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歡迎來到死後世界-2 迷茫的心

佛萊曼 | 2022-05-25 11:10:35 | 巴幣 36 | 人氣 135


「薛雅玲!快回答我!」艾菲爾第一件做的蠢事是在公司裡大吼大叫,第二件是在走廊上奔跑。
 
所幸他立刻想到前往監控室廣播和查看監視器這個方法。
 
他趕緊爬樓梯來到九樓的監控中心,中心能夠全面掌控公司裡所有角落的狀況。
 
通常有四到五名警衛會駐守在這,另外十名則是分布於本部的其他部門以及巡邏。
 
「警衛大哥!你有沒有看到一位五歲左右的小女孩?」艾菲爾來到監控室後立刻問道。
 
所有人都轉頭看著他,他立刻感受到一股壓力。
 
如果沒有,只能夠過廣播全公司告知同仁,那會讓他顏面掃地,假使還是沒人找到,就得出動警衛隊幫忙找人,這是耗費人力資源。
 
「有阿,剛剛搭電梯去一樓大廳了。」其中一名警衛說,他坐在椅子上吃零食,還擺了一台電腦在看影劇。
 
艾菲爾鬆口氣,「那你有看到她往哪裡去嗎?」
 
「我幫你查一下。」透過螢幕上分割成的方形畫面,警衛快速地搜索,他很快就找到了。「在一樓的文管中心那邊,有位女同仁正在接待她。」
 
「感謝!下次請大家喝飲料。」
 
難以按捺的焦急情緒,從警衛部門所在的九樓要往一樓,肯定是搭電梯最快,可是電梯此刻卻跑到二十三樓去,最後艾菲爾只好從逃生門的樓梯往下跑去,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感到煎熬。
 
要是她跑掉了,這是他的疏失,身為一名安魂師,不但沒有履行義務,甚至把客人弄丟了。
 
安魂師無疑是一份服務業的工作,以人為本,具有高度專業性,需要受訓過方能開始執業,而經驗愈加豐富的安魂師,在城裡的地位越高。
 
是一份受到大家敬重的行業。艾菲爾也是在死後,迷迷糊糊之下當上的。
 
「艾菲爾,你擁有豐富的同理心和情感,你願意付出你的時間幫助那些需要幫忙的人嗎?」
 
起初來到這個世界時,艾菲爾還懵懵懂懂的,不過幸好大家人都很好,願意幫忙和教導。
 
「像我這樣的人,也可以幫忙大家嗎?」他感受到自身背負的使命感。
 
「那當然了,你是被我們選中的人。你也可以拒絕,沒有人有義務需要承擔,可是願意承擔的人,都是有責任感和度量的。」
 
不知為何,女神的話此刻在腦海裡迴響。
 
來到一樓大廳,他朝著另一邊指示文管中心的方向前進,總算在走廊上與她重新相會。
 
一名褐色短髮的文管小姐正牽著她的手走出來,薛雅玲的球還在手上。
 
「哎呀,代代木小姐。真是不好意思!」艾菲爾說。
 
女子穿著女性西式套裝,黑色長襪和領帶。
 
「沒關係!下次請注意一點,小孩子很容易走失的,畢竟小孩都喜歡亂跑嘛!」
 
代代木小姐是日本人,她擁有大和民族的氣度和素養,充滿禮貌而且溫和,無時無刻都掛著微笑,皮膚白皙,眼睛細小。
 
「好的。」艾菲爾說:「我不是要妳在外面等我嗎?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亂跑。」
 
女孩怯生生地躲在代代木小姐背後,裝出懺悔的樣子。「這位姊姊為什麼頭上會有光環?」薛雅玲指著她的頭頂問。
 
「因為代代木小姐是天使阿,凡是死後世界的天使都有光環。」艾菲爾說。
 
「那為什麼艾菲爾叔叔沒有?我也沒有。」薛雅玲說。
 
「我們都不是天使阿。」艾菲爾說。
 
「妳剛剛來到這個世界,肯定覺得很陌生又害怕。不過艾菲爾叔叔會好好帶妳的!好好跟著他吧!」代代木小姐蹲下來拍拍她的肩膀說。
 
薛雅玲點點頭,將手伸出來,艾菲爾握住她柔軟粉嫩的小手,溫度很高,就像暖暖包一樣。「那我先走了。抱歉,打擾您上班!」
 
「不會!請務必加油!」
 
「我想去找爸爸媽媽。」走在大廳時,薛雅玲說:「所以我已經死掉了嗎?」
 
大廳裡充滿了人潮,有的是前來委託的客戶,有的是正在接待貴賓的業務。
 
座位上都坐滿。
 
「妳終於懂了這件事啊……」艾菲爾鬆了口氣,只見對方面無表情,感覺還是沒搞清楚狀況。
 
「那我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了嗎?」想不到她開始啜泣起來,艾菲爾連忙蹲下來,摸摸她的頭安慰她。
 
「也不是都見不到,妳可以透過畫面看見他們。」
 
「沒有其他方法嗎?他們不能來找我嗎?」
 
「不能,除非他們也死了。這樣他們才能來到這裡。」
 
「可是我不希望爸爸媽媽死掉,可是我還是想要他們來。」
 
「這可真傷腦筋……」
 
離開公司後,他們在街頭上走著,經過一家市區的糖果店,艾菲爾買了一支彩虹圓形棒棒糖給她吃。
 
她總算冷靜下來,專注地吃著。
 
艾菲爾開始渾身冒汗,在這大熱天穿西裝出來不是明智的抉擇,剛剛因為在公司裡還有空調。
 
他隨手一點,將身上的衣服換成休閒的短衫以及硬皮短褲。
 
「妳有什麼想做的事情,我都會盡量完成。只有讓妳跟爸媽重逢這件事是做不到的。」
 
「永遠都不行嗎?」薛雅玲放下棒棒糖,看見他的衣服變了。「叔叔你什麼時候換衣服的?」
 
「那倒不是,等他們過世,妳就可以見到。不過那時也許妳已經投胎轉世了,說不定能在另一個世界見到。妳不用繼續執著在這裡見到她們阿。」
 
「我要在這裡等他們過世!」
 
「這樣不好啦!」
 
「我要等他們過世!」薛雅玲把棒棒糖丟到地上,棒棒糖立刻碎裂一地,她氣得瞪大眼睛,脹紅了臉,嚴厲地瞪著艾菲爾表達斥責之意,想不到她的執念如此之深。
 
艾菲爾嘆了口氣,「我知道了。」他對店內的老闆娘喊了聲:「我要買一支冰棒!」他看了小女孩一眼。「要吃冰棒嗎?」
 
「不要!」
 
他一面吃著冰棒,一面思索著現在該做些什麼。按照死後世界的規定,其實沒有硬性規定死者的靈魂非得盡快投胎轉世不可,就算要一直待下去也無妨,就像他和代代木小姐一樣。問題是,死後世界同樣資源有限,不能讓所有的死者都一直留在這裡,不過理所當然的,並不是所有人都會留下來。
 
安魂師不能違反死者的意願,也不能強行送對方上路。
 
「喲!艾菲爾。」一名稍微年長一些的女人走了過來,她的手中同樣牽著一名小朋友,是個男孩。
 
「波羅諾娃小姐。」艾菲爾說。
 
波羅諾娃生前是俄羅斯人,擁有金髮碧眼的姣好外貌,身高超過一百七十,身材纖瘦勻稱,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白色的小可愛和褐色硬皮緊身七分褲。
 
「哎呀,真是可愛的小朋友。」波羅諾瓦蹲下來捏了捏小女孩的臉頰,小女孩露出微笑。「妳叫什麼名字?」
 
「薛雅玲。」她小聲地說。
 
波羅諾娃身邊的肯定也是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死者,男孩年約七、八歲,是中東面孔的印度人長相,頭髮微捲,皮膚是深褐色的,穿著海灘褲和花俏的襯衫上衣。
 
「前輩,可以借一步說話嗎?讓小朋友在這裡吃糖果一下。」
 
他們仍在小朋友的視線中,只是來到較遠的人行道上。
 
「您是怎麼跟那個孩子說明的?」
 
「說明什麼?」
 
「就是……他已經死了,還有想做什麼事情。」
 
波羅諾娃笑了笑,說:「我沒問過,也沒說明。幹嘛做這些事情?」
 
「可是……」
 
「那是多此一舉,他們遲早會體認到這件事,畢竟這個世界還是跟那個世界有所不同,不是嗎?」艾菲爾啞口無言。「就靜靜陪著他們,看他們想做什麼,陪著他們就對了!小朋友就是這樣帶的。」
 
「原來如此,有經驗的前輩就是不一樣。可是我那個小朋友一起吵著要找爸媽和保母……」
 
「那就帶她去視訊區吧。」波羅諾娃對著正在舔冰棒的小男孩揮揮手,小男孩面無表情地看著她。「那樣她就可以見到父母了。」
 
和波羅諾娃道別以後,艾菲爾忽然想到忘了問前輩接下來應該做甚麼才好。
 
但他隨即想起上司的話,不能夠太過仰賴別人,流程和業務內容他都一清二楚,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即可。
 
「我們去見妳的爸爸媽媽吧。」當艾菲爾提起這件事時,女孩眼中閃爍的興奮和雀躍是無法掩飾的。
 
「我們快走吧!」她露出微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