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33 訓練中不要亂想

肥宅鯊J shark | 2022-05-25 11:19:44 | 巴幣 48 | 人氣 130


  接下來是可以使用魔力的戰鬥,不過我不能使用魔法,這是為了公平。

  諾顗歐將火屬性以及土屬性魔力纏繞住身體,不能使用魔法的我少了許多招式能夠使用,不過這不代表我就會輸。

  我一如既往地利用「鍛造」將魔力匯集成棍後擺出架勢。

  隨著鐵槍一聲令下,諾顗歐向我暴衝,我先是一記針對腿部的刺擊,利用棍較長的優勢率先發動攻擊。

  諾顗歐馬上躲開,我趁這個機會拉開距離並再次利用棍發動中距離攻擊。

  對我而言,近距離戰鬥是十分不利的,因此我要做的就是拉開距離,而諾顗歐要做的事情就是逼我進入近距離戰鬥。

  諾顗歐將魔力集中在手部,隨後如同大砲般發射,是魔力應用中的「聚能」,雖然我也會,但是因為我會魔法,因此並不常用。

  我利用棍讓攻擊偏離軌道,諾顗歐的身影則是突然湊近在我眼前,是利用聚能積累在腿部推進吧。

  我反射性地躲開他的拳頭,並重新調整棍的長度,將棍縮短後發動攻擊。

  短棍即是要迅捷且兇狠,我毫不留情地向諾顗歐發動攻擊,就算真的擊中也不會怎樣,諾顗歐肯定能扛得住。

  如我所想,諾顗歐直接利用魔力擋住,並不停向我衝來,我只好想辦法拉開距離,然而要利用攻擊擋住一顆巨石衝來實屬困難。

  我匯集魔力,在近距離情況形成長棍發動突刺,然而這招卻被諾顗歐以「鎧甲」的魔力變化擋住,與平常的纏繞不同,而是更為密集的防禦方式,不過消耗的魔力自然也會更大。

  這招被擋住就沒辦法了,一瞬間我就被拖入絞技的領域中。

  我利用魔力想要掙脫開,然而諾顗歐用土屬性魔力保護自己,又用手臂緊緊纏著我,考量到還要一百招,我便放棄繼續抵抗,目的只為保留體力以及魔力。

  「諾顗歐差不多了吧。」我放棄抵抗地對諾顗歐說道,絞技一旦成功就難以脫困,戰鬥就無法繼續下去,因此兩人勢必要分開。

  「諾顗歐怎麼了?」我拍了拍諾顗歐的手說道,然而他沒有回應。

  「諾顗歐!」我故意加重語氣地大聲斥責諾顗歐,他才回過神來放開我。

  「你是怎麼了?身體突然不舒服嗎?」我捏了捏諾顗歐的臉當作報復,突然這樣對我使用絞技不放,被扣住的部位有點痛。

  「沒什麼…」

  「你不講我就不繼續!」諾顗歐的狀態實在是怪怪的,一直這樣也不是辦法。

  「我…對不起…」

  「我不是想聽你道歉啦,身體真的不舒服嗎?」我將口氣放柔,並摸了摸他的頭,怎麼會突然道歉?

  諾顗歐伸出手將我抱入懷裡,是真的很不舒服嗎?

  「不舒服要講好嗎?」我忍不住關心諾顗歐,如果真的不舒服休息就好。

  「嗯。」

  「真的是齁。」

  我先是讓諾顗歐抱著,希望他的身體不要不舒服,不過很快就發現不對的地方,本應是在我背部的手,卻在我的屁股上肆意地揉捏。

  我不滿地看著諾顗歐,不是身體不舒服嗎?為什麼要突然摸我的屁股?

  「不是不舒服嗎?」我直接朝他的手用力捏了一下。

  但是諾顗歐沒有想要停下來的意思,還將我抱得更緊,如果沒有衣物的話,我們兩人就是完全貼在一起吧,不過我現在只想分開而已。

  而我逐漸意識到諾顗歐的狀況,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並不是緊張、不舒服,而是性興奮,因為訓練服太寬鬆,我才沒有看出他褲襠底下的隆起。

  「對練的時候不要想有的沒的!」我直接將魔力鍛造成短棍狠狠地打擊諾顗歐的頭部,然而這一下有點過猛,而且諾顗歐沒有使用魔力保護自己。

  我趕忙接住差點倒下的諾顗歐,並查看他的狀況,所幸是沒什麼事…應該吧?不會就這樣被我打成笨蛋吧?可是本來就沒有很聰明。

  「看來諾顗歐還有很長的一條路要走呢。」鐵槍露出一副悠哉的表情說道。

  「您知道的話就該阻止啊。」我忍不住抱怨道,並讓諾顗歐好好地躺在地板上,但怕他不舒服,於是用自己的腿當作枕頭讓他躺。

  「諾顗歐會這樣最大的原因也是妳,畢竟諾顗歐還是男人,對女人意亂情迷實屬正常,不過他還無法控制住罷了。」

  聽到諾顗歐這樣的原因是我,我有點難反應,好像該開心,又好像覺得是自己的錯。

  「他最近都是這樣嗎?」

  「差不多吧。」鐵槍慢悠悠地走到門口,「他醒了再來叫我吧。」

  言下之意就是給我們兩個獨處空間吧。

  不過我實在是沒想到諾顗歐居然會對我思戀成這樣,更準確來說是被性慾控制住,我無奈地嘆一口氣。

  性慾我也不是沒有,不過對練中我並不會去想那些,該不會前面不用投、絞就是因為身體會碰觸吧。

  明明在對練卻一直想有的沒的,一想到這個我又想鍛造出短棍狠狠地敲下去。

  不過他都已經昏過去,頭上還帶著一個紅腫的包,會昏倒的原因除了受到衝擊,另一個原因就是突然遭受到魔力侵入體內。

  我輕撫他頭上的腫包,希望不會留下後遺症。

  不過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見諾顗歐睡著的模樣,一股邪念自心中油然升起。

  我先是用手親撫諾顗歐的嘴唇,明明肌肉是如此硬挺,嘴唇卻是很軟。我忍不住把手指放入諾顗歐的嘴內,他在無意識的狀況下,用舌頭微微舔舐我的手指。

  自己的手指上帶著些許的口水,我忍不住放入口中。嗯,就是口水的味道而已,不過接吻的話肯定不同吧。

  我搖搖頭想將邪念甩掉,這種無法止住的感覺就像是被其他人格佔據一般…有可能真的是,然而我卻無法抗拒,不想要放過這個機會。

  我順著諾顗歐的身體緩緩摸下去,第一個摸到的是胸肌,男生和女生果然不一樣,沒有女性的象徵因此較為堅硬,不過因為沒有在使力,還是帶著幾分彈性。

  我忍不住拉開訓練服查看諾顗歐的身體,強而有力的身材盡覽無疑,我忍不住伸出手撫摸每一塊肌肉紋理。

  突然有一種自己是變態的感覺,然而意識到卻不想停下來。

  摸完上半身接下來就是下半身吧,這樣想著的我忍不住感到呼吸急促。

  摸到的時候,沒有想像中的滾燙,但是硬度以及大小倒是如之前隔著衣服碰觸到的一樣。

  當我碰觸到的時候,諾顗歐微微了呻吟一聲,我趕緊鬆開手,是我弄痛他了嗎?

  我壓不住好奇心再次伸手觸碰,觸碰的同時忍不住想像曾經在書中看過的圖片,諾顗歐的也是長那樣嗎?

  當我緩慢上下輕撫的時候,諾顗歐再次發出呻吟,不過我感受的出來是舒服的呻吟。

  「這樣舒服嗎?」我輕聲問道,諾顗歐怎麼可能會回答我,不過諾顗歐的呼吸彷彿在告訴我答案。

  我試圖握住,卻發現自己只能剛好握住,這個大小到底有多大?

  我配合諾顗歐的呼吸速度加快上下輕撫的速度,好奇地想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到最後,褲子裡彷彿有股東西衝出來,我趕緊把手抽回來,該不會是…

  諾顗歐剛剛舒服的臉一覽無遺,該不會真的是…

  我將手緩緩伸進去,就像是探索禁忌的冒險者一般,先是碰到亂糟糟的毛髮以及某種軟軟的物體,碰觸到前端時,有幾分黏稠的液體,當我將手抽出來時,能夠清楚看見白色的黏稠物帶著幾分味道。

  當我湊近口鼻的時候,諾顗歐一陣翻動我趕緊用訓練服擦拭手指。

  「身體還好嗎?」我故作沒事地詢問諾顗歐的身體狀況。

  「沒事…」諾顗歐爬起身摸了摸自己頭上的腫包,不過他沒有怪罪我,一部分原因是知道自己有很大的問題吧。

  「對不起。」我撫摸著諾顗歐的頭說道,他像是在享受一般,然而他突然感覺到什麼後就跑開來,我只好待在這裡等待。

  待在洗手間的諾顗歐則是趕緊清理褲子,並忍不住想著自己居然在喜歡的人面前夢遺,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克里絲達則是在心裡頭發誓,將今天的事情藏在心底,並將自己的情緒好好整理一番。

  ~★~

  下午的訓練時段,鐵槍一臉輕鬆地要諾顗歐和克里絲達兩人一同進攻,而兩人沒有任何的限制。

  克里絲達馬上施展魔法,目標不是自己,而是諾顗歐。

  克里絲達對諾顗歐的腿部施展強化速度,手部則是加上特殊的魔法,當對方的防禦力越高時,增加一定的攻擊力。

 鐵槍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魔法,但自身的直覺告訴自己不能夠隨意防禦,面對衝過來的諾顗歐,鐵槍只是側過身躲開拳頭。

  諾顗歐就像早已知道鐵槍會躲開一般,先行一步揮出拳頭。

  為什麼已經知道卻不選用威力更強的腿部呢?並不是因為克里絲達的魔法施加在手上才選擇使用拳頭,而是踢擊極具風險,使用踢擊的瞬間會露出許多破綻。

  鐵槍利用手臂格擋,避開直接攻擊,隨即發動貫手。

  貫手還未擊中對手,魔法反應從一旁傳來,迫使鐵槍放棄攻擊,擺出防禦的架勢。

  擁有爆炸特性的火球飛來,碰觸到鐵槍的瞬間就爆炸,然而不是普通的爆炸,而是擴散出許多的火屬性魔力。

  鐵槍暗感不妙,隨即拉開距離。

  諾顗歐將原本屬於克里絲達的火屬性化為自己所有,強大的一拳直接將地板粉碎。

  鐵槍警戒地看向克里絲達,身為魔武雙修的她擁有兩邊的視野,同時將兩邊的技能訓練到純熟,在戰鬥中擁有許多出其不意的策略。

  不過還有件讓鐵槍驚訝的一件事,兩人之間無聲的搭配比想像中出色許多,原本預想兩人的配合可能會出現許多破綻,沒想到自己完全低估了他們。

  但鐵槍還有一個優勢之處,就是鐵槍十分熟悉諾顗歐的招式,這讓鐵槍的預判更為輕鬆。

  諾顗歐再次發動攻擊,然而鐵槍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他身上,而是看著鍛造出棍的克里絲達。

  克里絲達迅速切入戰鬥中的空隙,並配合諾顗歐,如同狂風暴雨般地進攻。

  然而鐵槍就像是一座不倒的城池,不管是格擋、躲避、回擊全部都十分到位,讓兩人的進攻毫無作用。

  克里絲達退後一步,再次對諾顗歐使用魔法。

  諾顗歐獲得強化後再次進攻,鐵槍格擋並決定發動反擊的時候,察覺到身體傳來陣陣麻痺感。

  這時才發現諾顗歐手上的強化魔法是附加雷屬性的魔法。

  鐵槍不禁覺得克里絲達實在是令人敬佩,對於魔法的相關知識完全不輸一般的魔法師,甚至是超越許多人,卻不鬆懈武的部分,如果讓她繼續成長,未來可能會成為S級魔法師。

  同時克里絲達使用魔法,讓地面出現許多水,明顯是針對鐵屬性魔力的鐵槍。

  鐵槍微微一笑,對克里絲達的謀略感到佩服,決定不再等待他們,而是主動出擊。

  鐵槍瞄準的目標是克里絲達,克里絲達擺出架勢防禦,然而出現差錯,諾顗歐心急地動搖,因為他跟鐵槍時常切磋,知道鐵槍的恐怖之處,這點卻被反過來利用。

  克里絲達忍不住暗自嘖聲,插入兩人之間的諾顗歐因為姿勢調整不及,被鐵槍正拳擊中腹部,雖然沒失去戰鬥能力,卻也受到不小的傷害。

  克里絲達連忙以棍刺擊,鐵槍一個移步躲開並向克里絲達發動突擊。

  棍隨即在空中消散,化成鎖鏈纏住鐵槍的手臂。

  鐵槍隨即擺出防禦架勢,擋住諾顗歐的攻擊。

  「諾顗歐,不要太擔心我。」

  兩人拉開距離後,克里絲達向諾顗歐說道,諾顗歐只好點頭答應。

  隨即互看一眼再度發動攻勢,克里絲達開始使用魔力編制魔法,諾顗歐則是去阻擋鐵槍。

  「天空的怒雷、深海的怒濤,無法觸及彼此的存在,在此,同心作戰抵禦惡敵,『海雷鳴奏』!」

  伴隨著魔法以及詠唱發動,複雜的魔法陣完成,伴有雷電的怒濤向鐵槍襲去。

  諾顗歐則是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並使用土屬性魔力保護自己。

  鐵槍看見後微微笑,下一秒,怒濤宛如煙一般,像是被輕輕一揮手就消散,原來是鐵屬性魔力化作長槍貫穿怒濤。

  克里絲達暗自不妙,不過這個魔法並不是一次性的,而是能夠繼續操控。

  克里絲達再次揮舞怒濤發動攻擊,諾顗歐則是判斷自己還需要去阻攔,於是直接衝向鐵槍。

  鐵槍透過預判快速反擊,諾顗歐被擊中後沒有退後,而是更加執意要抓住鐵槍。

  然而焦急會讓人失去判斷力。

  想使用絞技的諾顗歐被抓到空隙,鐵槍強力的攻擊連續擊中諾顗歐。

  然而沒有一招是貫手,因為諾顗歐在擔心,清楚知道貫手的強大,因此反過來被利用。

  「太心急了。」鐵槍擊倒諾顗歐後說道,隨後再次施展招式,將怒濤打散。

  克里絲達停止使用魔法,再次編制魔法強化自身,並利用雷屬性魔力鍛造棍。

  克里絲達先是一記大動作的橫掃,鐵槍察覺這是故意露出的破綻,然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鐵槍放棄防禦,準備向前突進,棍隨即化為鎖鏈,克里絲達宛如舞者一般躲過鐵槍的攻擊。

  鐵槍忍不住驚訝,這種融合武術以及舞蹈的武術自己並不是沒有見過,然而這種招式過於特殊難以對付,同時也難以學會。

  鎖鏈迅速纏住鐵槍的右手臂,比起掙脫不如發動攻擊,鐵槍用左手發動攻擊,克里絲達如同舞蹈般躲開後使用踢擊。

  面對瞄準頭部的踢擊,鐵槍只能防禦,結果另一隻手在一瞬間也被纏住,導致頭部直接被擊中。

  鐵槍一陣踉蹌,克里絲達卻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將鐵槍視為另一半跳起致命的雙人舞。

  無法判斷的攻勢不禁讓鐵槍感受到麻煩,腿、膝、肘以及鎖鏈,互相加成下成為無法逃脫的惡夢之舞。

  「後生可畏。」鐵槍忍不住說道,隨後一股魔力聚集在體內,克里絲達被迫跳開。

  聚能過後的魔力被放出,克里絲達只得展開防禦魔法。

  「到此為止吧。」

  鐵槍說道,克里絲達隨即行禮表示敬意。

  「您沒有使出全力對吧?」克里絲達攙扶起諾顗歐的同時說道。

  「如果使出全力必定是場血戰。」

  「我可贏不了您。」克里絲達知道自己還贏不過鐵槍,因為缺少能夠一擊必殺的招數,然而鐵槍的招式可謂是招招殺招。現在想起來戰鬥的過程還有點心有餘悸,自己可是不停地在顧忌鐵槍的攻擊。

  「能夠清楚知道自己的弱處就還有進步的機會。」鐵槍像是對待孩子般摸了摸克里絲達的頭,面對這個動作,鐵槍厚實的手掌帶給克里絲達幾分安定感。

  畢竟只有知曉弱處之人才有機會進步,克里絲達清楚這個道理。

  「老夫還有些話想對妳說。」

  克里絲達聽見後疑惑地看著鐵槍。

  「面對老夫,妳會害怕嗎?」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克里絲達知道自己是害怕的,面對強敵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那就將這份勇氣拿來直面其他恐懼。」

  聽到鐵槍說的話,克里絲達馬上明白鐵槍想傳遞給她的信息。

  「謝謝您。」克里絲達明白勇氣什麼的或許有,不過自己有時候無法拿出來。

  隨後,諾顗歐醒來後就帶著克里絲達去沐浴換衣,鐵槍則是留下來回想剛剛訓練的狀況。

  克里絲達整體而言比想像中強大,不過鐵槍起了幾分疑惑,克里絲達到底從哪裡學來如此多的武術,同時,為什麼只鍛造特定的武器呢?

  以她的能力而言,刺擊的話,槍不是更好?近距離搏鬥為何不用短刃或是盾?

  鐵槍將疑惑放入心中,決定之後再詢問看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