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歡迎來到死後世界-4 認識彼此

佛萊曼 | 2022-05-29 17:09:31 | 巴幣 14 | 人氣 89


自從起床後,薛雅玲心情低落,起初艾菲爾試著帶她出去玩,他問對方想做什麼,但是她都搖搖頭,一早就愁眉苦臉的。
 
「我們去公園玩吧,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艾菲爾拿起那顆藍色皮球,「妳不是很喜歡玩球嗎?」
 
「可是我現在不想玩球……」她小聲地說。
 
「那妳想做什麼?我陪妳一起做!」
 
薛雅玲抱住雙腿,獨自一人縮在角落,一副不想講話的樣子。
 
一股令人窒息的氛圍籠罩,令他無法靠近。
 
艾菲爾焦慮難耐,只得在遠處來回踱步,一早他就先發MAIL告知不進辦公室,利用手機完成打卡。
 
他正在思考是否該打電話給前輩或主管求救,可是其他人肯定也在努力滿足死者的需求,盡可能達成他們的目標。
 
「叔叔……都不用做別的事情嗎?」女孩雙眼無神的盯著他。
 
「別講的我好像是無業遊民一樣啊!」艾菲爾苦笑。
 
「那你是做甚麼的?」
 
「生前嗎?還是現在?」
 
「我都想知道……」她小聲地說。
 
「我生前是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學生,畢業以後應該會進銀行工作。可惜發生了一些意外,現在是安魂師喔。」
 
他不禁心想世事難料。
 
「我爸爸是業務,媽媽是採購。阿姨是保母……」
 
「這樣啊。」最後一句雖顯得多餘,可是從她毫無生氣的表情和慵懶的樣子,都可以透漏出她無比的虛弱和低落。
 
「安混師是甚麼?」
 
「是『安魂師』,安靜的安,靈魂的靈……這好像對妳來說太困難了,師就是老師的師。」
 
「安魂師是做甚麼的?」薛雅玲打量著家裡的一切。想想昨晚讓她睡到客房的床上,醒來以後,她都待在客廳裡,目前大概也沒興趣四處參觀。
 
也許昨天的疲憊還要持續一陣子。
 
「就是服務像妳這樣的人。」
 
「叔叔服務過什麼樣的人?」
 
「妳是我第一個服務的人,很遺憾,我還沒有服務過其他人的經驗,」艾菲爾聳肩,張開雙臂,「如果有的話,現在處理起來應該更加得心應手。」他抓了抓頭髮。
 
「叔叔是外國人吧?你是哪國人?」
 
「美國人喔,我在紐約州出生的。我知道妳是台灣人,來自新北市板橋區!」
 
薛雅玲瞪大了眼睛,「為什麼叔叔會知道我是哪裡人?你和我爸爸媽媽認識嗎?」
 
「也算認識吧!總而言之,我還知道妳的一些事情就是,雖然知道的不多,如果可以的話,今後請多多指教!」
 
艾菲爾露出微笑,走向小女孩伸出手,試圖拉她起身。
 
薛雅玲眨了眨腫脹的雙眼,昨天因為痛哭後睡著的緣故,直到現在醒來眼睛都還沒消腫。
 
她吸了吸鼻子,伸出小手。
 
「好!也許要妳立刻打起精神來是困難了點,不過我們來吃早餐吧!妳想吃什麼?」
 
「蛋餅……」她垂下眼皮,小聲地說:「我媽媽做的蛋餅很好吃唷……」
 
「看樣子是擅長下廚的母親呢!妳好像很喜歡吃媽媽做的東西,她平時經常下廚嗎?常做什麼?」
 
薛雅玲飛快地跑到艾菲爾的開放式廚房,這裡有著白色長方形的大理石平台,以及雙門冰箱,旁邊是兩個瓦斯爐以及放滿各式各樣廚具的架子。
 
「叔叔家裡的廚房好大!」她抬高雙手,雙眼閃閃發亮,剛剛的慵懶立刻消散。
 
「因為我是公務人員,配給到的住宅是高級的。」
 
「叔叔你會做什麼料理?」
 
「想不到妳懂得詞彙還不少阿,不多,大部分都是外食。但是蛋餅我是會做的,冷凍庫有現成的。」
 
早餐看起來還不錯,沒有焦掉,只是乾了點,鹽巴有點加太少了,薛雅玲說媽媽做的比較好吃。
 
看樣子小孩子還是比較偏好原本家庭的飲食,至少他是那樣安慰自己。
 
「平時這個時間妳都在做什麼?」他將蛋餅放入口中,順便喝了一口牛奶。
 
桌上的餐具弄亂了,幸好掉出來的菜屑小女孩都有撿起來,用衛生紙包起來,看樣子家教是做得還不賴。
 
「幼稚園,八點半搭車去上課。」
 
「這樣啊。」艾菲爾抬頭看了看時鐘,現在是八點二十分。
 
「我想去上幼稚園。」薛雅玲對他說,艾菲爾想了想,她這個年紀的確是該去上學,而她目前毫無離開這個世界的意思。
 
她仍有想做的事情沒有完成,那就是見到父母親,雖然不曉得要等多久。
 
「好啊,我去替妳申請吧!」艾菲爾說:「有很多跟妳一樣來到這個世界的小朋友都去讀幼稚園了。」
 
「這裡幼稚園很多人嗎?」她好奇地問。
 
「很多啊!人數經常在增加,每年上小學的人則不太一定。有的人待沒有很久就離開了。」
 
「他們去哪裡了?」
 
「離開這個世界了。」
 
或許是想到自己死亡的事實,薛雅玲變得沉默,不發一語的吃早餐。
 
他倒了一杯豆漿給對方,因為女孩說她喜歡喝豆漿。
 
「我媽媽也會做豆漿,但是她的渣渣都沒弄乾淨。」
 
「妳是說豆渣嗎?那樣喝起來應該很噁心。」
 
「對,我一開始都很想吐。可是媽媽說吃豆渣對身體好。」
 
薛雅玲說她會自己洗澡了,所以艾菲爾教她使用衛浴設備,讓她獨自練習。
 
洗完後,她換上了昨晚他去童裝店買的衣服,一件連身的裙裝,上頭有著可愛的兔子圖案,是粉紅色調的,下半身則是白色的。
 
「很好看!」他開始有種父母的喜悅,然後他又想到昨天那樣給自己的孩子看了那麼殘忍的過程,感到自責。「我要向妳道歉。」
 
「叔叔為甚麼要道歉?」
 
「昨天不該讓妳看那些的,妳還太小,沒有辦法承擔那麼巨大的悲痛。」
 
「是我堅持要看的!不是叔叔的錯!」
 
「雖然知道是安慰我,不過還是謝謝妳。」艾菲爾上前摸了摸女孩濡濕的頭髮,拿出吹風機開始替她吹開。
 
女孩坐在梳妝台前的鏡子前,打量鏡中的自己。
 
「叔叔沒有老婆嗎?」
 
「沒有,我是單身喔。」
 
「那你一個人不會孤單嗎?」
 
「平時是會,不過上班會跟其他同仁接觸,所以還好啦!」
 
「我也是,只要去幼稚園,就不會孤單。」
 
「那要早點讓妳去幼稚園認識新朋友呢!一直在家會無聊吧?有更多人陪妳一起玩一定更好玩!」
 
艾菲爾先是向政府機關申請了入學許可,安魂師每年都擁有特許資格的名額能讓自己的小孩或是服務者使用。
 
「是,事情就是這樣。我會先在家裡用電腦填寫相關資料,完成以後再去現場完成相關手續。」
 
「那麼請您在十點半以後來到中央教育局。」
 
掛斷電話後,艾菲爾對正在看電視的薛雅玲說:「待會我們要出去了,要去辦理幼稚園的入學手續。」
 
「好。」
 
「怎麼樣?死後世界的卡通節目好看嗎?」
 
「好看!」
 
「畢竟大家生前也是在做相同產業的,只是換了個地方從事罷了。」
 
他開車載著小女孩前往中央教育局,在艾菲爾居住的奧茲姆市是該國首都,中央教育局就在市區裡,離他住的地方還算很近。
 
開車只要十分鐘左右。
 
「妳好像很喜歡那顆球,不對,妳是很珍惜原本世界那顆球吧?」
 
薛雅玲將艾菲爾給她的那顆球拿在手上帶走了,想起來,昨天她也是一路帶著,後來才放車上。
 
「因為那是媽媽送我的生日禮物。」
 
「那爸爸送妳甚麼?」
 
「洋娃娃,媽媽說不要帶出家門,因為怕會弄髒。」
 
「哦,所以就帶著球是嗎?如果可以帶,妳會帶哪個?」
 
「洋娃娃。」
 
中央教育局是一幢巨大的帆船型建築,有著三座桅桿,上面的帆布是張開著,在高空中被強風吹拂。
 
據說當初的設計理念是期望教育的方式能讓孩子的進步像是被海風吹拂而前進的帆船一樣不斷往前進,而學習的路上就像航海,總會有風有雨。
 
有時風平浪靜,晴空萬里,有時風雨交加,驚濤駭浪。
 
將車子停在地下室後,他們往辦公室前進。
 
「叔叔,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因為我是負責妳的人,這是我的工作。」
 
「如果這不是你的工作,那你就不會理我嗎?」
 
艾菲爾停下腳步,他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不過他只是照實回答,把心裡所想的誠實告訴對方。
 
「如果我沒有負責這份工作,那我也不會留在這個世界。我們就不會相遇,所以這個假設是不存在的。」
 
他不知道自己說過的話對方懂多少,有時候又沒有站在對方立場思考,將這些話簡化後再進行溝通。
 
可是他都相當認真回答,把對方當作是同輩的人看待。
 
因為他知道這是最好的做法,也許前輩的話有幾分道理,這是她做久得出的心得,而他只是一個新進的菜鳥。
 
艾菲爾仍堅持做他認為是對的事情,儘管這可能傷害到對方。
 
「我很高興碰到叔叔!叔叔是個好人,我喜歡叔叔!」小女孩擁抱艾菲爾,將臉埋進他的雙腿間。
 
「謝謝妳,妳能高興這是最好的。坦白說,不單單只是小孩,我在這方面經驗還遠遠不足,有做不好的地方請多包涵!」
 
「如果請我吃棉花糖還有蛋糕的話就包涵!」
 
「是!是!」
 
小孩子的情緒,來的快也去得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