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少女與海豹》【第二站:動物市集──諸羅】亂上加亂,唯悅不亂(2)

紳士之夜 | 2022-06-03 19:00:17 | 巴幣 1114 | 人氣 60


  越過漆黑與光亮的交界線、與佇立於門口的奔牛擦身而過,再與盤踞在草地上、昏昏欲睡的牛群打過照面,那間不大不小、關押瑞格的牛棚隨著不知名蠅蟲的行進,再度映入眼簾。

  與先前相比,牛棚內的燈火略有增加,但也僅僅照亮佛朗哥所在的位置。那裡除了擺放煤氣燈的茶几,還有一張供佛朗哥歇息、由乾草堆砌而成的巨大躺椅。

  「如何?小海豹。要是想改變主意的話,俺可是大大的歡迎喔。」

  一邊擺弄蹄中的雪茄,一邊啃咬身下的乾草,佛朗哥悠哉地等待,卻再次換來刺耳的沉默。眼看情況始終沒有進展,佛朗哥難得嘆氣、看似百無聊賴的說道:

  「說真的,咱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算是哈波神的奇蹟,也不會永遠是無價的,難道不是嗎?」

  佛朗哥視線所到之處,被吊掛在房樑上的瑞格神情萎靡、嘴角及肚皮不時有牛奶滴落,顯然是在接連不斷的牛奶攻勢下,未曾睡過一回好覺所導致。

  「你、什麼都不懂。」

  疲倦或許能奪去瑞格的體力,但身為一隻海豹聖騎士,瑞格的意志是絕對不會屈服於區區黑幫。

  「就算你想用牛奶淹死我,我也不會替你做事!」

  說話間,瑞格那雙幾乎瞇成一條線的眼眸中,點點星光一閃而過,彷彿在呼應瑞格的決心,並將其化為有形的針刺,反過來壓迫佛朗哥。

  「哦?都這種時候了,竟然還有力氣說閒話?」

  表面上,佛朗哥並不在意,甚至還伸蹄摳抓肚皮,以彰顯牠的游刃有餘。然而,只有牠本牛清楚知道,那股無形、且龐大的某種事物,確實帶給自己莫名的不快。

  在那事物短暫、但深刻的衝擊下,佛朗哥難得感到不耐煩。也正是這份躁動,促使牠在原有的行程上,頭一次追加額外項目。至於項目的內容是什麼,佛朗哥還未來得及深思,外頭的喊叫猛然衝入耳裡、不識時務的將其打斷。


  「嘎吼──!!」

  「哞──!?」

  「吼──?!」

  「哞哞──??」


  來自屋外、震動與咆哮交互橫生的劇烈動靜,不僅打斷佛朗哥僅剩的理智線,更點燃牠自昨夜累積至今、對瑞格拒不合作的種種不滿。

  「搞什麼?搞什麼!」當佛朗哥一頭撞開牛棚大門,乍現於眼前的答案令牠陷入罕有的困惑。

  本應燈火通明,僅供群牛嬉戲、吃草的中央草地,此刻卻有大批不速之客現身於此。不須仔細觀看,佛朗哥當即認出來者低沉的獅吼,並發出不輸對方的牛鳴相抗衡:

  「哞──!小弟們,結牛陣!」

  說到底,能在此間農場聚集的,都是在槍口前行走多年、嚴守老大號令的奔牛,隨著佛朗哥一聲令下,原本受獅群突襲、各自為戰的奔牛們宛如見血的角鬥士,一邊發出高亢的尖嘨,一邊不要命的拔腿狂奔。

  「吼──!別讓牠們跑了!」

  長年與西班牛幫打交道的經驗,使得朱安娜在牛鳴傳到耳邊的瞬間,反射性的發出不輸前者、草食動物聞之喪膽的獅吼,誓要阻止牛陣形成。奈何奔牛們早已失去理智,不論獅群如何圍剿,終究無法阻止奔牛聚集。

  片刻時光過去,獅吼與牛鳴同時止歇的瞬間,牛角與槍口一致對外、西班牛幫引以為傲的牛陣宣告完成。牠們對準的目標不是別的,正是將牛群團團包圍的荷獅幫獅群。

  「妳好樣的!朱安娜。」確定對方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佛朗哥抓緊時間,打算先聲奪人:

  「先是抓了歐羅佳海豹,現在又來搞偷襲?沒想到啊、沒想到,妳竟是如此歹毒的母獅!」

  「聽你放臭屁!」早已預料到佛朗哥的反應,朱安娜火速搶過話頭,以高八度的尖銳聲調罵道:

  「啊不就還好,瑞格海豹還有個徒弟,一下子就找到瑞格海豹在你家牛棚裡,省得老娘在那邊闢謠?臭老牛,給老娘識相點,把瑞格海豹交出來!」

  朱安娜的咆哮難以抵擋,不論佛朗哥如何嘗試,其牛鳴的頻率始終無法與之對上、更別提干擾朱安娜的發言。霎時間,朱安娜直奔主題的怒吼換來種種質疑:


  「什麼?歐羅佳海豹在這裡?!」

  「不是在母獅跟笨雞的手上嗎?」

  「老大是這麼跟我說的啊!」

  「……」


  姑且不論真假,朱安娜的一席話所帶來的震撼,不僅在牛群中擴散,獅群中也有一些不明就裡、兀自陷入混亂的獅子存在。但與前者相比,獅群的動搖顯然小上許多,不足以動搖朱安娜的進攻態勢。

  「就是這樣!」看準牛群動搖的瞬間,朱安娜再度下令:「給老娘抓住佛朗哥,讓牠見識見識,說謊的下場是什麼!」

  說罷,朱安娜不顧周遭護衛的勸阻,率先躍出獅群,直奔佛朗哥所在的方向。


  另一方面,眼看自家奔牛紛紛回頭望向自己、眼神中盡是求助的懦弱光芒,佛朗哥心知不妙,趕緊放聲怒斥:

  「愣在那兒幹什麼?難道要放任牠們在這兒亂來嗎?還不給俺衝!」

  最終,牛群始終不敵外敵的壓力,以及老大的威壓,連忙轉向步步進逼的獅群,或是開槍、或是衝鋒,務求消滅眼前的肉食動物!


  (ΦωΦ)( ఠൠఠ )


  戰鬥的號角已然吹響,零星的槍響隨著雙方的怒吼與慘叫加劇,逐漸被埋沒於陰影中。當然,能夠藏身於陰影中的東西,絕對比你能想像到的要多出許多。


  §


  「呃……,還真的變成大混戰了。」

  從入口附近的一間農舍後方探出頭、難以置信的咋舌過後,哈絲蒂悄悄地縮回牆後,難得鄭重其事的說道:

  「只要一間一間的找,總會找到的。」

  「那也要牠們打得夠久才行。」蹲在一旁的瑪普‧尼德蘭理所當然的提出看法:「先從有點燈的牛棚開始吧。再怎麼說,瑞格先生是牠們的客人,總不會連盞燈都不給吧?」

  「什麼客人?」哈絲蒂皺眉,與言語中的不認同相互呼應。「瑪普哥哥,牠們明明就是綁架犯,才不是什麼請人吃飯的東道主。」

  「東道主?」

  面對第一次聽到的詞彙,瑪普‧尼德蘭先是愣了一會兒,隨後才從哈絲蒂方才的回應中找出端倪,給出相應的回答:

  「說得也是。要在諸羅找到像佛朗哥這樣、硬拉人來作客的混蛋,恐怕是一位都找不到。」

  說話間,兩人已經透過木牆的間隙、仔細查看過一間牛棚的內部,確定瑞格不在其中。再一眨眼,兩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轉向後方,位於牛獅相爭現場的另一端,同樣從門縫與窗口透出燈光,一大一小的牛棚進入兩人的視野。

  「接著去那邊吧。」瑪普‧尼德蘭起身活動筋骨,確定體力仍舊充沛。「趁牠們忙著打架,從那塊空地過去吧。」

  說著,瑪普‧尼德蘭正要邁開步伐,卻冷不防地收到哈絲蒂猶疑不定的詢問:

  「那個、瑪普哥哥,可不可以,再問你個問題?」

  在這十萬火急的情況下,即使是眨眼間的耽誤,都有可能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瑪普‧尼德蘭也不可避免地陷入前述思維,幾乎就要開口勸說哈絲蒂趕緊跟上。但他並沒有這麼做,只因為哈絲蒂此刻的神情是那麼的無助。

  「瑪普哥哥,要是、讓師父知道,我在外面答應朱安娜、要幫她實現一個願望,師父他,會不會罵我?」

  由於各種事情接踵而至,真正能被瑪普‧尼德蘭放在心上的,只剩下還清瑞格人情一事。關於其他事情,包括母親為何尋求荷獅幫的協助、哈絲蒂賦予惡人恩惠等等,這些尚未得到答案的思辨問題,瑪普‧尼德蘭的心裡絲毫沒有半點頭緒。

  「對、對不起!我說得、不是很好。」

  見對方遲遲沒有回應,哈絲蒂藏於灰色大衣下的身軀不住地顫抖,卻又像是渴望答案的迷途羔羊,一字一字的問道:

  「可是,要是朱安娜許願、要師父幫她做壞事,那我、不就變成了幫助壞人的壞人?」

  當哈絲蒂將自己歸類為惡人的瞬間,瑪普‧尼德蘭想都沒想,堅定的發起駁斥:

  「才不是!哈絲蒂小妹怎麼可能是壞人?」

  儘管周遭燈火昏暗,瑪普‧尼德蘭仍舊緊盯哈絲蒂因為驚訝而睜圓的雙眼,一邊壓抑內心的激動,一邊述說自己的看法:

  「雖然是母親大人硬塞給妳的辦法,可是,妳那顆為瑞格先生著想的心,一點錯都沒有。而且,瑞格先生看起來也不像是那些只會唸唸經文、聽不懂人話的海豹,只要哈絲蒂小妹願意解釋的話,相信瑞格先生不會介意的。」

  說著,瑪普‧尼德蘭甚至模仿起母親安慰自己的動作,伸手輕撫哈絲蒂的小腦袋瓜,並再三的囑咐她無須擔心,縱然有其他變故,他也會陪伴哈絲蒂一起度過。

  「瑪普哥哥……」

  收到瑪普‧尼德蘭真誠善意的瞬間,哈絲蒂的內心彷彿有股力量不斷湧出,不但遏止方才那股令她顫抖不已的寒意,更帶給她面對一切的勇氣。

  「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

  瑪普哥哥,真是個好人。想說的話太多,但眼下的狀況並不容許自己說個沒完。伸手回握瑪普‧尼德蘭寬大的手掌、感激之情溢於言表的當下,哈絲蒂彷彿脫胎換骨、雙眼恢復過往的明亮,與方才的躊躇模樣大相逕庭。

  「瑪普哥哥,接下來是去那邊,對吧?」

  望著哈絲蒂一掃陰霾的輕快身姿,瑪普‧尼德蘭點了點頭,隨後跟上哈絲蒂的腳步,在牛棚的陰影、乾草堆的掩護下,順利前往一大一小牛棚的後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