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法環五四三】與純紫狂花相約在瑪莉卡第二教堂

大理石 | 2022-06-03 13:51:57 | 巴幣 118 | 人氣 548

像艾琉諾拉這種女人,無疑就是真正的壞女人。當然,血指多半都不太正常,會以殺戮為樂的人恐怕都不是世俗社會定義中的尋常人物,但血指艾琉諾拉身上攜帶著名為淨血結晶露滴的物件,那東西是用來反制蒙格血咒的稀世珍品,若是真的誠心接受蒙格溫王朝號召,她又怎麼會留下能抵抗朝中君王的道具?

可以想像的到,艾琉諾拉並不是單純地沉溺在血之歡愉中,她是純紫血指,其意志強大到足以對抗蒙格之血的束縛,血不過是她用來追逐殺業的工具,就像尤拉一開始並非以血指獵人為業一般,他只是在追捕艾琉諾拉的途中將目標鎖定在蒙格溫王朝的血指,想藉由獵殺血指來追逐那名惡徒的蹤跡。為了追捕艾琉諾拉而從蘆葦之地一路追至交界地,這份決心恐怕也和艾琉諾拉的罪刑同樣沉重吧。

揮動著雙頭刀的艾琉諾拉,染血的毒薔薇,像她這樣的殺人鬼無非都是想藉由支配他人的生命來填補內生命的某種空洞,然而若是有一天作為鬼的她被反過來奴役,那份驚訝與不甘是否會讓她孤傲的態度稍微軟化?可想而知,為了修羅道而同時踏上龍饗與血指之路的艾琉諾拉非但不會示弱,反而會笑來者是個硬不起來的小孬種。

只是在某些夜晚,突然從殺業中清醒的她或許會感到有些失落,不知是因為做為武人或殺戮之鬼太久了,艾琉諾拉幾乎忘了自己擁有女性的身分,而所謂的清醒正是那個身分從夢魘中追上的瞬間,那名潔淨自愛的窈窕女子抓住了她染著蒙格血祝的指頭,嘴上喃喃了一段艾琉諾拉再也回想不起來的話語。

真是噁心。艾琉諾拉或許正是這樣詛咒自己身為女性的那一面吧,不過同一時間,她卻順著著那份詛咒開始撫慰了起來。

在交界地的曖昧夜色中,艾琉諾拉不經夾緊雙膝,她讓那雙粗糙生節的武人之手劃過胸膛的刀疤,此時過往的廝殺環繞於眼後,那個殺人魔因此發出了沉沉的呼吸聲,黏如血、鹹似汗,她與對手的喘息交織纏綿,那正是啟蒙她慾望的初次殺業,不過眼前的將死之人是誰,艾琉諾拉已經記不得了。

是誰?難道是尤拉嗎?她一面想著,一面讓手沿著精實的腹肌線向下游走,那力量的溪谷從劍突一路指向臍窪,這時她的手也在那停歇了半會兒。儘管艾琉諾拉心裡有點著急,熾熱的火焰在她的下腹滾滾翻攪,但此時她彷彿失去了雙手的控制權,支配那雙武人之手的是無數個死在的那把雙頭刀下的亡魂,它們渴望將眼前的鬼貶為低賤的奴僕,淪為受情慾驅使的野獸。

就算是這種時候,艾琉諾拉也依然是那樣的高傲,她甩雙開手臂讓身體呈現十字狀的躺姿,彷彿自己即將被釘上刑架,而所謂的、對應於這副女性身軀的男性就在附近對著她汙穢的軀體上下其手,他們每喃喃著一句無名的話語,艾琉諾拉的胸口就起伏一次,那小巧的胸膛悠悠擺動著,將散布在空氣中的恐懼與肺囊中的興奮均勻混合。

縱使知道褪色者就在附近偷窺,艾琉諾拉依然故我地享受著,她甚至刻意用微笑將那最不潔的一面展現給褪色者看,只是不知此舉究竟是同歡的邀約,還是奪命的戰帖......

......下回!『羅德爾之王徹夜未眠』!

創作回應

旅者
雖然想說這也很棒,但可惜我是尤拉派的(不
2022-06-03 19:51:48
大理石
我懂,尤拉......^^
2022-06-03 20:17:20
桜井メイル
約會真棒
2022-06-03 20:04:33
大理石
要大幹一場的前奏><
2022-06-03 20:17: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