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假面騎士CE:追捕超人戰隊|第2章「CE組」

桃井十和緣結澡堂驕子 | 2022-06-05 21:41:50 | 巴幣 10 | 人氣 21

連載中假面騎士CE:追捕超人戰隊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位於《超人戰隊異能悍將VS金剛戰士幻魔狂怒:明日之戰》之後。 假面騎士VS戰隊VS幻魔,三方亂鬥的序幕即將展開!

  好想離職。
  不想再當該死的警察了。
  為什麼呢?
  第一個理由,容易被人討厭,即使錯的人明明不是我。
  「這位先生,你紅燈右轉兩次,我就只開你一次,請不要再犯了。」
  「嘖!」
  眼前這位外表凶狠的男人,雖然表面不服,但還是不情願地接下罰單。
  「瞪屁瞪,警察就跩啊?幹!」
  催下摩托車油門離去前,男人留下了充滿惡意又常見的台灣人特有語助詞。
  「……。」
  皺著眉頭的我只能看著眼前的灰,生無可戀地看男人的背影越來越小。
  「我才沒有……。」
  我哪裡瞪你了……我又哪裡跩了?
  由於天生長的不是很友好,即使我想微笑待人,也會被人直接報警,哪怕我自己就是個警察。
  害怕的時候忍住想逃跑的衝動,面部的防衛機制卻會被誤以為是在瞪人。
  也因此遇上人多的場合時,我給人的第一印象總是不太好。
  「唉!」
  總而言之都是這張臉的錯。
  回到警車駕駛座,我重重地躺在頭枕上,摀著臉暗自崩潰著。
  其實方才面對那外表凶狠的男人,將他叫住並遞上罰單已經花了我全身的力氣了。
  為什麼要被我看到你違規?!
  我艱難地睜開眼,看著後照鏡映出的自己,我那重重的黑眼圈直直映入眼簾當中。
  沒錯,我想離職的第二個理由是……
  工時爆長的!
  亂七八糟的值班、亂七八糟的加班、亂七八糟的輪班。
  尤其遇上什麼事件的話,連歇會的空檔都不能有,生活幾乎沒有能自由運用的空白時間。
  簡直不是人做的工作。
  話雖如此,可為什麼,我到現在都尚未離職呢?
  「哇!」
  因感受到脖間冰涼的觸感,敏感的我不禁身子顫了下。
  「辛苦你啦,睿武。」
  坐在副駕駛座的男人,手持著綠色寶特瓶的運動飲料。
  「明明是自己違規,怎麼好意思嗆人啊?。」
  「你…!住手!」
  兩頰被眼前的男人摧殘得亂七八糟的我,手忙腳亂地抓住對方的兩臂,即使制止對方的作為。
  「不過你剛剛看起來確實超可怕,要不是這身制服怎麼看都會覺得哪個殺人犯逃獄了。」
  眼前這個男人,笑容憨傻陽光,充滿了一種治癒的氛圍。
  他是鄭恩澤,是我高中到警校的學長,現在是我目前的同事。
  而他,也是我遲遲不……應該說無法離職的最大原因。
  害我踏上這條路的罪魁禍首。
 
  「你就是我的直屬啊?我是鄭恩澤!」
  當時,剛升上高中的我,一聽說學校有直屬制度後,我一直希望直屬轉學了,也因為姓氏筆劃多的關係,導致我的座號較後面,便希望能夠因此沒被排到直屬。
  「你是……30號,剛好我們都是最後一位耶哈哈哈!」
  而眼前穿著運動服的學長,兩句話便把我的希望給粉碎殆盡了。
  ……算了,往好處想,直屬也不一定會是往後關係必定親密或接觸頻繁的角色。
  然而我錯了,還是錯得離譜的那種。
  「鐘睿武!」
  「鐘睿武?」
  「鐘睿武~」
  「睿武──」
  從入學的那一天起,我好像就被他盯上了。
  往後不論是午餐去福利社,參與籃球社,還是放學回家,我的生活全都有他。
  一開始還想說畢竟是學長,也沒什麼損失,就不好意思拒絕。
  到後來,他單方面地認為我們關係親密了,便開始會在非學校時間約我去各式各樣的地方。
  性格慢熟,也比較怠惰的我覺得麻煩,開始嘗試拒絕。
  但不論我怎麼拒絕,他總能撒嬌到我點頭為止。
  到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已經在狼口裡了。
  我永遠忘不了到他高中三年級,因為剛成年,終於達到能夠合法飲酒的年齡後的那一天,發生了一件最震撼我的事情。
  口部的呼吸被奪去,灼熱的鼻息撲在臉上,溫熱的雙唇壓迫著我。
  那個當下,我腦筋一片空白。
  分開後,回過神,眼前這個人雙頰微紅,呼吸急促,眼神渙散,全身發燙地,一邊捧著我的雙頰猛親。
  對,他發酒瘋了。
  過沒多久,他累了,直接倒下睡去。
  唯獨我無神地坐在床邊,思考著人生一整晚。
  為什麼我沒有反抗?
  對當時只有17歲,因為不是愛玩愛交際的類型,還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小處男的我而言,那段經驗絕對太過刺激了。
  我,喜歡上他了。
  恩澤學長他,是個看起來就很完美的人。
  成績優秀,運動神經好,擁有那對任何人都溫柔的個性,一看就讓人放心的魅力笑容,是個人都很難不喜歡他。
  不過即使是表面完美的人,多少也會有點困擾,以及令人比較遺憾的地方。
  「睿武,為什麼我交不到女朋友啊?是有什麼理由嗎?」
  副駕駛座的他,看著路邊卿卿我我的情侶,羨慕般地道。
  「……第一點,你太煩人了。」
  「什──?」
  「二、花心好女色,眼睛永遠無法直視一個人超過一分鐘。」
  「我哪有?!」
  「三、可能和第一點有些重疊了,但你太任性了,總是想到什麼就直接往前衝的不顧旁人,很難給人安全感吧。」
  「四、玩遊戲爛的一蹋糊塗,一有不順意或困難乾脆不玩了,超──級不配合,所以我超──討厭和你玩遊戲。」
  「五、明明是個月光族又愛裝闊,老是愛請我吃一些很貴的東西,到頭來還是我幫你撐過去的。」
  「六…」
  「停──!」
  由於話被打斷,他立刻呈現雙手合十地姿態,想懇求我不繼續連環炮的樣子。
  「……睿武,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關愛你快十年的學長呢?」
  來了,他的老毛病,總是想用撒嬌給自己下台。
  「因為我自己就是個深受十年之害的受害者。」
  我嘆了口氣,雖然以上確實都是近十年來,與他相處所看出的缺點,不過其實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
  鄭恩澤是個直男,雖吻過了我這個男人,但他對那件事完全沒有印象,而我這男人也就傻傻地喜歡了他近十年。
  看著明知接觸不到的人,眼睛總是飄向路邊的花朵們,要說不會不甘是騙人的。
  所以剛剛的連環炮,更多的是因日積月累不滿的意味,而不小心宣洩於他了吧。
  我太差勁了。
  「不過說到底,果然睿武你還是很喜歡我的對吧?」
  鄭恩澤自信無比的一句話,瞬間令我腦袋當機。
  也因此見眼前信號燈亮起紅燈,我也是遲了兩三秒才急踩剎車。
  我有點分不清楚身子那劇烈的動靜,是出自我本身,還是急剎車所導致的慣性作用。
  「你開車不是很平穩的嗎?突然怎麼了?」
  旁邊的他驚嚇地一手握起了把手,另一手不知所措地撫向我的大腿。
  「你突然說什麼啊?」
  「啊?」
  他歪了歪頭,先是頓了數秒,注意到信號燈轉綠,催促了行進幾聲後,才接續方才的話。
  「其實我思考了一下,我確實存在著你剛剛說的缺點,哈哈哈哈哈。」
  自嘲的他,總會無意識地搔搔頭。
  「睿武真的很抱歉,要不是你是這麼老實、逆來順受的人,恐怕沒辦法包容我任性那麼久。」
  嘻嘻哈哈態度的他逐漸淡向平靜,有點語重心長地道。
  「謝謝你,有你這種對象好像……也不錯?」
  平靜的一句話,就宛如一顆核彈,在鐘睿武的內心引發了一陣大爆炸,有傘狀雲的那種程度。
  只是靜靜聽著的鐘睿武,試圖撲滅內心世界的火災,然後降下的及時雨,卻越下越大,颳起越來越大的風,最終變成一場暴風雨。
  簡單來說,瞳孔震動、腦筋混亂的他,正努力整理資訊,設想出接下來可能會有的故事走向。
  要是這是少女漫畫的話,恐怕他頭頂都冒煙了吧。
  「……」
  我也覺得,有你這願意接納我這孤僻安靜的邊緣人,視為朋友的人當對象。
  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所以我決定了!」
  鄭恩澤忽然提高嗓門,下定決心般地發話,令鐘睿武再度跳起了身,並強制與內心世界斷線回到現實世界。
  「我要找到能像你一樣,說出並接納我一連串的缺點,這樣愛我的女孩成為我老婆!」
  「……拜託你不要去禍害其他的女孩了。」
  呵,我是在期待什麼?
  跟高中剛畢業時一樣,一點成長都沒有。
  在對未來的方向還是一片黑暗的我,同時與他的互動少了,正在思考是否該走出來時。
  我受到了就讀警校的他所邀請,也就糊里糊塗地被他拐來成為了警察。
  當時還有點期待,能夠一同成為警察,或許能有更多機會,因此在某次試探中,詢問為何他這麼執著於我的原因。
  「因為你很像我以前養的大型犬,既高大又帥氣又可愛,即使被我熊抱不情願也會默默接受的很療癒,我實在捨不得離開你。」
  大型犬……大型犬……大型犬……。
  這三個字不停在鐘睿武的腦內迴響。
  雖然事後他表明這是一開始主動認識他的理由,之後熟絡也越來越喜歡鐘睿武這個人當朋友。
  但鐘睿武心裡明白,他們倆對對方的喜歡始終是不同的。
  儘管抱著不該有的期待的我也有問題,但鄭恩澤只把我當成寶貝寵物在看待吧。
  總而言之就是上了賊船,還在船上待了快十年。        
  「喂……睿武。」
  頓時,有個人用手肘戳了戳我。
  「認真點聽會議啊。」
  「啊……抱歉。」
  被長官提醒了,我才略慌張地拿起眼前資料裝忙。
  都忘記現在是CoalitionElite的會議了。
  CoalitionElite,意為聯合精英,簡稱CE組。
  為警政廳所設立的特殊部門,專門負責超人類異能力犯罪事件,而擔任假面騎士逮捕超人犯罪者的便為我鐘睿武(Violence)與鄭恩澤(Justice)。
  而方才提醒我的,則是CE組的組長盧仁智。
  雖然德高望重為人親切,卻總是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笑裡藏刀的感覺,意外地陰險,鄭恩澤就是在他以加薪為誘惑拐來成為假面騎士的,而鄭恩澤不論任何事都會拉上我,所以……
  這就是為何我坐在這裡的原因。
  「接下來要討論的是,對於今後超人戰隊異能悍將的應對方案。」
  又是那五色五人組相關的報告啊……
  超人戰隊異能悍將,顧名思義便是由超人類所組成的一支團隊,成員有血紅騎士、人魚公主、妖精小姐、泰坦小子與不死面具,以上皆為化名。
  不知為何,只要有幻魔鬧事的地方,便會有他們的身影。
  要說他們是為了守護世界不被幻魔侵害,維護正義的英雄貌似也不太對,雖然他們只針對那些有惡意的幻魔出手,可是異能悍將總是會打到一定程度並手下留情,試圖活捉幻魔或是與其談判,貌似異能悍將有想從中獲利的意圖。
  至於能有怎麼樣的利益則不清楚,異能悍將從未向民眾索取保護費什麼的,若抓到的幻魔不受控逃脫或談判破裂,便會直接將該幻魔擊倒,幾乎無從得知他們究竟有何目的。
  儘管他們的行動多少會造成社會的動盪和關注,但不論真實目的為何,他們的行動終究算是為民除害的義警行為,因此警察方面一直以來也對他們採取睜隻眼閉隻眼的態度,甚至他們在社會中也有一定數量的支持者。
  也因為這樣,我想署長又要在會議上斥責CE組的無能,說什麼「就是因為你們假面騎士不爭氣打倒幻魔,才會被那些五顏六色的異裝咖搶盡風頭,警察的臉都被丟光了!」之類的話吧。
  都不想想我們假面騎士誕生的初衷,是為了逮捕超人類罪犯的。
  我暗自無奈地苦笑著。
  「關於超人戰隊異能悍將的更多情報,朱芝萱小姐有報告欲發布給CE組,這邊有請她發言。」
  待署長的點名並坐下後,一名戴著眼鏡,有一頭俐落短髮的幹練女性站起。
  朱芝萱,外派到我們CE組的IT人員,擅長網路情蒐,有關超人類犯罪的相關證據,現場都不一定能發現的證據,總能被她從網路上挖出來,也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
  若你在網路上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她恐怕就是你最不能得罪的一位。
  「由於一直沒能了解超人戰隊異能悍將,究竟為何人?目的為何?危險程度?再加上那些支持者的關係,所以警方對此一直是遷就的態度,但是經過我前陣子的發現,恐怕是無法繼續縱容異能悍將了。」
  語畢,她手持遙控器,往投影幕點下。
  畫面出現了一個外觀明顯有點年代的廢棄小學,不過操場園區內的有著正盛開的花樹,十分搶眼。
  這不是那所,本來將預計要拆除,結果因為知名電影將其作為拍攝場景,一夕之間成為朝聖聖地,更被有錢的影迷所買下,因此免除拆除命運而上新聞的ES小學?
  「這所小學和異能悍將有什麼問題嗎?」署長皺著眉地提問。
  她再次往螢幕點擊,原來這是一個影片,也可發現角有數道微小的人影。
「這段監視器畫面,我有經過畫質修復。」
  朱芝萱再次放大影片,總算能人影的真實樣貌。
  原來又是異能悍將,他們在那裏幹什麼?
  還有其他五顏六色的家伙是誰?
  「除了超人戰隊異能悍將外,金剛戰士幻魔狂怒也在現場。」
  金剛戰士幻魔狂怒,和異能悍將一樣同為五色的五人組,不過是由有意侵略人類世界的幻魔所組成,與處於灰色地帶的異能悍將不同,很明顯就是人類公敵了。
  「監視器在一場不知名爆炸後徹底損壞,因此沒能完全錄下後續,不過從影像中可得知,異能悍將和我們人類的敵人,也就是金剛戰士有所關聯。」
  「你是想說……」
  此時,噘著嘴將原子筆夾在人中部位的洪政壕,對異能悍將明顯充滿了興趣。
  「異能悍將也許只是和幻魔有勾結,作戲藉以獲取民眾支持的虛假英雄?」
  「有這個可能性。」
  對於洪政壕的猜測,朱芝萱加以肯定。
  「感覺事情變得很有意思啊,就讓我們揭穿異能悍將的真面目吧。」
  本署的王牌刑事,洪政壕對此興致高昂。
  洪政壕,另外一個名稱為幪面超人Ace,嚴格而言是在我和鄭恩澤之前的假面騎士,不過因為個人興趣,而不自稱「騎士」。
  「算了吧,交給恩澤和睿武就好,你可沒忘了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吧?」
  盧仁智向洪政壕起了眼色勸道。
  「嘖。」
  後者只得翹起二郎腿,不甘願地打消他準備捕獲並羞辱話題性的異能悍將之念頭。
  沒錯,作為一個王牌刑事,他的惡趣味之一就是羞辱罪犯。
  不過作為Ace的他,由於和搭檔先前在一個事件中,受到了重傷,現在只得退下戰鬥前線,並由我和鄭恩澤兩位假面騎士遞補戰力。
  「可是……有點奇怪的感覺。」
  從剛剛一直沉默聽著報告的鄭恩澤,忽然開口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
  洪政壕質問,可是鄭恩澤卻有點支支吾吾的。
  「就是,我認為異能悍將不會是這種人。」
  鄭恩澤一向直覺很準,對於感覺對的人,總能百分百的信任。
  而這項直覺在破案上幫助他不少,促使他的破案率不低,也因此被本是假面騎士Justice的變身者,卻因身體撐不住而另尋變身者的盧仁智找上。
  「……我很想相信你的直覺,恩澤,不過破案和捕獲罪犯並不是場遊戲,我們不能去賭異能悍將這了解不多的未爆彈,真的是些為守護人類世界而戰,正直善良的英雄。」
  直到剛才都是態度輕浮的洪政壕,不禁嚴肅地對鄭恩澤說教一番。
  即使是他,也還是很認真地對待人民的安全吧。
  「嗯……」
  深知道理的鄭恩澤,也沒有繼續說話了。
  「政壕說的對,我們必須避免風險。」
  盧組長對於洪政壕刑事的看法,表示贊同。
  「如果其他意見的話,那麼下次異能悍將再出現,鄭恩澤、鐘睿武,你們假面騎士便負責逮捕那群異裝咖,查出他們的真實身分與目的,洪刑事則輔助他們兩人,散會!」
  而這也是為何我們會在這裡,與異能悍將戰鬥的前因後果。
  
  「危險!」
  反應靈敏的人魚公主,立即產生水藍能量盾,擋下Violence銀色的雷射子彈。
  見一發行不通,Violence先是緩慢地向前邊射擊,最後直直拔腿狂奔進行武力突破。
  「這傢伙……!」
  見Violence逼近,血紅騎士立即衝向前,打算以劍柄這較無害的武器部位朝他托去以阻擋,卻被Violence舉起的手臂輕易抵擋。
  他的力氣好大!血紅騎士見對方受到他的撞擊,卻未到分毫的手臂而驚訝一震。
  緊接而來的是Justice的長劍尖,處於離血紅騎士的風鏡一公分前。
  這傢伙……好快?!
  隨著Justice直提劍威嚇著血紅騎士的行動,三人僵持一陣子,一同朝旁緩移個五步上下,血紅騎士見不得不做出行動,揮出手中的劍,將對方的劍刃與槍枝擊開。
  Justice判斷血紅騎士有反抗的意思,即刻回擊,先是於對方胸甲速速劈砍了兩刀,第三刀才被血紅騎士高舉劍柄劍刃朝下的姿態抵擋住。
  見血紅騎士有Justice作為對手,Violence則是立即將目標移向其他四人。
  在暫時的停頓中,血紅騎士立即將靈力灌入手中的銀刃之中,趁機往Justice腹部一踹。
  在Justice的身軀因血紅騎士那一踹而倒退,本是適合追擊的時刻,可血紅騎士並沒有朝他補刀,而是提劍往Violence的方向一揮。
  Violence先是側翻躲避不死面具那以黑影製造的觸手攻勢,單膝落地的瞬間,即刻往不死面具扣下扳機回擊。
  不死面具先是後翻身,再隨即向左旋身,子彈全數打在後方的草地上後,他身下的影子化為細長的鞭子,在不死面具揮手的瞬間,由旁往Violence的方向甩去。
  而泰坦小子則是由上往下進攻,眼見拳頭正要落在Violence頭上時。
  血紅色的彎月形靈力刃,往正在應對其他四人的Violence飛去。
  「Violence!」
  見搭檔將要受到傷害,Justice快速地移動腳步衝向對方,可不論Justice速度再快,貌似也會趕不及。
  Violence先是提起手抵擋住泰坦小子的攻勢,卻被不死面具的見縫插針而吃了影子鞭。
  「什?!」
  隨後Violence見血紅色的靈力斬擊逼近,他面向其,提起槍身準備抵擋。
  然而粉紅色的子彈卻從他身旁襲來,在他的裝甲上擊出火花,子彈的衝擊迫使他被擊倒於地面上。
  不過也因此,血紅騎士的攻勢與他擦身而過,並往人魚公主的方向飛去。
  當Justice以為這是個失誤,而停下腳步,如同急煞車般在草地上磨擦出沙土與火花時。
  人魚公主則是以提著法杖,將那血紅靈力斬吸取進上頭的藍寶石內,隨著衝擊轉了身後,將靈力斬轉換為水藍色的斬擊波動,回擊到Justice的身上。
  砰的一聲,Justice被擊飛了三公尺左右,受到短暫劇痛而單膝於地。
  「Justice!」
  見搭檔被擊飛,Violence直直朝五人前方的地面掃射,擦出巨大的火花嚇阻他們前進,便往Justice的方向奔去。
  「他們有一套啊……」
  居然製造攻擊Violence卻失誤的假象,趁機往他身上回擊。
  「看來有空間可以談話了。」
  人魚公主看對方的猛烈行動,因Justice受創而停止。
  「警察找我們異能悍將有什麼事嗎?」
  血紅騎士問了句。
  「不好意思啊,由於你們有些嫌疑,我們奉命來逮捕你們。」
  假面騎士Justice將劍峰插在地面,以劍身撐起自己的身子道。
  「我們人數差距有點不利,直接強攻突破吧。」
  假面騎士Violence提議道,Justice緩緩點頭。
  兩人便快速將正義長劍與武暴來福槍合而為一,形成雙方須各扶一邊的大砲「正義武暴加農砲」。
  「對面貌似想開大的了。」
  熟知戰鬥作品套路的泰坦小子,有種不祥預感地道。
  「也不是只有他們會開大,Mermaid!」
  血紅騎士見狀,與人魚公主對視,各自舉起了銀刃與藍寶石法杖,兩者交疊在一起後,便指向假面騎士的方位。
  「「TraceBeam(軌跡光束),開火!」」
  兩位假面騎士扣下扳機,金與銀交纏的光束朝異能悍將射來。
  「「貴族洗禮!」」
  血紅色的靈力流入藍寶石之中,藉由藍寶石與人魚公主的操縱,將靈力積蓄到一定程度,便爆發而成靈力衝擊波射出。
  雙方的對波攻勢便這麼僵持不下。
  「什麼?」
  血紅騎士驚訝地道,居然有科技能夠抵擋他與人魚公主的攻勢。
  「「哈──!」」
  假面騎士們嘶吼,強大的氣勢貌似也有加成作用,他們持續性的光束炮擊確實有加強的趨勢,眼當血紅騎士與人魚公主的攻擊將要被對方擊退時。
  雙方的能量攻擊卻瞬間轉向一旁。
  「咦?!」
  「什麼情況?!」
  當雙方都在疑惑時,幻魔汎水從旁爬起並走來。
  改變方向的能量攻勢,如同螺旋般交織,他此時張開大嘴,將四人的招式全部吃進肚裡。
  「……完全把他忘了。」
  血紅騎士眼見不妙地擠出一句,異能悍將們皆一副「完蛋了」的樣子,同時向後倒退一步。
  「發生什麼事了?」
  假面騎士Justice問向他們。
  「那幻魔噁男好像有吸收能量的能力。」妖精小姐簡短地解釋。
  隨後不死面具狠瞪向假面騎士們:「真是感謝你們哈,我們本來把那傢伙逼入絕境了。」
  「呃……」
  Justice見好像搞砸了,有些尷尬地跟著倒退。
  「不只是吸收……」
  本被異能悍將重創而傷痕累累,流著綠色血液的幻魔汎水,因吸取異能悍將和假面騎士招式的能量,傷勢逐漸痊癒,雙眼並閃著紅光,殺氣騰騰地道。
  「我還能反射回去。」
  語畢,他的全身因釋放強大的能量,而被紅色光芒包覆住,閃出巨大的亮光。
  能量波的爆炸,形成巨大的球體,正不停往外延伸。
  不論是假面騎士,還是異能悍將皆來不及逃跑,雙方身影皆被爆炸吞沒。
  
  待續。
後記

  大家好,我是十和,終於更新第二章了。
  結果疫情越爆越嚴重,只能成日被關在家裡,不過也多了不少時間能夠好好思考自己所挖的坑中的故事發展了……當然只是想而已,寫不寫得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XD。
  上一章因為異能悍將佔大多數篇幅,因此這一章我才會想多描述假面騎士方人物的性格與關係,不過也在想會不會一下子拋出過多人物,正在反省呢。(雖然下一章正在規劃出幾位新的第三方角色XD)
  假面騎士CE算是我第一次在這系列宇宙帶入愛情要素的作品,因為我不想只是寫單純的英雄故事,可是不寫英雄故事的話,我能想到的也只有愛情相關的了……
  鐘睿武對於鄭恩澤的單箭頭與內心戲真的很難掌握呢,一方面不能讓他太聒噪,一方面也要揣測對於一個暗戀十年的對象,該會是怎麼樣的想法,實在是很考人生經驗。
  關於鄭恩澤這角色的想法,講實話連我自己都還沒個底,因為恩澤算是我最怕遇上的一種人,這種人有時就是會突然闖進你的生活,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雖然很困擾,偶爾會嫌棄一下,但也算是令人又愛又恨的緣分吧,漸漸的這個人在你生活與心中都佔有了一席之地,少了他一切就好像不對勁,這也是這種人狡猾的地方,我覺得這種情況非常有意思,才會抱著這想法給鄭恩澤這人設,可能有種挑戰心理吧。
  最後,謝謝看到這裡的讀者~
十和Tokazu 2022/6/5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