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騎士譚 前傳漆黑的過往.2

-★浩宇☆- | 2022-05-25 04:08:47 | 巴幣 2 | 人氣 47

連載中魔譚-前傳
資料夾簡介
卡爾羅洛王國,夜鴉騎士團團長-亞蘭的過去。

{往昔}
「哧呀…哧呀…」
一名少年在奔跑著,他穿越過數之不盡的彎曲小巷,終於到達一條被陽光照射的康莊大道,少年望向眼前的人群,仿佛想像什麼似的。突然回憶起剛才的畫面,少年屏住呼吸,警戒地回頭觀望著熟悉的灰暗小卷,見到沒有任何異常後,終於開始大力呼吸。
「呼哧…呼哧…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怎麼了?」
「吓?什麼怎麼了,早知道那麼難纏,就不偷那個混蛋女…」

正當少年不滿地把頭轉回來時,原本映射著,名為希望的光芒已然不見,正確來說,那些光芒被眼前臉露微笑,雙手叉腰的黑髮女性掩蓋著,那個情境猶如被母老虎找到獵物一樣。
「呃… …」
「剛才,你說混蛋女人怎麽了嗎,嗯~?」

綁住烏黑馬尾的女性,以相當有魄氣的笑容逼近坐倒在地上的少年。少年石紅色的瞳孔不斷閃縮,腦袋持續運作,卻一直想不到逃脫的方法。
「呃,我…我是在說您是非常美麗的女性…吧。」

頂著一頭蓬亂的黑色短髮的少年,他的視線聚焦在左邊,準備再次逃離這個女人的身邊。然而在少年衝刺的同時,腳下卻被某個物質束縛著,這導致少年移動的反衝力反撲在自己身上,造成他跌倒的現狀。
那個女人在少年面前蹲下,雙手捧住白滑的下巴,眯起雙眼,對茫然的少年如此說道。
「嗯~雖然看起來不知道“魔法”,但身體能力倒是不錯。」
「嘖,這是什麼東西,竟然牢牢地纏繞著我的腳。妳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少年悲憤地擊打地面,試圖站起來逃走,卻絲毫不動。少年開始叫喊著,盡可能從瘦削的肉體中榨取一分、一滴力量,只為苟活下去。
少年的舉行無疑引人側目。「那個是什麼」、「嗚哇,真是一個骯髒的小鬼」、「那傢伙一定是偷東西被捉」、「如果我是那種孩子的父母,估計已經氣死」……無止盡的話語,每一句都貫穿少年的內心,每一字都壓在少年的身上……即使如此,少年仍未放棄,如果要問為什麼的話,他會這樣回答。
(因為我看到了猶如希望一樣的光芒!)
那名女性不知不覺間收起笑容,認真地注視著眼前不知放棄的少年,她收起笑容的原因,不知道是出於少年的小小反抗,抑或是民眾沉重的話語,可能兩個都是那個原因。然後,她下了一個決定。
「吶,少年,知道嗎,被稱作魔法騎士的人。」
「吓?」

突如其來的提問讓少年在一瞬之間恍神,這使他身上的物質直接將整個人壓倒。
「好,我決定要讓你加入我們了。」
「什,妳到底在說什麼。話說什麼時候我背上也多了那些東西。」
「啊啊,你身上那些?那些是我用魔力生成的煙哦。」
「煙?妳竟然說煙?煙哪有這麼重!」
「能夠吐槽可真是謝謝你啊,既然沒有其他問題的話那現在就走。」
「吓…吓?嗚哇哇!」
少年突然感到一股陌生,從未體驗過的失重感,原來他被一團白色煙霧圍繞著腰身,整個身體被舉起來。雖然嘗試掙脫,但看來是毫無意義。
「因為少年你手腳亂動,害姐姐我要多花一點魔力捉住你的手腳,這是懲罰哦。」
「這…就是魔法嗎,我竟然連動都動不到。」
「這不是當然的嗎,如果那麼容易破解,那辛苦地學習使用魔法來做什麼。」
「既然有這種力量,為什麼一開始沒有用這股力量捉拿我。」
「是要嘲笑我的無能嗎…哈哈…」
被白煙捆綁且在空中移動的少年低下頭用著自嘲的語氣說道,那個女性邊走著路,邊搓起手來回應少年的問題。
「如果我說因為你跑太快才來不及用,少年,你會相信嗎?」
「妳總不會想說自己沒發覺錢包被偷,等到發現時,我已經跑遠了吧。怎樣有可能,好歹也算是成年人,而且還是什麼騎士。如果真的是這樣,我一定會找個洞躲進……」
少年想繼續說下去時,不經意看到「她」將自己的馬尾擋在臉前,形成一層堅決的守護,至於守護對象當然是自己的顏面,畢竟不能真的找個洞…
「真的…?」
「…真的」
面對目瞪口呆的少年,她點點頭,低聲細語地回應。剎那間空氣變得異常僵硬,兩人在一片沉默中順利渡過移動的時間。
{騎士團本部}
不久後,黑髮女性把少年帶到郊外的小堡壘面前,小堡壘外觀黝黑無比,看起來十分老舊殘破,顯然是歷經大大小小戰役的勳章。

黑髮女性將目瞪口呆的少年帶到堡壘裡頭,然而內部的環境雖然談不上富麗堂皇,卻相當整潔,與外頭表面的老舊外觀形成鮮明對比。

少年目不轉睛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不知是被新鮮的內部怖置深深吸引著,還是計畫著逃走的路線,但至少他的注意力放在這個堡壘之中。
「話說,少年,你的名字叫什麼?一直叫你少年也不太好吧。」
「啊?」
少年被突如其來的問話來不及反應,黑髮女性則以為他不理解問題的意思,於是再次以強調的方式詢問,顯然將少年當成小孩般看待。
「名字,我是說名字,稱呼也可以啊。我叫塞蕾娜· 歐貝洛,叫塞蕾娜就可以了呦,啊,當然叫我姐姐也可以哦。」
「明明就是個暴力女,叫大嬸就差不多…」
少年在一旁嘀咕著,卻不料到頭部遭到重擊,然後一股解放感隨即到來,讓少年和冰冷的地面來了個無愛的親吻。
「好痛!」
「啊啊,手不小心滑了過去。」
「這…這個暴力女…」
「啊?你剛才有在說話嗎。」
少年用被解放的手摸著頭上的腫包,望著面前似笑非笑的美人,頓時在心底裏認定。

(這個女人不能惹啊……)

面露無辜表情的少年只能將對話的重心放回“名字”之上。
「名字…稱呼的話叫亞蘭就可以了。」
「好,那麼我今後就叫你亞蘭君吧,“名字”等到將來想告訴我的時候再好好地告訴我吧。」
面對名叫塞蕾娜的笑容,亞蘭莫名地感到一股似曾相識、十分久遠的溫暖感,亞蘭說不出那種令人心悸的原由,只得掩飾似的轉過身來問道。
「那麼,將我帶過來的原因是什麼?總不會是聊聊天,吃過飯就送我回去。」
「呃,關於這個…」
塞蕾娜面露難色,用著看起來細膩白滑的食指搔了搔右邊臉部。亞蘭用看透一切的語氣說道。
「既然我技不如人,就只能任憑處置。錢包還妳,要打要殺都隨便妳吧。」
塞蕾娜接過錢包後,便雙眼發光地說。「真的?」
亞蘭看著興奮的塞蕾娜,不由自主、認命般的嘆了口氣。
(母親、父親,看來我到此為止了,不過這種世界也不值得“我們”留戀。所以…)
(所以不要為我感到難過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