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27

日笠陽子 | 2022-05-24 16:34:15 | 巴幣 6 | 人氣 67


8cm > 8mm
對不起,之前有讀者留言時我還沒有意識到,現在才發現有問題(笑)
此時基本確定事件涉及黑魔法了,日本的陰陽師無能為力(笑)
如果這是走黑暗路線,買通陰陽師,殺死歐陽振宇(橋本奈奈美),然後橋本奈奈美(歐陽振宇)就可以完全偽裝成本尊生活。
計劃通——
之後真正的幕後黑手出場,用黑魔法催眠洗腦……好了,本子見吧。
快過去廿多年,《黑暗聖經(バイブルブラック)》依然是神作啊!

  即使我動之以情,史密斯依然鐵心搖頭:「我並不覺得歐陽先生過去,可以派上甚麼用場。」

  我覺得史密斯不通情理,嘗試曉之以義:「我作為經驗者,對管教女兒,自有一套心得。」

  想想自家女兒,雖然外貌算不上是美少女,身材也是平平無奇,但至少稟性優良,姿色不足知識補救。單論學問及修養,也算是一位娉婷佳人。重點是,她會看AV。

  對,會看AV啊!

  你想想看啊,身為男人,知道身邊另一半會願意陪自己一齊看AV,光明正大討論內容、拍攝手法及技巧等等,不是會感天動地嗎?嗯,我覺得一定會。

  「據我所知,奈奈美最討厭妳,她怎會願意聽你的話?」

  「不聽也得聽,有時候不能過於縱容孩子。」

  「儘管如此,奈奈美不是歐陽先生的女兒,哪兒有資格教訓她?」

  史密斯簡單一句說話,便叫我無言以對。

  「無論如何,那是橋本母女之間的事。我們身為外人,委實不宜多言。」

  我嘗試辯解道:「且慢,如今奈奈美是用我的身體啊,那末我應該有權教訓『我』的身體吧?」

  對,我不是教訓別人的女兒,而是教導自己的身體。

  「沒有。」史密斯寸步不讓:「歐陽先生沒有那個權利。」

  「為甚麼?」

  「按照歐陽先生的邏輯,奈奈美也有權傷害自己的身體。」

  「咿——」

  「既然是『橋本奈奈美』的身體,那末本人任意摧殘至體無完膚,歐陽先生亦休得哼半點聲。」

  可惡,平日說話只有幾句的史密斯,居然是能言善辯之士。才簡單幾句說話,便刺中要害,令我無可反駁。

  此時有人叩門,我與史密斯同時朝門口望去。

  史密斯主動踏前半步,略為戒備問:「誰?」

  「是我。」

  那是我不認識的人的嗓音,但是史密斯認得,他即時拉開房門,原來是之前留在病房內另外一位護衛。

  「史密斯先生果然在這兒。」

  聽見對方寬慰的語氣,史密斯連忙問:「甚麼事?」

  「那兩位陰陽師醒過來了,有些重要的說話想交代。」

  對啦,連我都忘記,同場還有兩位吐血昏迷的陰陽師。事發後我連人帶床被推走後,好像也有醫生留在現場診察他們。

  史密斯扭頭朝我吩咐道:「歐陽先生請留在此處,我容後再回來。」

  「是,知道。」

  雖然對那兩位陰陽師有點好奇,不過我們毫無關係,沒有探訪的理由,只得繼續留在病房內。此時外面天色盡墨,黑不見盡頭。獨有一瓣上弦月,孤寂地懸在空中。無所事事下,呆在病房內,回想今天發生的事。

  從頭至尾,一切都太不現實。無論是陰陽術也好,靈魂離體也好,黑色的觸手也好,法陣異變也好,全部都是以往只曾聽聞過的事物。若非身體的觸感正常回饋至大腦內,興許我會以為全部都是夢境。

  如果這是夢境,我是何時入夢呢?

  下午在MIKI幼稚園吃小豆粥的時候?被不明犯人推出行人道的時候?最初被卡車撞至重傷昏迷的時候?

  右手往天花板伸去,白白嫩嫩的纖幼手臂,肌膚柔如豆腐,手指軟若無骨,端的是女孩子的香手。我除去記得自己右手手背上長有一粒8mm的肉球外,其餘都不太想得起來。甚至在大腦的認知中,判斷自己的手本來就是長這樣子。

  再度有人叩門,我匆匆收起右手撐起床。原來是醫院的護士送來晚飯。我欲探問橋本真依的情況,不過她表示不清楚。

  醫院的食物倒也不差,量小而精細,很適合胃袋變小的我。就在快要吃飽時,第三度聽到叩門聲。這次換成史密斯帶同一名蒼老的男子進來,對方頭都禿了大片,背也彎得很低,但是那對眼睛甚是凌厲。如同寒潭般深邃的眸光冷冽疾射而來,讓我背後冒出一股凍透入骨的冷意。右手支撐身體的枴杖,正伴隨他的步履,敲動地板前進,傳出空靈的「卜卜」聲,一步步加速我的心跳。

  二人站在床沿,史密斯代為介紹道:「這位是賀茂樹先生,方才那兩位陰陽師是他的兒子灸孫子。」

  我心中一突,猜想是不是想興師問罪。旋而細思問題不是出在我身上,自己也是被害者,斷無道理面臨責任。腦中只是分心思索時,對方看見我久久不語,拋話問:「歐陽先生?」

  「……是?」

  「我想知道犬子犬孫施法的經過。」

  「是的……」

  既然是那兩位陰陽師的親人,想必地位更高。祖父孫三代來東京出差,做一場法師賺錢,竟然發生意外,賠了夫人又折兵,自然萬分生氣。了解事件來龍去脈,尋求背後原因,亦是理所當然的事。再者我亦迫切想知道,為何儀式失敗,以及那些可疑的黑色觸手又是從何而來。

  我一五一十,將當時親身見聞敘述一遍。當聊到靈魂離體,觸手纏身時,心中都有幾分不踏實,生怕會被人說是誑言謊語,視為神經病之辭。旋而心想那位年老男子身為陰陽師,見過的鬼怪比我走過的路還要多,怎麼可能會疑心我腦子有問題。果然說完之後,對方沒有即時叫醫生送我去精神科,而是凝重地沉思,漸漸收斂目光。

  看不透那名年老男子的想法,我轉而問史密斯道:「橋本女士醒來沒有?」

  史密斯搖頭,我又問橋本奈奈美的情況。好像是因為在吵鬧到沒有氣力,正好護士送晚飯來,就張口在吃。至於兩位陰陽師,醫生說體虛血弱,事實是脈門受損,體內靈力紊亂,估計需要一段長時間的調理才能復原。

  「歐陽先生。」

  「是!」

  年老男子雙目快要瞇成一條縫,徐徐朗聲道:「你的證詞,與另外二人說法相同。」

  原來我是最後一人接受查問,究竟是好事抑或是壞事?

  「當時涼介及悠斗所見,與歐陽先生如出一轍。」

  其他二人?涼介及悠斗?也就是那兩位陰陽師?

  「奈奈美呢?奈奈美又看見甚麼?」

  「那孩子情緒很激動,一直發脾氣,說我們陰陽師都是騙子,根本無法好好詢問。」

  我回憶起她試圖擲物砸傷我,那脾氣有夠可怕。

  原本閉成一條縫的眼眸豁然睜開,年老男子提高聲調,宏亮道:「按正常程序,你們二人的靈魂會牽引離開肉身,再對調回去各自的肉體內。然而這次意外過於異常,綜合三方的說法,我有理由懷疑是黑魔法在干涉。」

  「黑魔法?」

  我漸漸追不上話題的變化,陰陽術然後是黑魔法,元素會不會過於豐富。

  「不過我輩對黑魔法並不熟悉,也不敢妄語。」

  「換句話說,暫時我與奈奈美的靈魂,仍然不能回去原本的身體嗎?」

  「沒錯。」

  我頹喪地嘆氣,年老男子道:「關於這樣的情況,我們會嘗試與歐洲的魔法師聯絡,看看能不能求證更多有關黑魔法的資料。」

  「勞煩高人了。」

  史密斯送年老男子出門,對方表示暫時會待在醫院內與兒孫一齊,史密斯亦回答有問題請與之前交代的人聯絡,便送其出門。待房門關妥,我急問道:「你熟悉黑魔法的事嗎?」

  「我不懂黑魔法。」

  我雙手抱在胸前,重新回想靈魂離體時的經歷,驟然流露出駭人的表情。心中既寬了幾分,卻又畏了幾分。

  「史密斯先生,假設……有沒有可能……我與奈奈美之所以靈魂交換,是某位人物在背後施展黑魔法嗎?」

  一旦腦海中冒出這誇張的想法,心兒都躁動起來。

  事實上自己一時雙目蒙蔽,忘記靈魂離體,可不是簡單的事。要是隨便撞一撞就能夠交換靈魂,這個世界上絕對有一堆外男內女,又或外女內男的傢伙誕生。

  變成女孩子多棒,肯定有無數男人夢寐以求;反之變成男人就慘了,那些原女孩子絕對難受得想自盡。

  好吧,那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若然我們雙方靈魂交換,不是出於意外的碰撞,而是有人暗中發動黑魔法,促成如此奇事。那末該位奇人,真箇奸心叵測。

  不是我,不是橋本真依,更不是那位不明來歷的犯人。某位使用黑魔法的某人,才是一切事件的幕後黑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