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冰鳩驚悚短篇集】:像羊一樣(5)

冰鳩 | 2022-05-28 19:40:03 | 巴幣 1498 | 人氣 116

連載中【冰鳩驚悚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恐怖驚悚類型的短篇合輯,不論是奇幻、科幻、架空、克蘇魯、懸疑,純恐怖,都是恐怖故事,這些故事背後都有一則明說不得的意義。

作者給的恐怖指數:★★
評價 : 請在夜間關燈以獲得最佳沉浸室體驗
(大家可以此評斷該不該看下去)

此篇小說為[驚悚短篇]可能造成觀看後心理不適,
如心理症狀加劇請盡速關閉本頁,感謝大家(^u^)



許智賢拼命地往前狂奔。

「呵呵呵…」

他想甩開後方緊追不捨的死者,那名死者正是被他害死的親妹妹。

忽遠忽近的詭異笑聲伴隨著越發冰冷的空氣,混淆著許智賢的思緒,他從管理室的位置被笑聲追趕到下一層的階梯。一路上他都感覺到許多不知位置的視線正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原本道路兩旁路燈的光也不知從何時變成鮮紅。



當他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處在自己下午打過羽毛球的戶外遊戲區草皮上,四周都是空曠的景觀草皮,四周沒有任何聲音,安靜無風。後方的笑聲與耳語也不知何時消失了。

許智賢繃緊的神經稍微放鬆,他抬起腳正打算轉身往後走時,眼前出現了他無法理解的狀況,前面兒童遊戲區的盪鞦韆上坐著一個白色的不明物體,輪廓模糊酷似套上白衣的孩童,面部被山羊樣貌的白骨面具所覆蓋,鞦韆在它的搖動下輕輕地擺盪。

乖噫─乖噫─

空氣中帶著似有若無的孩童笑聲。

哈哈哈。

孩童形態的白影在遊樂場中嬉戲,有些彼此追逐的,有些坐在彈簧山羊與大象溜滑梯上。

接著他彷彿是大夢初醒般,終於發現在周圍空曠的青草地並非空無一物,無數的白色孩童影子正圍繞在他周圍打轉,靠近的幾個拉著他的衣服撲到他身上發出嘻笑聲。

視線逐漸下降,腥臭的氣息由下往上灌入他的鼻腔,他發現原本的青草地已經被某種怪異的泥沼取代,而自己正陷入猶如鮮血般色澤的泥潭之中,褲子和衣服上不斷地出現孩童大小的血掌印,無形的力量不停拉扯,欲將他拖入深淵之中。

不,這些是假的!

許智賢用力地甩了甩腦袋,想過濾掉周圍孩童們的笑聲。

都是假的。

或許是瀕臨危機激發出身體的潛能,許智賢使勁地跨出一大步,甩開孩童形貌的幽靈群體後朝遊戲區反方向奔跑,此時原本平坦的青草地卻猶如佈滿泥濘的水稻田,踩一步想拔出腳都得耗費吃奶的力氣。

許智賢的呼吸逐漸變得粗重了起來,頭上流下的汗水模糊了他的雙眼,這惡魔般的泥沼正逐漸蠶食他的體力,而他竟是除了前進外沒有任何的辦法因為他一回頭就會有數個孩童幽魂伸出手抓住他,將他拖回深淵。恍然間他好似在前方出現了熟悉妹妹的身影。

「小芳。」

少女並沒有如剛剛那樣詭異的笑著,而是靜靜地抬起手指著左邊的林間道路,往道路的底端看去,鐵欄杆製成的大門坐落在圍欄的中間。體力逐漸耗盡的許智賢也只能將唯一的希望押在妹妹指著的─貌似出口的大門上。

他提起最後的力氣將腳抽離泥濘,使用身體的慣性用力撞進園區走道,鋪在地磚上面。在他兩腳踩上園區走道的時候,孩童跟妹妹的身影全都消失了,他疑惑的看向四周,燈光變為正常的暖黃色,微風拂過步道,周遭傳來蟲鳴聲響。

許智賢慢慢地走進鐵欄杆大門,在距離大門十步的地方停了下來,仔細地觀察。他不確定這是否也是魔神仔製造出來的幻象,因為自己隱約記得告示板上寫著朝日露營區只有一個出口。

他忽然注意到鐵欄杆外的景色有些怪異,從欄杆間隙往外看去,樹林內出現許許多多的亮點,亮點兩兩相近彷彿一對,然後許智賢明白了那些東西並不是亮點,是眼睛,數不清的眼睛在樹林之中或遠或近地注視著自己。

許智賢後退幾步,臉色煞白。

想到自己在露營區內一直有被注視著的感覺,他猛然轉身,園區內的樹梢與樹叢之間同樣有無數的眼珠子正盯著自己。

「原來…,這裡根本就沒有出口這一回事,是嗎?」說完後他露出慘笑。

站在樹蔭底下的少女也跟著展露笑容,彷彿在回應著他的絕望,只是對方的笑容似乎特別的嗜血。

他明白了。

眼前的少女不是小芳的鬼魂。根本沒有出口。他今天會死在這裡。




「唉…,嘶─」

陳文雄驚醒過來,腦袋還有些昏沉。

自己身處在漆黑的空間內,沒有電燈也沒有其他能照明的光源,能見度很低,他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

隨著意識逐漸清醒,陳文雄發覺自己的後腦勺特別的疼痛,下意識想要抬起手摸自己的後腦勺卻發現自己的手竟然被搭帳棚用的童軍繩綁了起來,固定在椅子上。

這時他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他整個人都被困在椅子上。

「馬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文雄試圖要將手抽出繩索,童軍繩卻分毫未動,顯然綁得非常牢固。察覺自己的腳並沒有被童軍繩綑綁,他試圖站起來藉著地板或牆壁砸爛椅子,但卻徒勞無功地坐了回去,椅子是鐵製的,有些沉重,他撐不住就可能會往左邊右側倒,到時候要脫困就更困難了。

此時他聽到金屬轉軸的移動聲,有人推門而入




燭火的光照在他的臉上,刺痛了他長期處在黑暗中的眼睛。等瞳孔逐漸適應了光亮後,他才看清那人的面目,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來的人是被他尊稱為學長的林偉山。

林偉山從暗室正前方的鐵門走進來,一身像是歐洲電影裡演員會穿的黑色長袍,左手拿著燭台右手拿著一支手機出現在他面前。

「學長…!?」

陳文雄喊他時語調帶著遲疑。

裡也不確定對方真的是阿三學長還是魔神仔裝扮成阿三學長的樣貌。

他注意到了陳文雄醒來並沒有很驚訝:「啊,你醒了啊,看來那一記的力道有控制好,抱歉啊文雄,我也是第一次用鐵管打昏人嘛。」

「看你後腦勺冒出血的時候我是有點嚇到,不過萬幸的是頭骨沒碎掉,不然我就只好再另外找其他人過來了。」林偉山眼中帶著異樣的神采,從前他所熟識的學長如今處在燭光下的表情輕鬆到令陳文雄感到不寒而慄。

從他的話語中可以聽出來,對方在攻擊他時已經有會讓他身受重傷甚至死亡的預想。眼前這個人真的是自己熟識的學長嗎?

「學長你到底是想幹嘛!」

假借露營的名義找人過來這種鬧鬼的地方,最後還把自己綁到這裡。

學長並沒有回應陳文雄,他看見學長側身將手機拿到耳邊似乎在跟電話另一頭的誰對話,陳文雄並沒有學過唇語,所以他只隱約聽到了幾個片段的句子。

是我…,祭品我已經…,這樣就能讓小惠…。

陳文雄聽到最後的句子,正講電話的林偉山也越來越面無表情。

他漠然地轉身走過來對陳文雄說了句不嫌不淡的話當作安撫:「放心,很快就會結束了。」

學長我草泥馬啊!

「學長你知道綁架是犯法的嗎?你知道這樣做會害你被退學,會被其他人害怕你爸媽會對你失望,小惠也不會想看到你這麼做的!」

「咚―」重重一響。

林偉山將燭台敲在暗室左側靠牆的桌上,此時陳文雄才透過燭光看到桌上尖刀的冰冷閃光,放在桌上的是把做生魚片用的柳刃,旁邊還放著幾把刀具與敲暈自己的鐵棍。



林偉山冰冷地看了陳文雄一眼轉身開始磨刀。

「林偉山你敢殺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被綁住的陳文雄用力掙扎,在他口中吐出這輩子學過最難聽的髒話,林偉山也沒有堵住他嘴的意思,就好似他怎麼喊叫、怎麼求救在這個空間都不會有人回應。

馬的,這傢伙真的發神經了!其他人到底到哪裡去了?難道也被林偉山給…?!

「斯匡─斯匡─」

磨刀聲從林偉山背對自己的桌面傳來。陳文雄表情逐漸失去血色,他不用想也知道林偉山磨刀子是要用來對付自己。

「斯匡─斯匡─」

陳文雄漸漸冷靜後開始思考逃脫的方法,他看見被林偉山放到一旁桌面上的手機,手機在昏暗的環境下散發著慘白的光芒,手機的螢幕像是信號不良的老舊電視般,還不時會出現聽不太清楚的沙沙聲響。

在桌子邊的地上掉了隻長約一公尺半的圓形木棍,陳文雄急中生智,他試著挪動自己的腳,在不讓椅子發出聲響驚動對方時,把木棍的位置勾過來些,這個距離正好斜橫在林偉山的後背。

林偉山準備轉身之時,腳突然踩到凸起物,踩到木棍的腳往右一拐,身體便往左傾倒,還來不及等他伸手抓桌子穩住身形,陳文雄使出自己所有的力氣站起來一頭往前撞過去。

林偉山完全沒料到陳文雄居然能攻擊他,瞬間就被撞倒在地上,刀子也砸在旁邊,陳文雄趁機壓在他胸口,用背後的手往刀子掉落的地方摸索,在林偉山還沒從暈厥中清醒過來前,陳文雄幸運地摸到了刀子。

這時他也管不了太多,使勁全身的肌肉的蠕動自己的身體,加快刀子在手上切斷童軍繩的速度。此時的林偉山視覺也從黑與光點中慢慢恢復過來,怒不可遏的瞪著壓在自己身前的陳文雄,一副就是等他能起來絕對要把陳文雄大卸八塊的表情。

「嚓」童軍繩發出微小的聲響。

陳文雄感覺自己的手腕被鬆開,童軍繩子斷了,立刻爬起來,緊握著刀,準備對付已經被他認為發瘋的林偉山。

林偉山用力抓著陳文雄的肩膀,藉著力量爬起來,順帶將還沒站穩的陳文雄給拉下去。陳文雄咬牙,想用腳踹開林偉山。一道冰冷的刀鋒斜劃過他的臉頰,他的側臉出現溫熱的感覺。

馬的。

右手從桌上拿到開山刀的林偉山居高臨下,以扭曲的憤怒表情面對著陳文雄。情勢又再度逆轉。

開山刀刀械長度約四十至五十公分,相較於主要殺傷攻擊是用刺的柳刃有更強大的揮砍能力和攻擊距離。尤其是在狹窄的暗室,他能躲的地方又更少了。

正當陳文雄思考怎麼才能躲掉林偉山的攻擊時,後方的大門驟然開啟,還沒等陳文雄反應過來思考是不是林偉山那邊的人發現自己要逃跑,林偉山背後新出現的人就朝著他敲出一記悶棍,將面對自己的林偉山擊倒在地。

「大叔?」

林偉山倒下露出後頭中年大叔的臉,大叔還舉著夾垃圾的長鐵鉗子,緊張兮兮的模樣。

「耶,肖年耶,哩謀歹機吧?」(註:少年,你沒事吧?)

「沒事。」

陳文雄眼睛還緊盯著倒在地上的林偉山,心裡還餘悸猶存,深怕他突然間詐屍跳起來攻擊自己。

「大叔你怎麼會在這裡?」陳文雄握緊刀柄,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問這個問題,畢竟那些在露營區的鬼東西可是會裝成人的模樣哄騙人的。

「挖喔,原本要回管理室的啦,突然間看到一隻白白的東西在樹叢裡,挖丟想是不是又有野狗跑進營區了,就走過去想把牠給趕出去,沒想到就在林子裡迷路走不出去,好不容易走出去到管理室來就發現這裡怪怪的耶。」

「管理室變的很舊,也謀一個人,當挖要走的時候就聽到你的求救聲,丟進來查看,大概系阿內啦。」

看大叔也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樣,陳文雄稍微放鬆:「白白的東西?」

「耶,挖本來以為牠是狗,追近了發現牠外表像羊一樣,不過在森林裡一下子就不見了,阿姆溝兮拍咪呀?(不然也可能會是好兄弟?)」

果然又是像羊一樣的東西嗎?陳文雄走近桌子邊,將林偉山的手機拿起來,是一隻外型普通的銀色智慧型手機,手機外殼有裝保護套,在背面的保護套下方壓著黑色的紙,上面有倒十字的圖案,往正面翻回來手機的螢幕依舊是老式電視機的畫面。

酥、酥、沙沙沙沙─

在雜訊之中,傳來女子的聲音:「沙沙沙…偉山,你已經把獻給羊神的祭品處理好了嗎?」手機音孔裡頭傳出偉山的前女友秀惠的聲音。

「怎麼了?你從剛剛就沒回應我。沙沙

在場的中年大叔和陳文雄都被這詭異的狀況所震攝住,不敢說一句話。

陳文雄則在震驚之餘更是吃驚。難道小惠也知道林偉山做了什麼嗎?

手機傳來一聲嘆息。

「看來,你失敗了。沙沙沙…

「你把我從山崖推下去後,我真的很難過,你明明說過會讓羊神把我復活的…,你這個騙子,跟外面其他女人開房間還騙我說沒有。」

什麼?

正當陳文雄的腦袋還在處理過於龐大的資訊量時,陳文雄背後頭的大叔一把抓過去。

「陳文雄!!!」

原本躺在地上倆人都以為已經昏迷的林偉山爬了起來,雙目充血,不顧額頭上還在流血,拿開山刀朝著陳文雄原本站著的地方砍過去。從砍下去的勁風都能判斷力道有多大。要不是大叔眼明手快,陳文雄的肩膀早就被砍到見骨了。

林偉山看起來是徹底瘋狂了。大叔的膽子本來就比較小,見對方這個後生仔氣勢這麼可怕,攻擊起來簡直不要命,立刻拉著陳文雄出房間,轉身就把出口的鐵門給用門栓堵上。

「碰、碰、碰、碰」

鐵門後方傳來激烈的敲打聲,撞擊使得原本就已經生鏽的鐵門搖搖欲墜。

「翁因那(笨小鬼),還在發什麼呆,還不趕快跑啊!」

陳文雄被大叔推了一把才回過神來跟著大叔跑出管理室。他腦中有無數的疑問想要問電話另一頭的小惠,但林偉山的手機已經在剛剛的推擠之下落在地上,看著剛剛林偉山恐怖的狀態,他也根本沒那個勇氣再回管理室後面的鐵門把手機拿出來。


陳文雄跟大叔走出管理室,望向園區的自動柵欄門又望向管理室,倆人久久無語,不知該不該直接爬出去,外頭荒山野嶺的也是怪可怕。

「朝日露營區」

看著管理室紅底白字的招牌,陳文雄轉頭問起大叔自己看到的招牌是什麼顏色。「藍底白字啊,怎麼了?」回想起入園時看的告示牌,最後一段意味深長的文字。

「謹記,如果你觸犯上述守則或是一直聽到羊的叫聲,請立刻來管理室聯繫管理員。待在原處等待工作人員處理████沒什麼好擔心的。」「管理室的招牌是藍底白字的,如果不是這個顏色████從出口離開露營地。」

或許從進到這個朝日露營區來的那一刻,所有人就已經被某種東西給迷惑了。

因為看到的東西不同,也導致招牌上出現兩種不同的提示,書寫的人可能都是真心想幫助後來的人別讓他們碰上「羊」,但最後的結果反而是讓後來的遊客更加的迷惑。也就沒什麼人想到告示牌的提示能幫助他們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

「大叔你的工作守則裡有沒有寫遇到類似狀況的話該怎麼處理?」

「這個嘛,其實我沒什麼在看員工守則耶。」

大叔抓著腦袋的頭髮絞盡腦汁的想著:「啊,有了,第三條還第四條好像有說過喔,如果遇到羊一樣的東西裝作沒看見就好了,只要當沒看見就不會理你,唉,我幹嘛自己犯賤要追什麼動物嘛。」

「那萬一遊客或自己迷路不小心被羊給盯上了呢?」

「耶,如果碰到狀況怎麼也走不出露營區的話,手則上寫:要撐開兩腳彎腰往兩腳中間形成的洞看過去,我之後就沒看手冊上寫會怎樣,那種動作實在是太蠢了,挖還跟其他親戚在喝茶聊天時講到,做一遍給他們看,他們笑得半死。」

陳文雄感到有些冷意,這個動作他曾經在鬼片和社團裡蒐集的文章上看過。東亞過去有民俗的說法,據說人彎腰倒頭栽時,頭頂上跟肩上的三把火會熄滅,雙腿擺成像隧道的拱形能夠形成通往靈界的通道,人就能看到原本看不到的東西。

想到後頭還關著一個發瘋的林偉山,陳文雄站在露營區的夜間步道上,快速做好會看到怪東西的心理建設,他正對著朝日露營區大門,將兩腳撐開,深呼吸一口氣,彎下腰來倒頭栽往後方的露營區步道看去。

往後看的那刻他差點沒往前摔,因為他看到一雙青到發黑的赤腳正貼在他後背不足一公尺的地方。



陳文雄的正後方站著一個女人。



女人穿著泛黃的白色洋裝,全身皮膚發青,年紀大約三、四十歲,唯一慶幸的是陳文雄並不認識她。

「嘶…」

陳文雄倒吸了一口涼氣。

自己今天一直都被女鬼跟著嗎?

當他還處在被背後女鬼尾隨的驚嚇中時再度發現。

在女人更後方的漆黑的樹林,有無數面色發青穿著原住民傳統服飾的模糊人形正瞪著自己。



他終於知道那種無時無刻都被人注視的感覺從何而來。



【待續】

創作回應

00830沒回35不改名
要撐開兩腳彎腰往兩腳中間形成的洞看過去 這動作 笑死
2022-05-28 22:19:51
冰鳩
後方女鬼:翻滾吧少年(推
2022-05-29 10:36:51
白(不願遺忘露西婭)
不過有點怪...這麼兇的話...大叔怎麼一直以來都沒事...?
2022-05-29 02:28:43
冰鳩
大叔才剛來任職不到一個星期啊,每個星期都有人不見得話,早就變成全國事件了,警方也老早來查了
2022-05-29 10:37:57
御安鴨·摸頭害鴨哭
於是女鬼對著陳文雄說話了:我是你阿嬤!((來亂的
2022-05-29 15:51:34
冰鳩
乖孫:哈我命厚謀?
2022-06-17 13:07:35
路邊的野貓
進入營區的那一刻大家都遭到迷惑了呢 要被惡靈給獻祭><
管理員大叔真的命大w
2022-05-29 22:47:34
冰鳩
444
2022-06-17 13:07:19
悠閒紅茶
貼在屁股後面的說不定不是女鬼...
2022-06-17 13:06:14
冰鳩
是比利海倫靈頓(X
2022-06-17 13:07: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