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3:命燈

色之羊予沁 | 2022-05-30 14:38:39 | 巴幣 5436 | 人氣 646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覺得自己這想法很奇怪,六苦長老幹嘛哭?看到她家大師姐應該開心死才對,難道是吃豆腐時被憐如雪撞見,她終於忍不住揍下去了嗎?江杞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合理,回神時發現被憐如雪抱進澡堂,心臟猛然一拍、正興奮地想問「師尊先脫還弟子先脫」時,憐如雪把寒霜丟在外面,直接帶她入熱池,丟下去,連人帶衣,用術法操控水洗刷刷。


  呆滯數秒才反應過來的江杞,覺得自己像第六峰那幾條靈犬,也是這樣洗刷刷,雖然她主……不對,師尊更兇殘一點,把整個熱池變成小世界,水霸道地浸濕全身,捲過香胰子搓出泡泡連同衣袍一起洗,江杞全程傻眼,被洗的一乾二淨撈上來,整個人濕答答在滴水。


  「師尊,您……都這樣沐浴?」


  憐如雪點頭,江杞瞬間無語。


  「快。」憐如雪理直氣壯說著,還補一句:「用水了。」


  「是……用水了……」江杞想到她之前抱怨沐浴的事,頓悟六苦長老的用心良苦,想求她再跟憐如雪多洗幾次培養情調啊!這樣以後「不小心」泡同個池才有調情機會啊!她想幫憐如雪洗香香!吃豆腐!尊師重道!


  憐如雪抬手,用術法把江杞連人帶衣烘乾。


  身上頓時暖呼呼,還香噴噴。


  「棒吧?」憐如雪莫名求認同,江杞想吐槽,猛然意識到她是想讓自己早點歇息才這樣幹,頓時哭笑不得:「棒,謝謝師尊,以後不用這樣啦。弟子還有體力說話,就有力氣自己沐浴,您別浪費靈力在這點小事上,就算弟子真累到不能動,也可以等歇息後再洗呀。」


  「髒。」憐如雪彈一下石頭,舊水流出去、新水流進來。離開澡堂後,她沒讓江杞多走幾步路,又是抱著繼續走,還不忘帶寒霜。


  雖然這沐浴方式實在超乎想像,但是進到自己房裡跟憐如雪道晚安才關門的江杞,整個人輕飄飄,魂不守舍。


  江杞以為憐如雪暫時不會再下山,可她待不住,如同上輩子一直往外跑,回來不是驗收修練進度就是替寒霜補靈力,山完全丟給寒巧凝管,不曉得在忙什麼都不回來,有時還只上苦山就走。


  見不著憐如雪,江杞內心越來越害怕,隨著秘境接近而憔悴,緊抱寒霜入睡也打不散那些夢魘。她試著掙扎起床,卻只能在墜入裂縫時才清醒,衣袍被冷汗浸濕,呼吸,心臟拉扯全身神經,江杞動彈不得,四肢恢復知覺只懂得抓脖子,藉由痛楚讓自己冷靜,多希望能見到憐如雪皺眉,低語一聲「胡鬧」也好,聽到她的聲音,自己就可以冷靜下來了。


  可是,等不到。


  出發前往秘境當天,孤晝蟾跟安雨蓉臉上都是滿滿期待,唯獨她一副視死如歸,隨著寒巧凝一同上雲山。


  對主殿堂原有的恐懼,外加這段日子的夢魘折磨,江杞踏上石階時險些腿軟,硬逼自己振作,要挺直背、神態自若地上雲山,雖然聲譽早就臭了,可現在背負柳山三弟子的名聲,會影響到憐如雪,她要同寒巧凝一樣,穩穩地走每一步。


  萬幸這次不是入主殿堂,而是繞道後面的高塔。


  江杞之前就好奇這裡是做什麼用,此時塔的大門打開,裡頭已經有一些弟子,他們進去就被上空吸引,忍不住在內心讚嘆。


  這座塔看似五、六層樓高,實際只有一層,仰望上空有數百盞蓮花燈在飄浮,有些燈光柔弱、有些耀眼,猶如小太陽照耀大地,驅散她近幾日的不安與憔悴。


  「你們師尊還沒回來?」


  「掌門。」


  「免禮。」掌門伸手制止,道:「那先等會,要是來不及,其他長老再幫你們點。」


  「是。」


  江杞好奇點燈的意義,可這裡似乎不能亂交談,所以寒巧凝沒有解釋,他們就乖乖站在旁邊等。


  一炷香過去,三竹長老帶兩弟子過來,看到他們又是那句「你們師尊還沒回來?」,寒巧凝恭敬地回應,繼續站在旁邊等待。


  掌門再次出現,拿著一片紙蓮花與兩根長針給三竹長老,站在他面前的弟子吞吞口水,任由胸口被扎,江杞、孤晝蟾、安雨蓉臉色大變,三竹長老抽出針,將血往紙蓮花抹,原先扁平的紙蓮花綻放光芒,從死物變成活物,那名被扎心的弟子揉揉胸口,在三竹長老的示意下雙手輕碰蓮花、注入自己的靈力,它這才慢慢往上飄,成為上百盞蓮花燈的其中一員,然後三竹長老換另根針,重複一樣的動作。


  「第一次下山出任務,都得來點燈。」三竹長老見他們驚呆的表情,問:「妳身為大弟子沒告訴他們?」


  「回稟三師伯,弟子原想等師尊親自說明。」寒巧凝無奈道:「但師尊還是晚了……」


  「喔,那師伯繼續說吧。」三竹長老覺得他們等不到了,再半時辰就要啟程,現在時間說完點燈,就能去苦山搭飛船:「這是命燈,弟子第一次下山前都必須點,我們可以藉由燈來確定你人在外面是否還活著,要是熄燈了,能憑燈上殘留的靈力追蹤到身殞之處,碰運氣看能不能收個全屍。你們現在肯定好奇為什麼有些燈不一樣,因有區分掌門、長老、峰主跟弟子,要是想分辨,可以從底座看哪些是同峰,例如火心最飽和的那朵是妳們師尊的命燈,有看到它旁邊飄著兩盞相似但底座跟體型明顯不同的命燈嗎?就是你們大師姐跟二師兄的。」


  江杞拼命點頭,兩眼看著憐如雪的命燈,覺得很溫暖。


  好想飛上天,輕輕抱住它。


  「咦?」江杞忽然發現,旁邊有盞跟憐如雪相似又不同,體型差不多大的命燈,下意識問:「那是六師伯的命燈嗎?為什麼火心有些混濁?」


  三竹長老一愣,寒巧凝立刻仰頭看。


  「掌門師兄,三師兄。」


  「妳總算回來了。」


  「師尊!」


  憐如雪風風火火地出現,寒巧凝分神行禮,再次仰頭就找不到那盞命燈,彷彿在躲她一樣。


  「師妹快,扎完就要搭船了,妳怎搞這麼久?」


  「魔族,耽擱。」憐如雪語氣平靜,但胸膛起伏過大,顯然是一路趕回來。掌門遞來紙蓮花,憐如雪要拿時發現手上沾滿血,立刻往袍子抹幾下,卻搞得手更髒,她此刻才發現外袍沒一處乾淨,正想要不要犧牲誰的外袍時,江杞拿著手絹握住她的指,克制地溫柔搓揉,讓雪白的皮膚重見天日。


  手乾淨了,憐如雪摸摸她的頭,江杞靦腆一笑。


  三竹長老一臉見鬼。


  她接過紙蓮花,拿針取三名弟子的心頭血,讓他們喚醒命燈,仰頭見自己的命燈旁邊飄著五盞小燈很高興。


  帶弟子趕往苦山、搭飛船。


  江杞看著熟悉的景色逐漸遠去,心中越來越慌,只能咬緊牙關說服自己,這次不一樣了。


  例如,江杞不記得上輩子有點命燈,以及寒巧凝跟慕夜陽原先有跟,想到這她更焦慮,早知道他們不會跟,昨天應該做慕夜陽喜歡的小糕點,道別時多抱抱寒巧凝幾下——還有飛船!那時他們提前十日御劍出發,秘境快開啟時憐如雪才姍姍來遲,叮嚀他們幾聲就放行了。


  雖然墨如蘭只有十二名弟子參加,飛船上卻有差不多六十人。江杞看過去,除了苦山,其他峰弟子跟長老都不認識,這座飛船上,就只有憐如雪是峰主……沒辦法,柳山無長老,人力不足。


  搭飛船前往祕境有五天路程,這段時間江杞黏在憐如雪身旁打坐、練體,幾乎是能不分開就不分,完全沒要認識其他弟子的意思。憐如雪覺得奇怪,同門不同峰而已,為何不趁這五天好好認識,方便在祕境相互照應?


  「江杞。」


  第四天,憐如雪覺得不能再這樣了。


  「出去。」


  「吵到您了嗎?對不起,弟子會很安靜很安靜,絕不會再……」


  「出去。」憐如雪壓低聲:「認識其他人,方便照應。」


  「可他們又不喜歡弟子,那種事讓小師弟跟小師妹做就好,師尊讓弟子留在這裡好不好?求求您……」


  憐如雪眉頭一皺,江杞硬著頭皮不動,做好她隨時甩袖離開就跟上的準備,卻沒料到憐如雪伸指抬起自己的下巴,道:「為何憂?」


  江杞在她面前似乎隱瞞什麼,憐如雪剛剛才捕捉到,那感覺很像……那時候。


  「又是撲朔迷離的異夢?」


  憐如雪這一提,江杞原先想否認到底的心突然崩塌——對,她曾用另種方式跟憐如雪表達過去!情緒忽然不受控制,她眼眶泛熱,聲音卡在喉嚨,拼命想說話卻吐不出一個字;憐如雪見狀碰她肩膀,釋出靈力安撫情緒,發現對現在的弟子沒有絲毫用處,只能一次又一次輕輕拍背,直到她的喉嚨終於發出咕嚕聲,把聲音擠出來。


  「弟子……夢到、夢到死亡。」


  「師尊……弟子夢到……自己被、被逼上絕路,然後、然後接近死亡……」


  「師尊……弟子……」


  江杞說得斷斷句句,她該如何向憐如雪親口承認,上輩子的自己被嫉妒遮眼,在祕境裡不斷追殺小師妹,還設下陷阱害孤晝蟾斷了雙腿,最後自食惡果,喚醒蛟龍被她劍穿金丹、送下逢魔裂縫——那些痛,那些苦,她哭出來,無法再說半個字。


  即使這次祕境提早一年,即使這次有很多不一樣,可是她害怕,害怕要死了,再也回不去柳山的小房間,再也見不到她所喜歡的他們,回到這陽光底下。


  天知道她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收拾乾坤袋,又釋懷著怎樣的心情整理好房間。


  她根本就不想參加試煉!


  她不想去!


  憐如雪聽到她破碎的句子中,不斷重複「害怕」、「痛」、「死亡」這些詞。難以理解弟子夢到什麼,不知所措地安撫她;江杞越哭越崩潰,感覺憐如雪給予的溫柔是離別,無法克制自己負面思考。


  如果這些溫柔,都是為了分離才有,她可不可以讓時間停留在這?讓她一輩子待在憐如雪懷中,就不要放開了?


  日日夢魘嚴重干擾心靈,她即使知道很多事情都變了,別欺負小師弟跟小師妹,進去秘境時避開那些看起來不能碰的東西就好,卻跨不過心中這個檻,一直覺得會是最後一次見到大家,再也回不去墨如蘭,才一直黏在憐如雪身邊,避免真的回不來時徒留遺憾……她好想一輩子跟著光,生活在陽光下,但是身後只有黑洞,不斷將她吸往深淵。


  她最後無法言語只知大哭,哭到眼淚再也擠不出來,腦袋才稍微冷靜。江杞感到丟臉,都幾歲還像孩子一樣哭?外面弟子都興高彩烈地準備大顯身手,她卻為一個沒危險的秘境哭得像是要經歷生死離別,自己還是所有弟子中最強悍的……簡直……莫名其妙、丟臉至極……


  不是一直想這秘境不一樣嗎?既然不一樣,她幹嘛哭?


  江杞用力深呼吸,放開緊緊抓住憐如雪的手,見她衣袍都被自己扯皺,只敢低頭望地板,就怕讀出一絲失望,沙啞道:「對不起師尊……弟子、弟子現在就、就出去跟其他……其他弟妹認識……」


  「無妨。」


  憐如雪主動伸手,將她撈回懷裡還扣著腰,不讓走:「若待為師身邊才心安,待著便是。」


  「師尊不嫌弟子……嗎?」


  憐如雪突然安靜,也不知怎麼想,竟道:「為師喜歡妳甜。」


  太過突然的話,江杞滿腦堵塞的思緒一時清空,呆滯數秒後破涕微笑。


  「弟子也喜歡師尊的甜。」


  「那,別哭了。」


  「好。」江杞再次用力吸鼻子,笑道:「弟子不哭了。」


創作回應

破堤
直到她的喉嚨終於發出咕嚕聲,把聲音擠「出」來。

最後好甜阿~~~~好吃好吃,洗澡那段好好笑,超快速又乾淨XD
2022-05-30 18:23:26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狗杞:這跟我要的不一樣。゚ヽ(゚´Д`)ノ゚。
師尊(ㅍ_ㅍ) oO我沒洗乾淨嗎?
2022-05-30 18:27:03
沃教授
不知為何腦袋裏的畫面,巧凝立刻抬頭看燈的時候是帶殺氣的w
2022-05-30 18:33:17
色之羊予沁
難怪師伯的燈默默飄走wwwwww
2022-05-30 18:55:51
影樹林
糖啊!!!!嗚嗚嗚終於不用吃玻璃扎了嗚嗚嗚嗚!!!!!!
2022-05-30 19:49:18
色之羊予沁
d(d'∀')
2022-05-30 19:50:42
無殤
洗衣機...幸好不是滾筒式的...
命燈那邊,化身為靈犬狗杞,師姐可以去解決師伯了
師尊一定是漏字:為師喜歡妳甜(甜的糕點) (被巴
2022-05-30 20:02:38
色之羊予沁
滾筒式就暈惹(#
可惜她們趕著去搭船,師姐來不及給狗杞飯糰獎勵(?

師尊:小糕點…(小聲
狗杞:師尊一定是說小狗杞才不是說小糕點(๑•̀ㅂ•́)و✧
2022-05-30 20:08:02
Eden
師尊:為師沒那意思。
還是師尊:為師喜歡你甜。
齁~師尊又在亂撩了(/ω\)師尊真的知道自己在說啥嗎XDDD
還有師尊懷疑一下為何江杞跟你都做奇怪的夢啊啊啊啊,久違的又想知道師尊視角了( ・᷄ὢ・᷅ ) 結果師尊的心境轉變只是從帶孩子變成養寵物而已(誤

是說如果是妖魔下的死咒,魔尊哥哥能不能解啊~除了子鶉安我覺得最需要刷憐如雪好感度的就是魔尊哥哥了XDDD 江杞快召喚哥哥來救六苦長老啊~~~
2022-05-30 21:53:11
色之羊予沁
師伯:是是…妳一點都不寵…(翻白眼
師尊:真沒寵(ㅍ_ㅍ)
師伯:好好好~
師尊:真沒(ㅍ_ㅍ)…
師伯:知道了啦(ꐦ°᷄д°᷅)

這下好奇師尊帶孩子會不會跟帶寵物一樣(?
師尊:不一樣(ㅍ_ㅍ)
狗杞:真的!不一樣!反正師尊都帶很好!然後帶孩子是帶我跟師尊的孩子嗎?對吧,我可以替師尊生孩指唷ヽ(́◕◞౪◟◕‵)ノ
師尊:(ㅍ_ㅍ)…胡鬧

魔尊:我好忙啊!
2022-05-30 22:01: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