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九十四章 霍山早有盤算?

草士 | 2022-05-28 19:00:03 | 巴幣 2 | 人氣 42



第四百九十四章 霍山早有盤算?


只見道氣化作陣陣氣浪,劍光頻迸,黑墨飛灑,倏地之間,二人已鬥了不下三十來招。


霍山目中轉睛盯著二人,起初十來招,二人一人攻前,另一人則守,他尚能見清楚攻防進退,到二十來招左右,二人招中開始參雜虛招,時真時假,他漸覺雙眼發酸,已快跟不上二人動向;到三十來招,二人出招愈來愈快,其中更暗藏種種虛招,看得他雲裡霧裡,頭暈眼花,很快別過目光,無法再看。


他臉頰僵硬,袁昊的境界分明和他相當,但此刻他卻完全看不清袁昊動作,與此同時,他總算恍悟過來,原來過去的霍菲菲從未認真和他比武,以往二人的切磋比劃,自己勝多敗少,還以為霍菲菲境界雖勝過他,真動起手絕非自己敵手,想不到一切全是霍菲菲刻意相讓。他滿臉憎惡,望著遠處一隅,喃喃自語不知說些甚麼。


霍山一心顧著自己,忍受錯愕感和敗北感的摧殘,全然沒察覺激戰的霍菲菲臉上有異。


其時,三道沉悶巨響接連傳來,強大勁風衝向四面八方,氣浪滾滾,塵土飛揚。


只見霍菲菲大步退開,臉上滿是詫異之色,持筆右袖破破爛爛,纖腕上血跡斑斑,毫毛筆尖乾乾扁扁,似是墨水用盡。


袁昊慢一步追去,「泥鰍功」三步併兩步,轉眼已欺入對方懷中,當下劍鋒斜傾,指向霍菲菲右腕,運氣於劍,劍吟低低,就欲出招。


霍菲菲身子一僵,遲遲未見劍招打來,這才知道自己被虛招所騙,臉上微紅,又是羞又是疑。以往二人切磋,她筆功一出,袁昊往往只有四處竄逃或挨打的份兒,豈料數日不見,二人再度交鋒,他出招方式比之適才交手,又老練不少,劍招時而青澀,時而無恥,明明還是峨嵋派劍法,但讓人摸不著頭緒,一時迫得霍菲菲畫功難施,出招綁手綁腳。


霍菲菲怎麼也想不到,群英樓近日亂象頻頻,其實全是文天義、袁昊這對師兄弟一手促成。


當日文天義退下幫主之位,便率著袁昊和少數弟兄,攻破鎮上的萬花幫據點,接著又馬不停蹄攻打萬花幫三堂,一連三日下來,萬花幫眾人知道文天義親自率人前來,肝膽俱裂,他少沖境後期的境界,整個群英樓人盡皆知,哪裡還有武者敢出面應戰?


在自家門前一味受人挨打辱罵,自然讓萬花幫人人心生不滿,因此有不少萬花幫武者腦筋動到袁昊身上,他們固然清楚袁昊腦筋靈光,比腦袋斷然不是他的對手,但比起拳頭,他一個執者五脈武者,就遠遠不是他們對手。是以三日下來,萬花幫武者爭先恐後搶著和袁昊單挑,並約法三章,倘若勝出,就要文天義等人率人離開;倘若敗了,任由對方處置。


他們不敢指名其他武者,只因跟隨文天義前來的紅纓幫武者均是一腳踏入少沖期,且自上一回三堂被袁昊放火燒毀,實力高強的武者全回到萬花幫幫地,僅留低境界武者下來看守三堂。


文天義和袁昊商量片刻,他們目的不再攻下三堂,且三堂武者多是執者七、八脈武者,索性就拿萬花幫武者練練手,便爽快答允下來。


眼看萬花幫人人快意叫好,文天義暗笑,心想憑對面武者的境界功力,要想光天化日下殺害袁昊,倒也沒那麼容易。


三日以來,袁昊從早到晚與人切磋比武,對方自然都是萬花幫的武者,他們一心盼著趕走文天義等人,根本不敢下重手殺袁昊,卻也使盡九牛二虎之力出招,甚麼江湖無恥下作的招數通通使了出來。


起初紅纓幫人人出言叫罵,投有藐視目光,認為你們這群大漢子對一個娃娃使這等下三流招數,為免惹人不齒,恨不得衝上前教訓他們。哪裡知道袁昊對這些招數大有興趣,邊打邊看,不一會兒功夫,竟把那些江湖不入流招數盡數學來,且學以致用,反而令對方中招,大開二幫眾人眼界。


在三堂武者的齊心協力打磨下,袁昊無論出招、手段又更上層樓,如何以虛招騙過他人耳目、如何化虛招為真,攻人不備云云,他已學得駕輕就熟,尋常沒見識眼界的娃娃,再不會是他敵手。


霍家兄妹二人以為袁昊武功又有精進,實則是他眼界增廣了不少,小小年紀卻有幾分老辣之處,更像個江湖老油條,才令二人心生錯覺。


眼見袁昊長劍逼來,寒芒逼人,霍菲菲左手倉促取出裝有墨水的白瓷小瓶,無及緩緩蘸墨,心念電轉,雙腿向右蹬開,手中白瓷小瓶輕輕拋向袁昊。


袁昊眼珠子一瞪,沒多想對方此舉意圖,雪中青芒輕易擊穿白瓷小瓶,瓶中黑墨登時飛灑而落,正當他還感莫名其妙。


霍菲菲蹬地又回,身法猛變,以飄然步子避過長劍,毫毛筆自右往左迅捷一掃,竟是凌空蘸墨,順勢橫筆出招。這一避招一蘸墨一回攻,一氣呵成,動作輕柔飄零,宛若真是仙子降下凡間般,意蘊高妙。


袁昊駭然一愣,待回過神來,只得側轉腦袋避招,耳畔隱隱有風聲低呼,他只覺頭頂生風,斜目上瞧,但見筆鋒削去幾根頭髮,很快筆勢再起,二朵蓮花凌空綻放。他不等對方畫完,當即使出峨山四劍「雄」、「秀」二種劍勢,攻向蓮花。


便在此時,不知何方遠邊傳來一道轟然巨響,地動壁搖,火光沖天而起,緊接在後的,是無數人扯開嗓子吆喝震吼的聲息。


袁昊剛抬頭要望,卻聽霍山朗聲笑了起來,他撫著左掌起身,先後看了袁昊、文天義,臉上流露輕蔑之色,說道:「終於成了,終於成了!呵呵,膽敢對我霍家刀劍相向,你們無疑是在自尋死路。」


袁昊瞟了一眼方位,眼珠子轉了轉,突然咧嘴壞笑起來,道:「霍七少,這是你的主意?」


霍山冷然笑道:「呵呵,袁昊,莫要逞強了,老實告訴你,本少命人放火燒了你紅纓幫幫地,相信要不了多久,你紅纓幫便會死敗塗地,本少看你還怎麼強裝鎮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