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11-02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2-05-28 00:04:12 | 巴幣 4 | 人氣 57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馬車在悠晴的牽領下緩緩拉出蓋達城門,守門的城衛們雖然有些驚訝,但並沒有上前查問。
 
至於車內,薰央正熱情地依偎在韓宇爵懷裡撒嬌。
 
芙蕊則充滿期待的打開媞絲幫她們挑選的禮物。
 
盒內是雙精緻的黑色短靴。複雜的皮革結構與華麗的蕾絲綴邊可以看出鞋子本身的昂貴──確實是滿好看的,但感覺不適合運動。
 
或許本來就是為了一些比較重要的場合而購買?芙蕊不禁猜想。
 
明明委託可是要挑戰兩條龍,居然已經開始準備戰後的服裝…,芙蕊面露苦笑。
 
「吶,哥哥,四周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喔。」
薰央慵懶地摟著韓宇爵說道。
 
「恩,那叫悠晴換手吧。」
「好──」
薰央答應後把臉猛然探向韓宇爵的雙腿之間──芙蕊知道薰央是透過衣服間的縫隙去連接到外邊的影界,但這個姿勢曖昧到令她很難相信薰央是湊巧這樣做。
 
芙蕊皺起眉頭。
「你們兄妹倆真的是很變態欸。」
韓宇爵投降般地舉起手表示無辜。
「──等等,把影界開在這裡其實對我反而是威脅啊,我可沒辦法興奮起來。」
 
「甚麼意思?」
「薰央的影界只能允許無生命體或她本人自由進出──一般人只要稍微進入其中,進入的部分會直接被屍靈之力浸染,強行抹去生命力。」
「...那為甚麼薰央還故意把影界開在你那裏?」
 
「我猜是因為,薰央喜歡這種有點刺激的事情?」
「這不只是有點吧!?」
雖然芙蕊很不認同,但她也不禁聯想,或許自己欠缺的正是這份將生死置之事外的大膽態度。
 
能夠站在客觀角度去分析自己或其他所有生命的正確價值,便能夠在危急時刻臨危不亂,鎮定的擬定對策與預判未來會發生的狀況──這或許就是韓宇爵能夠精準判斷現況,而自己卻做不到的關鍵差別…。
 
但拿達爾買的事件來判斷,韓宇爵又把芙蕊看的太重要,願意為了芙蕊而犧牲其他人,這讓芙蕊不禁感到五味雜陳──難道自己的存在其實會影響韓宇爵做出正確的判斷嗎?
 
半晌過後,悠晴輕快的躍上了馬車。
悠晴先是看了韓宇爵幾秒,接著目光一轉,軟綿綿的貼到芙蕊右側。
「欸?」
芙蕊完全沒有料到,悠晴會選擇和自己撒嬌。
 
「唉呀,看來把女妖電跑,對悠晴來說是很大的加分呢。」
韓宇爵笑呵呵地點頭,芙蕊則有些困惑的反問。
「或許是這樣…但你的御龍之氣怎麼會連這點事情都比不過啊?」
 
「...芙蕊,也,香香。」
悠晴輕聲回答。
「欸?我身上也有御龍之氣嗎?」
芙蕊這才恍然大悟。或許是因為韓宇爵與芙蕊相處時間已經不短,芙蕊身上多少也沾了些靈氣,所以在悠晴眼裡,兩邊都是有御龍之氣的陪伴。
而既然兩邊都有御龍之氣,那悠晴自然會先選擇擊退女妖的芙蕊。
 
但若悠晴會覺得兩人身上的御龍之氣差不多濃烈...,那不就代表自己跟這傢伙太接近了嗎?還、還是說,這傢伙偷偷對自己做了甚麼?
芙蕊紅著臉瞪向韓宇爵,後者不明所以的遞出飯盒。
 
「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吧──燻肉捲。」
「為甚麼要在車上吃?我們沒有要停車吃晚餐嗎?」
「不,等等沒什麼機會好好吃飯,現在是在等薰央幫馬裝上馬轡而已。」
韓宇爵邊說邊用手帕把嘴邊的肉汁除去。
 
芙蕊接過飯盒,雖然燻肉看起來十分可口,但包裹燻肉的鮮綠生菜讓她有些排斥。
不曉得悠晴會不會和自己一樣不喜歡吃菜?
 
瞄向悠晴,龍族女孩早已將整個燻肉捲送入嘴裡,大大鼓起的臉頰就像是松鼠嘴裡塞滿松果那樣逗趣。
或許是知道等等有體力活而不挑食...,但為甚麼負責拉車的悠晴在這裡,韓宇爵卻說薰央在綁馬轡?
 
難道是薇妮?但那匹馬明明在剛入城的時候就牽去客棧寄放了...。
芙蕊探頭望向窗外──薰央的上半身正在幫一匹沒見過的高大黑馬安裝駕具。
 
「──這匹馬...不對,這匹是...驢子?」
「真失禮啊,他是馬啦,看尾巴應該就知道了吧。」
韓宇爵邊說邊拍了拍薰央不停扭動的屁股。
薰央會過意來,將影界從韓宇爵的胯下挪到一旁的座椅上。
 
「這匹馬名叫澤普,是薰央的愛馬。」
「薰央的愛馬...啊,所以說這匹馬...,」
在韓宇爵的暗示下,芙蕊意識到這八成是一匹屍馬──但看起來其實與普通的馬匹沒有甚麼差異,僅僅是顏色深了點。
 
「就算是不死族,這個體型還是太胖了吧?」
「姑且算是意外。因為澤普走得太突然,死前剛好處在這麼體型下。」
「那這傢伙還保有靈智?」
「沒有。薰央沒有能力讓自己的手下保有自我意識──但生前的一些習慣是會延續的,例如討厭泥濘這點。」
「還真是嬌貫...。」
芙蕊沒好氣的咬了一口肉捲。
 
「不過,當初說要來蓋達買火山牛,結果最後卻用一匹屍馬代替,你們真的有打算趕路嗎?」
「火山牛的賣家在不遠處而已,我可沒失言。」
隨著韓宇爵也把頭探出窗外指認,芙蕊感受到對方溫暖的身軀近到快要趴在自己身上。
這傢伙總是這樣,完全不管身分與禮儀的湊近女孩…,芙蕊努力將注意力轉回韓宇爵所指方向,努力忽略他粗壯的手隨時都可以把自己給抱住這件事。
 
而韓所指的方向確實有微弱火光──若不是韓宇爵提醒,芙蕊還真沒發現那黯淡的光色。
「那邊才是我們的目的地:蓋達黑市。火山牛這種攻擊性高又昂貴的馱獸,想在蓋達城內買到幾乎是不可能。但黑市又人蛇混雜充滿危險,為了不讓媞絲擔心,所以我才稍微撒了點謊說要給悠晴牽。」
 
「...?」
悠晴冷不防地從芙蕊前方竄出。為了讓悠晴順利探頭,芙蕊連忙往韓宇爵的方向縮去。
這個壞蛋似乎將芙蕊的舉動視為撒嬌,於是一把摟住了悠晴與芙蕊,並親暱的用下巴輕磨芙蕊的頭頂。
 
「所、所以你要帶我們這群小孩去黑市?」
芙蕊故作鎮定,假裝對於韓宇爵的攻勢毫不在意──雖然一開始的結巴可能有點出賣她的動搖。
「恩,反正你們現在的戰力也不用擔心遇到甚麼危險,不如早點看看這世界有多少邪惡的壞人吧~」
 
「邪惡的壞人,這裡不就有一個嗎?」
「欸?我明明甚麼壞事都還沒幹耶~」
韓宇爵用無辜的語氣回應,隨著鼻息的移動,芙蕊感覺到對方的嘴正逐漸靠近自己耳朵。
「──那芙蕊說說看,我看起來像要做甚麼壞事呢?」
為甚麼…要用這種低沉又充滿磁性的口吻在自己耳邊低語…!?
芙蕊知道自己的耳根已經不爭氣的滾燙起來。
 
「唔唔...我,那個...。」
「──如果芙蕊不知道,薰央可以幫忙回答哟~」
冰冷的聲音從三人身後傳來,芙蕊連忙掙脫韓宇爵的懷抱,拉著悠晴往另一側縮去。
 
「唉呀,薰央弄好了嗎?真棒~」
「欸?為甚麼要轉移話題呢?哥哥不是想聽答案嗎?薰央知道答案哟?可以立刻跟哥哥說哟♥」
面對韓宇爵若無其事的招呼,薰央笑咪咪的湊到韓宇爵面前。
「但是哥哥吶~薰央明明只是離開幾分鐘,明明只是半個身體不在,哥哥怎麼就快把芙蕊給吃掉了啊?雖然薰央覺得哥哥確實很有魅力,不過挑選對象上還是要有些門檻吧?例如性感成熟、實力強勁、人脈很廣,或者是做事精明甚麼的薰央都不會有意見,但是最近哥哥總感覺越來越隨便了,薰央實在是有些小意外呢~」
「…。」
被批評的一無是處的芙蕊完全不敢反駁,現在的薰央就只差沒把斧頭拿出來而已。
 
「唉呀,薰央想太多了吧?哥哥只是普通的在和芙蕊聊天喔,就是稍──微沒有拿捏好距離而已喔~」
「只是這樣嗎~?」
薰央一手把韓宇爵推倒,一手按住了少年身後的牆壁,熟練的跨坐到韓宇爵身上後,刻意地用那充滿分量的胸脯擠壓著韓宇爵的半身。
「那這樣看來,哥哥一定是累積了太多的壓力啦…。」
薰央淘氣的輕咬韓宇爵的耳朵,聲音也比平常更加撫媚。
 
「你,你們兩個!」
芙蕊對著眼前的光景已經害羞得不敢直視,悠晴面無表情,但頭上的呆毛豎直的就像一根稻稈。
 
薰央轉頭媚笑,黑影從兄妹四周升起,就像當初在旅館架起的小黑屋那樣,逐漸擋住裡外聯繫。
「芙蕊跟悠晴請先好好休息~薰央必須做些,大人做的事情了♥」
「等等薰央,再怎麼說也只有十幾分鐘──」
影界沒等韓宇爵說完便陡然包起,芙蕊和悠晴充滿默契的互望了一眼。
 
馬車緩緩移動起來,芙蕊知道這車一開便無法中途停下。
 
──五分鐘過去。
 
「既然早就準備去黑市的話,至少事先也跟我們說一下吧,或者留點時間跟我們說說注意事項甚麼的吧?真是的,完全不管別人感受的兩個笨蛋...。」
「...?」
雖然已經過了五分鐘,但在球體外的芙蕊完全無法靜下心來,只不停的嘮叨著。
一想到裡面的狀況,她的臉更是滾燙的無法降溫。
 
薰央方才的樣子明顯是急躁不滿,雖然不太可能在幾分鐘之內就做那種事情,但芙蕊還是忍不住想像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畫面──
「不不不會的...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做那種事情啦...!」
芙蕊小聲地對自己說道,並用小手拍打起臉頰。
相關知識芙蕊早已在家教中學過,何況要進行那種事情,這樣一個狹窄的空間是絕對不足以讓韓宇爵進行激烈運動的──薰央應該只是親親摸摸抱抱之類的?
 
在芙蕊激烈的進行腦內風暴時,悠晴已經把目光從黑屋轉向芙蕊。兩人對視幾秒,悠晴淡淡地開口。
「芙蕊,發情期?」
「──人類才沒有發情期!不、不對,我根本沒有發情啦!?」
 
「...騙人。」
悠晴頭上的呆毛垂落,口氣似乎也變得有些委屈。
芙蕊連忙放低氣勢,試圖在不傷害對方的情況下為自己辯護。
「真、真的不是發情啦!只是不知道他們兩個在小黑屋裡面做甚麼,所以有、有點胡思亂想!」
「悠晴,看的到,薰央。」
悠晴若無其事地表示。
 
「欸?是,是因為那個『業』嗎?」
「她,手手,這樣。」
「不要模仿給我看啦!」
芙蕊慘叫著摀起自己的眼睛。
面對喜怒無常的芙蕊,悠晴頭上的呆毛打出了大大的問號。
 
§§§§§§§§§§§§§§§§§§§§§§§§§§§§§§§§§§§§§§§§§§§§§§§§§§§§§§§§§§§§§§§§
 
 
古樸的閨房內,黑髮少女正褪去上衣,供姚穗香檢查身體狀況。
姚穗香輕輕拂起蒂芬的馬尾,低頭檢視少女的潔白後頸。
 
「恩,這東西確實完全移動到你的左胸上方了,其他地方都沒有任何殘留魔力。」
姚穗香微笑著放下蒂芬的馬尾。
「實在非常抱歉,要選在穗香小姐的休息時間前來叨擾...。」
 
「沒什麼──但我有點好奇的是,這個東西看上去至少已經附體一個月了,為甚麼蒂芬現在才來找我呢?」
姚穗香笑盈盈地將手碰上蒂芬的左胸上側,戳弄那個黑色密實的愛心紋身。
「我、我本以為這是驅散詛咒的一點副作用,過個幾天便會消散...,但沒想到這東西的存在感越來越強──軍方雖說要聯繫醫界權威為我診斷,但過了一個月卻一點回聲都沒有...,我有點擔心,就先偷偷跑來穗香小姐這裡了...。」
「原來如此。」
姚穗香將衣物遞給蒂芬,笑咪咪的坐到書桌前。
 
「那麼,我就來說說這個東西是甚麼來歷,又要如何消除吧。」
「欸?」
坦白說,蒂芬此行只是希望穗香能先確認自己的靈魂是否有受其影響,並沒有真的希望姚穗香找出病因。
「穗、穗香小姐找出病因了嗎?」
 
「欸?這樣問的意思是,蒂芬覺得我會看不出來嗎?」
姚穗香表情變得沮喪。
「果然不再是歐格魯之眼以後,大家也只對我的言靈有所期待啊…。」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對於自己原本的盤算被看穿,蒂芬羞紅了臉連忙否認。
 
「我開個玩笑呢。」
姚穗香卻在瞬間從沮喪變成了笑臉,像在安撫不安的小女孩一樣柔聲哄道。
「何況能夠看出這東西的身分,也確實是多虧了言靈沒錯,我沒辦法不靠言靈做出其他判斷呢。」
「穗、穗香小姐...!」
察覺自己被戲弄後,蒂芬咬牙輕喊。
 
姚穗香笑呵呵的執筆寫起報告。
「這個東西嚴格說起來,並不是一個詛咒。」
「欸?這是甚麼意思?」
「確實需要花點時間解釋...蒂芬聽過人靈嗎?」
 
「人靈...是指帝國四大人靈嗎?」
蒂芬自然聽過。四大人靈是數百年前由人轉生的四位強大精神體,為守護帝國,此四靈以技能的方式傳承於四大都市之內,姚穗香的言靈便是其一魔脈。
 
「沒錯,這四大人靈的修練方法,和蒂芬現在的情況十分相似,就是將靈憑依在人體之上,相互磨合彼此的『養靈』。」
 
姚穗香繼續振筆疾書。
「與精靈溝通,請求精靈分送靈魄,受靈者會拿到一個具有自我意識,並且不同於自身靈脈屬性的靈體。他們必須要在修練自身的同時協助靈體成長。當兩邊靈脈達到同樣的境界後,靈體與受靈者便能結合轉生為精靈,這就是人靈的由來。」
 
「這聽起來...確實有點相似?」
蒂芬也很快會過意來──她現在確實就是被一個無害無名的魔力給纏上,若以養靈稱之也很貼近事實...。
「所以穗香小姐的意思是,這東西可能是薰央的靈魄?」
「恩,雖然我也不太肯定,為甚麼血魔案中的罹難者要將靈魂分送給你...,不過拋開動機不談,除去此物的方法其實相當簡單。只要以自身靈力與其損耗,失去靈力到完全不能附著的靈魄很快就會破散。」
姚穗香意有所指的側頭看向窗邊沉吟。
 
「但這麼說可能會讓蒂芬不舒服──我個人其實是建議不要把靈化掉,好好的與它一起修練應該才是個最佳的選擇喔。」
 
「欸?這樣不是很危險嗎?身上留著一個與屍人有關的魔力甚麼的...。」
「這塊靈魄上沒有殘留任何屍靈的力量,可以當作是一塊帶有影屬性的魔力。」
姚穗香手指輕輕戳了戳那個愛心圖案,一邊用慈祥的眼神注視著蒂芬──就像蒂芬才是那個要被人疼愛的小孩一樣。
 
「儘管屬性上與蒂芬本來的耀火截然不同,但只要彼此之間達到一定默契,便可指使靈魄暫時與自身魔力融合,同時操作冥火與耀火──帝國史上可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光影雙持,戰力自然會變得更加強大。」
「雖然說是這麼說,可是...這個靈魄不一定如穗香小姐看到的那麼溫馴,我很擔心它日後遭到薰央指使,對我的身體造成影響...。」
 
姚穗香再度反駁。
「養靈是由蒂芬提供容器、精神與魔力給予靈魄淬練──所以其溫馴或狂野全看個人修練成果決定。而且與靈的相性逐步增強後,薰央成功唆使靈魄反噬的可能性自然也會愈低,所以,我想不用擔心這種事。」
 
「那,那持有與自身靈脈不同的魔力,難道不會對原本的魔力源造成干擾,阻礙修練嗎?」
蒂芬又問。
 
姚穗香靈眸一轉,彷彿早有準備的接話。
「修練速度確實會變慢,但比起上限過低的困擾,我覺得降低修練速度來換取上限提升反而是件美事:因為與靈的融合必然會強化靈格,這是無庸置疑的。」
「原、原來如此。」
 
蒂芬被姚穗香這麼一說,還真有點想要留下靈魄,但最大的問題果然還是...。
「──若真的是個百利而無一害的東西,為甚麼薰央會特地分送給我呢?」
「這點我也無從得知,我想薰央可能是有求於你,又或者她單純的希望你變得比別人還強?」
「希望我變強甚麼的,怎麼可──」
蒂芬本以為姚穗香是在開玩笑,但她突然想起與薰央的那場戰鬥中,對方確實直接了當地嘲笑了自己的弱小...。
 
姚穗香笑著將紙遞給蒂芬。
「雖然說了很多養靈的好處,但魔石、魔具也絕非毫無理由的取代養靈修煉。在得出答案之前,我認為葉姊可以提供一些客觀論證──葉姊是帝國史學與醫學的雙權威,你拿著這封介紹信去找她問問,應該就能有不少收穫。」
「好的,謝謝,真的非常感謝!」
蒂芬受寵若驚的起身鞠躬。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悠晴抱緊芙蕊喊香香的畫面光想像就覺得好香好百合[e16]
2022-05-28 14:18:10
狼喃
能夠相處愉快真是太好了,看得我心驚膽跳XD
2022-05-28 19:05: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