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星球爭霸戰宣傳】見習軍師的戀愛兵法──第二章:鴻鵠與鳶(2)

該隱 | 2022-05-25 22:21:04 | 巴幣 2658 | 人氣 258

連載中見習軍師的戀愛兵法
資料夾簡介
情場如戰場,兵法通萬法。 一位初出茅蘆的見習軍師,究竟該如何在這瘋狂的亂世嶄露頭角,並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呢?

  博陵縣位置相當特殊,恰好坐落在渤海郡、安熹郡、還有濟州涿郡的分界線上。也就是說,只要完全掌握這裡,就等於打通了入侵其他兩地的進軍路線。

  理所當然的,渤海跟安熹太守對博陵可謂是垂涎欲滴,雙方幾年來不知為此起過多少武力衝突,結果不僅導致城牆損毀嚴重,連當地的民眾也飽受煎熬。

  儘管幾天前的激戰是以安熹的勝利告終,但由於損傷過大,現在的博陵只有少量的安熹軍駐守,這亦是渤海太守楊玄會急著發兵的主要原因。

 
  而此刻,離鳶尾和荊鴻得知楊玄發兵的消息,已然過去了兩個時辰。

  對方所派出的先鋒部隊,也抵達了位於博陵縣南邊的一處樹林旁。

  「楊清將軍,我們距離博陵只剩十里左右了,要讓部隊先休息一會兒嗎?」

  在整齊有序的軍陣中,一名副將來到自家統領身邊恭敬地詢問。

  被喚作楊清的將領回過頭,看了看持續行軍許久、早已變得疲憊不堪的士兵們一眼,當即擺手做出決定:

  「好,傳令下去!所有人原地休整,半個時辰後再繼續出發。」

  「遵命。」

  待副將吩咐完傳令兵後,楊清眺望著博陵的方向,不由得喃喃自語:

  「對,好好休息……等等才能鼓足勁攻下博陵的縣城。」

  「將軍請放心,現在守在城裡的安熹軍寥寥無幾,相較之下我軍光是在這裡的先鋒部隊就有五千,後方更有蘭將軍率領的萬餘……」

  「別給我提到那傢伙!」

  一聽到這兩年來令他深惡痛絕的那個名字,楊清頓時大發雷霆,嚇得副將一動也不敢動。

  副將口中的「蘭將軍」,是這些年才加入渤海太守麾下的新銳將領。

  他不但個性忠厚、有勇有謀,還善待軍中卒伍,使得士兵們對他一直都是讚譽有加。

  這樣的人才自然備受楊玄器重,還讓他擔任這次反攻博陵的主軍將領。

  但另一方面,他也因此成為了楊清──這個急於得到父親楊玄認可的年輕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只要這次我先攻佔博陵、奪得頭功,以後就可以取代他成為一軍主帥,不必再像今天這樣被他踩在腳下了。」

  「將、將軍威武非凡,用兵如神,成為主帥也是理所應當……」

  明白這時不該再火上澆油,副將趕緊跟著低頭附和。

  這種奉承之言顯然對楊清很是受用,不只讓他忘卻了剛才的惱怒,還自顧自地妄想起未來統帥三軍的春秋大夢。

  可惜美夢易醒、好景易碎,軍隊後方很快就傳來士卒躁動的聲音。

 
  「將軍──!是敵襲!有敵軍從樹林出現啦!」
 

  傳令兵的呼喊讓楊清徹底醒轉,一回頭望去,正好看見有位凶狠粗曠的將軍手持純鐵大刀、領著一隊輕騎兵從他們左方的樹林裡衝殺出來。

  面對突如其來的敵軍,楊清心中本來還慌亂不已,可是在看清對方的人數後就卸下雙肩的壓力,不屑的冷笑:

  「哼,原來只有區區五百人,還沒有披掛重甲,差點嚇了我一跳。」

  楊清邊蔑視對手,邊對著傳令兵高聲下達指示:

  「快命令他們擺好方陣,盾兵在前長槍兵在後,準備抵抗敵軍衝鋒!」

  「不行、將軍,我軍現在……」

  副將的話還沒說完,楊清就看見自家後軍已經亂成一團。

  因為他剛才已經下令讓大夥們原地休息,因此除了少部分站哨的執勤兵,其餘每個人都乾脆地放下兵器、敞開甲冑透氣。

  導致現在面對意外的突襲時,整整五千人的軍隊竟沒辦法馬上還擊。

  「哈哈哈,這領兵的窩囊廢居然連附近有沒有敵人都不確認,就讓士兵在這邊睡大頭覺,真是天助我也啊!」

  敵軍的將領──也就是荊鴻的部下‧成廉見到此景後放聲大笑,並策馬和騎兵們一同殺入敵軍陣中。

  最前排的渤海士兵根本來不及擺好架式,只能在驚慌失措下看著成廉急速朝己方逼近,最後將眼前的數名倒楣鬼一刀梟首,當場命喪黃泉。

  五百名騎兵的隊伍就宛如一把利劍,硬生生將十倍於己的敵軍攔腰貫穿,再搭配上成廉那蠻橫兇悍的氣勢,更是有效的令敵軍產生混亂。

  他們就這樣在敵軍中央來回穿梭,路徑上的渤海士兵不是被趁機斬殺,就是慘死在馬匹的踐踏之下。

  一時之間,渤海軍居然有近百人在衝鋒下陣亡,再反觀成廉一方,卻僅有數人因為閃避不及,被長槍刺中而墜馬倒地。

  當然,這種情況不可能持續太久。

  「你們在搞什麼!他們只有五百人,還不快左右包圍住他們,別讓這些傢伙繼續在陣中擾亂!」

  楊清雖然因為輕忽讓成廉趁虛而入,但畢竟是受命擔任先鋒的將領,很快就判斷得靠著人數優勢限制騎兵,才能有效阻擋他們的腳步。

  只不過當士兵們恢復秩序、舉著長槍從兩側湧上前,想將敵人刺落馬下時,成廉卻果斷放棄繼續衝殺,馬匹一個掉頭就重新往樹林方向奔去。

  眼看敵人要逃,楊清雖想阻攔,奈何終究難以追上成廉的速度,只能忿忿地看著成廉拍拍屁股撤退,徒留一片馬匹激起的滿天沙塵。

  「將軍,我們要進入樹林追擊他們嗎?」

  「不,這座樹林佔地廣闊,要是有伏兵我們就會損失慘重。別忘了我們這次是來打博陵的,不可以無端耗費兵力。」

  為了顧全大局,楊清仍強壓心中的不甘,轉頭吩咐副將:

  「等等將士兵分成三隊輪流休息,其中一隊休息時另外兩隊要隨時警戒,我要確保他們不敢再大搖大擺的騎馬衝進來。」

  即便自認做好萬全準備,楊清還是不安地望著樹林。心裡總感覺有個聲音在告訴他,自己似乎正在逐漸落入某人設計的圈套。

  「媽的……這些到底是誰的人馬?」

 
  至於成功遁入林中,以繁茂的枝葉掩去部隊身影的成廉,也在暗處悄悄窺視著渤海軍後續的情況。接著當他看見楊清命令士兵繼續分批休息的瞬間,粗野的臉上霎時浮現了恐怕會嚇哭小孩的笑容。

  「那個小妮子是有跟我說過幾種對方可能會採取的手段……不過這個蠢蛋居然選了最糟糕的那一個啊。」

  本來聽到鳶尾答應自家少爺的請求,還以為那ㄚ頭腦袋壞掉了。

  沒想到在那之後她和荊鴻講述的計策,就連他也忍不住大吃一驚,為鳶尾那跳脫框架的思考模式感到不可思議。
 

  ──『成將軍,這仗要勝,必先挫其先鋒銳氣。』

 
  想起當時鳶尾交付給自己任務時的模樣,成廉再次露出狂放的笑臉。隨後他將大刀扛在肩上,仔細地盯著遠方渤海軍的動靜,並語帶興奮地說:

 
  「雖說聽從一個外人的指揮有點沒志氣,可這裡還是先照鳶丫頭說的,再跟這群沒卵蛋的傢伙玩一會兒吧。」
 
 
  §


  在成廉率軍力抗渤海的先鋒部隊之前的一個時辰,荊鴻與鳶尾也沒有閒著,直接和濟州那邊送過來的生力軍合流,帶著總計兩千五百的士兵抵達了博陵的縣城下。

  隨後鳶尾便馬上請荊鴻下令──「發起進攻」。

  如今駐紮在此的只剩下千餘名安熹郡的殘軍,加上連年爭戰後的城牆早已殘破不堪,若是他們傾盡全力確實可以拿下博陵。

  最初,荊鴻聽到鳶尾要攻城還有些擔心,因為他們的士兵本是為了接應荊鴻而來的,自然不會準備什麼攻城器具。

  可是……如今出現在荊鴻眼前的一幕卻令他不禁感到駭然。

  「殺啊啊啊啊啊──!」

  濟洲兵發出震天的嘶吼聲,如潮水般朝著城牆湧過去,那股氣勢就連在牆頭後的安熹軍都能清楚感受到,戰意也多少削減了幾分。

  但是他們畢竟被交付了守城的職責,再加上敵軍似乎沒有準備攻城器械,這些都讓安熹的士兵們安心不少。

  可惜這種自信沒能維持多久,就被濟洲兵出乎意料的舉動給打破了。

  「兄弟們──都給我扔!」

  在幾名領軍的百夫長指示下,士兵們一手舉盾抵禦從上方射下的箭雨,一手將藏在懷裡、用布包裹著的泥土取出來,拼命往牆邊扔了過去。

  一袋又一袋的土包落在了城下,沒過多久便逐漸的築起了小型的土丘。

  最前方的士兵們一扔完,後方的就無縫接軌的跟上,繼續不畏艱難的頂著箭矢增高那座小丘。

  毀損的城牆本就低矮,兩千五百人份的土包很快就堆疊到接近城頭的位置。

  這下子有了立足點,濟洲兵就宛如一群飢餓的豺狼虎豹,拔出腰間配劍一鼓作氣地衝上了博陵城。

  頃刻間,雙方人馬開始進入了正面交鋒的白刃戰。

 
  「築土為路……能想出如此嶄新的戰術,鳶姑娘果然不同凡響。」

  軍隊最後方,騎在馬上的荊鴻凝視著紛亂的戰場,對身邊少女的智謀表達讚嘆。

  「公子過獎了,是小九所學習的兵法恰好擅長以己之利、奪其之長……雖是這麼說,假如換作我的四師兄在守城,恐怕咱們也沒這麼容易登上城樓吧。」

  憶起鬼谷九曜中那位精於「固守」的兄長,鳶尾的心底不由自主地湧出幾分懷念之情。

  然而身處危險的戰場,她很快就重新找回了注意力,同時也發覺荊鴻似乎正面色凝重的望著博陵城上的戰鬥。

  攻城的濟洲兵前仆後繼,拚了命想踩著淤泥爬上城頭,過程中不少人被箭矢命中倒地、被長槍刺落土堆,一個接一個的倒在了城下。

  即便安熹同樣在增加傷亡,卻也難以掩蓋戰損正在逐漸擴大的事實。

  「荊公子,莫非您仍擔心我軍攻不下城池?」

  「不,我很清楚自己訓練出的士卒有多善戰,不過我們明明是為拯救博陵百姓而來,結果眼下竟然在試圖攻城,這實在是……」

  「喔,公子您又忘記了,現在正在進攻的是『渤海的軍隊』,跟濟州一點關係也沒有。」

  如鳶尾所說,在此刻守城的安熹軍眼裡,敵人自始至終都是「渤海」。只因當時在兩人相遇的那個村莊裡,她就請士兵預先換上了渤海軍的裝扮。

  至於渤海的甲冑服裝從何而來……?相信村莊裡面那堆積如山的屍體可以給出答案。

  「我們攻城死的是安熹的軍士,不會傷及百姓。更何況,奪城只是小九的第一步,後面還有數計沒有走完呢。」

  「就算荊某天真吧……始終想著要貫徹儒聖『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道理,不想和那些諸侯同流合污。」

  「小九敬佩公子的仁德與長遠的目光,可要知道儒聖之言不僅過時、還過於理想,根本沒有考慮到人類貪婪的劣根性。在這亂世裡,想要終結戰爭的,必先挑起戰爭。」

  鳶尾透過面紗,集中視線在博陵城交戰的士卒們身上。

  「不過……若是公子真的想減少雙方的犧牲者,那小九倒是還有一個方法。」

  「荊某洗耳恭聽。」

  沒有多做言語,鳶尾伸出纖纖玉手、直指博陵城的方向。

  更正確地說,是指向了在混亂雜沓的安熹軍中,提劍指揮著兵卒守城的一位主要將領,以及在另一側調度箭隊的副將。

  在穿著輕便鎧甲的安熹軍中,以襦鎧裹身的將領就變得較為顯眼。

  「原來如此,我明白姑娘之意了。」

  荊鴻心領神會的點頭,接著立即命侍衛又取了一柄長戟給他,讓他可以左右手各持一把武器。

  「擒賊先擒王,道理公子是懂的,可是能否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鳶姑娘,妳可知道咱們濟州的特產是什麼?」

  「特產?」鳶尾愣了一下,才輕啟朱唇回答:「濟州位於東北、多個郡縣接壤北方的遊牧民族,所以既盛產優良的馬匹、也盛產驍勇的騎兵,這點天下皆知。」

  「對,世人只知濟州有騎兵……卻不曾知曉另外一項『特產』。」

  雙手持戟的荊鴻輕輕一踢馬匹,讓胯下坐騎往前小走了幾步。

  「小九也洗耳恭聽。」

  好奇心氾濫的鳶尾歪著腦袋,入神地看著荊鴻那巍峨如山的背影。

  剎那之間,她彷彿有了一種預感。

  那股飄渺的感覺沒有繼續挑逗著她越發激奮的內心,很快就隨著荊鴻再次輕踢馬匹,於她眼前化作了清晰的現實。

  坐騎邁開步伐,迅速地朝著博陵城的方向奔馳而去。

  徒留的,僅剩一句殘存於風中的話語:
 

  「──『戰神』。」
 

  攻城戰中,通常在城門破開之前都不會見到騎兵的身影。因為面對堅若磐石的城牆,騎兵的衝鋒再勇猛也是徒然。

  所以對於安熹軍來說,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場景可稱得上「詭譎」二字。

  他們看到的,是一位手持兩把兵器,隻身單騎朝著博陵狂奔的瘋子。

  如果說,他是往濟州軍剛才堆疊出的土丘飛馳,那安熹的士卒們還可以猜測對方是想騎馬攀上城樓──儘管這困難重重,但也並非不可能做到。

  可城下那個瘋子偏偏是向另一端,也就是佈有箭隊的那一邊,不要命的策馬衝了過去。這讓弓兵們頓時感到困惑,轉頭請示後方的副將:

  「大、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這還用問?管他是不是瘋子,全都給我把他射成蜂窩!」

  在副將的一聲令下,箭隊也旋即拉弓搭箭,瞄準底下那人射了出去。彈指之間,近百支箭矢便宛如驟雨一般劃過天際,朝荊鴻的頭頂斜斜落下。

  面對那銳利的箭雨,荊鴻沒有絲毫懼色,僅僅是在箭頭刺入他的腦袋之前靜靜地向前揮動了右手的長戟。

 
  ──唰!

 
  緊接而來的,是一道彷彿大氣被撕裂時發出的破空聲。

  那些本來會命中荊鴻的箭矢,就在安熹軍們瞠目結舌的表情、以及他一個不經意的橫掃下,就直接碎成了數段。

  就連不會射中他的那些,也被橫掃時的強大氣流吹飛,歷經紊亂的偏移後無力的刺入地面。

  「怪、怪物啊……」

  副將見此情景,心中終於開始湧現恐懼的情緒,並準備下令箭隊施放第二波箭矢,想徹底殺死眼前那超越常理的存在。

  可惜荊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只見他倏地改變了騎馬的姿勢,變成「蹲」在馬匹上這種奇怪的模樣。

  接著他深吸了一口氣,抓著長戟的右手向後伸展做投擲狀,同時肌肉暴起、整個人猶如一張蓄滿力量的弓。
 

  最後施展全身氣力──擲出一戟!

 
  威力與速度遠超騎兵衝刺的長戟,帶著劃開空氣時的可怕聲響,筆直的釘入了箭隊下方的城牆,還恰好刺在約牆壁一半高度的位置。

  槍頭沒入堅硬的石牆起碼半截,力道強弱可見一斑,甚至酣戰中的士兵們都能感受到城牆的輕微搖撼,錯愕的看向造成這一切的荊鴻。

  唯有一人……唯有鳶尾正以熾熱的目光,直勾勾的注視這位「荊公子」。

  「──起!」

  荊鴻沒有因為眾人的視線亂了步調,他在快到城下時用力一拍馬屁股,讓牠緊急停下步伐、翹起臀部。

  如此一來蹲在馬上的荊鴻,才可以借力使力,靠著這股衝勁跳躍到剛才釘入城牆的長戟上。而將槍柄作為立足點、距離城頭僅剩一半高度的他沒有多駐足,立刻就繼續進行第二次跳躍。

  「總算上來了。」

  踩著長戟的荊鴻一躍而至,落在了眾多安熹軍所在的城牆上方。

  在副將呆滯的臉孔面前,荊鴻冷靜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當他再次抬起頭的瞬間,驚人的殺意毫無預警地從他身上迸發而出,手中的另一支長戟也隨之舞動。

  等到呆若木雞的副將從那駭人的殺氣中回過神來,已經來不及了。

  荊鴻一揮手中長戟,保護在副將前方的幾名士兵頓時被斬斷頭顱、死於非命。不幸的是,他們的犧牲只爭取到短短數秒的時間,銳利的槍頭很快就又刺穿了副將的咽喉。

  「速戰速決,先取一個……」

  副將被殺,周圍的士兵隨即被荊鴻可怕的氣勢嚇得四散潰逃。

  不過城頭就這麼大,軍士們的爭先恐後只會造成推擠,讓攻城的濟洲兵能更加輕易的湧上來。

  「別亂!全都好好給我待在崗位,他只有一個人而已!」

  於此同時,主將為了安定軍心,也只得挺身站出來對著他們高聲喊話。

  殊不知,這恰恰是將他的位置暴露給了荊鴻。

  「……第二個,我也拿下了。」

  沒有猶豫,荊鴻再次掄起第二把長戟,使出方才那種凌厲的投擲。

  有兩名察覺到荊鴻意圖的士兵擋在了主將面前,可是那剛猛的威力在洞穿了兩人之後依然不減,仍舊一擊命中了主將的心臟。

  眼看失去了主心骨,城上的安熹軍只得顫抖著雙膝,跪在荊鴻面前乞降。

  而靠著一連串的驚人武藝嚇壞敵軍的荊鴻,則是抬手抹了抹噴濺到臉上的鮮血,然後轉過頭面向自己正在攻城的部下們……高高舉起了拳頭。

 
  「──戰神!戰神!戰神!」
 

  看著荊鴻的勝利姿勢,濟洲兵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彷彿想將廝殺後的沉悶一口氣發些出去似的,聲嘶力竭的高呼著那個象徵無敵的稱號。
 
  連在遠處觀望的鳶尾,內心都忽然感受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彭湃。

  作為全天下最聰明之人的學生,「智的奧妙」鳶尾對於來說已經習以為常,但這一戰荊鴻所展現的,卻是她至今為止從未見識過的穹頂。

  她沒有辦法用言語描繪那份威武,更無法形容她此刻所受到的震撼。

 
  只因那天,是鳶尾第一次在戰場上見到……「武之巔峰」!
 

 


  而在那個時代,背負這個名號的──共有「兩人」。





 ------分隔線君------
 該隱得死。

 由於這次是將近六千字的大章,所以後記就不打太長了。

 目前看來等字數超越兩萬時,鳶尾的這場處女戰也差不多畫下句點了,正好可以去思思那裡挑戰一下她的評文。當然,也一樣希望各位可以在留言區分享自己的意見。

 不然每次都覺得寫這種題材別人會覺得無聊啊嗚嗚嗚嗚QAQ。

 以上,總之希望各位繼續支持這部參與星球爭霸戰的作品,我會繼續努力在九月前完稿的。

 p.s.昨天在公司咳的超厲害,還以為自己確診了,幸好最後篩檢出來是陰性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2-05-26 09:59:20
該隱
我知道,是小精靈對吧(指!
2022-05-26 20:44:07
虚ろな光
我 我喜歡鳶尾姑娘><

是說這個疫情....唉 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QQ
2022-05-26 11:41:30
該隱
其、其實我也......//
估計結束不了了吧,只能想辦法跟他們一起共存QAQ
2022-05-26 20:44:55
十鳶
不擅長讀古風的路過,差點讀到睡著(毆
比起評文,可以考慮給讀喜好古風類的讀者會比較有建議XD
亥隱 天氣涼涼的的,注意健康,別感冒欸~
2022-05-26 12:32:52
該隱
哭了,居然讓人讀到睡著[e13] 不過真的不合胃口不用勉強啦ww
思思據說很多類型的作品都有吃,古風的評文應該也是OK(?
.
好的~雖然已經感冒了啦嘿嘿
2022-05-26 20:46:1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智與勇相互配合,相較於傳統智謀取勝,這樣大膽的計畫更讓人捏一把冷汗w
很厲害諾,整個氣氛都起來了,除了戰場殘酷的感覺以外,出乎意料的突襲讓整場戰爭昇華得更讓人印象深刻

讚歎天才該隱wヾ(*´∀`*)ノ
該隱身體保重,要好好照顧身子喔,兩位女兒抱抱你~(つ´∀`(´∀`c)
2022-05-26 13:49:35
該隱
嗚嗚嗚謝謝莉雅讓我稍微有一點自信(つ﹏⊂)
等這場戰爭之後會進入到微日常+戀愛的部分,希望也會喜歡[e16]
.
謝謝女兒們//但現在感冒所以不能抱抱喔,只能輕輕揉揉臉(*´∀`)つ))´∀ˋ)
2022-05-26 20:49:02
Sinon乄詩音
結果先帥一場的是男主角(?)XD
不過畢竟軍師也只能提供計謀,計謀是在檯面下很隱諱的事情,沒辦法像武將這樣威風凜凜地帥一場呢
2022-06-26 22:07:38
該隱
沒錯,畢竟真刀真槍上戰場的還是荊鴻這些武將。
不過放心,鳶尾在下一篇也會好好秀一下頭腦的[e16]
2022-06-26 22:13:1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