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留善影】『我』去哪裡?

留善影 | 2022-05-25 13:16:29 | 巴幣 1026 | 人氣 60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請留言!
***如喜歡某善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某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某善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感謝你們!
***為自己的InstagramWeebly打一下廣告!

***************

  大家好,很久不見了,我是留善影。
  很久沒有回來更新了,也很久沒有寫過東西的感覺,所以要找回一下感覺。
  在這段時間不是我不想寫,而是我…找不回以前寫作的動力。

  這對我來說是很不妙而詭異的狀態,以前的我總是像不會累的機器一樣,不斷地不斷地寫,不停地不停地寫。在學校時筆記本不離手,在家時電腦不離身,甚至犧牲睡覺的時間,就為了一篇小說,滿足自己的幻想。

  隨著從學校畢業,踏入社會之後,在一開始我還是會在上班時的空閒時間寫小說,但慢慢地,我開始想不到故事,就算強迫自己思考,也想不到一個故事;慢慢地,我找不回以前寫故事的手感,對於文字非常得陌生;慢慢地,我覺得寫作好痛苦,坐在電腦前好幾個小時都只得到一張空白;

  其實並不只是寫作,其他很多東西都在慢慢停擺。這種狀態大概持續了兩年(可能更久)。

  感覺自己的每一天都好像是在煎熬之中渡過,每天都像是行屍走肉般的生活。漸漸地,我甚至產生出…想要了結自己的想法。幸運的是,我的想法並沒有得以實現,到現在我仍然生存著。(不然你們也看不到我寫這篇的文章啦)

  在這段時間我把工作辭掉,從香港來到台北留學,一方面是因為香港的種種問題讓我意識到此地不能留,另外就是…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去一個沒人知道『我』的地方。

  換到新地方,一開始以為一切都會好起來。我以為換個新環境,會有所改變。

  學期開始不久,學校對學生進行心理諮商測驗,做完之後,我就被老師約面談了。只是一次性的面談,我覺得自己會好起來的,不久之後就會好起來的……但,事實給我一個狠狠地打臉,問題並沒有因此變好,還在日益惡化。

  在這些日子中,自己就像是被撕裂成兩個人一樣。當我每做一件事,每說一句話時,都好像有兩個人在我腦裡吵架一樣。我很難形容當下的感受,反正就像是精神分裂的一樣,只是當下的我是清醒的。有時候,我寧願自己是真瘋了也好,畢竟瘋了的人是不會感覺到自己是瘋,彷彿醉酒的人說自己沒醉。

  我漸漸地在人群中會覺得喘不過氣來,覺得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覺得自己很沒用……我找不到早上要起床的理由,找不到吃飯的理由,找不到「照顧好自己」的理由……我已經不想做任何事,即使是我曾經喜歡的寫作也一樣。

  最後,我決定約見學校的心理諮商師,做了大概半年的心理諮商。

  我記得頭兩次坐在心理諮商師都是淚流滿面,訴說自己快要被自己逼瘋,也訴說自己多麼想了結自己……這是我頭一次跟別人說出這些話。

  而在放寒假之前,心理諮商師給了我一份小功課,思考一下「理想中的我」與「真實中的我」是怎樣的呢?在寫「理想中的我」時,我可以飛快地從別人以及自己的思考得知,然而,當寫到「真實中的我」時,我卻陷入了迷茫,我竟然連『自己』都不認識了。

  於是在那一刻,我決定必須要尋回『自己』。而做的第一步就是踏出舒適圈,也就是去除學校以外的地方,認識不同的人之餘,還可以學習不同的東西。(如果有追蹤我IG的人都應該會看到我跑了很多地方,香港的朋友都驚訝說︰「以前不知道你那麼愛外出。」)我跑到台北的各個市集,美術館,甚至跨校參加社團活動,認識了很多的新朋友。同時每個星期一次的心理諮商,終於漸漸釐清一點點思緒,發現源頭。

  「理想中的我」,不只是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也集合在我身邊的人對於我的期望。父母也好,老師也好,都而很喜歡說我很乖,很懂事,很安靜。在朋友面前,我總是要把情緒拉到最極致,彷彿要做全世界最開朗的人一樣。在人群面前,我要學會察言觀色,了解到每一個人的情緒。

  不過,顯然在某些人眼中,這是不足夠的。

  父親總是要我當個成熟的女生,不要總是想這樣有的沒有的東西,一旦看見我喜歡動漫或者可愛的東西(特別是娃娃)就會嘆息「長不大的人」。工作時當我偶然向上司提出意見時,上司表面上說『好』,暗地裡卻說我老頂嘴,斤斤計較。

  還有就是,可能有些人發現,在後來我的寫作風格慢慢走向灰暗的風格。我完全覺得改改風格也可以,就當作把內心的不滿發洩出來吧。

  然而,在我身邊的人都不能接受這樣子的我。

  不可以那麼灰暗,要打起精神,要做個開朗的人,要笑,要成熟……這是我在這段時間聽過最多的話。大家常常都說「做自己最好」,但,周圍的人卻好像都不想我「做自己」。

  久而久之,每當我寫新的作品時,我都是戰戰兢兢的,甚至在發布之前,『我』已經先一步批評起作品。

  「你怎麼又寫這樣作品」、「寫得真夠爛」、「要開心一點」……

  每當我做一件決定,不論是大的還是小的,我的思考都會好像一些劇情遊戲一樣開起多周目模式,假如我選擇「A」,會導致「B」;假如我選擇「C」,會導致「D」結局……儘管這些在現實中還未發生,可是我已經把我自己搞瘋了。寫作也好,工作也好,就算是跟朋友出去玩也好,我都變得愈來愈不自在。

  慢慢地,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做才是對。

  因為好像無論我怎麼做,都是錯誤。

  甚至會自我懷疑說,我生出來好像就是一個錯誤。

  漸漸地,我的內心已經感受不了陽光的存在了。

  在心理諮詢過程中,我想起來很多的事情,我記得小時候我喜歡自己是個愛講話的小孩,老師問問題的時候,我也是二話不說馬上舉手,搶著要第一個回答的人。每當別人拋出一件事的時候,當其他人都忙著靠邊站時,我卻總是先思考一段時間,再自己下判斷,而做出的選擇都未必是大家所喜歡的。人類是群居性動物,然而,我更喜歡獨自一人做事,很多時間我都是一個人,在某些時間才會約人出去玩(人家邀請我的時候其實我基本都不拒絕,除非有要事做),之後被人多次說我很宅,甚至有人直言「你是不是沒朋友?」(苦笑)

  雖然是這樣,但我仍然覺得,這樣的『我』,好像更為開心一點。

  我想心理諮詢師給我這份功課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可以把『我』,被逼到角落的『我』重新拉回來。

  對,我受夠了。

  我受夠這些行屍走肉,當『乖寶寶』的日子了。

  然後,當我決定重新掌握起『真實的自己』時,另一個『我』再次對我咆哮,今次我終於知道『我』在吼什麼。

  「你為什麼非要與眾不同?」

  「你就當一個乖寶寶不就好嗎?」

  「為什麼你就不能開心一點?這樣對大家都是好事不是嗎?」

  因為種種撞牆甚至翻車的經歷,令內心的『我』已經被丟棄很多年。

  我當了乖寶寶好多年了,也的確因此收到很多讚美的話,大家都很喜歡我。

  但『我』呢?

  灰暗的我、像小孩子的我、有時會愛發『大小姐脾氣』的我、宅宅的我……

  那都是我,不是嗎?

  我非常喜歡心理諮商師在過程中不斷提醒我的一句話︰「你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你,現在的你已經成長了,你有資格選擇。」,還有她曾經在處理跟我有相似問題的個案時,有些人會選擇把「理想中的我」佔生活中七八成,剩下二成就在休息時間做「真實的我」,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這個是他們想要的。

  所以,我也要找回我想要的。

  那麼,現在我感覺如何呢?是否生活180度大轉變呢?

  我覺得不全然是,我的生活仍然是老樣子,我仍舊在跑很多不同的市集,收集很多可愛的東西,看動漫,買動漫周邊,參加社團……沒有什麼巨大的轉變。

  只是,把一些想法稍稍地轉變一下下而已。

  在任何人對我指指點點的時候,除了聽從別人之外,『我』稍微也會跑出給予意見。偶爾『我』也不會再聽『別人』的指點,『我』想要多出來一下下,在必要的時候才會『躲』回去,換「理想中的我」出去應酬一下下。

  我終於有在活著的感覺,雖然有時候會很辛苦,辛苦到想死,但已經不會真的去思考如何去死。

  那你現在終於開始寫東西了嗎?

  對,我現在嘗試把那個曾經天馬行空的『我』,曾經像個小孩子的『我』叫回來,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想再重新經營。

  雖然我更新的速度未必像以前那麼快,不過我希望可以繼續保持寫作的習慣。儘管不是寫得很好,但寫作是我很重要的一部份,在我人生走到低谷裡,陪伴我走過很多段路。

  寫作應該要由『我』來選擇。

  我會回來的,請大家再等一等我。

  感謝你能保持耐性看到這裡,我是留善影,下次見囉!

***************

小團子,您好!我是善影,感謝你看到這裡,有空的話也可以Follow看看善影的其它網站喔!❤

❤Follow me on❤

❥紀錄日常生活

❥隨心寫

❤想了解關於我嗎?

一點點也好,希望善影可以您的心中留下倩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