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31

日笠陽子 | 2022-05-28 14:36:00 | 巴幣 2 | 人氣 68


日議員提修法「A片禁止真槍實彈」! AV女優先怒了:拍片是獎勵耶
>女優Mira則說,自己就是沒有辦法當朝九晚五,每周上班五天,還要擠電車的上班族,感
嘆「如果失去了這個工作,我該以什麼為生呢?」
>而ひなたまりん(日向真凜)則是抱怨,自己也有情慾需求,拍片就跟獎勵一樣,「如果這
個插入都被禁止的話,要怎麼辦才好。
對啊!可以開心,寓娛樂於工作,舒舒服服躺着賺錢,怎麼可以禁止啊!為何人一定要996 007才是福報?抽抽插插就不能夠是福報嗎?
不能光明正大拍AV,變相讓原本正規有管制的AV公司受到損失。有需要的日本妹工作地下化,轉而投入援,甚至轉戰FC2 Pornhub等地方繼續賣,日本法律更加管不了。
慘了慘了,為免將來刷首抽投胎做女孩子時,無法拍AV輕輕鬆鬆簡單賺錢,一定要廢除這垃圾法案。
不准瑟瑟太不人道了,違反人類生理需求啊!
話說起來上篇更新後有人誤會跟蹤者是加藤先生,不是喲,猜錯了。

  「對方可能是犯人啊!怎麼不早點說出來?不,應該當場抓住他!」

  「請冷靜,歐陽先生。那個人是女人,不是男人。」

  我無法明白,為何史密斯會如此冷靜:「有分別嗎?不管男人女人,都有可能殺人。」

  「前後兩次推奈奈美的犯人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即使如此,也不能排除她有可能是同謀,又或是協助者。」

  「單純在遠處望住我們,並無表露任何敵意,沒有做任何可疑的事,無法輕率判斷對方意圖犯罪,所以並不需要在意她。」

  史密斯這番分析,並未取得我的認同。為證明自己的看法,急需有力的證據。

  「那個女人注視我們多久?」

  「從離開橋本小姐的病房,直到離開醫院正門為止,前後約有五、六分鐘。跟蹤的技巧很好,故意利用轉角位及往來的人流掩飾。要不是我主動開啟反監視系統,應該無法鎖定她。」

  「反監視系統」到底是啥啊?而且還要主動開啟才能運作?也罷,既然史密斯是邪惡組織改造人,自然不可以用常識去推論。

  「然後你甚麼都不做,放任她一直望着我們?」

  「這樣的行動並沒有違法,我們甚麼都不能做。」

  「至少叫警察過來啊。」

  「我比警察更管用。」

  我一時語窒,無法反駁這句說話。

  「我並未曾從對方身上感受到殺意或敵意,判定沒有必要戒備。事實上離開醫院後,她也沒有跟上來。」

  「但是終究無法消除疑慮啊。」

  「興許是對我好奇吧。」

  「史密斯先生?」

  「畢竟我是黑人。」

  我當場醒悟道:「噢,說的也是。」

  因為雙方相處十數天,朝夕見面,差點忘記在日本社會,白人難得一見,更別說黑人。平日出入的地方幾乎固定在橋本家或是MIKI幼稚園,大家早就對跟在我身邊的史密斯習以為常,自然見慣不怪。然而換成其他地方,別人多少會出於好奇而觀望。

  「如果只是一時好奇,也不需要跟蹤五、六分鐘吧?」

  「她就真的望着,沒有任何可疑的行動。」

  我抓抓頭,總是覺得當中必有疑竇。

  如果是美少女,因為長得太美麗而被可疑人物跟蹤,倒還合情合理;史密斯呢?跟蹤他有何好處?貪圖他強壯的臂彎嗎?還是晚上精力旺盛?莫非那個人是傅說中的痴女嗎?

  因為那名可疑的女人已經不在,連對方長甚麼樣子都不知道,最終無從討論下去。

  史密斯送我回到家中,然後獨自出門買午飯。突然有一天假期,不用上學呆在家中,反而更加無聊。電視機上沒有吸引的節目,索性回閉電視機,回去房間取出寫生簿。久違地提起畫筆,搬來一張椅子,隨性坐在露台。穿過數棟大廈,在樓宇的夾縫中,隱約看見東京灣的一隅。從我用2B鉛筆,一筆一劃快速勾勒出基礎的草圖,然後再用2H加深線條筆痕,描繪那片東京灣的風景。

  說起來最近發生太多事,許久沒有靜下心來繪畫了。

  「應該說維持到當年的基本功,抑或是沒有變化原地踏步呢……」

  女兒出生後,放棄繪畫的夢想,連工具都封存起來。直到她升讀大學後,才再重拾畫筆。我的技術似乎完全停步,永遠固定在當年,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筆尖凝止在畫紙上,思索當年時,突然聽到樓下有刺耳的警笛聲穿過。由於身高關係,沒法看見樓下街道,只能夠想像到附近可能發生了甚麼嚴重的案件。

  「我回來了。」

  正在繪畫對面樓宇的窗戶時,史密斯終於回來。

  「歡迎回來。」

  我放下寫生簿及畫筆,跑去門口迎接史密斯。他將一個外賣袋遞過來,袋口冒出陣陣香氣,正是附近一間拉麵店的招牌牛肉拉麵。因為胃袋太小,所以我只吃一半,餘下的一半留待晚上加熱再吃。

  「謝謝。」

  時間差不多,我直接打開食用。

  「我不客氣了。」

  史密斯沒有說話,直接走去露台往外俯瞰。我想起剛才的警笛聲,快速吞下嘴巴內的麵條,好奇詢問道:「外面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

  「嗯。」

  史密斯明顯聽到我的提問,卻沒有回答。此時再次有警笛聲呼嘯而過,光聽聲音都感覺到非常緊急。不知何解,心中提升警戒程度,放下碗筷問:「史密斯先生?」

  「剛才回來時,留意到路上的警察神色不對勁,不斷與控制中心通話,貌似是附近發生某些重大事件吧。」

  「難不成有超級英雄在附近開戰?抑或發生大災難?我們要不要先避一避?」

  「政府沒有發出避難警報,相信不是甚麼嚴重的事。」

  我即時啟動電視,切換好幾個頻道,似乎未有特別的新聞報導。之後整個下午,社區一帶的空氣變得有點凝重。我靜靜坐在露台寫生時,史密斯一直留在身邊,不斷向外面街道打量。最後我耐不住好奇心,叫他抱起我,也看看街道發生甚麼事。無奈望了許久,都沒有發現。

  難道只是心中多疑,導致杯弓蛇影,誤會有大事發生,從而心緒不寧?結果在晚上新聞報導時,終於得知答案。原來在附近幾條街之外,兩名警察在街道上巡邏時,突然遭遇不明犯人的襲擊,奪去二人的佩槍及子彈。兩名警察頭部重創,倒地昏迷。犯人事發後即時逃走,由目擊的途人報警。目前警方尚封鎖現場一帶,正在蒐集線索。

  「看樣子下午就是發生這宗事件吧?貌似這一帶也不太平呢。」

  「襲擊警察搶奪佩槍,也就是說犯人現在手上有槍。」史密斯冷靜分析,我順便問道:「史密斯先生能否抵擋槍擊?」

  不是所有超級英雄都能夠擋子彈,我趁機想了解一下史密斯的實力。

  「不能。」

  嗯,既不意外,也不驚喜。畢竟能夠刀槍不入的超級英雄,終歸是少數中的少數。

  「但是子彈不可能射殺我,至多是妨礙行動。」

  「哦?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被子彈擊中身體,雖然會受傷會流血,但只要有時間,就會癒合恢復。」

  「嗚呀!不死身嗎?」

  「不是不死身,單純是比較難以死亡。」史密斯沉默一會,嘗試比喻道:「正如你被銳器切中皮膚,也不會致死。程度輕微的話,傷口會慢慢痊癒。程度嚴重,也就失血過多。但只要沒有傷及重要器官,還是不會死。」

  我腦袋思考一下,大概明白史密斯的意思。

  「也就是說如果子彈太多,重要器官受損嚴重,傷口來不及恢復,也是會死?」

  「是。」

  「不愧是改造人呢。」

  我由衷佩服道,想像「老闆」之所以收留他作為護衛,搞不好就是要他擋子彈。

  接下來幾天,日子平安無事,繼續以橋本奈奈美的身分上學。距離三月卒園式只有不足兩個月,考慮短時間內應該無法交換靈魂,我不得不調整心態,挺着這副身體嘗試與幼稚園內其他孩子打交道,一個接一個牢記他們的名字。

  一月十八日早上,橋本真依在兩名護衛的陪同下,拖着行李箱回來家中一趟。舊衣物都交給史密斯負責清洗,另外取新衣服回醫院。看見對方臉上氣息好轉許多,精氣神爽,使我心中寬慰,趁機打聽奈奈美的情況。她說這幾天奈奈美的情緒稍微好轉,沒有再動不動發脾氣。加之「老闆」安排人手去醫院照顧她們母女,讓真依的負擔減輕不少。

  「對了,昨天有警察來醫院,詢問我有關案件的事。」

  「誒?莫非調查上有新進展?」

  橋本真依將內衣摺疊整齊,收進行李箱內。我發現連一些成熟性感的內衣,登時不敢直勾勾望過去,改為留在房外背貼牆壁,單純對話交流。

  「十六日下午,附近是不是發生一宗警方遇襲事件?」

  「是……咦?」

  我聽到橋本真依突然提及這宗事件,而不是奈奈美被撞案,心兒「卜通」一跳,感覺事不尋常。

  「警方從附近的監控畫面,配合目擊者的描述,發現襲警奪槍的犯人,與兩度推奈奈美出行車道的犯人是同一人。」

  我臉色發青,怎麼會這麼巧,還真是禍不單行,最糟糕的事態降臨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