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4:回眸

色之羊予沁 | 2022-05-31 23:22:09 | 巴幣 2546 | 人氣 485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孤晝蟾跟安雨蓉回到柳山專用的房間,看到憐如雪一臉淡定地任由江杞在懷裡蹭來蹭去,很想請她們克制一下——蹭人的那位該學怎麼尊師重道,被蹭的那位該學怎麼保持距離,如果又鬧出「意外」可不有趣,但這兩人輩分比自己高,孤晝蟾只能裝作什麼都沒看到。


  「師尊,已經靠近會場,船準備降落了。」


  憐如雪頷首,拍拍江杞示意起來,孤晝蟾看三師姐完全不動,咬牙切齒道:「江杞!師姐!起來!別耽誤師尊時間!小心我跟大師姐告狀!」


  「起起起!我起了!」江杞一聽跳起來,不再繼續裝死。


  憐如雪感到疑惑,怎麼聽到要跟寒巧凝告狀就瞬間乖了?也許道理跟她不想惹若芷真生氣差不多。憐如雪優雅起身,拉平衣袍後帶他們出去,其他峰長老與弟子行禮,雖然憐如雪這幾日會出來晃一晃,給予正在修練的弟子指點,可她不嚴自威的氣勢很難親近,外加誰不知她喜靜,這五日如果沒有孤晝蟾跟安雨蓉兩人一直在船上蹦蹦跳跳,會以為第五峰禁止與其他峰交流。


  打招呼完,憐如雪到船頭看,江杞自然黏過去,心跳猛然一拍。


  跟上輩子一樣的場景!


  連綿山脈忽有一塊地方特別禿,眾多人流往寬闊的地方集中——江杞發現又有差異,不曉得是這次時間充足?還是上輩子經費都挪到戰事上?會場不像上輩子只簡單搭個帳棚跟拉布條,居然有仙門聯合舉辦比武大會或開啟灰、黑珠祕境時才會搭建的觀眾席,間接暗示會有靈鳥進去將裡頭的畫面傳出來給大家看。


  孤晝蟾跟安雨蓉看得疑惑滿滿,不解怎麼有超巨大的階梯型坐椅設置在祕境入口附近?他們豎起耳朵偷聽其他長老講解,憐如雪感到省心,可以站著吹風不說話。船靜止前進後慢慢降落,江杞握拳制止顫抖,在心裡重複那些與上輩子不同的地方,三番兩次提醒自己不要怎樣就好,等飛船安全降落,憐如雪帶領他們下船。


  玄靈派弟子向前迎接,頭上護額顯示會場人員的身分,引導他們到專屬位置。


  一路上的視線與竊竊私語不斷,全在討論戰仙尊,內容不是談及性別就是男修裝扮……有長老冷哼一哼,掌門都沒說話,外人在那邊評論?他們五柳長老就是喜歡穿男修袍不行嗎。


  憐如雪全當耳邊風,到位置坐下,拍拍旁邊空位:「祕境快開啟時,會通知你們下去等。」


  「好喔!」江杞瀟灑地往憐如雪旁邊坐下,孤晝蟾來不及阻止,在心裡想「沒救了」,清清喉嚨請長老們坐下才屁股黏椅,確定沒人在意江杞的舉止才鬆口氣。他被寒巧凝私下請託照顧柳山的顏面,雖然已經跟憐如雪提醒,可她是想裝傻就裝傻的戰仙尊,只理想聽的話,孤晝蟾覺得大師姐太看得起自己,師尊只有掌門管得住,但三師姐連師尊都管不了還往死裡寵啊!


  到底!


  哪家師尊會任由弟子黏在身上!


  三不五時抱抱、摸頭還發糖!彷彿可以看到江杞屁股後有條尾巴在搖!


  孤晝蟾在心裡悲憤吶喊,萬幸這次有安雨蓉,不然他早在第二天跳船、自己御劍前往……搞不好會跳到一半被憐如雪拎回來、綁在房間椅子上,被迫看江杞那副狗樣子!


  他整個頭痛,安雨蓉發現孤晝蟾一直揉太陽穴,溫柔地問「還好嗎?」,伸手替他輕揉,年輕弟子立刻臉紅。


  江杞在這已經沒心思搖狗尾巴,東張西望找尋子爾綠的身影,整場看下來,玄靈派似乎只安排長老?就跟上輩子一樣。她搖搖頭覺得自己過於杞人憂天,不過一場祕境試煉,有仙君出現都罕見了——憐如雪除外,她一次丟三個沒經驗的弟子入試煉,緊張正常。


  「蒼雪宗已經落魄到願意派弟子來這?」


  「難怪我想怎麼有觀眾席,這確實能看好戲……」


  其他仙門的碎語讓江杞一驚,見到真有蒼雪宗弟子入場,轉頭看憐如雪。


  她平淡一句:「你們。」


  三人立刻把注意力拉到憐如雪身上,她繼續道:「蒼雪宗那位領頭弟子,可信。若他不尊重你們,直接棄之。」


  「師尊,那弟子是?」江杞努力瞧,終於找到人,竟是一名看起來跟孤晝蟾差不多年紀的青年……每個宗門派上場的領頭弟子都會在手臂上綁紅布,江杞是墨如蘭隊伍實力最高又最年長,照理來說會是她綁,但由於關過天牢就失去資格,變成第一峰弟子領頭,江杞是不在意,因為綁紅布更容易被針對,只能贏贏贏。


  「憐靖天,少主。」


  江杞恍然大悟,問:「就是送您去玄靈派治療那人?我還以為是遠親,竟然是少主!」


  「嗯。」


  其他人訝異之餘多看憐靖天幾眼,決定在秘境遇到多給些臉色,如果他沒亂嘴戰仙尊的話。


  「少主怎會參加?位置坐不穩?」孤晝蟾咕噥幾聲,憐如雪不予置評,即使她也不懂憐靖天出現的原因。


  如果是為給密信,照以往託付即可,用不著幹這種對蒼雪宗來說「丟面子」的行為——反正,與她無關。


  她是為弟子才出現在這,送他們進闖秘境,就能去支援附近的任務,順便弄些靈草給子鶉安煉丹,打聽那人的消息……憐如雪算算試煉只有三天太短,但已是這境界的極限,日子再長,測魔珠就不會白的出來,也輪不到那三人參加,不,江杞或許行,前提是金丹正常運作。


  此刻,場內的言行十分混亂。


  一向不參加白珠秘境的蒼雪宗竟然派弟子,不是無名小卒而是少主;戰仙尊終於捨得讓其他弟子露面,可令人不解的是,那位傳聞劍術造詣很高的弟子已年紀不小,卻也讓她參加白珠?而且怎麼不是領首?


  聽著人們的言論,墨如蘭的長老坐不住,去年聽自家峰主說蒼雪宗知道憐如雪那件事,他們就怕場內會不會傳?如今聽來沒有,蒼雪宗卻離奇出現,感覺是故意憋到今天想一口氣炸開……長老們繃緊神經注意蒼雪宗的動向,憐如雪依然沉默,她有太多事情要苦惱,傳聞怎樣都無所謂,別礙到事才重要。


  看一眼旁邊的弟子,有時肉眼可知情緒,有時不能。


  伸手摸摸弟子的頭,她沖著自己甜甜一笑,忽然問:「師尊吃不吃小糕點?」


  「吃。」


  「那等弟子回來,做給您吃好嗎?」


  「好。」


  江杞難以制止心中的歡喜,這也是一個改變,上輩子憐如雪可是不想吃了。


  聽到鼓聲,才發現已一個時辰過去,秘境即將開啟。


  江杞硬著頭皮看去,人們興奮的吶喊彷彿在歡迎死亡,她腳下虛浮,覺得一切都離自己遙遠,直到肩膀被人搭住,熟悉的靈力傳遞而來——江杞朝憐如雪眨眨眼,她再次往早已填滿的寒霜輸送靈力,見到自己這眼神竟是戳一下額頭,接著拍拍孤晝蟾的肩膀,摸摸安雨蓉的頭,回首一眸。


  一眼勝過萬語。


  江杞忽然頓悟,道:「遵命,弟子會保護好師弟妹們,平安歸來。」


  憐如雪點頭,對這回答很滿意。江杞再次跨出腳步,拋下了膽怯,步伐飛快且沉穩,帶孤晝蟾跟安雨蓉追上領頭弟子,成為擠在秘境門前的上百人之一,江杞回首看向觀眾席,同樣的位置、摯愛的身影,也在注視自己。


  江杞握緊寒霜、自信一笑,擋在秘境入口前的禁制一消失,她隨著人流向前狂奔,不再回頭。


創作回應

jtwe_716
可憐的傻晝蟾並不知道,此時還有別家的師尊黏在師妹家的弟子身上呢Wwwwww
2022-05-31 23:57:33
色之羊予沁
沒錯wwwww
而且進展飛快,正準備見雙方家長d(d'∀')
2022-06-01 11:43:57
伊諾羅斯
快樂的狗杞能夠跟主......啊呸師尊開心貼貼樂到一個不小心就直接插旗了,覺得害怕
師尊啊你還是別亂跑好了
2022-06-01 00:08:31
色之羊予沁
放心,師尊很安全ㄉ(?
2022-06-01 11:44:07
Goodnight
孤晝蟾(看到師尊跟狗杞恩恩愛愛的場面後受不了決定跟大師姐告狀
*來到第六峰*
還是孤晝蟾(看到大師姐跟苦王峰恩恩愛愛的場面後倒地吐血,覺得大家都沒救ㄌ
2022-06-01 01:04:36
色之羊予沁
慕夜陽:師弟寬心,你要是被閃瞎可以去找小師妹啊(吶喊
2022-06-01 11:44:34
青草
江杞由枸杞變成狗杞,毫無違和感的說,哈哈哈哈
2022-06-01 02:32:54
色之羊予沁
師伯:我就說這顆枸杞成精!
2022-06-01 11:44:48
樂天
真的狗杞了
2022-06-01 07:50:52
色之羊予沁
真的wwwww
2022-06-01 11:44: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