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2:愛呀

色之羊予沁 | 2022-05-28 21:53:41 | 巴幣 3414 | 人氣 684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憐如雪清醒第一件事,到靜心殿看若芷真醒了沒。


  她趕到時,久違地見到若芷真列玄武陣,三隻巨蛇妖圍在一旁正吐信子,動不動張嘴、甩尾想擊碎她的防陣。接近密閉的石室裡充滿妖息與毒氣,若芷真跪在地上似是强弩之末——憐如雪在判斷情勢時已出劍斬殺三隻巨蛇,回頭往若芷真走去,確定她的情況確實糟糕。


  直接拿出乾坤袋裡的丹藥,憐如雪皺眉,近年常下山支援,若芷真見到她就是塞來藥瓶,如今已多到分不清功效。


  若芷真渾身是血、衣袍成了破布掛在身上,仍保有意識沒暈過去,自己挑藥吃了幾粒,然後一副「好累需要按摩」的表情揉揉肩膀,憐如雪就知道若芷真無大礙,她是自己靈力失衡搖響鈴聲,萬幸夏如侯的奇法不受詭陣干擾,鈴聲響、幻蝶出,雖然闖入詭陣還是花一些時間才找到人。


  憐如雪看腳下的陣,不意外用血繪成,若芷真此時全身上下最方便繪製的東西就是血。


  她咳幾聲、呼吸有些沙啞,道:「拔吧。」


  憐如雪用腳尖踢起插在陣線上的十二把小刀、接住,替若芷真收回乾坤袋裡,順道拿出完好的衣袍,聽人一邊喊疼一邊換,無視她脖子上那塊眼熟的玉佩,繼續瞧地上的血陣法。


  這陣法小,只夠若芷真一人待著,她卻能在受傷情況下,完整繪製細節、均勻分佈每絲靈力,使失敗率極高的小玄武陣成功施展,不愧是墨如蘭第一陣仙,鎮楝君。


  大多數人以為若芷真修丹不成才精醫,這對也不對,她真正精通的是陣法。根據本人所言,拿捏適宜的靈力繪製陣法跟治療傷患差不多,所以她才兩樣精通;精通砍魔族的戰仙尊難以理解,依據她所知,治療傷患用太多靈力頂多浪費,但陣法稍有不慎,小至爆炸大至逆開鬼門毀滅人間,反正見若芷真佈陣,就需要注意了。


  憐如雪抱起若芷真離開石室,連換六次才找到能歇息的乾淨地方。若芷真坐到地上,集中精神後吐出一口黑血,她的氣色依舊蒼白,但眼神比較有力了。憐如雪再次翻出乾坤袋,若芷真一邊翻找一邊說自己被什麼傷到。


  她先是遇到一群螳螂妖,如果只有牠們還好,偏偏還有其他小妖湊熱鬧,若芷真不擅打鬥,被一群飢餓許久的小妖纏鬥,在這裡又莫名其妙無法運丹就無法抵抗毒氣,身體受到影響遲緩不少,加上螳螂妖不斷斬風刃,風刃與妖氣融合,她的傷口難以自癒,才搞得渾身是血。


  這些小妖不曉得從何來,她即便花費心思應戰,也只會製造血腥味吸引其他小妖過來。若芷真就改為一邊分析所處的環境,一邊跟小妖對戰,由於體力不支,導致左眼險些被風刃劃瞎,雖然避開要害,可妖息仍捲著毒氣鑽入她眼裡。若芷真痛到想起子鶉安曾經問如何佈陣,她當時畫了張範例圖,至今未丟!


  想到這點,她立刻找塊盡可能乾淨的地方,用血繪製玄武陣、喚醒,將陣法範例圖拿出,榨取儲存到裡頭的靈力,也灌一點到金丹搖鈴……那群小妖爭先恐後追上,瘋狂攻擊玄武陣想吃她,若芷真跪在地上,緊握小刀撐住陣法,就此不動。


  那些小妖亢奮的情緒引來更高階的妖,牠們為了爭奪她這份活食物,開始互相殘殺,魔氣越來越濃,血味越來越重,最後擠在這間石室的妖,都被慢悠悠到來的三隻巨蛇妖吞噬。牠們肚飽眼皮鬆,用身體捲住玄武陣、絞緊,那時若芷真感到心急,能夠維持陣法的靈力有限,三隻蛇妖原先悠哉地假寐,打算等肚裡的食物消化完再好好品嚐人肉,卻忽然像是被人踩到尾巴,跳起來猛烈攻擊玄武陣,若芷真預估只能再撐半炷香時,憐如雪出現了。


  她體內現在累積太多毒氣,就算目前沒死,也會被慢慢折磨死。吃下的丹藥雖可舒緩,但少了靈力就效益大減,憐如雪當下替她運氣,把盤踞五臟六腑的毒氣逼出,就抱著若芷真在詭陣四處亂竄。


  「好點了?」


  「見到巧凝就滿血了。」若芷真呵呵笑著,憐如雪忍住召喚再戰的衝動,視線移到紗布遮住的左眼,伸出手指釋出靈力。


  原先如火燒般的疼痛舒緩不少,若芷真對憐如雪勾勾嘴角。


  「妳同巧凝說時。」憐如雪在她一旁坐下,回想當時抱若芷真在詭陣裡亂竄,最後遭遇的場景:「可有實話?」


  「我同她說自己怎誤入詭陣,遭逢什麼,被妳救出。」


  「沒的意思。」憐如雪果斷揭穿,道:「不在乎?」


  「就是太在乎,怕巧凝擔憂,我才隱瞞。」若芷真直視她的雙眼,道:「這不一樣,就算妳不在現場也會知道的,但巧凝已經夠多事情煩惱,別再讓後輩增添不必要的負擔,師姐自有分寸。」


  「子鶉安?」


  「他當然得知道。」若芷真說得十分自然;憐如雪眉頭依舊皺著:「妳……」


  都跟子鶉安說實話了,怎麼沒跟將來也許或許應該可能大概似乎會結為道侶的寒巧凝說?


  「如雪先別跟巧凝說。」若芷真見她眉頭,伸手戳:「難道只有妳可以任性受傷,師姐不能?再說也不是坐以待斃,鶉安得知道出什麼事情,才能想下一步對策……懷疑呀?妳受傷也不會跟弟子說吧,頂多讓巧凝知道,獨自來苦山治好就回去。要是妳敢講,以後受傷我就跟江杞說!」


  「與她何干?」


  「那我這事又與巧凝何干?」


  憐如雪鎖眉:「是,與師姐何干。將來我令她嫁人,也不甘妳事。」


  這話出口,若芷真臉色有些變化,但被她強壓回去;憐如雪意識到自己過頭,低語:「巧凝願意,師妹才許……」


  「別嫁到爛人就好。」若芷真迷茫一笑:「要是真有那天,一定要先讓師姐知道啊。雖然妳才是她師尊,但從認識巧凝的第一天起,我已經將她當親生女兒放在心裡疼了,如果嫁不好,會很在意的……」


  憐如雪不想繼續這話題,強硬扭掉:「師妹意思是,明明妳與他無關,為何遭受牽拖卻不在乎。」


  「他死了,就隨便扣帽子出氣吧。」若芷真苦笑,內心複雜——當時他們一起落入詭陣,直接遇到一隻近百年的妖魔。若是金丹能運轉,兩人聯手有贏面,但在那裡他們手無縛雞之力,那男人或許出於愧疚與彌補心態,用燃命的方式突破境界,獨自扛下那隻妖魔,要她趕緊躲起來,等聲音消逝後,只剩妖魔碎成灰的屍塊,以及那男人四分五裂的屍體。


  若芷真眼淚溢出,曾深愛的人慘死於眼前,只能壓抑情緒、趕緊收屍,繼續尋找出口。


  「對了,他的遺物……」


  「風旋會送過去,妳別理。」憐如雪心生悶火,那男人死就死,居然還幫忙收屍?等若芷真一昏過去,彊風旋就用僅剩的完手搶走乾坤袋,咬牙切齒說「師兄會親自送過去,師妹趕緊帶芷真回去治療。」同她認為若芷真是個傻子。


  因為那男人,她遭遇諸多不幸,怎還替他收屍送回家人身邊?


  「擔心妳。」憐如雪持續發悶。


  帶若芷真順利突破詭陣,發現守在外頭的彊風旋正與一群魔族打的要死要活,她一出手自然贏,有隻妖魔垂死之際看到落芷真身上帶著那男人的乾坤袋,不曉得哪根神經抽痛,高喊與那男人相似又不同的名字,對若芷真下死咒——憐如雪嘗試抵銷,但這種針對性的死咒她無法拔除,那隻妖魔下秒就快樂地碎成灰,什麼都無法問。


  「那就對師姐好一些。」若芷真只幸好被下死咒,外表看不出來:「至少確定了,我兒子是因詛咒而死。他祖先辜負花妖,後代被下咒,成長至幼學之年有二分之一機率死亡……得知這件事情,我很氣他沒說,但也很慶幸兒子的死確實與師尊無……關……」


  若芷真說到這紅了眼眶,憐如雪拿出手帕遞過去。


  當年大家都在猜,孩子是不是前峰主所殺?那時他們都知道,前峰主對若芷真十分失望,但沒人比她適合接峰主,要繼續栽培弟子不易,才勉為其難把人留下。之後,前峰主見到若芷真常常搖頭嘆氣,雖然會跟她兒子互動,卻是整座苦山最少的。


  他唯一一次關心,後腳跨出房門,孩子就喪命了。


  那時候她還在山下尋藥,聽到消息差點崩潰。由於進過孩子房裡的只有前峰主,知道她事情的長老都在想,是不是……真失望到牽扯第三人?前峰主否認這件謠言,在繼位給她那天,同其他長老下山前只問一句話。


  『芷真相信為師嗎?』


  若芷真想回應,一閃而過的狐疑讓她卡頓;前峰主點點頭、似乎自己理解什麼,轉身離開。


  他仍是墨如蘭的長老,偶爾會帶遊歷途中發現的奇草回來,卻不曾再踏入苦山。


  所以憐如雪真心想把那男人的屍骨丟回詭陣,不讓他回家人身邊。


  若芷真愛上一個人,被愛狠狠傷害,因為自己生下愛,又因愛逝世,誤傷另個愛自己的人。


  憐如雪讓她靠在肩膀上無聲哭泣,確保只有自己見到她的無力,彷彿回到當上峰主的第一晚,若芷真自責猶豫,她則在旁默默聆聽,等人哭到睡著,在她眉間輕揉、釋放靈力,確保若芷真至少在夢裡是笑著,雖然很不甘,但期盼一下寒巧凝有沒有辦法出現在夢裡陪伴吧。


  離開靜心殿,外頭早已圓月高掛。


  憐如雪回到柳山,見到還在校場上練劍的弟子身影,俐落有神、動作遠比自己離開前進步不少。


  「師尊!」


  江杞開懷一笑、立刻收劍往她跑,但似乎腿軟了,身體突然向前傾;憐如雪不嫌她練得渾身汗,穩穩地接住。


  「不歇息?」


  「因為師姐說您回來了!」江杞笑嘻嘻說著:「弟子想見您,就一邊練一邊等囉!」


  「若為師明早才回來?或直接下山?」


  「這就……」江杞思考一下:「練到睡著也好呀,校場其實挺好躺。」


  「胡鬧。」


  「呀!」江杞揉揉被彈的額頭,臉上依舊笑著;憐如雪把她抱起來,腳一踏喚起寒霜入弟子懷中,道:「回房歇著吧。」


  「好!」江杞藉機將頭靠在憐如雪肩膀上,嗅聞到熟悉的苦味,還發現沾濕的痕跡……六苦長老在她懷裡哭過?


創作回應

伊諾羅斯
看來師伯不只會被再戰伺候,死咒的事情被巧凝知道後會加上第二套全餐
枸杞真的越來越狗杞wwwwww心智年齡倒退不說還越來越野生動物化wwwww
2022-05-29 00:31:36
色之羊予沁
不過巧凝人美心好,應該是直接讓師伯死在床上(?
師尊:可愛(抱住
狗杞:!!!!!!!!!!!!!!
2022-05-30 16:42:20
Eden
六苦長老平常皮皮的,今天突然畫風驟變如此悽苦悲涼還真是有點不習慣,不過我以為依師伯的聰明程度應該能從師尊的那句嫁人的氣話得知她已經發現大師姐跟她的事情了,怎麼還會說出驚人的女兒言論XDDD 看師伯努力掩飾的反應感覺她其實還不知道?怎麼覺得會出現什麼「憐如雪來告知若芷真寒巧凝要嫁人了,然後若芷真抱著憐如雪哭了一個時辰之後才發現要嫁的其實是自己」這種劇情(´๑•_•๑)

是說長輩組其實半斤八兩吧,自己的事都沒關係,對方出事就氣噗噗,不小心想像了一下憐如雪皺眉嘟嘴生悶氣的樣子簡直不要太可愛( ˶ˊᵕˋ)੭ 難得看師尊寵人真是太欣慰了( ᵒ̴̶̷᷄꒳ᵒ̴̶̷᷅ )
江杞:⋯我不是人???
子鶉安給力點啊!破了你家師尊的死咒也能刷師叔的好感度唷~這樣有沒有更有動力點XDDD

之前師伯跟阿綠聊天那章,是寫鎮「楝」君,這章是給火字旁的煉。
2022-05-29 01:14:49
色之羊予沁
師尊大概就是:不說就以為沒事,結果非常有事QQQ
師伯不曉得師尊已經知道了,所以wwwww
這劇情我還真沒有想過,也許(摸下巴

但師伯大概會笑著祝福,然後人就跑了,獨自畫圈圈傷心,需要巧凝去抓回來(?
就算抱師尊哭,也一定是抱怨她怎沒把這麼好的白菜留給鶉安,這樣她還可以在鶉安忙而忽略巧凝時幫忙「照顧」一下
師尊:(ㅍ_ㅍ)…

師尊真的越來越好了,雖然弟子越來越狗化,但是沒關係ㄉ
鶉安加油啊!巧凝都不知道你卻知道,逃不了囉(???

修正了~
2022-05-30 16:48:52
姜月影
狗杞那位 我喜歡這個形容
2022-05-29 07:14:46
色之羊予沁
江杞、枸杞、狗杞
2022-05-30 16:49:01
沃教授
師伯現在有了死咒這張免死金牌可以拿來擋再戰了(?

師尊只要想用再戰戳人之前想到肯定會心軟的,因禍得福了啊師伯
2022-05-29 09:50:07
色之羊予沁
笑死wwww
恭喜師伯!恭喜師伯!
2022-05-30 16:49:29
小鞭
「帶「若芷真順利突破詭陣,羊本來要寫「待」嗎?不是的話不好意思(抓頭)
枸杞的生活現在看起來風光明媚呢,畫風突轉有點不太習慣,看起來是一次苦完了( ´◡‿ゝ◡`)
2022-05-30 10:35:23
色之羊予沁
是那個帶沒錯~師尊帶師伯出去惹~
其實枸杞正要開始被磨囉(´≖◞౪◟≖) >剛寫完73在潤文準備發
2022-05-30 14:27: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