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東方幻劍塵.貳》67.雲遙表示,我來!

萌筆 | 2022-05-25 05:27:42 | 巴幣 122 | 人氣 157


  「這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雲遙與格雷特看著面前的一群靈魂,右邊是騷靈三姊妹饒有趣味的圍繞著驚慌失措的生靈,然後左邊則是妖夢一副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兩人臉上寫滿無奈。

  「沒想到妳跟幽幽子相處久了竟然也有吸引生靈的能力。」

  雲遙抽出幾張符紙拍在了倒在地上錄音師與工作人員額頭上,幫他們把自己的三魂七魄給招魂回來。

  「我自己也不曉得……我有跟幽幽子大人一樣的能力。」

  妖夢一臉尷尬,她沒有想到才剛唱完一首歌,這些外界的普通人頓時就睡了過去,然後靈魂出竅變成生靈的模樣,要不是她發現的早,否則的話會出現更多的意外。

  幽幽子操控死亡的能力,雲遙是知道的,所以基本上她不會離開白玉樓去接觸人類之里的一般人類,不然四季映姬就會發脾氣的找她麻煩。

  但沒想到身為白玉樓庭師的妖夢也有類似的能力,她的歌聲會莫名的讓一般人著迷沈睡過去並將自身的靈魂給引誘出來。

  「那這樣的話……」格雷特摸著自己下巴看著妖夢說道:「妖夢小姐如果參加『好聲音』大賽上台一唱的話,那麼樂子就大了。」

  妖夢有些目瞪口呆,想像一下那樣的場景,頓時忽然覺得頭有點疼。

  「沒關係!就照原計畫!」雲遙深深地嘆了口氣:「橫豎我們都暴露了,也不差這一筆麻煩……」

  「我們暴露了?」妖夢一臉迷茫的樣子:「可是……我真的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唱歌過,更不用說在那麼多人前。」

  一想到自己屆時要上台獻唱,妖夢不禁佩服起蜜絲緹雅每次在宴會上給眾人獻唱的勇氣,更別說每次宴會到後面都會陷入一團亂的景象。

  「放心好了。」

  眾人扭頭盯著雲遙,就連格雷特都好奇雲遙哪來的自信讓眾人放心。

  「我跟你上台,妖夢。然後騷靈三姊妹也不用躲了,直接就附身幾具傀儡伴奏,這次我們就來玩個大的!」

  聞言,格雷趟雙眼開始發出了亮光,看來雲中子開竅了啊。

  東武亞洲聯盟,上海本部────

  一襲蔚藍色的西裝配上淡黃的襯衫,用手指推動鼻樑上的金絲眼鏡,擁有東武亞洲聯盟調度一切非宗門家族勢力的總指揮使,長空葉行看著面前向他報告的人。

  望著桌面上熱氣蒸騰的黑咖啡,長空葉行完全沒有想喝的慾望,因為雲中子與死亡魔騎的情況跟他想像中的模樣有些不同。

  先是在巴黎拍賣場大鬧了一番,然後跑去日本的誅魔村搜刮了一堆食物,最後則是出現亞洲大陸。

  「紐約、日本……最後是上海麼?」

  一想到雲中子過往的優良事蹟,長空葉行頓時就埋怨起安培雷良為什麼不在當下就順手把雲遙給幹掉,害他現在不禁擔心起整個上海市的安危。

  雲中子的兇名很大程度上,便是源自他完全不在乎會對周遭環境的影響,以前的他是這樣,現在擁有情感的他更是變本加厲。

  至於其他四傑……

  也就只有尹風才會那麼奮發向上的和雲中子對著幹,畢竟他是把雲遙當作宿敵來著。

  尼特族的安培嵐霧,你讓他去討伐雲中子,他寧願窩在家裡打他的遊戲,用他一句話來說看到雲遙的臉他都嫌棄。

  雷辛亞更是拿雲中子沒轍,所以她把所有的恨都歸結於魔宮身上,若不是那些黑暗中人沒事去招惹雲遙,她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損失,所以她決定近期都要找魔宮跟邪盟的麻煩,至於怎麼找?

  當然是金錢上的麻煩!

  「……『中國好聲音大賽』?」聽到後面的報告,長空葉行本來不想開口的,可實在是忍不住了:「他們參加那個幹嘛?」

  一想到死亡魔騎跟雲中子一起上台合唱,那個畫面怎麼想也未免太驚悚了點。

  對著長空葉行報告的手下也是面色尷尬,低聲道:「這個屬下查過了,報名的只有雲中子跟一名叫雲夢的少女,至於伴奏的樂團則是叫普莉茲姆利巴樂團。」

  長空葉行鬆了一口氣,這算不幸中的大幸,死亡魔騎的思維邏輯和常人不太一樣,幸好他這次沒有去鬧事。

  「那間經理公司的董事長的名字是格雷特.文森……」

  長空葉行瞬間無語了。

  就連那個屬下也是一臉不可思議,覺得這群人的腦子是不是有什麼大病?

  難道他們忘了自己是裏勢力跟表勢力的頭號通緝分子,而且是一見面必殺之地那種。

  「屬下猜測,這個名叫雲夢的女子很有可能是幻想之地的住民,以雲中子近幾次行動都有幻想之地住民跟隨的情形猜測,這個叫雲夢的女子必然不簡單。」

  端起黑咖啡正要喝一口的長空葉行愣了一下,他想起了當初在靈聖山跟他交過手的那個紅白巫女。

  「如果照你這樣的分析,那麼雲中子這次參加這個『好聲音』大賽的背後必定有所圖謀,你安排一些人手下去監視著那棟大樓。」

  「呃……要通知東武四傑或仙武五子他們嗎?」

  「……你覺得他們中有哪個敢對付死亡魔騎?」

  那名屬下沉默著沒有接話,但也沒有轉身離開。

  「你還有什麼事情要報告的?」

  看著沒有離開下去準備的屬下,長空葉行遲疑一下,開口問道,忽然他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像他這一類的劍修,對某方面壞事的預感總是特別的準。

  那名屬下微微張了張口,似乎在組織著語言。

  不過想了幾秒鐘,卻發現不管怎麼修飾,他手上的這個消息說出來根本令人難受,於是他乾脆的脫口而出。

  「就在幾個小時前……我們收到了魔兵七人眾中的三人偷渡入境的消息。」

  ……噗!

  長空葉行一口咖啡直接噴了出來,將面前的屬下弄得十分狼狽。

  「……馬上通知黨主席、上海市長、一票將軍將領馬上跟我聯絡,並通知東武境內所有人士此刻陷入一級警戒。」

  「需要準備核武器嗎?」屬下擦了擦滿臉的咖啡問道,顯然他也是哀莫大於心死。

  「……我怕核武器還幹不掉死亡魔騎跟雲中子以及七人眾!去幫我聯絡乾坤家!」

創作回應

✦AmaZinG✦
原來是有招魂歌聲啊妖夢,
然後是核武居然還幹不掉那些傢伙嗎?www
2022-05-25 08:30:28
萌筆
就怕沒打死WW
2022-05-25 15:31:19
暴戾魔人
凌晨發文可辛苦鉛筆你了,指揮使長空葉行終於出場,本有沉穩當代先天形象的他也不禁被雲中子與死亡魔騎的脫序行為搞得咖啡亂噴,威嚴大失

長空葉行只知是名老練劍者,至今還不知其所學的派門來歷,畢竟光是中原的劍修門派之多不勝枚舉,鉛筆隱藏此人來歷的用意可謂啟人疑竇
2022-05-25 19:20:33
萌筆
就一堆麻煩上門噴了一杯咖啡
2022-05-26 18:38: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