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騎士譚 前傳 漆黑的過往.3

-★浩宇☆- | 2022-05-25 17:27:48 | 巴幣 0 | 人氣 46

連載中魔譚-前傳
資料夾簡介
卡爾羅洛王國,夜鴉騎士團團長-亞蘭的過去。

{命運分歧}
這裡是堡壘的食堂,是防禦設施最重要的地方之一,而現在食堂內除了正在用餐的騎士外,還出現了一個非常亮眼的少年,無論是漆黑無比的髮色、抑或是鮮豔奪目的炎紅瞳孔,不過這些都不是他受到矚目的主因,要說為什麼的話…
「亞蘭君,啊~」
「……」
「亞蘭君,你怎麼不吃了?」
「……」
「亞蘭君?」
「唉,我已經不想再吐嘈了…」
亞蘭一臉生無可戀地扶著額頭,另一方面塞蕾娜困惑地歪著頭,手依然拿住湯匙等待著亞蘭吃下。其他餐桌的騎士們都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陌生的少年,當中什至有部分男性咬牙切齒,恨不得被喂的人是自己。
「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吃飯,為什麼妳會喂我吃飯?啊啊,還有為什麼我得在這裡被殺人的眼光瞪視著…」
亞蘭猛然拍打餐桌,並站了起來。相對地,塞蕾娜則把自己的食物拿起來,避免遭殃。這時走來一位米髮男性。
「貴安,歐貝洛副團長,請原諒本人久疏問候。」
「好久不見,維諾斯姆卿。」
來人是被稱作維諾斯姆的米髮碧眼的貴族,他滿面笑容地對著塞蕾娜進行問候,而回應的塞蕾娜則一改先前的調皮、活潑,以冷淡的態度應對。
「請問您為什麼會來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是有要事前來嗎?」
「姑且算是,剛好到附近執行任務,待事情辦妥後便到此地休整。未曾想到能於此碰見您。」
「啊,是嗎。那希望您好好休息,早日回到王都待命。那麼就這樣,我們先走。」說罷,塞蕾娜便拖拉著亞蘭離開。但維諾斯姆卻擋在她們面前。
「歐貝洛副團長,請怨本人無禮之舉,但仍忍耐不住好奇之心的驅使,想要向您提問。」
說到這時,維諾斯姆頓了一下。而塞蕾娜則不耐煩地等待著他把話說完。亞蘭看得出塞蕾娜對那名身份看似高貴的貴族感到厭煩,這是連自己偷盜她的錢包時也不曾顯露過程的神情,然而維諾斯姆接下來的話,讓十分無知的少年也知道“她”討厭眼前的“貴族”的原因。
「…貴為副團長的您,為何要放進來野犬進來,更不用說是“東冕”的野犬。」沒錯,這個地方的貴族大部分都非常敵視、輕視、藐視“東冕”的人。
塞蕾娜放下亞蘭的手,走向眼前的貴族,以平淡的語氣說道。
「住口…你…將剛才的話收回……」
「哦哦,親愛的歐貝洛副團長,“東冕”的的野犬可不是指您,希望您不要誤會本人的意思,雖然妳也流著那骯髒而又邪惡的“東冕”的血液,可是也有一半是卡爾羅洛王國貴族的血脈。雖然是“原”貴族。」說到這裡時,維諾斯姆以俯視的姿態望著無言的塞蕾娜,以目中無人的語氣繼續說。
「即便如此,本人仍心胸寬大的邀請您。」維諾斯姆俯首到塞蕾娜被烏黑亮麗的青絲所虛掩的耳朵旁邊,以只有兩人才聽到的聲音說。「成為本人的愛犬。」
最後維諾斯姆離開小巧而白皙的耳朵,張開雙臂,大聲說道。「這樣的本人怎麼可能說您是野犬的的妄言呢。」
「遺言已經說完了嗎…」直到剛才依然一言的不發的塞蕾娜,逐漸顯露出被頭髮輕輕掩蓋的漆黑瞳孔,那被仿佛是殺氣似的無形之力所吹起黑髮,象徵著無言的殺意,以及狂氣。
「如果只是侮辱我的話,多少次我都可以笑著忍耐過去…但是辱及少年,亞蘭君的言語,我做不到視而不見。所以…我要把你…」
「唉,即使是原貴族,也改變不了身上流著“東冕”血液的事實啊。」維諾斯姆扶著額,輕輕搖首。「將野犬稱作為野犬有什麼問題。」
無論是暴怒的塞蕾娜,抑或是無奈的維諾斯姆,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彼此之間,即使是周圍的騎士們亦是如此,猶如準備面臨即將到來的激戰一樣。
「我叫你住口啊啊啊!」
「哼…嗯?」
突然,凝聚出氣流的維諾斯姆被擊打到地上,那股微風登時消散,維諾斯姆難以置信地摸向發紅的左臉,目瞪口呆地仰視面前那個黑髮少年,他火紅的雙目仿佛要將維諾斯姆燃燒殆盡似的,訴說著狠毒無比的話語,毫無疑問這是一股純粹的,名叫仇恨的的感情。
「呼~終於清淨了,身邊的蚊子一直嗡嗡地飛著。真是令人心煩。」
看著亞蘭用右手做著抹汗的動作,令現場的眾騎士重新認識到無知真恐怖的事實,同時又因為出手的不是自家副團長而鬆一口氣,畢竟對方的家族地位在貴族是屬於數一數二,即使是團長級別也不敢輕易對其訴諸武力。
「喂喂,那個小子揍了上去誒」
「雖然有些對不起那名少年,不過還好不是副團長出手」
「是還沒出手才對」
「是啊,雖說是偷襲,但能擊中金星騎士團的人,這小子到底是…」
在維諾斯姆被揍倒後,附近的團員們頓時議論紛紛,坐在地上的貴族男子一改先前的游刃有餘,看起來被難堪感支配一樣,頓時對站在面前,仿佛事不關己的黑髮赤瞳的少年惡聲惡氣、語無倫次。
「…你…你這隻野犬,果然是流著野蠻人的血,竟然…竟然將身為大貴族一員的我…不可原諒…不可原諒,唯有你這混蛋,本人絕對不會原諒,以死謝罪吧,東冕來的野犬!!!」
站起來的維諾斯姆,以凝聚出的氣流包裹著左手,一瞬間似風一般衝到毫無反應的亞蘭的面前,並準備將被風包裹的手刀向少年刺去。
「躲開呀,亞蘭!!!」
「罪該萬死的野犬,淒慘地去死吧!!」
「嗯?」
目睹失去冷靜的維諾斯姆,塞蕾娜一邊向亞蘭跑去,一邊驅使著白色煙霧將亞蘭向後移動並擋在手刀狀的風刃面前,奈何維諾斯姆的攻擊又快且強硬,加上煙霧被生成的風素逐逐漸吹散,無法形成堅固的牆壁將隨風而至的致死攻擊完全阻隔開,充其量只能延後亞蘭被刺中的瞬間。
「停手吧,維諾斯姆家的小伙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