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8:故人

色之羊予沁 | 2022-06-07 16:36:09 | 巴幣 3704 | 人氣 1117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今日飄著下雨,她聽見熟悉的腳步聲才放下心裡牽掛,三步併成兩步,迎接歸來之人。


  「師姐——」


  「回來啦?這次你失聯可不是一般久,師姐都在擔心了。」


  「抱歉,路上突發事情太多,耽誤時間。」慕夜陽抓抓頭、往旁一站,寒巧凝才注意到他身後跟著一個人,慕夜陽繼續道:「師姐,這次任務有些棘手,多虧這位道友拔刀相助,師弟才得以提早脫身!不過我們都中毒了,能否讓他暫留柳山休養生息?」


  「可以的,師弟應該先帶人去苦山治療才是。」寒巧凝一時無奈,中毒還一直跑來跑去?慕夜陽知她在想什麼,聳肩:「他堅持要得到允許才去,師弟先走啦!師姐有事要順道一趟?」


  「師姐還有事忙呢,你們趕緊去吧。」


  「是——走吧!」慕夜陽表面上笑嘻嘻,心裡則是嘆氣,不曉得寒巧凝與六苦長老怎了?從他出任務前就隱約感覺不對勁。


  拜入墨如蘭後,就知道那兩人關係非常好,現在卻不知為何有些生硬?以往寒巧凝不是在柳山就是苦山,喜歡三不五時過去幫忙一下,或是六苦長老跑來柳山串門子,纏著他家師姐卿卿我我。如今寒巧凝只待在柳山內,六苦長老雖然還是會來,卻待得沒有往常久,氣氛也有些微妙地尷尬。


  袖子被輕拉幾下,慕夜陽回神,燦笑道:「無事!我師姐是因其他事煩惱,不是道友的關係。」


  男子點頭表示知道了,慕夜陽繼續跟這位新朋友介紹墨如蘭的環境。兩人慢慢走上苦山,小蜜蜂沒有問那名男子的來歷,這裡本就開放任何不怕爬斷腿的人上來尋醫,薛谷海見到他,難得主動攔下這活,問問情況後帶到醫療室,等男子脫下衣袍,慕夜陽的視線微移,就連薛谷海都忍不住嘆道:「這位道友,身經百戰呀。」


  那副健壯的身軀一堆舊傷,讓他想起十多年前,自家師尊身上也這般精彩,萬幸傷不重,一週後恢復如初。


  「啊!谷海師兄!小刀道友因為喉嚨有傷,不太能說話。」


  「燒傷嗎?」


  那名被稱為「小刀」的男子點頭,薛谷海繼續檢查他身上的傷口,不得不說這人能撿回一條命簡直有仙祖保佑。上半身就有四分之三的皮膚有燒燙傷,還延伸到脖子,薛谷海猜他臉上的面具是為了遮容,問:「道友介意拿下來嗎?你這毒挺深的,我必須檢查一下有沒有侵到腦部。」


  小刀沒有猶豫,果斷拿下面具。


  慕夜陽雖然已見過真容,還是挫一下,因為那張臉是真可怕。就算薛谷海見過不少燒傷患者,也一時愣住,覺得這根本不是仙祖保佑的等級,而是他上輩子拯救世界吧?頓時嘖嘖稱奇:「道友不簡單,竟能忍受這般疼痛撐到至今,想必經歷不少苦,若有其他需求可提提看,在下會費盡所能幫忙。」


  雖然小刀的臉部肌肉幾乎動不了,但他似乎很高興,雙眼綻放笑意,嘴巴微微張開:「謝謝。」


  不出所料,聲帶受損嚴重,聲音十分難聽。


  薛谷海更加欽佩,覺得小刀應該是入仙門一段時間,出任務受傷才這樣。因為普通人受到如此嚴重的燒傷是活不成,更別提他身材健壯,沒有一定修為可修復不來受損的身軀,但從此仙途應該大受影響,不知撿回一條命是好是壞。


  「小刀道友若是不介意,其實我峰有出些丹藥,需要人試試。」


  慕夜陽嘴角一抽,來了,苦山的日常推銷。


  薛谷海替他們處理好傷口跟毒素,還拿了罐枇杷膏過來,一臉「你知我知所以不要問收下便是」的表情,慕夜陽勉強收下這燙手山芋,帶小刀返回柳山,見他爬得有些喘,感到不好意思。


  「對不住啊,因為峰內禁止御劍,要麻煩你這樣上上下下,若是不介意讓我揹,要上來嗎?」


  小刀立刻點頭。


  慕夜陽揹起他,覺得這人實在神奇。


  小刀不屬於任何門派,是靠自己走上仙途。通常有這實力的散修會較為自負,可他倒是非常有禮貌,也不受仙門百家的儀態束縛,某些表達向孩子一樣直率,像他已經不再是「小」師弟的孤晝蟾,年紀肯定沒有小刀大,卻在十五、六歲就不讓揹了,再累都寧願自己爬回去。


  上山後,慕夜陽安排一間空房給小刀住,就帶著枇杷膏到峰主屋。雖然寒巧凝願意接下,但感覺很不痛快,慕夜陽不想再糾結那異常感,主動說起小刀的事,他要在柳山待段時間,大家最好基本認識一下,避免不小心冒犯到。


  許多弟子好奇慕夜陽帶回來的散修是誰?憐如雪登上峰主,就不曾有外人拜訪柳山,連與墨如蘭關係密切的子爾綠,頂多到雲山或苦山走走而已。所以一名外來男子能在柳山到處晃,某些人都懷疑慕夜陽對人家一見鍾情,不然按照他的粗神經,柳山早就塞滿有過救命之恩的道友,這次怎會特別帶回來?


  大家跟小刀相處一段時間,只知道他曾經受過重傷,所以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但露出面具的雙眼非常漂亮也愛笑,而且性格安靜、喜歡躲在樹下看大家修練,只有在慕夜陽討教時才會露一手,他出招就震驚其他人,小刀武功高強、內力也穩,作為一名散修非常誇張,因為他的基本功非常紮實,並非外強中乾,這在散修中可是前所未有。


  孤晝蟾對他感到好奇,幾番交手後也跟小刀熟了,萬分高興有除了師兄師姐以外的人陪自己對練。


  雖然他沉默寡言,只會點頭或搖頭,對柳山弟子倒是沒有交流障礙,算是托了某人的福。


  小刀不知不覺停留一個月,身上的傷已經治好,在苦山的試藥下殘留淡疤。


  慕夜陽實在喜歡這位新結交的道友,連寒巧凝也默許他繼續留,因為小刀平時沒有修練時都在散步、找甲蟲,滴酒不沾也不賭不嫖,還會主動幫忙支援任務,跟眾人相處的十分融洽,慕夜陽甚至想等憐如雪回來時問,能不能讓小刀以客座長老的身分留在這裡?


  寒巧凝不懂慕夜陽為何能這般信任對方?她雖然以禮相待小刀,但始終保持距離,覺得有絲古怪感,但介於對方沒做什麼事情,慕夜陽只是想有亦師亦友的同性長輩能互動,就放任他在柳山到處散步;安雨蓉則是完全沒有想法,對小刀的感覺就是個好人,因為孤晝蟾很喜歡他,所以也很樂意交流,覺得又多認識一位大哥哥也不錯。


  直到憐如雪回山,寒巧凝才意識到古怪感從何而來。


  憐如雪如同以往,回來就是驗收弟子們的修煉。雖然他們已成年、褪去青澀之氣,不再像從前需精心照顧,但她總覺得弟子還有待加強,即便其他峰主都說可以了,不要再把弟子當剛入門時一樣逼練……慕夜陽已經是墨如蘭弟子排行第二,寒巧凝第四,孤晝蟾第八,安雨蓉則是六十上下,她還是擔心哪天回來又失去一名弟子,所以要求依舊嚴苛,哪怕只是參加玄靈派舉行的比武大會。


  這次大會,子爾綠跟她會全程在場,蒼雪宗動手機會小,憐如雪還是不願掉以輕心。


  她才剛驗收完慕夜陽,注意到一名身穿青袍的男子正悠哉走來校場,想想他應該就是那位小刀?


  慕夜陽見到他,一掃疲憊、熱情地招手,準備將人介紹給憐如雪,就見她突然一個飛步,身穩、狂風停歇,再戰直指小刀的右胸膛,距離五公分刺穿而過。


  「魔修。」


  小刀面具下的雙眼閃爍,似乎在笑。


  「什麼?」


  「小刀怎會是……」


  他們瞬間混亂,不敢相信小刀竟然是魔修!慕夜陽憶起前幾日,薛谷海曾經私下說這話,「夜陽師弟,別說師兄嚼人舌根,但是依照小刀的實力,他那身傷早該消失才對,你近期還是得注意些,是不是有所隱瞞?」,慕夜陽以為是提醒他注意小刀是不是有心傷?才不願消去身上的疤,卻沒想到是指他可能隱瞞真實身分。


  憐如雪立即動作,一劍刺穿右胸、把人釘在地上,伸手要摘他面具,但是注意到小刀舉起的右手而停下動作——他們不敢置信他手上怎有那東西?


  「要,嗎?」小刀晃晃手上,那塊屬於江杞的玉製令牌。


  寒巧凝終於知道怪異感是什麼,有些地方內門弟子才可進入,小刀卻能無視限制在那抓甲蟲,由於偶爾見到人時,慕夜陽會在旁邊,所以寒巧凝見到只有他,下意識認為是慕夜陽把人帶過去才走,忽略時間上的微妙差距。


  隨著憐如雪皺眉,強大的壓迫感使其他人喘不過氣,弟子們知道她怒了,即使已壓抑自我;小刀卻是不怕憐如雪的壓迫,哪怕右胸被再戰刺穿,眼中甚至有純粹的笑意。


  並非挑釁,而是真心感到開心。


  「我,為妳,而來。」小刀一個字一個字說,聲音沒有初次難聽,但聲調依然古怪。


  慕夜陽分不清是他太久沒說話,還是喉嚨真有受傷?


  「仙尊,幫我,件事,令牌,就,歸妳。」小刀將令牌握在掌中,憐如雪沒有回答也沒有下一步動作,視線卻隨著手指遮住令牌的光而掙扎,他繼續道:「給我,比武,大會,資格。」


  他乾咳幾聲,語氣真誠:「這就,歸妳。」


  「你想做什麼……」憐如雪知道不能動搖,可那是她弟子的東西,一定得要回來。


  「報仇。」小刀眼裡綻放笑意:「對,蒼雪,宗。」


創作回應

小鞭
這這該不會是蒼雪宗少主吧?!(上次好像沒有看到大鬧蛟龍後憐靖天的下落...莫非是我眼殘?)唉唷唉唷,好心急啊(扯毛)
2022-06-07 19:23:30
色之羊予沁
(๑•̀ㅂ•́)و✧
2022-06-09 02:21:08
mushroom
樓樓上 爬山會喘是因為墨如蘭還是要靈力的地方吧 魔修不是對靈力反感嗎?(很久以前江杞進到玄靈派體驗到滿滿靈力之地的時候說如果是魔修的身份會先被毒死
2022-06-07 20:23:20
色之羊予沁
居然還記得!讚讚(๑•̀ㅂ•́)و✧
2022-06-09 02:21:37
無殤
猜魔尊哥哥一票
小師弟跟小師妹被師尊操得很慘啊,排名上升不少
苦山一堆副產品,為什麼要選枇杷膏?師伯自己要吃得嗎(X
可是看起來師伯應該沒有坦白,但巧凝已經知道有事,甚至還可能在師兄口中得知詳情
2022-06-07 21:05:28
色之羊予沁
為了讓弟子活下來,只好強逼惹QQ

其實是巧凝喜歡(#
不過會是誰說ㄉ呢(๑•̀ㅂ•́)و✧
2022-06-09 02:22:37
姜月影
笑 我也覺得是哥哥
2022-06-08 07:04:20
色之羊予沁
(๑•̀ㅂ•́)و✧
2022-06-09 02:22:40
樂天
面具還沒有在師尊前摘呢!
2022-06-08 08:44:04
色之羊予沁
快拔!!
2022-06-09 02:22:4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