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5:秘境

色之羊予沁 | 2022-06-01 14:56:47 | 巴幣 2926 | 人氣 591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如她所料。


  穿過祕境門前她抓住孤晝蟾的手腕,仍是無法阻止被隨機傳送走的命運,這似乎是從前傳承下來的惡趣味,不論哪家仙門主持,都喜歡在弟子跨過門時打散成沙。江杞握緊寒霜,雖然現在的自己比上輩子弱,卻擁有憐如雪過去用的弟子劍,裡頭也存滿靈力,沒什麼好擔憂。


  參加秘境的危險不只來於妖魔,也有部分來自人。但這裡只是白珠境界,基本上不會出神器引起爭奪,反倒要護好自己攜帶的法寶,避免被神不知鬼不覺地摸走……因為秘境有條不成文的規定,可以搶奪別人身上的寶物。


  江杞此時身在濃霧瀰漫的森林,仔細聽周遭的動靜,快步移動尋找出口,想趕緊遇上安雨蓉,避免她出事。


  萬幸她掉落的地方恰巧在出口附近,江杞也沒走反方向,幾分鐘就通過迷霧森林,遇到一名衣袍眼熟但不認得的門派弟子,江杞動作一頓,禮貌性問好、轉身就走。


  「請問是墨如蘭的弟子嗎?」


  「是。」江杞提高警覺。


  「沒認錯就好。」那名十分年輕的弟子鬆口氣,沒有一絲敵意,道:「我是六門宮的弟子,抱歉師兄們前幾年誤會你們小師弟,也十分感激墨如蘭兄弟提醒師兄們回宗門看看,若沒有提點,我宗機密真的險些被魔族盜走了。」


  江杞一聽,想起多年前確實有此往事,那名弟子繼續說:「雖然六門宮只是小門派,沒什麼能報答這份大恩大德。可我還是想問問妳有沒有需要幫忙?例如找同門之類的?我宗非常會找人喔,還可以傳過去!」


  「真的?」江杞聽到眼睛一亮,那名六門宮弟子點頭,豎起三根手指:「我敢對祖師爺發誓沒說謊。平常六門宮是不會幫外人,因為這類似我門派秘傳,但墨如蘭有恩在先,所以沒問題。只是我靈力沒那麼多,只能傳妳過去,所以要想好找誰喔,只能一個人。」


  「我想找小師妹!」江杞急忙說道。六門宮弟子沒想她這麼快就有答案,還傻呼呼地愣著,然後「喔喔」兩聲,道:「可以可以,沒問題!但是要說名字,應該沒人叫『小師妹』。」


  原來是用名字追蹤?江杞猶豫一秒,道:「我小師妹叫安雨蓉。平安的安,下雨的雨,芙蓉的蓉,這樣就可以了嗎?」


  「可以可以,等我一下。」六門宮弟子從胸口暗袋拿出一張符紙,寫上「安雨蓉」後唸唸有詞,符紙下方突然著火,他道:「找到啦,我把妳傳送過去!這招不能說出去喔,太耗靈力了,常常用會頭痛。」


  「謝謝。」因為感覺不到對方有惡意,江杞沒閃開,任由他將符紙拍到身上,身體出現踏入傳送陣的感覺時,她決定還是提醒一下,道:「抱歉現在才說,但道友似乎不曉得現場有靈鳥在四處飛?所以出去後如有人問起此招,可能是剛好被拍到……」


  「咦咦?」那名六門宮弟子驚訝同時,江杞也被傳送走了。


  「啊!又來了嗎……」


  一恢復知覺,江杞在心裡對六門宮豎起拇指,這傳送陣超級精準,不曉得一次要花多少靈力?


  「嗨師妹,一起去找小師弟吧,希望他飛不遠。」江杞說完伸手,安雨蓉卻是一臉緊繃,非但沒靠近,還小心翼翼後退。江杞滿頭問號,聽到後方傳來其他腳步聲,立即握住寒霜轉身,頓時啞口無言——三名「她」出現,說著差不多的台詞,卻像沒發現彼此,冰冷地盯著安雨蓉看,彷彿想把人活剝生吃。


  她佩服安雨蓉不是一般衰,怎麼摔下來就遇到稀少的幻形妖?幸好實力不純熟,江杞揮舞寒霜攻破,把那三隻幻形妖打回原形,雙手叉腰、用鼻子噴氣,嗆一句:「嫩!」


  「啊……是真的小師姐!」安雨蓉見狀敞開笑顏,急忙貼到她旁邊:「師姐怎麼找到師妹的?」


  可以先問妳怎麼聽到那句才確認是我嗎?


  「師姐降落的地方剛好遇到六門宮弟子,說要報答恩情,就幫忙找出妳的位置,師姐就飛過來了。」江杞搔搔脖子,安雨蓉露出理解的表情……江杞十分想吐槽自己在她心裡到底是什麼形象?主動牽住安雨蓉的手,一起離開這裡。


  也許是她們目前的地方安穩,江杞忍住打哈欠的衝動,路途中遇到幾名其他仙門的弟子,對話幾乎都是「有沒有見到我宗師兄姐弟妹?」,整個氣氛和樂融融,江杞頓時理解為何這種秘境外一般不會設置觀眾席,因為沒有刺激感——殊不知是自己頂著戰仙尊弟子跟劍術天才的頭銜,對其他仙門弟子而言,是不可挑釁的對象。


  雖然某些弟子在遇上時,很想實際討教看看,可江杞手握上那把劍,就感覺到不平凡的威壓,根本沒人敢上前。


  正在觀眾席看比賽的人們,都覺得江杞是為了保護師弟妹,才被派來參加白珠。他們是透過更廣的第三視角看過去,清楚見到秘境裡的小妖在江杞靠近時都自動迴避,感嘆此弟子是根好苗子,小小年紀竟有如此威壓……憐如雪悠悠地喝口茶,寒霜儲存她的靈力,只要江杞不鬆手,其實去灰珠秘境也不會有妖魔敢靠近,倒是可能吸引其他弟子討教,就會露餡了。


  江杞確定自己真是杞人憂天,走了半天只有遇到纏住安雨蓉的四隻幻形妖,其他都是人,完全沒有秘境感!


  然後讓她火大的是孤晝蟾不曉得飛哪去,找也找不到,外頭的人都為這肆意打哈欠的弟子捏把冷汗。墨如蘭的長老看去已經空的位置,難怪某仙尊已經非常放心地「暫離」,因為一轉到江杞的畫面就無聊了,還以為她是帶安雨蓉外出踏青,有些長老拍大腿嘆氣,希望她趕緊遇到孤晝蟾或墨如蘭其他弟子。


  隨著日落,入夜的祕境增添不少詭譎之氣。


  江杞決定帶安雨蓉繼續走,懷疑是不是誤入迷陣?沒見到小妖已經夠誇張,入夜後竟然半個人影都沒有……她突然想到一個方法,在腳底凝聚靈力、用力一跳,在空中快速轉過一圈,見到遠方有營火,便立刻帶安雨蓉過去。


  聽到談笑聲,江杞鬆口氣,故意推動樹枝發出聲響,登場時用寒巧凝的招牌笑容,說:「各位道友好,在下墨如蘭江杞,這是我師妹安雨蓉,因與同門走散,現已夜深,想詢問能否與你們一同歇息,互相照應?」


  她掃視一圈發現,那些人不是帶傷就是髒,感覺在地上滾過爬過;他們見到江杞跟安雨蓉乾乾淨淨地出現,也是大為吃驚。


  「好好好,兩位快過來一起歇息,互相照應哈。」


  為首的弟子急忙歡迎,對認識的打眼色,示意讓出最乾淨的地方。他感受到眼前女子身上那股強大威壓,外加「江杞」這名字,不就是傳說中的戰仙尊內門弟子嗎?他們這夥人折騰整天,早已疲倦不堪,如今有江杞同行,雖會拆夥,但今晚絕對能無恙撐過,好好歇息。


  江杞道謝後帶安雨蓉過去,讓她先睡一會,自己則打坐凝神。


  「突然安靜好多啊……」


  不知誰突然說話,還有人附和:「是啊,原本還有一些小妖在叫,現在倒是只剩蟲鳴鳥叫了。」


  「這附近有小妖?」江杞不敢相信;他們點頭:「可多呢,肯定是道友的威壓太強,那些小妖才不敢近身吧?真厲害,我們從進入祕境後,就一直折騰到剛剛佈下結界才歇腿,都快累死了。」


  「師妹在……遇到師姐前……確實撞見不少……」安雨蓉邊睡邊咕噥:「之後……沒了……」


  「專心睡吧,真是,妳別學小師弟碎碎念的習慣。」江杞拍拍安雨蓉的頭,手指滑過寒霜,勾起嘴角。


  原來一路暢然無阻,是憐如雪透過其他方式保護自己。


創作回應

無殤
狐假虎威
師妹一定是看她嗆人的樣子才認出來的,這才是熟悉的小師姐?
2022-06-01 19:58:48
色之羊予沁
嗆人的師姐才是對味的師姐(#
2022-06-02 20:21:00
Goodnight
師妹:這個師姐好兇…一定就是他了!
師尊一直以某種方式守護狗杞呢
2022-06-01 22:36:15
色之羊予沁
那句被枸杞聽到一定捏臉伺候wwwwww
師尊都偷來(吶喊
2022-06-02 20:21:39
姜月影
樓上的流言讓我笑翻www
2022-06-02 00:54:38
色之羊予沁
熟悉的師姐最對味(#
2022-06-02 20:21:48
樂天
郊遊啦

改個→就會「露餡」了。
2022-06-02 07:51:32
色之羊予沁
好天氣(?

修正惹
2022-06-02 20:21:57
青草
好大把的糖啊,即使沒在一塊還能暗暗放閃
2022-06-02 14:38:02
色之羊予沁
師尊偷偷藏的糖d(d'∀')
2022-06-02 20:22: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