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巫女*穢神 第七章 日殞月沉

玄陽 | 2022-05-28 16:56:54 | 巴幣 6 | 人氣 79


  這下還真的變成月更了,時間真的好不夠呀!!!
  有任何的意見都歡迎在下方留言指教,筆者目前正在思考著該怎麼進步才好。

  第七章,日殞月沉
 
  毒蠍的毒針落下,將平整的地面打出一個明顯的凹槽。
  「真是危險。」
  若不是無焱反應較快,帶著薰跟春和向後退開,三人或許早就已經被打穿了吧?
  「盛日凌空.照大千。」
  萬千劍氣有如點點日光,從劍身順著劍鋒所指,射向毒蠍。
  無數劍氣,毒蠍不危不避,任由劍氣劃過,身子仍是穩若泰山。
  厚重的鎧甲上,甚至看不見絲毫的擦傷,僅僅只是有如春風撫過,未能造成絲毫傷害。
  無焱沒有放過短暫的空隙,在劍氣劃過之後,火光隨後而至。
  「流炎。」
  流動的火焰在移動的同時急速收斂,納入刀鋒的火花,凝聚出不凡的威力:「離火九式.通明。」
  高舉的刀鋒,距離劈下僅剩一步之遙。
  「離火九式.兵燹。」
  再贊一式,一刀斬下,三招合於一擊,火花在空中劃出弧度,刀鋒與毒蠍身上的厚甲交擊。
  「唔!」
  然而,手上的刀鋒卻是難以盡力,火焰無法突破鎧甲,不斷地消磨下,反倒是無焱漸感不支。
  「小心!」
  薰擲出苦無,想要幫忙阻礙朝向無焱刺去的尾針,但覆蓋在表皮上的厚甲就連無焱也拿他沒辦法,何況是薰的苦無。
  鏗的一聲,擲出的暗器全數掉落,可攻擊卻沒有停下的跡象。
  「盛日凌空.日輝一閃。」
  日之劍及時介入,擋下毒針,同時,月之劍朝向對方的尾針斬去:「月輪。」
  然而,厚甲卻還是阻擋了劍鋒的斬入,月華之能在消磨下回歸於無。
  「退!」
  兩人同時抽身,下一刻,兩對大螯一併夾擊,剪斷了兩人原先所處位置的空氣。
  「不太妙阿……」
  從剛才的攻擊情形判斷,外圍的厚甲不是單純的堅固而已,上頭還設有一層詭異的保護,能夠用穢氣與攻擊進行抵銷,就連無焱都無法利用對手的穢氣加大焚燒的火勢。
  而且,或許是因為周遭穢氣的濃度突然加大的緣故,體內的穢神也因此而躁動不安。
  此外,春和也同樣受到穢氣的影響,只見她臉色慘白,靠在薰的背上,大口地呼著氣,卻反而像是窒息一樣難受。
  場上能夠作戰的人,就只剩下無焱、明跟狐仙了。
  但狐仙卻無法幫助毒蠍這邊的戰局。
  「你,真是無可救藥!」
  怒氣攻心,狐仙臉上不見過往沉穩悠哉,取而代之的,是誓要斬惡滅邪的堅定殺意:「死來!」
  摺扇作劍,自上而下斬落,卻見妖狐不危不避,五指收攏,龐大邪氛自然匯聚,先是擋下狐仙突襲的一擊,隨後大量注入毒蠍的體內。
  霎時,妖魔的身影更顯狂妄,濃厚的穢氣,甚至讓無焱也感到噁心。
  「本座不介意把全部的力量都送給那孩子,不過如果真的那麼做了……他們擋的下嗎?」
  「天清。」
  摺扇一揚,清聖之風掃出,替無焱等人除去周遭穢氣。
  「呵呵,我敬愛的兄長,你太過優柔寡斷了。」
  妖狐信手一揚,陰厲一掌,轟在狐仙的胸膛。
  「優柔寡斷?……哈,余可不像你,絕情如斯,禽獸不如。」
  聖氣自地下竄出,包圍住兩人,妖狐想要抽手,但打出的掌,卻像是被吸住一樣,怎麼樣都拔不出來。
  「地寧。」
  聖氣作牢,將兩狐給關在其中,無法再干預戰局。
  而在妖狐場外援手的幫助下,毒蠍的氣焰更盛,原先還採取守勢等待眾人進攻,此刻徑直揮舞雙螯,朝著場上最虛弱的春和襲去。
  「小心!」
  火光日光同時擋關,一左一右,擋下索命的巨鉗。
  「離火九式.熠燿。」
  火柱沖天,巨鉗上護身的穢氣竟然被消磨殆盡,與火焰雙雙消散,刀身與厚鎧交擊。
  「盛日凌空.日暉。」
  日光同樣加強力道,穢氣面對這左右同時相逼的壓力,已是捉襟見肘,一雙自豪的巨鉗顯現出一道裂痕。
  眼見抵擋不住,毒蠍不與硬拚,毒針一刺,斷開兩人攻勢。
  「小鬼,剛才那樣可行。」
  「嗯,等等我們再試一回。」
  兩人握緊武器,正視前方的敵人。
  此時,卻見毒蠍身子隱入結界外的穢氣中,片刻過後,從後方襲來的攻擊讓兩人為之震撼。
  「該死,這傢伙在藉著穢氣恢復。」
  龐大的穢氣正有如漩渦般源源不絕流入毒蠍體內,隨著穢氣注入,毒蠍的身影更顯巨大。
  「離火九式.熠燿。」
  瞄準落在兩人剛才站處的尾針,無焱再攢絕式,自上劈下:「離火九式.兵燹。」
  火光劈下,可是面對遠比剛才濃上一倍的穢氣,火焰也無法突破。
  「日月現.天地明。」
  日月雙劍齊現,三光自上一同斬在了毒蠍的尾巴上,可是卻是徒勞無功。
  下一刻,尾巴高高揚起,將兩人從身上彈開。
  「小鬼,這下該怎麼辦?」
  「靜待時機。」
  無焱轉頭望向春和所在的位置,在狐仙的幫助下,春和的氣色恢復許多:「喂,巫女,如果恢復了,就趕快張開淨化結界。」
  「嗯……」
  春和強撐起身,但在重重穢氣的逼壓下,就連邁開腳步也無比困難。
  「流炎。」
  流動的火焰,不與毒蠍強攖,意在消耗,試探著對手的弱點。
  「盛日凌空.天照。」
  「月華。」
  日月雙光閃耀,點點光芒化作劍氣,劃過毒蠍的鎧甲。
  受到消耗的攻擊,毒蠍怒氣更盛,雙螯與毒針專心對付無焱。
  「離火九式.燄舞。」
  火光在空中畫出弧度,舞動的火花力抗毒蠍。
  卻見,毒蠍毒牙一張,口中竟吐出一條暗紫色的毒蛇,一口咬住了無焱的手臂。
  「該死!」
  毒素短暫地注入,同時,無焱的身形一滯,被打出破口的火焰,擋不下毒蠍的巨螯,無焱受到衝撞,身子順著撞擊力,飛入了穢氣之中。
  細微的火光,在穢氣的汪洋中顯得格外渺小,彷彿隨時都會熄滅。
  「看來我是被小看了呀。」
  刀刃入鞘,連最後一束的火光也一併熄滅,黑暗之中,看不見任何的人影,也看不清任何的攻勢,然而銳利冰冷的殺意,卻分明的就算不用睜眼也能看清。
  「離火九式.明夷。」
  蓄積在刀鞘中的刀氣隨著拔刀的一瞬斬出,劃開了無邊黑暗,斬斷了鋪天蓋地的穢氣,一分為二的空檔中,毒蠍的身影被困在刀氣之中。
  「離火九式.瞬火。」
  火花一閃,一刀斬在了毒蠍口中的毒蛇上,然而,被砍為兩半的毒蛇非但沒有殞命,反而因為這一刀而分出雙頭,一左一右朝無焱攻來。
  「退!」
  抽身而退,被分為兩半的穢氣之海再度復原,掩蓋住毒蠍的身影。
  然而,穢氣之海卻在一道白光的衝擊下漸漸退開。
  「天得一以清。」
  仿照狐仙淨化之招,春和張開結界,將毒蠍給逼出穢氣的遮蔽。
  「日月齊現.天下無闇。」
  雙劍鎖定毒蠍,合威一擊,將毒蠍的背甲給打出裂痕。
  「離火九式.瞬火。」
  搶快的一擊,瞄準背上的裂痕,毒蠍立刻退開閃躲,同時舉起雙螯防禦,但無焱這刀卻是虛晃一招。
  「炎上。」
  揮空的刀尖刺入地面,火焰從地底竄出,擊中了沒有防備的腹部。
  毒蠍的身子被火焰衝上天空,腹部處出現大面積的灼傷痕跡。
  「空門大露阿。」
  無焱跟明兩人同時躍上空中,刀劍合威,三光首度合招。
  「離火九式.焱爆。」
  「盛日凌空.天下大明。」
  「月輪四轉.望。」
  爆散的火花、普照的日光、滿月的月華三光合於一擊,目標是腹部的空門。
  毒蠍閃躲不及,裂痕以腹部的傷口為圓心擴散至全身的厚甲。
  「嗚咕!──」
  低聲哀鳴,毒蠍的身形破碎,卻見……
  漆黑的大蛇盤繞在沒有鎧甲覆蓋的身軀上,朝著無焱嘶嘶吐信,濃厚的穢氣也在此時湧出。
  「妖狐那傢伙真是個瘋子。」
  同時在一種宿體上植入兩尾穢神的靈魂,不僅宿體的狀況會很不穩,對於融合者負擔也會加劇。
  此時,巨蟒與毒蠍一分為二,一者從正面衝撞,一者自地底偷襲。
  「炎上。」
  刀刃刺入地面,試圖逼出地底潛伏的蟒蛇,可蛇身巧妙閃躲,地下竄出的火柱。
  同時,一蠍一蛇交錯發出攻勢,時而毒牙撲咬,時而巨鉗撕抓,沒有定則的合作之威,無焱只能不停閃躲,同時找尋破解之機。
  「盛日凌空.極暉一閃。」
  極致的光輝,一劍介入戰局,卻見巨蟒的身形突然轉向,日之劍頓時揮空,龐然光能逸散,身形僵直一瞬,毒蠍的尾針已然逼命。
  「離火九式.瞬火。」
  刀刃打掉尾針,卻躲不過腳下纏上來的巨蟒,恍若要將石柱給絞斷的力道纏住了無焱的右腳,疲於應付之間,毒蠍的毒針刺中了無焱的身軀。
  毒素注入,眼前的景象漸顯迷濛,體內最深層的穢氣被引動,隱隱有爆發之象。
  墨黑色的印記擴散全身,體內封印的穢神意識儼然就要甦醒。
  「我……怎麼可能被這種小毒給打倒。」
  刀刃反手一刺,貫體的寒刃是無從選擇的賭注,是以命相賭的一搏,伴隨著在體內擴散的點點火花,將毒素給焚毀:「離火九式.焱爆。」
  大量暗色的鮮血湧出,插在胸前的刀刃也沐浴著鮮血,爆炸的煙塵之中,無焱的身影兀自挺立。
  「來啊,要玩命,我奉陪。」
  刀刃再出,浴血的刀,焚燒著名為生命的燃料,強行撐持著無焱的意識。
  「攻擊那兩個女的。」
  此時,冰冷一語,在肅殺的戰局中顯得格外明顯。
  收到指示,毒蠍立刻鎖定了目標,身子先是退後數步,隨即向前衝刺。
  「離火九式.熠燿。」
  「盛日凌空.日暉。」
  同樣的雙強合招,兩人各自面對蟒蛇與毒蠍,可兩邪的身影卻沒有退卻,向前的腳步,硬是將兩人給向後推去。
  就在接近足夠的一瞬,尾針瞄準薰跟春和所在的位置,落下。
  命中一瞬,春和跟薰的身影化作圓木,掉落在地。
  「地得一以寧。」
  計中計,春和藉勢施展,清聖之能自地底綻放白蓮,包裹住兩邪物的身影。
  「呼……哈……」
  超出負荷的使用聖氣,春和的臉色顯得無比憔悴。
  「櫻井大人,您沒事吧?」
  「還行……必須要趕快淨化才行……」
  春和舉起右手,朝向地上的白蓮,但卻是氣空力盡,昏了過去。
  另一邊,無焱的狀況也同樣不理想,焚燒命火的效果漸退,超出負擔的身軀搖搖晃晃,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喂,小鬼,你……」
  「別管我!快點把那兩尾穢神給誅殺!」
  不顧身上業火焚燒,無焱仍試圖舉起刀刃,將兩尾穢神,連同白蓮一併除去。
  但下一刻,脫手的刀,與頹然倒下的身軀,將這最後的意志也給撲熄。
  「小鬼!」
  明雖然趕緊上前扶住無焱,但失血過多的身軀,冰冷的與周遭火焰相反。
  就在這時,變數乍起,純白的蓮花,竟顯露出無數裂痕。
  隨後,伴隨一陣驚天之爆,白蓮破碎,吞食了巨蟒力量的毒蠍,重新出現在眾人面前。
  「怎麼會……」
  令人絕望的局面,吞食巨蟒的毒蠍恢復原貌,厚重的鎧甲,象徵眾人前功盡棄。
  最絕望的局面,卻是幫助明下定了決心,縱使將要犧牲,也要替這一片黑暗打出一盞光明。
  「宮原,這兩個人交妳,把他們帶遠一點,越遠越好。」
  下定決心,明將無焱交給薰,自身一人挺身擋關:「陰陽相求,日月相合,天地皆明。」
  雙劍合璧,閃耀著最後的光輝,是堅定、是守護、更是不容邪惡橫行的意志。
  「日月合威.神鬼無阻。」
  長劍舞動,無懼眼前邪物,只因堅信不論多深的黑夜,也總有黎明的剎那。
  劍身與巨鉗交擊,合日之強悍與月之柔順,一陰一陽、一剛一柔,同時將兩股矛盾的力量合於一招、一劍。
  無敵巨能,硬是將毒蠍的甲冑給粉碎。
  「日月合威.天傾地覆。」
  磅礡之力,鬼邪辟易,然而日月之輝不容邪惡禍世,緊隨其後,步步逼近的步伐,斬斷了任何的進攻,封住了任何的逃跑,唯有正面的僵持,持續在一人一妖間維持。
  劍氣拂過,哪怕只是分毫,也足以在毒蠍的身上留下怵目驚心的傷痕,隨著時間點滴流逝,穢氣之能漸顯不敵,日月之威卻也逐漸失控。
  「再一下、再一下就好……」
  分不清是對誰說的話語,唯獨不能退讓的意志,勉力揮動手中長劍,一招一劍,皆是燃燒自我的最後一搏。
  近身的距離,毒蠍彷彿有所感知,不再退避,向前刺出的尾針,已是邪惡最後的一計反擊。
  「日月合威.日殞月沉。」
  劍鋒貫體,失控的日月之威也在同時超出控制,只聞轟然一爆,周遭穢氣與聖氣,日月與毒物,皆葬送於這一耀眼的光芒之中。
  漫天煙塵,遮蔽不住闢開黑夜的光輝,被光柱切成數塊的塵煙,隨著光的黯淡,終歸塵土。
  生命,終結了自身,點亮了黑暗,一片的寧靜,像是在為這一份犧牲哀弔,無聲的靜,在此刻卻是如此刺耳。
  待至光芒散去,只留下空無一物的平地,與爆炸所製作出的凹洞。
  「真是華美的犧牲,令本座動容呢。」
  與現場一片的死寂相反,因為剛才那一陣驚天動地的引爆,狐仙束縛的結界已然失效,此刻的妖狐,正得意洋洋地鼓掌著:「本座是否該獻上點鮮花來感念他為本座帶來如此有趣的表演呢?」
  「你!」
  受到刺激,薰沒有多想,舉手便是暗器攻擊。
  苦無擲出,挾帶著無邊的怒意殺意襲向妖狐。
  「小姑娘,這回輪到妳來娛樂本座嗎?」
  信手一揚,妖風掃出,擋下無數暗器,同時也揭開了逼近的偷襲。
  「去死!」
  近身一砍,苦無自下而上斬出,但劃過的鋒芒,卻被狐妖給徒手抓住。
  「唉呀呀~難道沒人告訴妳,要殺死本座,靠這種小玩具可是不夠的唷。」
  瘦如枯槁的手順勢抓住了薰的右手,一股不動自發的壓力,從薰的手腕處傳來:「至少……也得要有這種本事才行。」
  「放開你的髒手!」
  狐仙以扇為劍,分開了扣著的手,將薰給護在身後。
  「本座敬愛的兄長大人呀,你不先關心那個火焰小子可以嗎?」
  「殺了你,這世上才不會有更多的不幸。」
  「這樣啊,那就……下回再見囉。」
  一掌匯聚邪能,為求脫身,妖狐特意瞄準了虛弱的無焱與春和。
  「混帳!」
  狐仙無從選擇,只能替春和與無焱兩人擋招,卻也給了妖狐脫身之機。
  「本座敬愛的兄長大人呀~下回,本座會替你準備更棒的禮物的。」
  伴隨著撤離現場的陰風邪能,神社之內,再度回歸一片平靜。
  「狐仙大人……」
  明明已是重見光明,現場卻是一片死寂,憂傷的氛圍,順著灑下的日光,穿入眾人心中。
  「抱歉,小薰,妳先幫忙帶她們進去吧。」
  「是……」
  聽從狐仙的指示,春和把昏倒的兩人送進屋內。
  狐仙則是望著地上的窟窿,低語片刻,隨後袖一揚,補起這令人哀傷的痕跡。
 
  「庫呼呼……你時間不多了。」
  看著眼前無焱遍體鱗傷的靈魂,相形之下十分壯大的穢神出言嘲諷著。
  「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
  然而,無論再怎麼用力,殘破的身軀,就是沒辦法擠出起身的力道。
  「庫呼呼……你就好好珍惜現在的時間,更另外兩人道別吧。」
  伴隨著噁心的笑聲逐漸遠去,無焱的眼前也重現光明。
  「唔……」
  渾身上下都在作痛,就算有用繃帶包紮了也無法恢復,墨色的詛咒印記已經拓展到全身,只差一點點就會把無焱給吞噬。
  「無焱!太好了,你醒了……」
  剛坐起身,薰就立刻撲了過來,若不是現在全身上下疼痛,無焱真的很想好好享受這份擁抱。
  「痛痛痛……」
  「阿,抱歉……」
  薰立刻就要鬆開手,不過卻被無焱給反過來抓住。
  「先這樣就好,輕一點就可以了。」
  「我可以把這當作是戀人之間的親熱嗎?」
  「本來就是……」
  無焱將全身的重量託付給對方,享受著對方身軀所帶來的溫暖與安心。
  「無焱,你的身體還好嗎?」
  薰的手輕輕地撫摸著無焱的頭髮,原本是如烈火一樣的赤紅,此時卻已經能明顯看見無數蒼白的髮絲交錯其中,與身上墨黑色的詛咒相映,更顯得無焱此時的虛弱。
  「不好……再繼續這樣操勞下去,我感覺應該快死掉了……」
  「對不起……如果我能夠再更有用一點,你就不必負擔這麼多了。」
  「都說了不用道歉的,這是我的選擇,我自己承擔。」
  「可是我還是會擔心……」
  不知不覺間,梳理著頭髮的手停了下來,薰的雙眼中盈滿了擔憂,彷彿眼前人隨時都有可能消逝。
  「放心吧,我既然已經答應過要讓妳們過上幸福的日子,我就不會毀約。」
  無焱強行地站起身來,由於疼痛的關係,就連站著的身體也搖搖晃晃的,雙腳更是止不住顫抖:「我也得去找狐仙處理體內的傢伙了,那東西拖久了對我們所有人都不利。」
  「我扶著你吧。」
  「不用了,巫女的狀況也不太好,妳幫我看好她。」
  踏著一跛一跛的腳步,無焱逐漸朝向門外走去。
  「真是的,才剛醒來就得看妳們兩人親熱,這對傷患來說也太過分了。」
  就在無焱離開之後,不知何時已經醒來的春和從床鋪上坐起,出言打趣著。
  「櫻、櫻井大人,您剛才都聽見了嗎?」
  「豈止是聽見,我還目睹了這一切呢,真是五味雜陳呀~」
  春和故意地出言捉弄著,身體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開點玩笑的力氣道還是有的。
  「不、不好意思……」
  「怎麼又道歉了呢?無焱不是讓妳不要一直道歉的嗎?」
  春和笑著撥了撥薰的頭髮,試圖以動作化解對方心中的不安:「沒事的,無焱他很珍惜我們,這是好事,你不必感到擔心。」
  「櫻井大人妳真的是個很厲害的人呢。」
  「哪有,我其實很弱小的,我只是在故作堅強而已。」
  春和牽起薰因憂心而略微顫抖著的雙手,像是要將全部的信心與溫暖傳遞給對方:「我不像妳或無焱,能夠親上戰線跟穢神作戰,我所能做的只有從旁輔助與牽制而已,淨化的部分我也沒有很厲害,總而言之,我都還只是在學習而已。」
  「千萬別這麼說,如果不是櫻井大人,我們根本不可能走到現在。」
  「也是呢,同理,沒有妳,我也撐不到現在,所以以後不許在對自己沒自信了。」
  「我知道了……」
  薰點了點頭,心中還是有些糾結。
  「走吧,陪我一起去找無焱吧。」
  「好的。」
  在薰的攙扶下,兩人一起走出了臥房。
 
  「喂,狐仙,我有事情要請你幫忙。」
  「是關於穢神的事情對吧?」
  「嗯,我決定要跟他拚看看。」
  初來乍到時,無焱只是希望能夠直接將妖狐給斬了,但中途紛至沓來的災難與意外卻使的這個目標難以達成。
  原先只是想借用一下穢神的力量,等事成之後就把它踢出,但現在除了融合以外,已經別無他法了,無焱的身子已經承受不起將穢神的靈魂抽離時的代價。
  「小無焱,你不是傻的孩子,應該知道這麼做的風險對吧?」
  「是,如果失敗,我會直接被穢神吞噬與同化。」
  「明知如此,你還是要試?」
  「是,所以我才會來拜託你,萬一失敗的話,請立刻將我給殺死,不要讓我鑄下無法挽回的大錯。」
  如果因為一時的失控,做出像是上次那樣傷害薰或春和的行動,無焱肯定會自責到死的。
  「余明白了,那麼時間就定在下禮拜的今天,你先好好調整狀態,屆時余也會在旁協助的。」
  「感激不盡。」
  才剛從狐仙的屋內走出,一轉頭,就看見了被薰攙扶著的春和。
  「早上好,無焱。」
  「早安。」
  兩人之間的對話到此突然就結束了,只剩下無聲的沉默,圍繞在兩人的身邊。
  無焱的眼神很平常,但春和卻莫名地認真,仔細判讀,其中甚至還有一絲的不高興。
  「我會盡量不要失敗的。」
  讀出春和心中不高興的原因後,無焱為了要讓她心情好起來而這麼說道。
  「不是盡量,是一定。」
  「好、好,我一定會盡力的。」
  無焱笑著敷衍了過去,卻換來了春和更不高興的冷笑。
 
  夜裡,無焱獨自一人端坐在地,意識之內反覆思索著刀法中唯一的殘缺。
  「還差一些……」
  最後的一式,不論怎麼修該,都無法達到理想中的效果。
  作為串聯起九式刀法的最終招,其中的每一招都必須能夠相互搭配──這是無焱一直以來設計刀法的方式。
  以往只要找到問題點,就能夠解開癥結,但現在卻遲遲沒有進度。
  「又在練功呀。」
  聽見聲音睜開眼,薰的臉蛋立刻出現在眼前不到幾公分的距離。
  突然湊近的距離讓無焱稍稍感到了震驚,雙瞳略為睜大了些。
  「你嚇到了。」
  「才沒有。」
  「騙人,你的眼睛明明就瞪大了一咪咪。」
  薰伸手拍了拍地上的灰塵,雙手抱膝坐在了無焱的身邊。
  「你在煩惱些什麼?」
  「沒有。」
  「又再說謊了,明明剛才眉頭都皺成一團了。」
  像是作為懲罰,無焱挨了薰的一計彈指。
  「我之前說過,我的刀法全部是自創的,那套『離火九式』就是我為了要對付妖狐所創造的,其中有一招我一直調整不好……其實從被召喚過來開始我就在思考改進的方法,但始終沒有辦法調整好,所以從來沒有用過。」
  「那一招很關鍵嗎?」
  「很關鍵,因為真正能殺妖狐的招式,需要九式齊聚才行。」
  「我不太懂關於刀法的事情,不過……這種事情一直鑽牛角尖應該沒什麼幫助,比起修正既有的那一招,要不要重新想一個可以替換的?」
  「……」
  無焱沒有立刻回話,只是在腦海中思索著薰所說的話語。
  ──或許真的是自己太過鑽牛角尖了也說不定。
  不過他的想法沒有傳遞給薰,反而讓對方誤以為是自己說錯了話。
  「抱歉,我只是隨口說說的。」
  「不用道歉,妳的點子很有幫助,謝謝。」
  「喔……不客氣?」
  兩人就著麼並肩而坐,天上的星輝星羅棋布,與柔和的月光相襯,點亮著一片的黑暗。
  「佐藤他……很勇敢呢,直到最後都能夠那樣捨身取義。」
  「求仁得仁,這是他的選擇。」
  「無焱,我有個煩惱,你願意聽聽看嗎?」
  「但說無妨。」
  無焱等了片刻,薰卻還是沒有說出口,轉頭一看,才發現那嬌柔的身軀正隱隱顫抖著。
  「不用怕。」
  無焱輕輕地將手搭在對方手背上,感受到來自手背的溫款,薰這才緩緩開口。
  「我……很害怕,因為佐藤的犧牲,讓我更加地明白自己正在做著多麼危險的事情,我很害怕自己沒有辦法挺過去,也害怕我們之間有人會無法享受承諾好的幸福,同時更害怕產生了這種想法的自己……我明明應該要幫忙櫻井大人分憂的,但最近,都是她在替我擔心,包括交往的事情也是,我原本是希望櫻井大人跟你好好幸福下去就行了,但最後還是很貪心的接受了你的告白。」
  「薰,我問你,妳覺得妳的害怕能夠阻止妖狐摧毀這個世界嗎?」
  薰搖了搖頭。
  「那能復活死去的佐藤明嗎?」
  薰再度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就不必感到這麼的擔心,會害怕是因為妳懂得珍惜生命,這樣很好,但過猶不及,如果因為恐懼而害妳發生失誤,這會讓我很擔心的。」
  雖然是很笨拙的詞語,但無焱試著用自己的言語開導薰:「妳還記得我被召喚過來時,我們第一次去討伐的那尾穢神嗎?」
  「是犬,對吧?」
  「嗯,當時我只想趕緊上前砍完了事,但妳因為擔心我的安危,所以制止了我──雖然根本就不用擔心就是了──這件事情反映出妳很重視身邊的人,但對於自己卻過於輕率,所以能看見妳現在開始珍惜自己的生命,我很開心,因此,不必對於這份心情感到畏懼,適度的接納它、處理它、排解它即可。」
  「……我大概知道了。」
  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沙土:「謝謝你,無焱,我感覺好些了。」
  「不客氣,沒事的話就趕快休息吧,最近妳應該很累了。」
 
  時間來到跟狐仙約好的時候,正殿之內,無焱端坐在狐仙事先畫好的陣法之中,眼前矗立著平時慣用的刀刃,一同被包覆在法陣中。
  而在陣法旁,薰跟春和兩人正襟危坐,替這場決定未來的賭注護法。
  「要開始囉。」
  「『是。』」
  三人的聲音疊合在一塊,與此同時,法陣開啟,點點白光逼出了無焱體內的穢氣,同時,無焱也墜入意識之中。
  「居然還是打算跟本座作對,你也真是倔強。」
  眼前站立的,是已經蓄積出人形的穢神,模仿著無焱的外貌,黑色的穢氣凝聚出人形。
  「我有不能退讓的理由,抱歉。」
  無焱抽出刀刃,一念引動火花,刀身附上火焰:「請你乖乖被我吸收吧。」
  「本座豈會坐以待斃?聚.刃。」
  五指收攏,無邊穢氣中的一小部分凝聚成刀。
  冷冽的刀光相互映照著,等待著攻擊的一瞬……

  面臨妖狐的強勢壓境,明捨身取義打破了絕望的黑暗,卻也因此犧牲,未來妖狐又會有何動作?
  選擇與穢神爭奪身軀的主導權,無焱是否能取得足以匹敵妖狐的力量呢?
  離火九式的最終招又是什麼?
  欲知後事如何,請繼續收看,巫女*穢神 第八章

各章目錄:
  第二章,日常、猜忌: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19241
  第四章,失控的陰火: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30635
  第五章,風雨前的和平: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36531
  第六章,萌芽的情愫: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47652

創作回應

蘿莉瀧
厲害
2022-05-28 19:37:38
玄陽
謝謝
2022-05-28 21:29: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