明白了。


  如果是這樣,很多事都說得通。她任由小刀用自己的衣袖擦掉臉上的淚痕,問他:「名為何小刀?改修魔道?怎幫夜陽?」


  「恩師,取的,說我,適合,修……魔……」小刀說話太快加上喉嚨易乾,頭往旁歪去猛咳,憐如雪聽到那句「恩師」,內心一沉、遞水讓他喝,小刀再咳了幾聲,繼續道:「謝謝,仙尊。夜陽,好人,又是,妳,弟子,當然,幫。」


  望著小刀這副誠懇模樣,他忘記過去,現在另有修魔的恩師,還將他們都當外人……憐如雪嘗到不甘的滋味,逼自己穩住。


  「不記得以往,卻記得為師?」


  「嗯。」小刀點頭,眼裡滿是柔情笑意:「仙尊,最,重要。」


  剎那,不甘的滋味全拋於腦後——憐如雪心滿意足,她果然還是最重要的。


  「仙尊,微笑,好看。」小刀眼帶星星稱讚,憐如雪伸手摸頭。


創作回應

小鞭
噴淚~~~ ༼;´༎ຶ ۝ ༎ຶ༽
感動哭!!!(吸鼻子)
2022-06-09 00:23:49
色之羊予沁
(給衛生紙
2022-06-09 03:14:23
小佑
唉呦~小刀到底是誰啊?我超希望是枸杞化身的ಥ_ಥ
2022-06-09 00:43:36
色之羊予沁
(๑•̀ㅂ•́)و✧
2022-06-09 03:14:26
Goodnight
超喜歡師尊的佔有慾
師尊最重要啦
2022-06-09 01:17:34
色之羊予沁
師尊開心最重要!
2022-06-09 03:14:31
樂天
偶爾是女人偶爾是小孩,這次XD
2022-06-09 08:08:33
色之羊予沁
百變怪膩(#
2022-06-09 16:40:56
ChengT0319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ee65330d1493203079e31ba34956b3d4/tenor.gif
2022-06-09 09:11:53
色之羊予沁
謝謝贊助\\\\٩( 'ω' )و ////
2022-06-09 16:41: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