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九十三章 真正的泥鰍功?

草士 | 2022-05-26 19:00:03 | 巴幣 2 | 人氣 35



第四百九十三章 真正的泥鰍功?


霍菲菲低吟一聲,連忙奔到霍山身旁,封住他左臂穴道,以免氣血繼續流失,往懷中一摸,突然想到身上絹帕適才已用在他右腕,當下想了想,低聲和霍山說了幾句話,見對方點頭,撕開他左衣袖,勉強裹住他掌心創口。


霍山大喘粗氣,邊忍著掌心劇痛,邊咬牙切齒瞪著袁昊,目光轉到面前替自己包紮傷口的霍菲菲,胸中忌火不減反增,抽開手臂,冷冷道:「夠了,菲菲。妳聽好,那人從撫仙一路至今,屢屢壞我霍家計畫,萬死不足以蔽其辜!妳務必要拿下那人,切不可再有留情。」


霍菲菲登時面有難色,一張小嘴數次張了又闔,闔了又開,顯是不知如何啟齒。原來她見自家七哥雙手接連被袁昊所傷,但性命又始終無礙,因此就算對袁昊多少存有不滿,也是責難之情居多,絕無半點憤懣殺意。反倒見對方剛踏入執者五脈不久,武功竟突飛猛進,她兄妹二人聯手出招,不僅拿不下他,還吃了不小悶虧,武者之血沸騰不已,大感雀躍。


霍山見霍菲菲遲遲不答,臉色甚是困擾,心中暗怒,想道:「哼,她體內雖流有我霍家高貴血脈,但終究是那賤婢所生的雜種,任她武功再高,再有天分,心中不向著我霍家,終會釀禍。長老們也是老了,怎會如此糊塗?」


他多年來對霍菲菲的天分備感妒忌,見她武功境界與日俱進,自己年長於她,武功卻在原地踏步,加上本家的百般呵護,心裡早有不滿,此時接連受創之下,懷疑忌心更重。他卻哪裡知道,霍家老一輩人正是因為知曉霍菲菲性子極為護短,寧可放水輸給同門嫡系子弟,獨兒承受他人冷眼非議,也不願讓自家人丟臉,霍家長老通通見在眼底,知她絕不可能背叛霍家,因此甚是放心。


「霍菲菲,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次。」霍山冷冷又道。他目光望到一處方向,微微瞇起眼,右手忍痛指著袁昊,厲喝:「大敵當前,妳身為霍家人,還有甚麼好猶豫?」


霍菲菲低下目光,嚅聲道:「我……我……」目光不由轉到袁昊。


袁昊和霍菲菲相處也不算短,加之二人每每切磋比劃完,都會談天一小會兒,清楚她那護短性子,輕輕嘆了口氣,忖道:「這霍菲菲雖是霍家人,可和那些的霍家人又大大不同,她是受惡人逼迫,為家人動武,我怎能為難她?」想畢,當即哈哈一笑,道:「霍姑娘,妳我二人鬥了如此多回,總該分出個勝負。」


霍菲菲吃了一驚,偷偷看了眼自家七哥,細眉緊促,道:「袁昊,可是我……」


袁昊瞟見她身後霍山神情扭曲,不等她說完話,搶先又道:「廢甚麼話,本小俠說要打就要打,怎麼,妳身為武者不敢接戰,是不是?嘿嘿,那妳認輸也行,雪中青芒在手,管妳來幾個霍七少霍八少,通通不是本小俠的對手。」


霍山聞言大怒,起身而立,周身道氣似狂風席捲而起,道:「袁昊,你這是找死!」


袁昊賊笑道:「不過一介手下敗將,憑你那三腳貓功夫,根本上不了臺面。」


正當霍山又欲怒罵出口,只見霍菲菲踏出一步,纖腕翻轉,手中畫筆橫掃而出,挾著源源道氣的筆尖凌空畫出一道墨跡。


袁昊持「雪中青芒」斜架胸前,運轉道氣,耳中聽得一聲悶響剛響,黑墨橫飛,手掌頓時微微發麻,雪中青芒的劍身隱隱震鳴,連人帶劍倒退三步。他暗暗心驚,想道:「這一筆和以往所見任何一筆截然不同,倘若我手上拿著尋常劍刃,而非竹爺爺的劍,定然擋不下這一筆,輕則震碎劍身,重則受不小內傷。」


只見霍菲菲臉上既有嗔怒,又有不滿,更多的是身為武者的自負傲氣,道:「好呀,你想打,本姑娘就陪你打個夠,我霍家人的武學,就算不如道盟五霸數百年來的傳載積累,卻容不得你一介後生晚輩侮辱。」


袁昊撇撇嘴,道:「甚麼霍家武學,妳使的分明是靈瑤宮武學。」


霍菲菲似也察覺自己話中矛盾,俏臉微微一紅,嬌斥道:「接招!」筆墨飛舞,並非嬌夭輕靈的筆招,頗有壯麗之感,當是靈瑤宮筆招中的「筆掃千軍」。


袁昊向右虛晃一步,左腳向左輕移,當即施展泥鰍功,眨眼之間竄到霍菲菲右身,雪中青芒斜削而出,峨山四劍的雄劍勢當起。霍菲菲早有預料,見筆招落空,倒也不慌,迅速收勢,避過逼來的數劍,手中筆墨凌空連點圈轉,團團黑圈宛若層層圓盾,久久不散,雪白劍刃飛快劃過其中一黑圈,劍上勢頭似減了幾分,待全數黑圈盡滅,劍上居然已無任何勁力。霍菲菲輕鬆避過,朝袁昊嬌嬌一笑,還以一筆。


袁昊和霍菲菲交手過無數回,雙方早對彼此招數瞭若指掌,只看一眼,就知該架該退。當日大宅切磋,霍菲菲為了進一步切磋武藝,袁昊則為了找尋霍家人的破綻,二人各懷心思,只盼著這比武切磋的機會能多則多,是以每一回過招,不論誰勝誰負,均是誰也不點出此理,雙雙各退一步。


然而適才被袁昊隨口挑撥胡謅,霍菲菲雖微有慍怒,但這一來一往之間,武者的比鬥心逐而高漲,心中亦起了分出高下的念頭。


眼見袁昊「泥鰍功」一溜一竄,不同過往邊退邊打,毫不猶豫直逼險處,迎面逼上毛筆攻勢,步法居然更加詭譎難測,化危機為轉機,屢屢攻得霍菲菲不得不守。她先前和袁昊過招時,雙方盡管打得有來有回,卻鮮少會轉攻為守,此刻她被逼得連連倒退,趨於守勢,臉上笑得歡快無比,邊出筆邊問:「這才是你真正實力?這才是真正的『泥鰍功』?」


袁昊笑而不答,心中想著:「不管退而不打、還是屢踏險境的泥鰍功,通通都是泥鰍功,差別就在『落拓無心』四字之理。當日習得泥鰍功,竹爺爺曾說過前面四字既悟,後面四字自然明瞭,其實這後四字對瀛海島民而來,並不難悟,只因往後遭遇眾多敵手,多是遠遠高於自己境界的執者、少沖武者,心中逐有怯意,漸忘『落拓無心』的道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