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二章 第二十九幕 高階轉職結束

臨風慕筆 | 2022-05-25 09:29:45 | 巴幣 106 | 人氣 50


第二十九幕:高階轉職結束
 
 
       「慢死了!」
 
       從耳機另一端傳來了抱怨聲,也不知道是轉職任務本身太過無趣,還是和建箴一樣是極度耗費精神的過程,稍微可以聽到宗豪的語氣中稍微帶著些許疲倦想睡的睏意,但就算精神萎靡,該裝的樣子他還是不會妥協。
 
       只是等下線休息的時候也很有可能會直接爆睡個十二小時就是了。
 
       建箴心想,他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宗豪,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他也早就有經驗了。畢竟在印象中,好像也曾經有過宗豪因為前天熬夜太晚,以至於隔天錯過聚會時間的前例。
 
       所幸現在算是在暑假的期間裡,就算過得稍微頹廢一點,基本上也還都在能夠容忍接受的範圍之內。
 
       不管怎麼說,暑假這種只屬於學生的本錢,說多了也是且過且珍惜。雖然建箴並不認為自己選擇度過暑假的方式充實到什麼地步,但至少他還是挺遵從自己的意識以輕鬆愉快的情緒去度過。
 
       不管頹廢或充實,暑假在建箴心裡本來就是一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放鬆時光。為什麼回首孩提時的暑假感覺起來總是那麼長,或許正是因為對於還沒有找到自己未來的路,而且也還有太多沒有看過的人生景色的孩子來說,有太多不同的事情想要去嘗試和完成。
 
       無論是不是現實世界的事,或許都是如此。
 
       雖然屬於較特殊的一個階段,因為屬於正要邁入大學的重要時期,所以在心理層面的比重或許還是佔得更多些,取而代之的是,拋下了那些厚重的書本和習題,今年的暑假再沒有所謂應該繳交的作業和報告,可以把那些後顧之憂拋到腦後去盡情享受長時間的假期。
 
       當然也是會有少數選擇在這個長時間空檔裡選擇充實和培養自己認真上進的學生,不過只要稍微評估一下,建箴也能很明確的給出判斷,那就是自己並不是屬於那種個性的人。
 
       在這個年齡的分界線上,未來可以延伸得遙遠,但他終究還是會選擇自己的步調,去把握那些在眼前可以由自己去掌控的事物。
 
       「喂!斷線嗎?怎麼就不說話了?你麥壞了?」
 
       宗豪半天等不到自己的回應,似乎開始懷疑是自己的耳機壞了還是麥克風壞了,還稍微咳了幾聲吹了幾下麥克風做調音測試。
 
       「聽著呢,幹嘛?」
 
       建箴也就等到宗豪把一切都擺弄過一次之後,才慢悠悠的開口說話。
 
       「我X!你在就吱一聲會死嗎?我還以為我麥克風壞了!」
 
       「我又沒說我不在。」
 
       「……」
 
       建箴也知道這個玩笑話宗豪肯定會翻白眼的,基本上這個笑話的等級和「沒到的舉手」屬於同一種類別。既然都說話了,那自然是不可能不在的,這話背後的意涵,其實也就代表著答案的本身。
 
       「拳鬥士那邊的轉職怎麼樣?」
 
       「那種東西怎麼可能難得了我?」
 
       「只不過重試了多少遍就不好明說了對吧?」
 
       「對……欸不是!我X你算計我!」
 
       哎,有時候還真的不知道宗豪到底腦子靈不靈活,總覺得在特定的時間裡面,宗豪的智商水平甚至讓人有些堪憂。
 
       「不管怎麼樣,我比你快轉職完,所以我贏了!」
 
       「好,你贏你贏,你說什麼就什麼吧。」
 
       果然變成這樣了嗎?這樣的情況也完全在預料範圍之中,所以建箴也不怎麼在意,拱手就把這次的勝利直接讓給了宗豪。
 
       畢竟宗豪的轉職比他還要快是已經注定的事實,既然都是這麼明擺著的結果,那自己當然也沒有任何跟他強爭的必要。
 
       不過……
 
       「我說你是不是又想搞事了,這個職業可不像是你的風格。」
 
       剛從聖騎士轉職的會場出來,建箴還沒來得及注意到宗豪的高階轉職情況,現在看好友名單的時候才發現到,他其實也沒有猜到宗豪的轉職結果。
 
       「什麼搞事,這樣多難聽,我就只是想換換心情而已。」
 
       宗豪的語氣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如果說宗豪的突發奇想也屬於他的正常發揮範圍之內,那他目前的確還屬於正常的範圍之內,或者應該說,其實建箴並沒有考慮到宗豪居然會選擇了那樣的高階轉職選擇。
 
       而在那之前,其實建箴並沒有從宗豪那邊聽到任何關於他想要往哪個方向高階轉職的打算,和早就已經確定好肯定會轉職為聖騎士的他不同,宗豪可是在他開始進入轉職試驗之前還處於猶豫不決的階段。
 
       說起來,拳鬥士的高階轉職分支為兩個職業,延續原本近身戰鬥優勢,大幅度提升招式和招式間連攜順暢,在短距離貼身戰鬥上幾乎沒有敵手的【武鬥家】;而另外一個則是完全劍走偏鋒,從拳鬥士原本只能夠以最接近敵人的攻擊距離,犧牲原本的高頻率的攻擊節奏,為補足戰鬥靈活性的不足,開始能夠控制身體內力流動,控制使用像是氣功一類中遠距離的攻擊招式的【氣宗】。
 
       而宗豪選擇的,則是後者。
 
       就是這點,讓建箴感到有些不解。
 
       雖然建箴也知道要預先判斷宗豪的選擇其實也是白費力氣,與其去討論他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沒有規則可循,不如說從頭到尾,他其實都只是在做著他自己所相信的事情而已。
 
 
       如果硬要解釋,那肯定就只有那一句有點不合理,對宗豪來說又極為合理的回答。
 
       「因為這樣比較有趣。」
 
       是吧?
 
       其實建箴不得不懷疑,宗豪其實根本沒有什麼深思熟慮的想法,甚至很有可能只是因為單純在之後的互相比試中佔上風,所以才決定選擇了具有遠距離攻擊技能的氣宗。戰士在轉職為聖騎士之後,絕大多數的提升都落在防禦能力的提升上,就算武鬥家的近戰能力極具侵略性,也未必能夠直接突破聖騎士的防禦,但如果論機動能力來說,就很少會有比聖騎士還要笨重遲緩的職業。
 
       說不定宗豪打的如意算盤,是想用遠距離的技能來打風箏戰術也說不定。
 
       「呃……你開心就好吧。」
 
       建箴稍微思索想了想,從結果上來看,兩人的高階轉職都已經完成,就階段性的目標看來,的確可以算是可喜可賀的結果。
 
       依建箴來說,他挺喜歡那種心中排定的事項一一打勾完成那瞬間的感覺,喜歡看著自己的努力和累積有所回報的時刻。
 
       正如之前所說,高階轉職是一個最基本的門檻。
 
       對他們來說,之後的事情才是更重要的。
 
       高階轉職讓他們有了不輸其他玩家的技能強度和整體實力,先不論等級上的差異,至少在職業強度上站在了相同的水平。至少在總體強度上,也至少是到了高階玩家最初步的程度。
 
       至少經過這樣的強度提升,去和其他玩家互動也顯得更有底氣。
 
       雖然在遊戲的世界裡並沒有切實的階層定義,也沒有所謂高等級玩家不能和低等級玩家互動這種規定,但在遊戲的世界裡,建箴並不喜歡把自己定義為處處需要別人幫助的玩家,他反而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那種能夠其他低等級玩家提供協助的人。
 
       明明大部分的事情全都靠自己打理起來,但是卻又常常想著怎麼用自己的能力和經驗去協助那些在遊戲上茫然需要協助的玩家。建箴很清楚不管從哪種層面來看,自己的行為都是怪異的,甚至他也自覺到,這樣的想法既傲慢,而且也只是自我滿足的行為。
 
       既然能夠靠著自己的力量獨自完成,那又為什麼會去斷定別人非得接受自己的協助才能夠順利前進?自己所做的事情,正好就是對自己想法最直截的矛盾,只不過是一種對於能力成長的自負。
 
       或許是這樣沒有錯吧。如果說宗豪是做自己所相信的事情,那自己或許就是嘗試相信自己所做的事。
 
       走出房屋遮蔭,白夜城的石板街道敞開,甚至在直觀的體感彷彿比之前看到的還要更加寬闊。
 
       但是自己也很清楚,不可能因為自己才進去那麼些時間整個街道的景觀就會產生什麼變化。而更多的則是源自於內心的轉變,在轉職成為聖騎士的那一刻,不管是接下來的可探索區域,還是能夠前往嘗試的事物,都從此時開始變得多樣而開闊起來。
 
       那種感覺,和他現實的心情有點相似。
 
       畢業離開了高中,眼前即將迎來的大學生活,從埋首讀書的日子到突然間在眼前變得開闊的世界。興奮的心情肯定存在,但是在興奮之後,突然面對廣袤而沒有固定方向,能夠擁有各種不同選擇的世界,卻也同樣感到莫名和不知所措。
 
       建箴伸了個懶腰,那是在好一段時間在黑暗中專注,好不容易重回光明的那種放心感。也因為剛才都處於轉職的氣氛壓力之下,建箴現在好不容易能夠放下心仔細端詳臨風外觀模樣的改變。
 
       只不過在那之前,建箴倒是先看到了,不遠處隔著不到一條街道的距離,就算因為高階轉職在外觀上產生了改變,但頭上的ID並不會因為轉職產生變化,翠影就像個跟蹤狂似的,用他們在幻境樂章最開始遇到時的騷包姿勢站在一扇拱門的側邊。
 
       「我說你真的不是吃飽太閒?」
 
       「照劇本來說,這裡不是應該稍微感動一下嗎?」
 
       「……會感動才是見鬼了。」
 
       宗豪依舊秉持「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便會是別人」的概念,如同以往說著光是看著就讓人頭疼的胡言亂語。
 
       從拳鬥士轉職氣宗之後的翠影,也和臨風從戰士轉職為聖騎士的變化有點相似,在外觀上少了某些野路子自學成才的粗獷,彷彿是經歷了生命中的磨礪試煉,有了某種蛻變成長的感覺。
 
       原本的皮革和做工粗糙的肩甲已經被卸下,而是換成類似長袖稍微飄逸的長袍服飾。將原本外觀可見的防禦去除掉,氣宗看起來收斂了原本的戾氣,轉為一派武術宗師般的凜然氣場,看起來確實不像在近距離能夠敏捷戰鬥的職業類型。
 
       不過也只是看起來,而所有的玩家都知道一件事,在網路遊戲世界裡,「看起來」是最沒有實際保障,也最常被錯估的東西。外觀上看到的事物,和真實在系統下表現出的情況,是不能夠相提並論的。
 
       某些玩家就像是天生有著反骨的性格似的,就是喜歡用些特殊的方法去挑戰系統和遊戲的極限。
 
       你說這個職業不擅長近身戰,就非得有人會去用角色直接貼著敵人的面前操作;你說這個職業只能用物理的方式攻擊,就有人會去測試是不是能夠有物理魔法雙修的可能。總有一些腦袋靈活的人,會用奇怪的方式做出在原本系統預設之外的規則去嘗試不同的可行性。
 
       在這麼些人裡,宗豪也屬於樂於挑戰規則,把遊戲本身給玩壞的那類玩家。而且宗豪會做出那些事大多都不是有意為之的想法,而更像是直覺般的念頭。
 
       「我還是覺得這個職業的風格跟你合不來。」
 
       當然,遊戲職業的選擇都是由玩家自行決定的,從來沒有對玩家限制到底什麼的人才能夠玩怎麼樣的職業。當然,這也是非常片面的判斷,玩家所選擇的職業可能會隨著外觀、遊戲設定的強度、隊伍需求,甚至是劇情故事的背景產生不同的選擇。
 
       任何人都能擁有不同的選擇。
 
       只要經過練習和嘗試,每個人都可以涉足不同的職業,但是那和一個人最為契合,發自內心願意去接受的職業,卻未必能夠完全放在同樣的位置相提並論。
 
       或許在遊戲中他們所選擇的職業,也屬於一種潛意識的直覺。不過直覺這種事,也同樣有「準確」和「不準確」的區分。至少從另一個層面來看,不論最後適不適合,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職業,其實都是件令人感到舒心的事情。
 
       原本是戰士和拳鬥士,接下來將變為聖騎士和氣宗兩人的冒險。
 
       「少囉嗦」翠影在腰際插起了拳頭,一副挑釁意味十足的模樣,看來不管外觀有著怎麼樣的改變,在實際的本質內心還是不會有什麼變化。
 
       「那麼,要來打一場嗎?」
 
       建箴看著眼前的氣宗,微微一笑。
 
       依舊是那句熟悉的台詞。
 
       依舊又是一場不知結果的勝負。

創作回應

凝小語
真的覺得就是……相愛相殺
2022-06-17 12:47:07
臨風慕筆
你奇怪的小說看多了
2022-06-17 16:09:53
凝小語
哪有,我看很少了,而且你們感情好是真的
2022-06-24 10:33:4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