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心鎖系列第一篇章01 「淚白的引燈」(1)

阿卡西亞 | 2022-06-06 18:02:19 | 巴幣 136 | 人氣 179

連載中心鎖系列第一篇章「Silver & Gold」
資料夾簡介
本篇故事採七分搞笑三分嚴肅、五分文戲五分戰鬥的奇幻冒險!歡迎大家閱讀與留言! 也有在Penana平台上更新,各章節約三千至四千字。
最新進度 公告

心鎖系列第一篇章01 「淚白的引燈」(1)




  狩獵分為兩種,野獸為了停止飢餓,獵人為了有所追求。

  在充滿獵人的梅林城,每個人都充滿著追求。

  回憶與傻笑,為了讓大地記錄自己旅行的荒唐。

  成就與榮耀,為了讓太陽照亮自己獵刀的鋒芒。

  不同方向的他們各奔東西。

  回來歇息的獵人,越過飼養著魔物且整裝待發的冒險者,到酒館和舊識分享趣聞。

  啟程出發的獵人,越過聯絡著友人且眉開眼笑的冒險者,到城門和夥伴展開旅程。

  坐在街上的少年,接下他們經過時的施捨,嘴裡說著感謝,但那翠綠卻沒有生機的眼眸,卻沒有任何感動,也或許是那陰鬱的氣息,搭上森靈族漂亮到雌雄難辨的容貌,才得到那麼多同情,那頭金色的馬尾並不柔順,但沾上泥濘的花,總能凸顯出兼具脆弱與堅強的美麗。

  不同於獵人,他沒有追求,只有乞求。不同於獵人,既沒有前進的方向,更無路可退,被打上了名為20S41的編號,失去了自由,比逃跑的獵物更不堪。

  41代表編號,20S是出售的歲數,只要到了組織要求的年紀,他就會成為地下拍賣會的奴隸,因為他是森靈族。

  森靈族是最適合成為獵人的種族,無論魔物還是動物,他們能與萬物溝通,更有著童話妖精般的美貌,以及被著名印象派畫家洛德稱為「神的顏色」的翠綠雙瞳。

  所以也是最適合被奴役的,他們與人類相似,卻沒有人類的「心鎖」。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價值只剩下變成別人的玩物?

  從出生便被父母拋棄開始嗎?從他沒有逃離的勇氣開始嗎?

  從他不是「人類」的時候,就開始這樣的命運了嗎?

  他靠著牆,雙手抱膝把臉埋了進去,他討厭這座森靈人口占多數的獵人之都,他討厭看見那些森靈獵人的姿態,來提醒他自己有多狼狽,但他還是聽見了,那些該死的獵人的聲音。

  聽見被寵愛的魔物發出舒服的低鳴聲,他想要關愛。

  聽見被擦亮的皮靴發出響亮的腳步聲,他想要自由。

  所以他討厭,擁有那些東西的所有人。

  一個人走到他的面前,就像聽見他的心聲似的,停了下來。

  他抬起頭與對方相望,不是翠綠的瞳孔,所以是人類。

  對方穿著一件雪白色的薄外套,年紀約莫二十五歲,是頭髮與眼睛皆為褐色的男子,少年望著他,無法從他的眼神辨別出任何一絲情感,沒有憐憫、沒有鄙視。

  對方確實就像雪一樣冰冷,沒有顏色、沒有感情。

  既不是要施捨自己,又不是因為森靈的美貌多看自己兩眼,那他是為什麼停下?

  少年低下頭,無所謂了。

  不是綠色的眼睛,那就是人類,他也討厭人類,一群擁有「心鎖」就自以為是的傢伙們。

  「我的名字叫做引燈.阿蘭卡爾(Lídervela Arrancar),你叫什麼名字?你要幫我工作嗎?」

  ……莫名奇妙。

  「……我是席格(Seeger),是戈德組織的奴隸了。」席格用一種極度哀怨的語氣跟對方說話,是有多缺才會有奴隸主在街上找人。

  只見引燈將外套的拉鍊拉下,從裡面拿出文件,席格睜大雙眼,錯愕地瞪著對方。

  那是絆魔測驗的通知書,需要一名森靈當見證者,代替考官的眼睛來見識受試者是否有能耐駕馭培訓塔訓練的魔物,金色邊框的通知書,便是最高級也最艱難的金色測驗。

  「我要你做見證者。」引燈看著席格那嚇傻的表情,語氣依然平淡,他就像沒有感情的機器人,只是被輸入「看見對方驚訝時需要進行解釋」的程序,因為顯然解釋得不夠多。

  「……絆魔測驗要找森靈獵人做見證者啊,這小孩子都知道的事!而且你那是最高級別的測驗,所以要去找最高級別的森靈獵人。」聽見那可笑的要求,恢復平靜的席格回答。

  「他們開出的委託費都很高。」

  「因為金色測驗是要賭命的。」席格將頭低了回去,他已經確信眼前的人是白癡,連委託費為什麼貴都不知道。

  「找你的話你開價應該比較便宜吧。」

  「……我活不下來要怎麼做見證者?」席格直接問出重點,也不願繼續談話,他站起身準備換個地方坐,跟白癡說話沒錢拿。

  「我會保護你。」引燈說完之後就彎下腰,不顧席格意願將他抱了起來,然後順勢把他放到肩膀上,像扛瓦斯一樣走了兩三步後又抱回地面。

  「嗯,體重很輕,不會妨礙我行動,所以我有很多餘力可以保護你。」

  引燈的眼神和口吻就像在物色一臺攝影機似的,席格已經清楚引燈很壯了,但比起引燈是否真有能耐保護他,他有個更大的疑問。

  「……為、為什麼找我?」

  「因為奴隸很習慣被當個物品看待,這樣我比較好拿著。」

  ……

  席格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久違地為自己的不反抗感到屈辱,開始後悔他被抱起來的時候沒有用手肘幹引燈的頭。

  「太好了,你還會生氣,那我找對人了。」引燈的語氣就像為觀眾解釋生態的動物頻道旁白。

  被看穿情緒的席格稍稍後退,引燈表面上不形於色,讀出他人情感倒是挺擅長,比起獵人,或許賭徒更適合他。

  「剛剛是開玩笑的,因為你是奴隸,你知道金色測驗死過很多獵人但屍體沒被回收嗎?而會去參加金色測驗的獵人會穿怎樣的裝備、用怎樣的武器也不用我說明了吧,也就是說那裡有很多厲害的『魔具』,你只要撿上其中一把,就有機會改變現狀了。」

  原來如此,找他是因為他比較敢賭命,席格這下總算明白了。

  這句話也確實打動了他,只要得到強大的魔具,測驗結束之後,無論是瞬間移動還是隱蔽身形,那樣神仙般的能力都能讓他立刻脫離組織,剩下的只要想辦法不要讓神器被別人搶走就好了。

  就算失敗了,也只是死了而已……這條爛命勉強活下來只是在未來做奴隸。

  的確該賭上一把。

  而且去貧民窟的話,像他這樣的小孩也不少,能被引燈挑上肯定有什麼原因,要收到金色測驗的通知書得有一定水準,也就是說引燈很強,而他被強者看上了,引燈的身影開始與席格既討厭又憧憬的獵人重疊,這讓他樂得開始胡思亂想,完全忘了引燈剛才看待他的眼神。

  「那麼多奴隸,你選我是因為……我有什麼資質嗎?」席格說得都有點害羞了,以為自己是某個故事的主角,準備接受大師的指導,雖然前一刻他還把引燈當白痴看。

  「沒有,因為你們這些人整天想著『要是我有什麼東西,今天就不會如此』,所以比別人容易接受這個賭注。」引燈回答得理所當然。

  席格的笑容被怒火弄僵,但又無法辯駁。

  「嗯,你會生氣,這是我現在想選你的原因。」引燈說道,聽不懂的席格只是翻了白眼,比起賭徒,引燈更像個擅長惹人生氣的混蛋。

  「喂!在對席格做什麼?」少年一邊用入鞘的刀拍肩膀一邊走來,引燈轉過頭,他有著與席格同樣的綠色瞳孔,席格看見他便將頭低下,年齡相近,地位卻相差甚遠,奴隸不能正視組織的「手下」。

  「他是我們組織的人,忙著乞討,你少來這邊礙事。」那名少年用刀指著引燈,殺氣驣驣。

  「他一天能賺多少?」

  「……大概五百。」

  「事成之後我給他五萬,這樣行嗎?」

  「哦!原來是客人啊!您好我叫達茲,雖然我們席格年紀還小,但如果客人喜歡男孩子的話我們當然……」聽到這一百倍的價差,達茲的姿態也放軟了一百倍,但一看見引燈拿著測驗通知書來表明自己不是來買春,達茲不自覺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用肢體語言來詢問引燈頭以前是不是被馬桶蓋夾過。

  「你之所以看起來沒有表情,是因為不只腦袋,面部神經也出問題了對吧?」

  「所以如果他同意的話,我可以帶他參加測驗嗎?」引燈直接忽視那些冒犯人的言語。

  「……怎麼可能答應啊白癡!他之後被拍賣的價再怎麼差也不會比五萬少,在這裡收你的五萬然後讓他去死,先不說我有沒有權限這麼做,你是當我白癡是嗎?看不起我是吧?」達茲罵道,要不是這裡還算在街上,他早就要拔刀把引燈頭給砍下。

  「嗯,原本以為開個價就可以把你騙走。」引燈面無表情地說,他的情感絲毫沒被對方的憤怒給牽動。

  「混蛋你說什麼!」

  眼看場面越來越火爆,席格低著頭一聲不吭,就像往常一樣,他把自己封閉起來,在街上他就是負責乞討的工具,現在他就是被人用來討價還價的道具,再長大一點他就成了別人的玩具。

  無論何時,他都不被做為人看待,所以安靜的認命就好,不會有人在乎他。

  「那你呢?所以你想參加測驗嗎?」

  一聽見引燈這麼問,席格這才意識到引燈已經蹲了下來,直視著他的臉,完全忽視一旁氣得臉紅的達茲,席格稍稍握拳,他知道面對一個把他當攝影機的人,有這樣的感動真的很悲哀。

  但這是第一次有人,問他的意願、頭比他還低。

  「喂!我已經說過他是我們的人了吧!」達茲糾住引燈的衣領要他看著自己,卻被引燈輕鬆地一掌推倒在地,引燈站起身,從上往下看的視線讓達茲更沒面子。

  「你們的關係既非法又沒感情,所以我可以只問席格的意願,跟你沒關係。」

  達茲握住刀柄,他必須要討回面子,就算要在這裡見血,就算對手是「人類」也得拼命。

  「這裡在鬧什麼?」

  一聽見這聲音,達茲便露出得意的微笑,席格也發起抖來,走過來的男性是一名戴著面罩、眼神陰森、腰旁又掛個面具的詭異男子「一刀的艾索」,稱號雖然像條雜魚,但起碼還是負責這區奴隸的角色。

  「我想把他帶去參加測驗,不過他還沒給我答覆就是了。」引燈比達茲還要早開口說明現況,席格瞪著地面,引燈說了最不該講的話,他隨後又將眼神放得柔和,稍稍抬起頭看向艾索,就像乞求主人原諒的小狗。

  但在艾索眼裡,席格只是一隻敢站起來開門的家畜。

  只有憤怒沒有憐愛,沒有馬上拒絕引燈就是傲慢的罪。

  席格嚇得臉色發青,完全不知道現在該怎麼做才好,如果拒絕引燈讓他離開的話,他知道接下來會受到怎樣的懲罰,就是斷一隻手腳或瞎了眼去唱歌,可以讓路人更同情他,反正拍賣時也有人喜歡殘缺的奴隸,但同意引燈的提案,引燈如果被他們打倒,自己會死得更難看。

  怎麼做?怎麼做?怎麼做?

  ……只能賭了。

  引燈有金色測驗的通知書……不會有事的。

  他看起來很強,不會有事。

  我可以活過金色測驗,不會有事的。

  活過測驗之後我就可以用魔具隱姓埋名過自己的生活,不會有事的。

  我不想……斷一隻手腳。

  我想要……自由。

  就在席格想盡辦法說服自己之後,他開口。

  「我……我要去參加金色測驗。」席格注視著艾索,顫抖著嘴唇表達自己的意願,艾索的眼神徹底失去了光,剛才還可以當畜牲看待,現在只能當作一塊肉排,只想著要從哪裡開始下刀。

  「太好了,這裡拒絕我的話你就要斷一隻手腳或眼睛瞎了去唱歌喔。」

  就像隔岸觀火,引燈的聲音裡沒有任何情緒。

  這出人意料的威脅,讓艾索和達茲張大嘴巴,他們以為現在自己這邊才是反派。





本篇故事採七分搞笑三分嚴肅、五分文戲五分戰鬥的奇幻冒險!歡迎大家閱讀與留言!
也有在Penana平台上更新,週更,連結如右:https://www.penana.com/story/97986/
每個章節約三千至四千字,追至Penana平台進度後週更

嗯......大家覺得男主角壞壞的嗎?

創作回應

傑出荷包蛋
一刀w感覺有點不吉利呢w
描寫很細膩,好看~
2023-05-25 14:46:29
阿卡西亞
哦哦!很高興除了Penana外還有來自其他網站的讀者留言來訪!
因為都在假日上巴哈,所以比較慢回覆真是不好意思呀!
確實不吉利,但也有點廉價的感覺XD
2023-05-28 13:18:3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