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愛錢分手(上)

字不夠 | 2022-05-25 12:41:26 | 巴幣 128 | 人氣 92




  如果不是那一次的貪財,我不會失去妳,永久的失去妳。

  我們幾乎是再也不可能了,被貼上的巨大標籤,將一輩子跟隨著我,我已是殺過人的罪人了,從小時候的偷錢,到後來詐賭大學同學,出社會販毒被抓,在監獄殺人被判無期徒刑,好不容易假釋出獄,又因為手癢隨手抓了一包便利商店的糖果放進口袋,而讓身為超商店員的妳失望。

  妳原諒也不計較我從前的種種,還把我帶回去見妳的家人,說我現在的職業雖然只是一名油漆工,但是我很有繪畫的天分,相信我未來一定會很有成就的。

  是啊,我曾經靠著賣假畫,賺了不少,從國中妳在我座位旁的那一刻開始,妳所欣賞到的每一幅畫都是我爸要拿去賺錢的工具,父親在小時候偶然間的一次事件裡發現了我繪畫的天賦,要我把每一幅名畫都臨摹的淋漓盡致,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天,我才終於放下畫筆。

  即使過了十二年,我還是一眼就認出妳,那一天是我出獄後的第五個月,餐廳的工作告一段落,我正要前往加油站,經過超商順手買飲料跟菸,進了監獄即使原本不抽菸的我也染上了這個習慣,畢竟在那幾年的牢籠裡,我只能看著別人吃會客菜,世間的人情冷暖似乎也只剩我口中吞吐的微燙菸霧了。

  而當我看著店員轉身拿菸的那張背影,我愣住了,腦海中的記憶滾滾浮現,是妳,那個國中愛笑又樂觀的妳,即使國中我再怎麼調皮,讓妳被班導罵來罵去,妳還是永遠保持笑容,真不知道那時候的妳嗑了什麼。

  那晚,我們在超商外的木椅上,聊了許久,妳說因為繼承家業,談了一場糟糕的家族聯姻,起初認為的貴公子實際上是一個斯文敗類,於是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在外面打工過日子,被家人與愛人傷了又傷,越聊越發現我們好像都是可憐人。

  妳說儘管現在的日子過的不像以前大富大貴,工作時掌控著數以千萬的金流,不斷的拓展連鎖全國的服飾店,還可以自己設計最新款的衣服,而那也是妳曾喜歡的工作,現在便利商店的工作讓妳常常遇到奇怪的客人騷擾,而且事多薪水少,很累。

  但妳還是覺得這個決定沒錯,因為妳受夠了那些商場上的爾虞我詐,以及到處與人攀談交流的噁心聚會,更重要的是無法好好談一場戀愛,一個晚上我們聊了好多好多,在妳看不見的十二年世界裡,我把一切犯的罪與荒唐的青春通通都道盡了,可不知是妳迷糊的腦袋抑或是過於成熟的理智,妳竟說妳不在意,我果然還是從前那個我。

  那個國中幾乎被稱為繪畫天才的乖小孩,後來走上了知識犯罪,從此人生不再翻轉,我已徹底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了,但妳又說想重新來過隨時都可以,妳一點都沒有臉紅語氣平靜的對我說:「那不然來賭,我當你的女朋友,同居也可以,我們認真腳踏實地過生活,一定可以過得比你之前還好,要不要?」

  妳的這一句賭讓我想起我離開監獄前最後一天發過的誓,出去以後絕不再賭,在巨額詐賭完最好的朋友後,我至今仍然後悔不已,因為缺錢幫父親還賭債而販毒被抓,原因是走漏風聲還是有人背叛我,導致警察居然是我的客戶,好像都無所謂了,過往的大風大浪現在都能雲淡風輕了,還記得在監獄裡的大把時光,那些破事我真的不想再管了,一遍一遍在床上躺著、想著,得出了一個鋼鐵結論,我的人生就是一場賭博。

  我賭假畫不會被買家發現,而陷入追殺,我賭販賣毒品不會被抓或是陷在毒癮中,賭妳家人不會挖出我的前科,深陷在我們聯合想出的謊言之中。

  但最後一次,我仍然跟著妳賭下去了,而代價就是現在這樣的讓妳失望、被妳家人拒於門外,但我好像笑了,我寫著寫著好像釋懷了,這一睹我不後悔,再次被抓進來關三個月,也是我應得的,妳知道妳的那一句話,其實點亮了我的世界嗎?

  在出獄後我打了好幾份工努力還完了父親的債,我本想安穩做個小油漆工,就這樣畫著一片片白牆,拼命洗刷我內心的黑暗,不想再給任何人添麻煩了,包括我自己,我也累了。

  我從來不怪妳,妳的善良本就沒有理由去批評,即便我們相處短暫,看了好多感人的電影、逛人山人海的書局買了好多某作家的書、逛藝術與畫作展覽、在灑滿陽光的公園野餐,那些都是我以前幾乎不曾有過的溫馨活動,我真的覺得那半年很開心,不,是很幸福。

  這是我寫給妳的最後一封信了,妳不必再等我,希望妳也不要再跟妳父母生氣了,我若嫁給妳,對妳的大家族而言根本就是一個汙點,我一個罪人,本就不該奢望這一切,謝謝妳,謝謝妳,我自己會好好過的,對不起所有的一竊,這或許都是我竊取來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哪一點值得被妳喜歡,真的,再見了。

  其實人生還有很多選擇,不必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就算我這次沒被抓,我早晚也會被抓的,自從還完了父親的債,其實跟妳在一起的時候,也就是我選擇當油漆工的時候,有一種癮出現在我心裡,不曉得是終於了結一切的輕鬆感,還是當個平凡人的無聊感,都讓我從以前那樣為錢絞盡腦汁的壓力中,徹底釋放了。

  而這一釋放讓我心裡頭想犯罪的慾望,悄悄蠢蠢欲動,但我不想犯大罪,我只想調皮惡作劇一下,或許是長年累積下來的一種快感吧,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一定有病,不知道是心病還是腦病,算了,反正不要管我啦,我死不了,妳趕快去找個人結婚嫁了吧,也不要再來會客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