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54) 固守岡位民眾自行避難

河合艾梅莉 | 2022-05-28 08:44:02 | 巴幣 3762 | 人氣 411

連載中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
資料夾簡介
在這場戰爭中,少女就算失去了聲音,也選擇堅強的活下去...

◆封面圖版權由塔可TAKO,金永浩,河合艾梅莉等三人持有
◆本作品於每周六早上固定更新
◆贊助的功能已經打開了,覺得我們的作品不錯的話可以打賞一下哦


大山和小松等人偷偷摸摸地從鳥取的駐點溜掉,在郊外找到銳司替他們安排的空車,以及畫上地圖的路徑。
「喔喔,還真的替我們安排好了呢……」
「咕嚕……照著路線開車吧!」
於是,他們沿著銳司給的路線向前駛去,一路上,或多或少都見到身體殘缺的薩摩兵屍體,宛如鬼屋一般。
但並不是鬼屋,是真實,一夥人不禁留下涔涔的冷汗,忐忑不安的前行著。
就這樣,來到了岡山的土佐陸軍放哨點,遠處的土佐兵們立刻察覺到了幾人的身影。
「不准動!雙手舉高!」
「沒問題嗎……大山?」
「一定沒問題的,那個廣島的幽靈說的話絕對不會騙人!」
心中揣測著不安,大山在土佐巡邏兵的燈光照耀下,和小松等人下了車,雙手舉高。
「薩摩兵……來刺探敵情的嗎?」
土佐兵們沒有立刻開槍,只是將槍口對準幾人,大山這才有些緊張的說著。
「我、我們是聽信廣島的幽靈的話來投誠的,沒有危害你們的意思,也不是來刺探軍情的!」
「廣島的幽靈……?」
「嗯,他讓我們來這裡投降於你們,請詳細查證。」
大山說完,領頭的土佐兵揮了揮左手,示意讓其他土佐兵過來支援。
「先搜他們的身,帶回去審理。」
「是!」
「別動,要是敢輕舉妄動就宰了你們,把戰術背心脫掉。」
「好的!」
大山依照土佐兵的指示,讓一行人把戰術背心和軍裝以及靴子脫掉,只剩下迷彩內衣和內褲,以確保沒有使用武器的意圖。
接著幾名士兵們拍了拍大山等人的身體。
「報告,沒有發藏匿武器的痕跡。」
「使用野戰束帶將他們銬上。」
「是!」
幾名土佐兵使用一次性的野戰束帶將大山等人銬上,便帶回去了營區一側關押,並告知營長後再呈上,輾轉後才通知到了龍之丞。
「報告,有薩摩兵前來投誠,請問藩士,我們要如何處置?」
「投誠……?」
龍之丞愣了一下,幾乎沒有薩摩兵向他們投誠過,而且現在薩摩藩的勢力仍然很大,勝利的天秤也沒有傾斜,到底……
「是,領頭的薩摩兵說是廣島的幽靈讓他們來的。」
「廣島的幽靈嗎……」
聽見岡山方面的指揮官這麼說,龍之丞無可奈何的抹了抹臉。
-真是的,備前銳司這傢伙還真是想幹嘛就幹嘛啊……
在心裡抱怨完後,龍之丞便立刻下達指示。
「辛苦你們了,我代替山內大人向你們道謝,我明天會到現場將那個薩摩兵親自轉移到藩內,由這邊進行審理,最近岡山的情勢有點緊張,交給你們了。」
「了解,藩士大人!為了聖女大人我們一定寸步不讓!」
「嗯,祝武運昌隆。」
龍之丞結束通訊後,立刻聯繫上銳司。
「備前銳司!你也太誇張了吧!」
「蛤?」
「就是讓薩摩兵投降的這件事啊!起碼和我先打個照面吧……」
「喔,你是說大山他們啊,失手打死就算了啊,反正是薩摩兵。喔對了,不用審訊他們了,已經被我問過了,他們沒有什麼特別有用的情報,直接丟給夢姬吧。」
「啊……你這人真是!」
龍之丞很無奈的抓了抓頭。
-早應該不把備前銳司當成正常人的,這傢伙……遇到薩摩兵根本就沒有正常的邏輯了……
「讓薩摩兵投降是什麼意思呀?」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輔助夢姬啊,她人手不太夠吧?要是讓原本是薩摩兵的人員交給她指揮豈不是更好,能夠最低限度的減少摩擦的問題。」
「原來如此,那,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
「嗯,交給你了。」
結束完通訊後,銳司總有種直覺,下一場戰鬥隨時會打響-
畢竟大山都來投誠了。
銳司來到了避難所的客廳,看到女生們剛好都在休息。
「愛合子,咲百奈。」
「?」
「怎麼了嗎,銳司?」
「這幾天呈戰備狀態,不准再睡昏頭了。」
「了解!銳司隊長!」
「姊姊知道了,不會去夜襲你。」
兩人凝重地說完,銳司摸了摸蕗實的頭。
「下次戰鬥,好好的待在這裡,不可以亂跑喔,蕗實。」
【我也可以待在小雞上面的。】
「但是,戰場很可怕……」
【小雞和愛合子姐姐還有咲百奈姊姊很厲害,我不會有事的。】
看見蕗實眼裡的認真,銳司坳不過她,只能答應了。
至於大山這裡,經由龍之丞的轉移,來到土佐藩的境內。
「大山,我們接下來會怎麼樣啊?」
「這……我也不知道呢……」
抱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大山和小松等人換上了土佐海軍軍裝。
「坂本藩士,這到底……」
「大山上等兵曹,有什麼意見嗎?」
「不,讓我們換上這些的意思是?」
「跟我來就知道了。」
龍之丞簡短的說完,將幾人帶至了船塢。
海清澈如鏡,天上有著幾隻海鷗正在飛翔,有幾艘龐然大物正聳立於此。
「這個是!」
映入眾人眼前的是,在島根登陸作戰中消失的旗風號、以及他的護衛艦金剛號。
「這裡就是你們以後服役的單位了,上去如何?」
龍之丞的話語一落,小倉幹夫便出現在他們眼裡。
「事情我聽說了,龍之丞大人,請讓他們登上船吧。」
幾人踏上了旗風號的甲板,大山看著周遭令人懷念的施設,不禁有點鼻酸。
這時熟悉的人影緩緩的走了過來,是金剛號艦長。
「小倉大佐!您怎麼也在這!?」
「當然,老身將一生都奉獻給東鄉家,理所當然會在這裡,而且,我現在被降格是中佐了。」
「降格?東鄉家?難道說……」
當大山一行人走到艦橋,就看到身穿白色為主體,藍色為襯邊的土佐海軍軍裝的夢姬正帶著海軍的軍帽,回頭望著他們。
幾人喜出過望,降軍的上司竟然是那名失蹤的東鄉家家主,而不是在其他土佐官兵的指揮下。
「小海上等兵曹、大竹一等兵曹,還有其他人,讓我們一起為了西日本的和平努力吧!」
夢姬伸手握住了大山和小松的手,而幹夫從旁貼近進她的耳邊悄聲提醒。
東鄉大人,他們是大山和小松。
啊……
於是夢姬又再把兩人的名字重新念過一遍。
嗚嗚,太好了,東鄉大人還是和以前一樣!
大山喜極而泣。
一樣的部分是指名字唸不對嗎……
小松無言地吐了槽。
幾人向著夢姬行軍禮,並正式加入了土佐藩的海軍─
不過,正當土佐藩緊鑼密鼓的為了未來的戰事做準備,薩摩藩也沒有閒著。
「島津,部隊集結的情況怎麼樣了?」
「進攻岡山的部隊基本上已經集結完成。但是,艦隊準備還要一些時間,正在航行於預定位置上。」
「大分和宮崎呢?」
「在西鄉先生的指示下,都已經準備就緒,並藏匿於建築物之中,只需要等西鄉先生下令,就能進攻愛援。」
澪姬將資料展示完畢,西鄉宗部站了起來,將雙手交疊於背後。
「土佐藩愛媛的防禦情形呢?」
「就目前觀測來看,他們還沒有與我們進行正面交戰的準備,反倒是岡山,有增援的趨向。」
澪姬報告完,西鄉宗部的臉上露出詭譎的微笑,心裡得意的冷笑。
-好,一切按照計畫進行,別以為我不敢對土佐藩動手啊,山內豐穗。
「傳令下去,等到進攻高知的艦隊就位!立刻進行高知城的侵略行動以及進攻愛媛!」
於是,西日本的第二場大型戰役,即將打響,而此刻的土佐藩,仍不知薩摩藩真正的戰略目標……
正當土佐藩的戰備措施準備到位,幾乎同一時間,薩摩兵對岡山的突擊就開始了,而且是在大半夜的就開始進行。
地面戰鬥部隊浩浩蕩蕩的朝著岡山進發,裝甲單位的轟鳴聲吵醒了每一位正在熟睡的岡山民眾以及軍人。
「攻擊開始!」
「前進!把岡山奪下來!」
「為了統一西日本的目標!衝啊!!」
「把女人都給我抓起來強姦!殺光那些男人!讓長州兵知道我們的厲害!」
與野心勃勃的薩摩兵不同,長州軍的部屬仍然領零零散散的。
連個像樣的戰鬥指示都沒有做出。
傳令兵急急忙忙地跑進指揮室。
「報告!偵測到薩摩軍的動向了!請求指示!」
坐在戰備指揮位子上的長州指揮官,和當初一樣,只有中佐。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即可……」
「欸?!指揮官你在說什麼?薩摩軍都準備進攻這裡了呀!」
當傳令兵說完,那名中佐拿著話筒往地上一摔。
「我也想做什麼啊!但是這是藩主的命令!可惡!到底想讓我們怎麼做啊!」
「這樣一來,就會重蹈上次的覆轍了!」
「我也知道啊!」
這名中佐回想起當時寺內還在這裡擔任指揮的事情,岡山的前半部分就是因為藩主毛利德輝的指示才失守的。
轟隆作響-
當傳令兵說完,砲彈落在他們附近的營區,火花的閃光照耀在他們身上。
這名指揮憤恨的槌了槌桌子。
「可惡!管他的藩主命令!立刻組織民眾避難,在戰備位置上的部隊立刻前往迎擊!後勤部隊通通去幫忙民眾避難!」
「是!」
傳令兵行了個軍禮,馬上將命令發布下去,許多三犄角戰車立刻和薩摩軍展開巷道戰。
然而,他們無線電都是滿滿的藩主語音-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
「現在到底怎麼樣了!中隊長,和小隊長呢?」
「攻擊過來!嗚哇!」
一名車內的組員剛說完,三發薩摩陸軍的戰車砲打中了三犄角戰車的側面。
幸虧裝甲足夠堅實才沒被直接擊破。
但,殊途同歸,緊接而來的攻擊,立刻讓那輛戰車化為廢鐵。
「薩摩兵來了!攻擊!」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
「射擊射擊!」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
「喔喔喔!!」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
就在長州兵們大喊著射擊的同時,毛利德輝的聲音就像回播般的……
不,根本就是一直不停地回播出現在長州兵們身上的無線電信號。
「嗚啊!」
火花肆意飛舞,長州兵們在砲火的轟擊下被戰的體無完膚。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
這句話宛如死神的餘音繚繞,並摧毀著長州兵們的意志。
「可惡可惡!到底是……!?」
這名士兵剛說完,就看到他的側面被薩摩兵入侵,身旁的同袍紛紛死於槍下。
「去死吧!垃圾長州兵!」
薩摩兵舉起手中的工兵鏟,長州兵來不及反應,被一刀砍中頸部,鮮血橫流,連慘叫都來不及。
「長州兵什麼的,果然不過就是一盤散沙,在島根打退我們果然只是偶然!」
薩摩兵踢開他的屍體後繼續向前推進。
「前進!把這些長州兵們通通殺光!」
「喔喔!!」
隨著此起彼落的槍聲,砲彈的轟鳴,戰車與裝甲車上的履帶在地面上輾過一具又一具的屍體。
儘管長州兵們試圖抵抗,然而在那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的無止盡廣播下,很快的各個失去戰鬥意志,轉身想逃離前線,但馬上就成了蜂窩。
「嗚、嗚啊!」
「嗚哇哇!!」
「呃!」
「醫療兵!醫療兵呢!他需要救治!嗚哇!」
一發砲彈飛來,炸毀了長州兵的據點,因為前線早已崩潰,這些後方的部隊自然也任人刀俎……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本應進行各種戰況的無線電報告,被毛利洗版。
可想而知長州兵是多麼的絕望,但是,西鄉宗部的目的並不在此。
豐穗能發覺到西鄉的野心嗎?
那麼,讓我們期待下回!
戰火中,我救了一個無法說話的少女,不見不散~!
***
後記B:
大家好,這邊是河合艾梅莉。
恭喜小海和大竹終於與夢姬團圓了(?)
夢姬:所以說他們到底是誰啊?
固守岡位,讓民眾自行避難……』是毛利的呢喃迴響啊,不愧是賣國求榮的死胖子。

創作回應

弗蘭達C9K
宗加速師:燒了那聖女!
薩摩兵:火刑!火刑!
銳司:ᕙ(ಠ ਊ ಠ)ᕗ(┛✧Д✧))┛
2022-05-28 21:04:10
河合艾梅莉
銳司:看來薩摩兵想被火刑,知道了
2022-05-28 21:11:05
weiting
在戰備位置上的部隊立刻前往迎(擊)!
2022-05-28 21:58:40
河合艾梅莉
挑錯大感謝(゚∀゚)
2022-05-28 22:09:31
weiting
長州藩主這麼搞事後面的處刑一定很精彩
2022-05-28 22:00:36
河合艾梅莉
看來該準備吃烤乳豬了
2022-05-28 22:09:48
ソケノ‧諾
原來夢姬在薩摩那邊也是這樣子呀ww(ˊ∀ˋ )
可憐的長州士兵.. 因受限於上級長官成了薩摩兵眼裡的廢物( •́ὤ•̀) 無線電被用來塞這種無用的垃圾訊息,虧藩主想得出來
2022-05-29 21:30:35
河合艾梅莉
夢姬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並沒有雙重人格或是做表面功夫,憨直的個性深受部下們喜愛(?

毛利:齁齁~我果然是天才諾
看來該把無線電扔掉了...
2022-05-29 23:54:38
騎空士不能休息
銳司已開路

銳司隨心所欲的結果就是龍之丞頭痛,不過也確保了部分戰力應該還可以(吧

為什麼愛合子說的一副平常就會去夜襲的感覺呢ww

名字被唸錯還喜極而泣,大山你累了去休息吧(

看來長洲蕃又有個中佐要「出名」了呢
那個毛利真該死
2022-05-31 16:31:1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