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法環五四三】不看臉其實也可以

大理石 | 2022-05-29 00:13:24 | 巴幣 1320 | 人氣 2629

交界地地廣物博,什麼人都有,但基本上有沒長的醜的人,路上隨便找找都是俊男美女。

唯獨食糞者不同,他是真的醜到人神共憤的地步,真的不曉得當初食糞者剛出生的時候是被馬車輾過了幾次又用臉接了多少顆石頭才長出了今天那副尊容,就算把頭盔戴著也一樣可悲,真不愧是崇拜惡兆之人,不用長角都有機會被人扔進下水道。

而像這樣的東西,一但知道了他的長相,就算把臉遮著你的也會不自覺地在遮蔽物上模擬出對方的樣貌,再加上他還是個瘋子兼殺人鬼,人醜心惡,可說是怎麼看都是噁心。

只是每次聽到食糞者在那一邊喘息一邊發瘋似地喃喃自語,卻又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憫。也許就是那張可憎的面容使得他被同類排斥,甚至因此受盡了各種折磨,但既非惡兆、也不可能用惡兆當作藉口,這樣子的人連被唾棄的天命都沒有,更不可能找到一個說法來解釋自己受盡屈辱的原因。

可以想像他還沒發瘋時經常會在無人的黑夜裡對自己問著: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嗎?——如此鬱悶成狂,最終成了貨真價實的怪物。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食糞者也不算是瘋到完全無法溝通,因為只要對方認定你是同類,他就釋出異常的善意與配合度,不但一下子就將自己最私密的想法講了出來,還會把百分之百的信任砸在你的懷中。這時狀況開始變得奇怪了。

儘管食糞者不但長的醜、可能還很臭,除了到處殺人之外還會用疑似糞便的污物在死者身上培育著長角的發爛瘤塊,他光是存在就是對世界的污辱,說是低俗還高估了那傢伙的本質,結果當食糞者對你投以信任後,他反而會成天對你喊著什麼解放他、玷汙他之類的話,會作出這種淫蕩發言的食糞者,難道骨子還藏著比食糞之名更加淫穢骯髒的一面囉?一想到這,就感覺那傢伙的真面目其實只是個欠教訓小賤人。

只是食糞者這輩子肯定沒少被教訓過,畢竟出生低賤、生來醜陋不受旁人接納,所以想必他始終只能在惡劣的環境中奔走,不但經常在泥巴或糞坑裡打滾、拷問與凌遲之類的遭遇肯定也是沒少過,所以那副軀體雖然強健,卻顯得相當粗糙醜陋,彷彿是一塊隨時會生蛆的豬肉,綻開又癒合的皮膚坑坑巴巴、腫脹的疤痕如同蚯蚓般彎彎曲曲地沾附在身體的各個角落,都到了這種地步了,單純的語言或肉體傷害對食糞者而言已經完全沒意義了。

然而如果你用同胞的身分去修理他,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屆時他或許就會誤以為你賜予的磨難其實是他自己渴望的結果,於是那身被無數苦痛打磨出的醜惡硬殼不但沒能擋下傷害,反而還會主動扯開了傷口並請求你這個同胞對著他使勁刨刮。

哈啊......哈啊......玷汙我吧,然後讓我來玷汙你!——如同情話般油膩又淫靡的聲音從那顆肉瘤似的頭盔中傳出來。簡直不堪入耳。都到這種時候了他還以為自己能和所謂的同胞做對等交流嗎?下作的東西!

此時褪色者甚至不用親自動手,食糞者就會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綁在椅子上,剎那間,他那損壞已久的情感開關也突然一鼓作氣地跳了起來,恐懼、憤怒、飢渴、忌妒、自卑,那醜陋的情感洪流在你還沒觸碰食糞者之前就搞得他渾身發顫,彷彿那滿是裂痕的鐵殼寄宿了成千上萬隻蒼蠅。

好癢、好想抓。食糞者不經冒出了這樣念頭,然而正當他想實踐行動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早已被反綁了雙手,雙腳也動彈不得,當下的食糞者像極被送上烤架的活豬,那蠕動的軀體以鐵殼互砸的響聲替代了豬兒絕望的鳴叫。

哈......哈啊......快玷汙我吧!快點啊!食糞者仍持續地高喊,拖得越久、他的語氣就越興奮,而這極致的醉心之喜中甚至參雜了一點難以辨識的哀傷。完全無法想像頭盔底下的食糞者到底是以怎樣的表情喊出這些話的,那張醜陋的臉還能更扭曲、更煽情嗎?

實際上那顆肉瘤頭盔既沒有明確的眼窗、也沒有一個正統意義上的前後之分,唯一能辨識其肉瘤方向的只有那顆被隨意挖鑿出來的嘴洞,誰又能保證裡頭有個人臉呢?其實現在在說話的根本不是人類或惡兆,那東西只是一團有意識的活肉塊,連生物都不算。

快點!羞辱我!玷汙我!

好吧,你這可悲的豬玀。褪色者低聲回應著,此時兩人的喘息聲也在不知不覺間對上了拍子......

......下回!『拉卡德密傳』!

創作回應

桜井メイル
(望五四三系列文)
聽說來到交界地的人腦袋都不正常了,像是我們這些不受賜福的人果然無法理解無上意志的想法。
2022-05-29 23:01:34
大理石
都是黃金律法的錯><
2022-05-29 23:03:01
花生土豆薏仁
有時在想,是不是一刀給他痛快比較好
2022-05-30 02:27: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