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34 面對

肥宅鯊J shark | 2022-05-29 14:26:48 | 巴幣 132 | 人氣 111


  身為王子,諾顗歐沐浴完後就準備去上課,我則是決定陪在他身旁。

  不用猜測,我們兩個自然是分開來沐浴,不過感受得出來,諾顗歐滿想要一起洗。

  據僕人們所說,諾顗歐一天至少要上六堂課,範圍很大,從基本的政治到修養內涵,從語文知識到魔法知識。

  一切都是為了帝王之路。

  我坐在書房內靜靜地待在一旁,拿著一本魔法書細看裡面的內容,而心理學老師此刻正在教導諾顗歐,不過看得出來他沒有多少興趣。

  「好好上課。」上到一個段落時,我戳了戳諾顗歐的臉頰告誡他。

  「可是很無聊嘛。」

  「不要當著老師的面這樣說,而且無聊並不是逃避上課的理由。」

  我像是監督者一般唸著諾顗歐,老師看見後忍不住笑出聲。

  「克里絲達小姐,可以請妳陪在王子身旁,陪同他一起上課嗎?」老師詢問我,我表示沒關係就坐在一旁聽。

  不過成效不彰,就算我坐在諾顗歐身旁,他也沒有打起精神認真上課。

  於是只要他不認真上課,我就會伸手捏他的肚子,腹肌對這個可沒有防禦力。

  老師對於我的動作讚譽有加,因為他只能口頭告知諾顗歐而已,而我的行為是直接強迫諾顗歐打起精神。

  在這堂課結束後,我決定去拿一本新的書,諾顗歐卻突然抱住我,我急忙回頭查看,幸好老師已經走了。

  「不要亂抱。」我掙脫諾顗歐的懷抱。

  「都是因為妳一直捏我…」

  「我捏你是為了提醒你認真上課,不是調戲好嗎!」我用手刀敲了諾顗歐的腦殼,隨後就不理他去拿書。

  回來的時候,下一位老師已經抵達,諾顗歐只能痛苦地繼續上課。

  我像剛才一樣坐在他身旁陪同他上課,安靜地享受現在。

  在我沉浸於書中的時候,突然感受到肚子被輕撫著,結果又是諾顗歐止不住慾望。

  我抑制住想揍他的想法,只是拉開諾顗歐的手,結果諾顗歐又伸手繼續輕撫。

  我忍不住看向老師,老師有點無奈地笑著。這樣摸我對上課沒有幫助,反而讓他有點分心。

  我湊到諾顗歐耳朵旁,「如果好好上課再給你摸。」

  說完我就繼續看書,直到課堂結束。

  上完課諾顗歐馬上迫不及待地摸我的肚子,不過是肚子而已,而且我的肚子因為有腹肌的關係,並沒有軟綿綿的感覺。

  「肚子好摸嗎?」我忍不住問道。

  「很好摸。」諾顗歐害羞地回答我,在摸的人是你不要害羞好嗎?

  看著諾顗歐在摸我的肚子,我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可能是因為上午時做過更刺激的事。

  等到老師來以後,諾顗歐才停手,而我則是起身再去找書,不過這次找到一本有趣的書。

  一本名為「聖子、聖女史」的書,我好奇地拿下來查看。

  是有關於人類方的聖子、聖女,畢竟在人類眼中看來,亞人的宗教是邪教,自然不可能會有聖子、聖女之稱。

  端看這本書,聖子以及聖女必定會帶著某種獨特的力量以及異於常人的魔力量。

  我忍不住思考自身,我的確擁有龐大的魔力量,不過書裡指的應該是天生擁有,而我則是後天訓練而成。

  經歷過心理創傷後,我體內的魔力庫意外膨脹,讓本應是小小的魔力庫成長數十倍。再者,我不停地訓練,甚至是魔力耗竭後,休息一段時間再繼續訓練,結果就是魔力庫不停地成長到至今這種程度。

  不過我沒什麼特別的力量,聖子和聖女的特殊能力,指的應該是某種超出魔法的力量。

  如果真如歷史所說,曾有聖子剛出生就擁有異常的怪力,配合龐大的魔力量成為大陸最強。

  我隨即聯想到希爾薇,擁有可以直接使用治癒魔法的她更像是聖女,難道歷史上的聖子和聖女是魔女?

  我搖搖頭否決這種奇怪的想法,這感覺像在玷污以前的聖人。

  不過魔女到底是怎麼出現的?在歷史的長河中,這點實在是難以考證。

  我回到位子上時,諾顗歐已經呈現放棄狀態,老師只能夠在一旁勸諾顗歐好好讀書。

  聖女的事情先丟一旁吧,現在得先管好這個不想讀書的王子。

  ~★~

  諾顗歐或許是認為我都在陪著他,特定拜託最後幾位老師晚上再來,將原訂上課的時間改為下午茶,讓自己能夠好好陪著我。

  我自然而然接受諾顗歐的提議,並跟著諾顗歐回到他的房間。

  名為拉奧克斯的鬣龍一看見我隨即靠過來磨蹭,像是一隻大貓咪,我馬上蹲下身撫摸牠,直到僕人們將茶點之類的送來。

  我們兩人悠閒地享用下午茶,拉奧克斯則是趴在一旁靜靜地守候。

  「放鬆下來了嗎?」

  「嗯。」

  我摸了摸拉奧克斯,兇猛的鬣龍摸起來冰冰涼涼的,硬硬的觸感讓人有幾分害怕,但是拉奧克斯很溫順,所以沒有問題。

  而諾顗歐會這樣詢問我是因為早上見面時,我出現異常的情緒狀況,現在已經放鬆許多。

  不過我只告訴諾顗歐自己在緊張而已,因為我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問題導致我恐懼成那樣。

  可能是因為人格問題,或者是又有什麼新的病狀發生在我身上,不過我不想讓諾顗歐太擔心。

  「我嘴比較笨一點,所以我只希望妳可以一直保持開心。」

  「謝謝,你陪在我的身旁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我坐到諾顗歐身旁牽著他的手,嘴笨也沒關係,能夠陪著我就好。

  「不過,不要一直想一些有的沒的知道嗎?稍微控制一下。」我忍不住唸諾顗歐,他隨即答應我,我不希望他出現什麼狀況。

  「對了,之前妳拜託我的事情,父王已經有在行動。」

  是指魔女教團的事情吧,之前以親吻作為報酬向諾顗歐拜託,不過自己其實當時只是不好意思親而已。

  以目前的狀況來說,我們依然是處在被動狀態,就算有了王的協助,能夠進展到什麼程度也不清楚,不過諾顗歐一定也有努力過。

  「你很棒。」我摸了摸諾顗歐的頭,我相信他一定有嘗試其他的管道來協助我。

  「那…」諾顗歐期待地看著我,果然還是念念不忘。

  「閉上眼。」我伸手扶住他的臉頰,他聽見我說的話後馬上閉眼。

  為了彌補身高差,我站起身看著閉上眼的諾顗歐。親吻這件事我已經做過了,然而面對諾顗歐還是很緊張。

  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不要那麼緊張,隨即緩緩湊過去。

  自己的心臟如同劇烈活動般跳動,諾顗歐同樣如此,兩人的心跳聲湊合在一起形成吵雜的音樂,吵得讓人無法放鬆。

  遲遲不敢親下去的我忍不住胡思亂想,我的身上會不會很臭?畢竟有運動過,不過有洗澡,味道應該還好吧?

  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屁股被人推了一把,思緒亂如麻的我一時之間無法保持平衡就這樣往前倒。

  兩人的氣息就這樣結合在一起,而我全身的重量都壓在諾顗歐身上,他感受到後連忙伸出手抱住我,而我則是用手擋住他的眼睛,不想要他睜開眼看我。

  自己的臉此時此刻一定很紅,親完後的我沒有離開他身上,而是把他當作椅子坐在他身上。

  「就這樣讓我靠一下吧。」我低下頭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一下,諾顗歐則是繼續環抱住我。

  我忍不住看了一下拉奧克斯,就是牠突然推我。

  「拉奧克斯可以過來一下嗎?」我自認是笑笑地跟牠說,牠卻突然倒退嚕遠離我,我有這麼可怕嗎?不過是想訓斥牠一下而已。

  不過我明白拉奧克斯這樣做是因為擔心牠的主人。

  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我不合規矩地倒在他身上,閉上眼靜靜地待著。

  諾顗歐則是又繼續輕撫我的肚子,就放任他繼續吧。

  午後的安詳時光帶來幾分睡意,讓近期一直在緊繃著的我能夠稍微放鬆下來。

  過了一段時間後,諾顗歐才發現克里絲達已經睡著,不過他沒有做什麼,而是讓她能夠好好睡覺,因為她一定很累。

  諾顗歐知道克里絲達表面上看似強大,實際上內心很纖細,時常在考慮各式各樣的事情,魔女教團、愛黛兒的事情,她肯定在煩惱著。

  除此之外,一定還有其他事情沒有說出來,不過諾顗歐相信克里絲達不是故意隱瞞,只是單純地沒有說而已。

  諾顗歐將克里絲達抱緊避免她滑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她最強的後盾。

  最好的辦法就是成為王,不過王需要在意的事物有許多。

  普林達帝國可不是所有人都抱著同樣的思想,諾顗歐自知自己已經一腳踏入貴族圈內,要想成為王就必須要處理好這些。

  為了喜歡的人還得再更努力。

  ~★~

  「看來今天過得不錯。」瑟莉卡看著我笑笑地說道。

  「算是吧。」我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沒想到自己會不小心睡著,不過諾顗歐好像沒有對自己做什麼,不免有點小失落。

  我在馬車內看向窗外的風景,心情多少放鬆下來,同時我清楚知道,自己要去面對那些,不能夠再繼續逃避。

  「我想要找時間去三大神的教堂一趟。」當我說出口的時候,瑟莉卡和德蒂凱炫沒有持反對意見,而是同意我這樣做。

  我想要面對三大神的神諭,不論是什麼樣的稱號,我都不想要繼續逃避。

  「我們會同意妳的決定,不過我們兩個還是會陪在妳身旁。」瑟莉卡溫柔地摸了摸我的頭。

  我猜瑟莉卡其實還是想保護我,或許是跟瑞克雷斯的對談讓她改變答案。

  「話說,和諾顗歐關係進展如何呢?」瑟莉卡露出壞笑地說道,我則是裝作淡定說著沒什麼。

  「真的嗎?我可是聽說你們兩個一直在卿卿我我。」

  「我們才沒有!」肯定是老師們說的,不過都是諾顗歐的錯,上課就上課,管不好自己的手。

  而且諾顗歐在摸著我的肚子的時候,我稍微察覺到他在想什麼,他是想看到我的肚子隆起吧,成為孕育生命的重要角色。

  「不准越線知道嗎?」德蒂凱炫不開心地提醒道,對於她而言,沒有明確兩者關係的我們一定讓她不太開心吧。

  反之,如果我們確立關係,想必是沒有任何問題。

  「我們來打賭吧,看他們是誰先推倒對方吧!」瑟莉卡饒有趣味地說道。

  「肯定是諾顗歐吧。」德蒂凱炫隨即回應,從她的眼中看來,應該是不覺得我會去推倒諾顗歐,可是今天的事情…

  「是嗎?我覺得是我們的寶貝女兒,畢竟有潛移默化這個成語。」瑟莉卡笑呵呵地說道,孩子會與父母越來越像是嗎?不得不說,的確是被影響到。

  德蒂凱炫狠狠地瞪著我,我只好別開視線裝作什麼事都沒有。

  「如果是妳出手的話我勉強能接受吧。」德蒂凱炫說出意想不到的話,然而下一秒,「但是諾顗歐出手就是不行。」

  德蒂凱炫透露出幾分殺氣,雖然是源自愛我,但我還是忍不住在心中警告諾顗歐。

  ~★~

  我久違地穿上制服,在全身鏡前來回查看,並不是在擔心衣服合不合身,畢竟我一直有在保持身材,不可能會有尺寸不合的問題,我只是在擔心出門會發生什麼事而已。

  我帶上為隊員們準備好的課程教材,畢竟我決定增強他們的識字能力,不過優花梨和希爾薇就不用了。

  如果單看優花梨變成魔女前的資料,可謂是優等生,基本科目都達到前段的程度,我不確定能夠教導她什麼,因此決定先測驗看看。

  希爾薇則是有在讀書,不需要擔心她的識字能力,所以我另外幫她準備其他的基本課程。除此之外,我之前有幫她買魔法書,不過這是要私下教的東西,不能夠讓守衛看見,如果被他們看見然後上報的話,免不了會帶給我麻煩。

  我調整好心情跟瑟莉卡他們一同出門,並漠視在大門口的信徒們。

  抵達魔法師協會開始工作後,麻煩的事情接踵而來。

  我出來工作的消息很快就被人知道,有許多人假借工作的理由想找我,我只好發出不論什麼事都拒絕見面的命令。

  為了讓隊員們好讀書,我找了一間空的房間讓他們使用。

  夏接過教材後,一副沒興趣的樣子後就睡著了。

  古拉很認真地在學習,像是在畫畫一般寫字,雖然看起來像在玩,但久而久之一定會有所進步。

  希爾薇因為語文方面沒問題,所以正在學習算數。

  目前看來,加減方面沒有問題,不過乘除就不太行了。

  我閉上眼聽著筆劃過紙的聲音,覺得有幾分祥和,撫平我心中的疲憊感。

  特殊魔女討伐隊是實驗性質的隊伍,我們的第一次任務,也就是逮捕比較魔女的任務算是成功,代表我將要和他們繼續待在一起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關於他們的事情還沒有傳播出去,也沒有一般民眾知道他們是魔女,因此目前他們還沒有受到任何神諭的影響。

  如果大家知道我的隊員們是魔女的話,估計將會加深神諭的可信度,不管是毀滅者的還是聖女的。

  除開神諭的事情,我對夏和古拉還抱著疑惑,他們兩人依然是滿身謎團。

  我戳了戳趴著的夏,夏的皮膚就像是一般女性細嫩,卻擁有異常的抗擊能力,只能夠歸咎於是魔女的特殊能力。

  夏爬起來繼續練習寫字,但是很快又趴下去,如果去上學的話,她大概會是一直被叫起來的學生吧。

  「我寫完了!」率先寫完的是古拉,她開心地拿著作業簿給我看,雖然字有點龍飛鳳舞,但是有好好在練習這點就很棒。

  古拉親暱地抱著我,像是要補足一個禮拜沒見面的份。關於她身上這件衣服我還是不太清楚,應該講她的身上還是一堆謎團,要搞清楚可能要花很多時間。

  優花梨的學習能力如我所想,當作她寫完測驗的獎勵,我特地給她一瓶我買給她的酒。關於學科的東西基本上是沒問題,不如讓她學習其他語言好了,搞不好以後用得到。

  希爾薇是第二個完成的,感覺她的腦袋都要冒出煙,我摸了摸她的頭當作撫慰,看起來很享受的感覺。

  「好無聊!我不要學了啦!」夏不開心地抱怨道,像是個小孩一樣,明明年紀跟我差不多。

  「那麼今天就先這樣吧。」

  或許是看到其他人都完成,覺得完成要花很多時間才會鬧脾氣吧,不如就先停下來。

  「好!」夏一瞬間又變得開心。我拿走她的作業簿,基本上有寫跟沒寫差不多,看起來是真的沒有很想讀書,想想其他方式吧。

  「接下來要做什麼?」古拉好奇地問道。

  「以後早上的時間就拿來讀書,下午我們再來訓練。」

  「讀書不好玩…」夏不開心地嘀咕道。

  「學習不只是吸收知識,還有品德的修養,妳還有很多地方要學。」我對著夏說道。

  「我不要、我不要!」聽到還要讀書後,夏隨即表達不開心,這點實在是麻煩,明明對於武術就很有興趣。

  「希爾薇妳呢?算術會很難、很無聊嗎?」我看著對學習很有熱忱的希爾薇問道。

  「不會,很有趣。」希爾薇看起來是真的很開心的樣子,「我一直想要上學看看,可是沒什麼機會。」

  原來如此,是想要上學的夢想讓她喜歡上讀書,如果有機會的話,帶她去學校看看好了。

  「下次有機會外出,我帶妳去魔法師學院看看吧。」

  「可以嗎!」希爾薇興奮地說道,沒想到去學校這件事讓她那麼開心,對大部分的貴族來說,上學這件事只是應付應付而已,所以很常翹課,不過由於對方是貴族,老師們基本上也不管,可是畢業還是要符合學分以及考試等等。

  「可以。」希爾薇開心地抱住我像是在道謝,不如下次我就假裝是老師來上課好了,搞不好她會很開心。

  「讀書真的有這麼開心嗎?」夏好奇地詢問,看著開心模樣的希爾薇,她多少起了興趣。

  「因為書裡面有各式各樣的知識,我覺得學到知識這件事讓我很開心。不如夏先從故事書開始讀起如何?」希爾薇回應道。

  故事書嗎?面向孩童的教科書,時常使用插圖,搞不好用故事書類型的方式教導夏這個方法可行,也可以順便讓古拉一起。

  「讀書什麼的實在是無聊…」優花梨邊喝著酒,邊無趣地說道,不過她的成績很好,我以為她是很喜歡讀書。

  「妳還記得自己為什麼要讀書嗎?」我忍不住詢問優花梨,人們做事通常都會有個目標,或者是出自於興趣等等。

  「家人逼迫我讀的罷了。」

  優花梨暢飲一口後,我就把她的酒收走,可不能讓她喝太多。

  而優花梨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情,帶著幾分不愉悅感,我就不再多談,等到優花梨自己願意談好了。

  ~★~

  午餐時間,我讓他們待在訓練場吃午餐,我則是去辦其他事情,一件重要的事。

  我站在牢房前深吸一口氣,緩解自己的緊張,隨後才打開門。

  「妳為什麼在這裡?」愛黛兒不開心地瞪著我,吃著午餐的她不開心地把手中的麵包丟向我,我隨即接住並放回餐盤上。

  「想要跟妳說說話而已。」

  「哼!幹嘛裝熟?要不是我被限制住,不然我就殺了妳!」愛黛兒露出手上的特殊手環,因為她的魔法有點麻煩,經過討論後決定用手環比較好。

  聽到她說的話,我內心有幾分失落,在她變成魔女之前,我認為兩人的關係終於拉近,現在卻變回之前的狀態,甚至更糟糕。

  「不論如何,妳還是我的姐姐。」我試圖用話語來喚回愛黛兒的記憶,然而失敗了。

  「聽起來真噁心,有什麼事就快點說吧!」

  愛黛兒討厭我的情緒一覽無遺,我只好放棄我們之間的關係,而是告訴她一件重要的事情。

  「馬克公爵上周去世了。」

  「喔。」面對父親過世的消息,愛黛兒毫不在意地嚥下食物。

  「就只是要告訴我這件事是嗎?不過是一個一事無成的人而已。」愛黛兒無趣地說道,看得出來是真的沒興趣,應該講原來的愛黛兒對父親貌似就沒什麼好感。

  「對不起。」

  「蛤?妳是笨蛋嗎?跟我道歉做什麼?還不如在我面前死一死然後把當家的位置給我。」

  變成魔女的愛黛兒依舊是對當家這個位置抱著執著,以及對我更加憎惡。

  「不好意思,我先離開。」

  我離開牢房,裝作沒事地來到無人的角落,如豆般大的淚滴無法忍住地潰堤出來,看見愛黛兒在牢房內的樣子,我就有心如刀割般的愧疚感,可是自己不能夠倒下,自己要繼續面對。

  我擦乾滑落下來的淚珠,自己要去面對,跨越這些阻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