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7:回家

色之羊予沁 | 2022-06-03 07:15:13 | 巴幣 9174 | 人氣 1187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把孤晝蟾護在懷裡,下秒他們周圍充滿碎石與水珠,向上拉的動力消退,一致往下墜落——煙霧瀰漫中,江杞隱約看出下方已坍塌成巨坑,摔下去必死無疑。不熟練地操控寒霜御劍飛行,還要閃避從頭上砸下的碎石,忍住左手關節脫位的疼痛,努力抱住孤晝蟾,右手凝聚靈力往他肺部打去,將水逼出來。


  「咳——」


  「別動!我很難站穩啊!」江杞搖搖晃晃飛落地面,最後還是免不了帶人滾一圈,撞到石頭才停下。


  她吃痛地扶著左手用力一撐,將脫位的關節推回去,手握寒霜掃蕩劍氣,擊退從天而降的巨石,等不再有石頭砸下才低頭看一眼自己的手,虎口果然裂開流血,但沒時間閒情逸致。江杞連忙削下數條樹枝,盡可能讓它們直,回到孤晝蟾身邊把他歪七扭八的腿擺正,拿出紗布纏緊固定住。


  聽到孤晝蟾緊閉雙眼、意識不清地喊疼,江杞只能拍拍他的腦袋瓜。


  「師姐也疼啊……」


  仰頭看空中爆怒的蛟龍已經掀起狂風暴雨,再次發出咆哮。江杞持起寒霜擋在孤晝蟾前方,抵銷過的衝擊仍讓她吐出一大口鮮血,捂著胸口單膝跪地,看著蛟龍摧毀秘境——五顏六色的求救煙火不停綻放,江杞想起重生後第一次看到的煙火也是這般美麗,就無力地笑出聲,搖頭。


  在觀眾席的人們都著急了,沒想到會有這種插曲。


  秘境有蛟龍?意味牠快得道成真,才創造幻境在此潛心修煉,結果被世人誤闖……其實這不打緊,只要別打斷蛟龍的思緒,或是弄髒牠特地為進化準備的淨地,蛟龍是不屑理在上面蹦蹦跳跳的螞蟻,畢竟只差最後一步,牠就能脫胎換骨。但從靈鳥傳出來的畫面,說明人們的干擾使牠提昇失敗,功虧一簣,再無成真龍的機會。


  「戰仙尊呢?」


  各家仙門都想進秘境救弟子,但是蛟龍把門封死,他們只能仰賴戰仙尊斬開一條路,卻見不到她的身影。


  「已經通知她回來了!」墨如蘭的長老們也焦頭爛額,下秒秘境傳出來的畫面卡頓,停在蛟龍張嘴……整片黑掉,消失。


  靈鳥全數死亡。


  「她去哪了?」


  「戰仙尊怎麼沒留在這?她不是有三名弟子在試煉嗎?」


  「各位道友冷靜,我派白虎宗主在不遠處,正趕來支援了!」玄靈派弟子急忙安撫眾人,他們也在努力重新割開道路,即使知道沒用,這秘境出自蛟龍,沒有一定實力只是以卵擊石,但是能做什麼還是盡量嘗試。


  「行嗎?這要仙尊等級才有辦法打出路吧?」


  「是啊是啊,要是這樣就能開,我們早就進去了!」


  質疑聲此起彼落,玄靈派弟子忍不住提醒:「晚輩深知各位長輩的擔心,勿忘我派白虎宗主的實力為何,勞煩各位先鎮定,商討進入後的對策。這段時間晚輩也不會坐以待斃,會繼續嘗試開門,一有消息會通知大家,切勿急躁,反倒誤事。」


  「你們有沒有危機感啊?堂主來了有用嗎?要是打不開路——」


  門前的人繼續爭論,早已聚集在一起討論如何救弟子的人見到那幾個便搖搖頭,不懂有何好爭?難道證明玄靈派的白虎堂主開不了路就能解決問題嗎?也不知戰仙尊跑哪去,他們看去墨如蘭所在位置,那些長老顯然心急如焚,不停東張西望,時不時交頭接耳,沒一人輕鬆。


  大家都希望戰仙尊趕緊出現,不解她怎麼沒從頭待到尾?忘記這是被定義為人畜無害的白珠試煉,長輩趁弟子進去闖時到附近晃晃,等快結束才回來是常態。


  「怎麼回事?為什麼沒人出現?」


  被困在秘境中的弟子感到絕望,明明拉開求救煙火,卻沒有半個人進來秘境救他們。眾人只能無助地看著空中抓狂的蛟龍,這次參加秘境的弟子,平均年齡才十六歲,最小的甚至才十二,要忍住害怕已經十分勉強,一群人緊緊挨著不知該怎麼辦,唯一能在這時候作樂的剩下小妖,隨著蛟龍割開空間,一隻隻魔物鑽入秘境裡,夾帶魔氣污染秘境,原先的藍天轉紅,絕望逐漸遮蔽一切。


  「在等死啊?」


  突然,有人御劍擋在前方,夾帶強大的威壓逼退小妖們。


  「我是戰仙尊的三弟子,江杞。」她手指一個方向,道:「你們立刻前往那裡跟其他人會合,別問哪裡,往那方向跑就是。蛟龍把出入口封住了,現在情況會越來越惡劣,但是不要直接放棄,還有體力就起身對抗,外面那些長老正在想辦法進來,別讓師長們替自己收屍。」


  「妳、妳怎麼肯定他們進得來?」


  「剛有說。」江杞瞥一眼:「我是戰仙尊的三弟子。」


  那一眼,他們覺得眼前女子正是戰仙尊,那冰冷氣勢與壓迫感,還有神態自若的語氣,彷彿到達她所指的地方,就會一切無恙……腳不自覺動起來,明明在秘境異變時嚇得雙腿發軟,現在卻充滿力量,也能靜下心御劍飛行。


  江杞粗略地飛過秘境一圈,將所有見到的活人都引到暫時的避難所。她的經脈因為全力催動寒霜而刺痛,仰望天空已是腥紅一片,江杞持續出招,將見到的魔族全消滅,越強她越是緊追不捨——孤晝蟾昏迷不醒,安雨蓉正在照顧他,其他不認識或有一面之緣的人都靠她保護。


  她有不能倒下的理由。


  雖然有不少人想御劍上來幫忙,但被困在下方與想襲擊避難所的魔物纏鬥。江杞站在劍上凝神,自己的金丹剩四分之一的靈力,寒霜則剩三分之一……似乎因為她不斷擊退魔族,引起蛟龍的注意,江杞險些被龍尾拍到,但是揮舞掃過的狂風使她飛向遠方,江杞在空中急忙轉身,又擊殺一隻魔族,但這次閃避不及,被龍尾掃到直接飛出去,撞到山壁上,吐出的鮮血止不住。


  江杞邊咳邊起身,蛟龍又是一尾,她覺得自己成為布娃娃,任憑孩童拿在手上拉扯。


  即便如此,她還是想反抗,握緊寒霜。


  『你們這些凡人,毀了我轉生!』


  忽然,蛟龍在她腦裡傳遞聲音,江杞被震得站不穩,雙膝嗑到地上,蛟龍怒吼著:『老夫剩兩年便可脫胎換骨,你們這些無知螞蟻不但干擾清靜還污染淨地!老夫辛辛苦苦等待一萬年,就差這兩年!這兩年!全部!功虧一簣!』


  牠憤怒的吐息使秘境加速腐化,爬出來的魔族也不再是雜魚小兵,保護避難所的弟子們被一步步逼退,身上越來越多傷,江杞忍住尖叫……她被蛟龍拎起,爪尖刺穿手腕。


  『妳說該怎辦?』


  『不全殺死,老夫不甘心啊。』


  江杞無法掙扎,境界相差過大,即便有寒霜也沒用。她強忍到嘴的痛苦呻吟,憶起身上有樣東西,手伸入乾坤袋裡翻找,摸到時立刻抽出往爪子一插——原先還鎮定的蛟龍痛得發出咆哮,江杞趁鬆手時跳到寒霜上,毫不猶豫地往蛟龍衝刺,避開牠揮舞的龍爪,在險些被捏死時,把黑鐵往逆鱗捅下去,輕鬆刺穿。


  『妳——』


  蛟龍發出淒慘咆哮,江杞拔出黑鐵被血噴了一臉,急忙向後飛去。蛟龍想殺她,但身體痛到自主抽搐、捲曲,龍尾不受控制地拍打山壁、爪子反覆抓撓土地,引起一陣又一陣的巨大震鳴,嘔出一口又一口血,江杞看得心亂如麻,龍的逆鱗真如傳說敏感且脆弱,雖然嚴格來說牠只是蛟龍,卻因為逼近成真龍才有這效果。


  『你們這些……不知羞恥……』蛟龍撐著身軀、艱難地喘氣,依然不受控制地抽搐:『妖界……損失最有望成真龍的老夫……人間……也該付出代價……獻出一名最有望成仙的明日之星……毀滅才能終止……就是妳!』


  蛟龍說完最後一句,雙瞳從鮮紅反黑,身軀突然僵硬、縮小,彷彿被吸乾所有血氣,瞬間壓縮成一條扭曲的黑線,江杞腦袋空白——濕冷的陰風,帶有血腥味的噁心感。她轉身一看,秘境並沒有蛟龍死亡轉好,反而加速毀滅,出現越來越多黑線撕裂空間,一隻隻似人似妖似魔的手爪伸出,傳來一陣又一陣男女哭泣與哀號,還有毛骨聳然的嬰兒尖叫,這些全是沒有意識的亡靈,它們直到將一切吞噬,才會停止。


  江杞呆呆站著數秒後,終於,哭著笑出聲。


  她用力握著寒霜,這麼拼命這麼拼命這麼拼命這麼拼命——正是知道憐如雪會出現,她才努力救人,盡可能拖時間,結果卻自作聰明,讓蛟龍以命開啟逢魔裂縫,還指明要自己的命,才可恢復一切。


  「我到底欠了什麼?欠了誰?」她哭著大笑,可是秘境裡的山崩地裂,卻裂不開一條希望,讓外頭的人進來。


  江杞明白了。


  有些事情可以改變,但有些不能。


  就算她盡力想迴避,那些事情也會繞個彎,用其他方式重演。


  江杞緊緊抱著寒霜吸鼻子,然後放在地上。


  她深呼吸,躍起。


  安撫自己,只是回家而已。


  逢魔裂縫的亡魂立即纏上來,江杞不停下墜,那些摸不著、碰不到、掙脫不掉的亡靈爭先恐後地撕咬她的皮肉、吸取血氣。這顆修仙者引以為傲的金丹,成為亡靈鎖定的目標,逢魔裂縫只能存在死物,所以——所以——江杞凝聚丹力,腦中閃過柳山生活的點點滴滴,從大師姐、二師兄,到小師弟還有小師妹,最後是那人的回首一眸。


  她的眼淚滑落,笑著自暴金丹。


  從此世間,再無江杞。


創作回應

無殤
枸杞難得帥了一波,回家準備聘禮變成姑丈吧
等下次再遇到師尊的時候,師尊應該會直接把人綁在身邊不敢離開了
2022-06-03 20:09:32
色之羊予沁
( ε:)⌒゙(.ω.)⌒゙(:3 )(滾回家準備聘禮的狗杞

師尊:見師忘兄的妹妹!!!!
小黑屋終於小黑屋耶
2022-06-04 16:43:33
灰里
其實江杞是欠了羊大吧ಥ_ಥ(不是
好虐⋯真的好心疼她,心疼她拼了命保護所有人的性命卻不得不犧牲自己,也心疼她對第二次發生這種事的認命與無力⋯明明她可以試著抵抗看看的不是嗎(;´༎ຶД༎ຶ`)
噢天憐如雪感覺會很懊悔自己當時不在,還想到了巧凝,她一定也很難過嗚嗚嗚嗚
2022-06-03 20:23:49
色之羊予沁
狗杞欠窩1000w
狗杞最後應該是累了,畢竟也重傷QQ

狗杞:不要難過啦,我只是回家準備娶師尊的聘禮( ε:)⌒゙(.ω.)⌒゙(:3 )
2022-06-04 16:45:10
mushroom
是說六門宮不是很會找人+傳送 快去找師尊啊啊啊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 江杞入魔後會不會改變其原本身為仙族鸑鷟魅惑的能力呀?阿如果魅惑沒解開 師尊要怎麼每10年吃一次已經變成魔族的江杞的血肉控制魅惑呀?
2022-06-04 11:50:38
色之羊予沁
能找人一定有相對應,避免被找的
那些的都是之後劇情會說的
2022-06-04 12:04:33
樂天
現實也一堆只會無理取鬧罵人的垃圾,對挺身而出主事扛責的人嫌棄說沒用,只會耍嘴皮子找碴好像有說就有功勞,看了好火大。
2022-06-04 12:18:46
色之羊予沁
息怒息怒(拍拍
2022-06-04 16:45:26
mushroom
不好意思太心急惹XDD 只是來回反覆看的時候腦子裡蹦出來的疑問(๑•﹏•)
2022-06-04 22:16: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