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二章 第三十幕 改變的開始

臨風慕筆 | 2022-05-28 09:42:15 | 巴幣 104 | 人氣 40


第三十幕:改變的開始
 
 
       在建箴的記憶中,和宗豪的互相比試裡,有幾場是即便他很想去回憶,也回憶不了太多的戰鬥。要不就是內容太過無趣,要不就是實在沒有什麼趣味結束得太過快速。
 
       主要是戰鬥的次數實在太多的時候,建箴實在也懶得去逐一計算到底哪場勝負是他贏,又有哪場是宗豪贏。可能在兩人的心中,對於勝負的概念總是好像是勢均力敵,但自己似乎又稍微贏得更多一些。
 
       由宗豪所提出的「那麼就來打一場吧」,由聖騎士對戰氣宗的勝負,最後卻是意料之外的一面倒,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懸念,跟他們最初來到幻境樂章時的戰士和拳鬥士的比試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聖騎士幾乎以壓倒性的生命值殘存量把氣宗摁在地上摩擦。
 
       不過建箴很明確的知道,那並不是聖騎士有多強勢,又或者是氣宗本身有多難以駕馭的問題,他們兩人的操作水平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影響差異,只是單純的熟悉程度造成的落差。
 
       在低等級的時候,能夠使用的技能和戰鬥方式極為有限,所以在兩人的操作水平和意識都沒有相差太多的情況下,更多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就落在了心理戰和能夠造成對手動搖的意外性上。
 
       可一旦進入高階轉職的範圍,當角色能夠使用的技能開始變得多樣的時候,對於技能的連攜和一個職業的瞭解深度,就會自然而然影響著戰鬥天平的傾斜,決定最後的勝負。
 
       很顯然,建箴並不是第一次接觸類似聖騎士相關的遊戲職業。
 
       而且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那等於是他最為熟悉的戰鬥方式,就算每個遊戲在基礎設定上會產生各種不同的差異,但是對於戰士、持盾戰鬥的騎士,衝鋒陷陣的前衛,其實在操作的基礎概念上,並沒有太多的明顯差異。
 
       但是,宗豪就算不是第一次選擇近距離的戰鬥職業來玩,在角色三十級之前也有著充足的練習和實戰體驗,但是別說宗豪本身並沒有執著於某一種角色形式的戰鬥方式,氣宗本身其實也是偏離原本拳鬥士戰鬥方式較多的分支。
 
       建箴選擇的是他最熟悉的職業,而宗豪拿到的與其說是不熟悉的職業,不如說是一個連攻擊的手段都完全被打亂,完全重組建構的攻擊循環。
 
       如果說今天他們各自隨機選擇一個職業進行比試的話,建箴相信憑宗豪的實力完全可以跟自己打得有來有回。但是,實際的狀況並非如此,所以才會造成兩邊巨大的熟練差距。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打從開始就是。
 
      不過因為這場勝負的開始也是宗豪自己提出,所以從另一種層面那也是說是他的咎由自取。而建箴覺得,就算宗豪早把這樣的可能性都已經預料進去,他也不會產生任何退縮的想法。
 
       就算他會輸,他也還有下一次的勝負。
 
       「就這?」
 
       建箴微笑,語帶挑釁。
 
       「都說了,用這種破格的職業是犯規的!你還要點臉不?」
 
       對於敗北,宗豪誠然也覺得場面不太好看,但至少在氣勢上是不願意輸的,雖然明眼都能看出他對於進階後的新職業熟悉程度不夠,但總還是要貪點口舌之快,就算比試上輸了,至少嘴巴上不能輸。
 
        「哎,別想了,多練個十天半個月的熟悉一下,看看會不會有什麼長進。」
 
       建箴知道自己也是有點嘴貧,其實在剛才的比試中,自己也有被氣宗完全截然不同的戰鬥風格所震驚到。那是一種建立在拳鬥士的基礎之上,卻又全然跟拳鬥士的快節奏有著不同差異的攻擊風格,不僅可遠可近,同時也忽快忽慢,看似正氣凜然,其實內容複雜多變,不拘一格。
 
       所以要說宗豪輸給了他,那肯定是否定的,實際情況看來,其實更多還是輸給了陌生的職業。
 
       「你等著!」
 
       宗豪信誓旦旦地為之後的勝負先下了戰帖,而建箴其實也相信,當宗豪能夠掌握駕馭起這個職業的優勢,習慣它的技能和出招時的節奏把控之後,氣宗的靈活多變,就能夠自然成為一種難以應對棘手對象。
 
       玩家之間的比武就是如此,當等級越高,能夠使用的技能越多的時候,那些產生的變化和選擇,會造成最後結果差異的部分也就越多,而那些差異變化,才正是玩家比試之間最具樂趣的部分。
 
       至少建箴從不覺得自己下一次還能贏得那麼輕而易舉。
 
      「別整天都想著PK,幹點正事吧氣宗大人。」
 
       臨風聳了聳肩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其實以建箴的立場,要這麼一直和宗豪比試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只不過本來高階轉職後的互相比試,只是更像一種儀式化的流程,要是真把互相比試這種東西當作常態性的日常,最後的結果肯定是沒完沒了的。
 
       「那你說,接下來該做點啥?」
 
       問題被傳遞了回來。
 
       不過依宗豪的個性,這也並不是什麼讓人驚訝的事。
 
       接下來該做點什麼?這種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問題,要回答起來卻沒有想像中來得那麼容易。當一個階段性的目標完成之後,要確定下一步的方向就顯得沒那麼簡單了。
 
       幻境樂章並沒有一個主體的主線故事內容,所有的旁支故事都必須由玩家自行摸索和探險才能解鎖或開放。就算有系統上的提示,實際上也沒有真正意義上限制玩家的行動和方向。這也就是說,接下來想走怎麼樣的路,全部都由玩家自己去決定和思考。
 
       離開了新手的範疇,他們的老手道路卻只處於剛起步的階段。如果有那個心思的話,照理來說現在應該已經可以尋找下一個提升等級的練級區域,不過實際上因為他們只是進行了職業階段的轉變,等級並沒有轉變,所以照原本的在白浪嶼的經驗繼續練級,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就這麼繼續提升等級大概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不過在他們這個階段來說,或許反而有些更重要的問題,需要趁著這個時候快些處理起來要好得多。
 
       如果可以的話,是時候留意一下是不是有團體或公會有契機能夠加入了。對於他們現在這樣的等級來說,正好處於已經脫離新手期的青澀,卻又有足夠的能力和團隊共同合作挑戰副本和區域性任務的時候。
 
       不過那畢竟不是自己擅長的事情,要說會有多積極去參與,那倒都還是未知數。而且就以往的經驗,自己和團隊的相性向來不是太好,有絕大多數過去的記憶,最後和其他玩家最開始的相處,都顯得並不那麼順利。
 
       說歸說,最後肯定還是會由他打點這些事情的。
 
       團體也是和宗豪同樣相對無緣的事物,差別就在宗豪對於自己不感興趣的事物,那可說是一點矜持都沒有。若非強制性的要求,宗豪並沒有那個興致和人群有什麼瓜葛。
 
       兩害相權取其輕,雖然自己不擅長那種事,但與其讓宗豪把事情搞得更複雜,不如還是讓自己在還能控制的範圍裡面盡可能的把握機會。
 
       雖然沒有跟宗豪詳細討論過這些,不過在默認上,自己是得接下這個問題了。
 
       「總之,我們暫時先回到白浪嶼吧,之後的事情我再想想該怎麼辦。」
 
       當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回歸初始目的是一種更加保險的方式。
 
       因為腦中並沒有相應的想法,所以瞬間會有些不著頭緒的感覺,但那種迷茫的感覺對他們來說,並不需要即刻找出相應的答案。
 
       對他們來說,那是「重要的事情」,卻還不至於到「必要的事情」。
 
       反過來說,因為階段性的任務已經完成,所以現在對他們來說該是可以暫時停下來歇息認真思考一下到底應該怎麼走的時期。
 
       「行,就聽你的。」
 
       「反正對你來說,只要不讓你去搞那些事情,怎麼樣都行吧?」
 
       「那當然,早就說好了,那種要動腦的事情是交給你處理的。」
 
       宗豪並沒有打算掩飾自己的想法,儘管怎麼聽怎麼想讓人想白眼,但往好處想的話,至少在這種麻煩事情上,宗豪向來都很實誠。
 
 
       原路返回,兩人在離線之前將角色都移動到了白浪嶼的旅店周邊,由於已經開啟了傳送的魔法陣,所以這一次並不需要從赤沙城再大老遠奔波過整個沙漠才能到達目的地。不管怎麼說,能夠省下大把的時間的方便性屬實令人感動。要說科技源自於人的惰性,或許在傳送的便利性和效率,就是最直觀的體現。
 
       當然,大城市也是有提供類似公共運輸的功能,好處是在載運途中可以完全無視於路上的怪物,班車直接抵達目標,可以提供大量的悠閒發呆時間欣賞沿途風景。不過實際上的移動速度比起玩家倒是快不了多少,而且也得支付往來所需的交通費用,要是太過習慣,細算起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回到白浪嶼,當天的行程也就結束了。
 
       關於對於職業的後續熟悉,還有對於接下來的計畫,建箴覺得最好還是讓腦袋稍微清醒之後再來決定接下來的後續動作。
 
       既然重要的目的已經達成,剩下來的就只是「來日方長」這樣的一句老話。
 
       「嗯……」
 
       在已經關閉的黑暗螢幕前面,建箴用手交疊捧住腦杓,維持著稍微後仰但又不會失衡把自己跌個四腳朝天的姿勢,開始思考接下來往後的事情。
 
       建箴已經想不起來到底是從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習慣。
 
       以前玩遊戲的時候,明明只需要顧及今天的事情,在下次上線的時候再去考慮之後的事情就好。不存在什麼事先調查,也不必考慮怎麼運用手中的資源和時間的把握,去更效率的完成想要達成的目標。
 
       不單只是在遊戲裡面,其實遊戲外的現實,也同樣是這樣的概念。
 
       孩子的時候,往往惦記的只是今天的作業、桌上的晚餐,之後的下課時間。
 
       再了不起,就是想想明天上課的課表,有沒有什麼老師交代,卻自己還沒有完成的作業和課前準備。小時候能夠關心的、能夠看見的時間,其實也僅僅只有這麼多。
 
       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自己心中的世界,還有這個社會觀念的改變,在那些過程中,自己卻不得不把視野拉得越來越遠。明明活在現實裡,屬於自己的思緒卻早已被時間拉扯扭曲得面目全非。
 
       而從某一個時間開始,自己的時間,已經開始不再屬於「當下」。而在那些連自己都無法預見的未來,抑或是遙遠地不可追溯的過往。
 
       建箴並不討厭這樣的改變。
 
       自己再不是什麼都不懂,無憂無慮的孩子,當能夠預見後來的事物,能夠提前做好準備,將自己預想的事情一項又一項的完成,從自己寫下的那些計畫表逐個打勾劃去的那種感覺,彷彿體會到自己距離成熟大人的距離又近了些。
 
       只不過,逐一被劃掉消失的,可能並不止於那些完成的計畫,還有那些再也回不過來的快樂時光。當在成長的道路上走得越來越遠,就越是感覺到自己的內心也離某些曾經的事物越來越遠。
 
       不管是對事物的變化,還是對與人的相處。曾經唾手可得的那些情緒,從何時開始變得遙不可及?
 
       是的,他其實並不討厭改變,他真正討厭的,或許更多是在變化之後所帶來的事物,那些讓他無從釋懷,卻又不得不接受的結果。
 
       「不管怎麼樣,明天先找些公會的資料和招募的情報研究一下吧。」
 
       建箴停下想法的延伸,只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基本的方向。他並不想把自己弄得那麼累。他知道或許有些事情,比起自己在那邊想破了頭,整天苦思冥想解決的方法,甚至還不如一個在眼前短暫的契機,或是……某些在無意間闖入自己尋常生活的人們。
 
       而建箴還有件沒預想到的事,那就是有封信,此時已寄來抵達了屋外的信箱。
 
       ……不論自己是否歡迎改變,改變卻從未真正停下腳步。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