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17、黑歷史(五)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5-26 19:01:58 | 巴幣 2 | 人氣 68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17、黑歷史(五)


  去年那件情殺分屍案發生後,由於兇手畏罪自殺,導致警方無法找齊被肢解的屍塊,直到梅伊樺的母親上電視宣稱她接收到來自靈界的訊息,警方才在松楠小學找到被害人的頭顱。
 
  原來,兇手與被害人從小學就相識了。在殺害被害人後,兇手過於沉浸小學的回憶,才會把被害人的頭顱埋回母校,然而,松楠小學的管理層認為此事會影響到校譽,要求警方不要對外公佈真相,才會導致後來大家都認為梅伊樺的母親說謊,嘲笑她是神棍,說她上電視是為了打知名度騙錢。
 
  梅伊樺受不了同學們對她母親的種種嘲諷,開始採取行動來維護她母親的聲譽。她謊稱自己有陰陽眼,並以燒雞燒狗的行為來暗示牠們被髒東西附身,因為用火焚燒物體本身就是一種具有驅邪象徵的行為,當然梅伊樺並沒有真的燒死那些動物,她只是把牠們都帶回家養了。
 
  攻擊同學的那些行為也是,本來她只是想營造出那些同學被髒東西纏身,而她是過去幫忙除靈的效果,但其他人卻都認為她是發瘋了想攻擊他們。
 
  「很好笑對吧?明明一開始好好跟他們說別再嘲笑我媽媽就好了,我卻硬要做這些奇怪的事。」梅伊樺苦笑道。
 
  「嗯,真的很奇怪。」我點頭。
 
  她面露些許愕然,但很快就轉過頭,可能其實她心底還是有點期望我能夠理解吧。
 
  其實,我是能夠理解的。
 
  因為我也曾經為了證明某個不存在的事情,而刻意做過一些反常的舉動,比方說假裝自己有個看不見的朋友,就會刻意自言自語,或是假裝自己曾跟異次元生物戰鬥,就會故意摔傷自己,但在不知情的人眼裡,真的就只會覺得「欸幹!你是在衝三小?」
 
  而這些目的的背後,就只是為了凸顯自己與眾不同,想要被人在意,雖然我後來因為轉學太多次而不再對社交有興趣,不過「想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他人」這種念頭依然還在我腦中。
 
  而梅伊樺她想將「不希望別人嘲笑母親」的想法傳達給他人,卻用了極度彆扭的方式表達,才會導致現在這個結果。
 
  簡單來說,如果想向別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單純透過行為表現是不行的,甚至只會造成反效果,必須要連同言語一同向對方表達清楚,這才是好的溝通方式。
 
  「妳別擔心,我會幫妳跟大家解釋清楚的。」
 
  「你幫我又能怎麼樣?事情已經發生了,大家絕對不會因為你的出現而停止討厭我,到頭來還是什麼都改變不了。」
 
  見她垂頭喪氣,我就伸手把自己的瀏海撥開。
 
  「妳照我這樣做。」
 
  「……這樣?」她把她自己的瀏海撥去一旁,鮮紅的夕陽光映照在她臉上驅散了陰影,同時也將她的雙眸染成美麗的火紅色。
 
  「有精神多了,這就是改變的第一步。」我跳下欄杆,走到她身前說:「說實話,妳之前頭髮都蓋住眼睛給人感覺很陰沉,就算沒聽到謠言,也會覺得妳這人怪怪的,明明長得很可愛,幹嘛要把臉遮住?」
 
  「你在胡說什麼……」她把視線撇至一旁。
 
  果然她真的很單純,只是為了維護母親的聲譽才會做那些事情,換句話說,她最初的本意是好的,只是努力的方向錯了,如果有人能願意好好傾聽她、理解她、引導她,就不會演變成現今這般局面,既然如此……
 
  「梅伊樺,我們合作吧。」
 
  「合作?」
 
  「對,既然妳不想依靠別人,那就先改變自己,想辦法去融入大家,有問題的話我會幫助妳。」
 
  「這樣不是只有我單方面受惠嗎?」
 
  「不會,因為總是有那麼幾個人看妳不順眼對吧?我可以幫妳教訓他們,實際上我就是想打架發洩才會幫妳,所以妳不要認為只有我在幫妳,我們這是互助關係!」
 
  「你還真會說。」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是這個!」我指著她的臉說:「妳知道妳笑起來很好看嗎?」
 
  「我不知道啦!」她轉身過去,不讓我看到她的表情,應該是害羞了。
 
  誰知沒過幾秒,她忽然又嘆口氣,表情也變得哀愁
 
  「還是算了……我覺得發生過的事就是無法改變,所以還是別讓我期待未來那些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事。」
 
  「無法改變?是這樣嗎?」我一口氣跳到護欄上,望著下方的河面說:「以前我爸在颱風天的時候帶我去泛舟害我溺水,導致我之後都不敢游泳。」
 
  看著護欄下那微微起伏的河面,我雙腿開始發抖,牙齒也顫動起來。
 
  「直到現在,我也很怕水,如果有人命令我去游泳,我一定會說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強迫我的身體去做!只要我跨出這一步,把身體交給地心引力,就能夠改變我不敢游泳的現實!!」
 
  吼完,我直接往河裡跳去。
 
  下一次醒來,我人已經在醫院了。
 
  原來我溺水嗆到,醫生說我神經受損,語言與邏輯組織功能都受到影響,以後我在表達或理解事情時將會比一般人還要吃力,這會間接影響情緒控制,導致我更容易暴怒。
 
  簡單來說,我變弱了,也變笨了。
 
  幸好當時梅伊樺有立刻找附近的大人來救我,我才沒有當場淹死,不過似乎是被我這一舉感動到,她終於下定決心改變了。
 
  出院後,我每天放學都會陪梅伊樺一起回家,和她討論如何改善她的缺點,之後她也很積極為她過去的行為道歉,也想跟大家好好交流,不過現實當然沒這麼順利,就算那個軍裝男休學了,還是有人會偷偷欺負她,即便有我介入還是很難改善這個問題。

  所以畢業後我們才會刻意選這所位於學區邊界的國中來就讀,因為這裡不會遇到以前同校的人……除了王燿奏。這傢伙自稱他跟我們讀過同一所小學,但我從沒見過他,不過先不管他了。
 
  把時間拉回到現在。
 
  「……這就是,我所認識的伊樺。」
 
  我嚥了口沫,接著說:
 
  「雖然網路上指責的那些,她都曾經做過,但她已經改變了!在殺貓事件發生前,你們不也都跟她相處得很好嗎?之前園遊會還是聖誕節很多雜事都是她在處理,你們懶得做事她都沒抱怨過,你們攜帶違禁品她也只是笑笑叮嚀你們收起來不跟老師說,所以我實在想不通,明明她對你們這麼好,你們卻能夠在一天之內翻臉不認人,何況這件事還有很多謎團,如果你們只用她過去的黑歷史來評價她,那真的很不公平!」
 
  說完好一大串,我才發現台下的同學都消失了,整間教室只剩下李沐傑、王燿奏、許心郁跟何靜鶴他們幾個在聽我說話。
 
  「欸幹!我在講正事,其他人怎麼都不見了?」我怒問。
 
  「你講太久了,大家當然都跑了。」王燿奏打著哈欠說。
 
  「甚麼??」
 
  我費盡心力講這麼多,結果大家都跑掉是怎樣??
 
  「呃啊啊啊啊啊啊!!」
 
  怒火奔騰而出,我緊握雙拳像浩克一樣對講桌猛捶狂砸,講桌馬上就被我砸個稀巴爛。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