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小說] 海格德日記 第二部 山野祕聞 第四十六章 愛麗莎的哀求

銘叔 | 2022-05-25 19:00:08 | 巴幣 1016 | 人氣 82

連載中第二部 山野祕聞
資料夾簡介
海德格陪同雪莉踏上拯救另一個村莊的旅程,然而在途經亞特拉山時,雪莉卻離奇失蹤,海德格必須在這茫茫大山之中找到她...

  「貝絲,妳還好嗎?」這輕柔的嗓音顯然來自一名花季少女。


  貝絲聞言並沒有抬頭看向發聲之人,而是看向了自己缺失的手臂,那空蕩蕩的衣袖刺痛她脆弱的內心。


  「愛麗莎,這時間你應該在鍛鍊腿力,而不是來我這。」貝絲語氣冰冷的下達逐客令。


  「我已經練完了,我想找你一起吃個飯。」愛麗莎語帶委屈的輕生聲說道。


  貝絲抬頭望向愛麗莎,只見愛麗莎額間滿佈汗珠,雙頰潮紅,無袖而裸露在外的手臂,以及未被訓練短褲所遮蔽的小腿,都隱隱顯露著過度發力所導致的血管隆起,很明顯愛麗莎在一整天的訓練後,便立刻跑來自己的房間,而這一切只是為了跟自己吃一頓飯。


  為什麼?為什麼還要跟我這樣的廢人相處呢?


  貝絲雙唇無聲開闔,她並沒有問出那样的話語,而是點點頭,並以僅存的手臂撐地起身,同時道:「走吧。」


  愛麗莎聞言興奮的拉起貝絲的手,手舞足蹈的向貝絲訴說著今日訓練間的種種趣事,儘管貝絲神情不若方才那樣冰冷,但浮於表面的溫和神情,卻讓愛麗莎更加憂心,為了讓貝絲打起精神,愛麗莎不管自己早已疲憊無比的身軀,用著比訓練時更誇張的姿勢向貝絲傾訴著她今日的艱辛。


  貝絲如何看不出愛麗莎的用心?儘管自己也很想好好振作,但失去了一條手臂的自己,又有何面目擔任女武神?又有何能力幫助海德格?對自己而言那本是屬於自己的價值,失去了手臂,等於失去了幫助海德格的力量,意味著自己不再有任何存在的價值,宛如廢人一般,令人感到絕望與窒息。


  貝絲忽然停下腳步,一語不發的看著愛麗莎,眼神中充滿一股說不出的哀傷。


  愛麗莎被貝絲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而感到疑惑,停下言語,看著貝絲。


  「愛麗莎,妳進步了很多。」


  愛麗莎進行訓練的時間越來越快,許多課題不僅因為熟悉,更多的是她過人的天賦與近乎瘋狂的努力,使得許多比她更早就參與訓練的同學還要厲害,這等成績是極為耀眼且傲人的,彷彿愛麗莎天生就是做女武神的料。


  「哎……」愛麗莎對於貝絲忽然的讚賞,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這些日子,愛麗莎向貝絲這般滔滔不絕,換來的只是貝絲輕輕的「嗯。」或點頭,甚至都不正眼看自己,如今貝絲這般嚴肅地稱讚自己,意外之餘,不知為何還有些感動。


  「你還能更厲害、更強。」


  貝絲不理會愛麗莎的吃驚,繼續說道。


  「而我將永遠止步於此,失去了一條手臂的我……就如同……如同花葉失去了根,等待我的只剩下枯萎與死亡。」


  「所以你就不要浪……」


  愛麗莎聽著,瞪大的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貝絲,彷彿眼前的貝絲完全不是自己記憶中的那位少女,那位勇於站在自己身前,阻擋黑蛾的少女,那份悍不畏死的英姿,至今深深的刻印在愛麗莎的心中,如同啟蒙,如同再造,那一刻起,自己不再是自己,只因自己看見了「女武神」,認知了「女武神」。


  「住口!」愛麗莎迅速的用雙手摀住貝絲的嘴,不讓她再繼續說出任何話語,任何崩壞自己心目中模樣的話語。


  「不要再……」貝絲被摀著嘴,但仍舊繼續說道,儘管聲音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這些話語依然可以傳入愛麗莎的耳中。


  「不、不!求求你、求求你,別再說了。」


  「……我們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愛麗莎語帶哭腔,近乎哀求的方式拜託著貝絲,拜託她別再說出那些話語,別再奪走自己的寄託。


  貝絲看向愛麗莎扭曲並哀求著的神情,不僅升不起半分反感或不適,唯有更加的不捨與疼惜,包恩與羅莎的死,對她的打擊真的很大,如今,就連艾克也音訊全無,除了麥克、查理,還有那條怪狗外,就沒有任何來自凱恩村的舊人,在法亞拉這樣的地方,友誼是何等珍貴的存在。


  一陣沉默過後,貝絲拉開愛麗莎摀住自己的雙手,並舉起僅存的手臂伸向愛麗莎,輕撫著她的腦袋,有些後悔的說道:「我知道了,我們就這樣吧。」


  「嗯。」愛麗莎的哀傷再次深藏,雙眼再次展露出方才的興喜,繼續說著關於訓練時的趣聞,儘管那些趣聞不過是些無趣的日常罷了。


  貝絲對於愛麗莎的話語充耳不聞,腦中再次浮現愛麗莎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彷彿失去生存意義般的模樣,難道自己也是這副模樣?這般扭曲卻又惹人心疼的模樣?


  下意識的握拳,再也感受不到的右手,自己其實早已能面對這個事實,但為何又會這般躊躇不前?


  「我會讓你的手恢復如初的。」


  這句話忽地出現在自己腦中,這是海德格對於自己的承諾(詳情參見第一部第五十一章),她明明知道斷肢重生絕非一般術法可行,肯定是不可知的禁術,為了使用這樣的術法,又得害死多少生靈?貝絲心底清楚得很,但她卻不願多想,她只知道這是海德格給予自己的承諾,有了這個承諾,自己又為何要如此沮喪?


  海德格將愛麗莎託付給自己,那麼照顧好她才是自己該做的事,該執行的義務。


  不能讓她走向跟我一樣的路,那樣的空虛、那樣的殘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