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鋼鐵叢林異士錄104:深入腹地(二)

文木焦 | 2022-05-24 16:12:02 | 巴幣 4 | 人氣 35


  吳新成仔細端詳一陣,道:「老吳!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遼翼』?體型竟然跟妳的真身差不多大,看起來不好對付啊,有沒有弱點?」
 
  「確實是『遼翼』,弱點當然有,但不建議殺掉,牠跟我一樣具有靈性,可以溝通談判。」
 
  遼翼是稀有妖獸,馭鬼師分裂前有捕獲到數隻,其靈智已開但難以溝通,連周肅仙都對其產生誤解,以為不過是野蠻的牲畜,將其視為戰爭機器奴役,而非他心目中的神祇。
 
  遼翼的外型像一隻無尾的魟魚,巨大的片狀翅膀真的能遮蔽大半天空,眼睛長在身體兩側能無死角觀察周圍,身體前端有個孔洞,發出各種令生物感到不適的音波,還可以共振以破壞物體。
 
  遼翼的擬態能力很高,牠靜靜伏在平原上,並將氣息收斂起來,埋伏吳新成的車隊,在音波攻擊下飛行員已經七孔流血而死,不少直升機直接墜毀在車隊中央,死了很少人,車隊也因此停住。
 
  老吳看出了蹊蹺,遼翼的元神位置散發出不同的能量波動,依照老吳豐富的見識,遼翼必定被控制而非加入信徒的陣營。
 
  吳新成要老鬼指揮國家衛隊及軍隊,牽制妖獸聯合部隊以爭取時間,信徒乘坐一種無頭巨鳥,從遼翼的背部起飛在空中作戰,虛偽碧藍之氣的濃縮彈鋪天蓋地而來,宛如空中的航空母艦。
 
  國家衛隊與軍隊相互配合,所幸信徒像是趕鴨子上架,似乎不諳於空中作戰,即使地上的友軍屍體越來越多,但損傷比預期中要低,無頭鳥的優點只是速度快,被一般大口徑子彈打中還是會死,危險的反而是降落後的信徒。
 
     賴裴琳的坑道蟲被再次召換,把小隊吞進肚子後,再用力朝遼翼的方向吐出去,然後以自爆蟲作掩護,在飛行軌跡周圍布滿空中炸彈,很多想趁機偷襲的信徒被炸成肉屑。
 
  小隊頂著激烈的炮火踏上遼翼的背部,老吳道:「往元神的方向走,要吃光裡面的外來能量,但能否恢復清醒就看牠自己了,不排除與之一戰的可能。」
 
  此時小隊感受到異樣震動,遼翼率先做出反擊,腳下略為巨大的皮膚孔隙爬出了綠色蠕蟲,吳新成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到,蠕蟲又快又狠地甩在他的肚子上,力量大到赤氣護體如同紙糊,內臟被用力震傷了一下。
 
  吳新成久違地吐了一口血,小隊見狀完全不敢大意,以最穩固的陣型緩慢朝元神推進。
 
  一開始小隊還游刃有餘,只靠邱長風的防護壁就扛住大部分攻擊,但蠕蟲越來越聰明,逐漸集中一點進攻,想要撞出破洞,小隊越往目的地靠近,隨著攻擊力度加強,前進速度也越來越慢。
 
  距離元神僅一百公尺時,小隊不得已停下了腳步,眼前的蠕蟲已經不是蠕蟲了,彼此交織化成一頭巨大的雙足直立生物。
 
  這隻蠕蟲聚合體有被載入古籍之中,先人稱其為「束海」,多次將部族與國家於轉瞬之間吞噬殆盡,在馭鬼師之間是陌生的生物,今日才明白原來束海是遼翼的部分肉體。
 
  束海的右拳狠狠砸向小隊,速度並不快,但是邱長風本能感到不妙,用盡全身力氣做好防禦姿態,當拳頭與盾牌碰撞時,邱長風感受到了生平最猛烈的撞擊力。
 
  邱長風的右半邊身體酥麻癱瘓,吐了好大一口黑血,嚇壞了所有人,這是他第一次瞬間敗下陣,吳暮雲、吳楚瑤、李卓丹和吳秋遠合力朝束海的手腕攻擊,才把拳頭撞回去,束海因此踉蹌了一下。
 
  趁著束海還沒站穩,吳重靈與吳尹甄給予邱長風治療,差一點他的右臂就要落下殘疾,吳新成馬上評估情勢,決定由自己當前鋒。
 
  「邱長風跟我換位,我來擋住正面攻擊,李卓丹快想辦法絆倒牠!」
 
  束海這次雙手抱在一起,似乎明白吳新成是重要目標,用力朝他捶下去,吳新成扎穩馬步奮力扛住,這下他終於體會到邱長風的痛苦了,這股力量簡直能與老吳相提並論。
 
  李卓丹抓準捶下去的那一刻甩出兩條火鞭子,分別綁住束海的雙腿,然後瞬間灌注紫氣燒斷小腿肚,束海失去平衡往前摔了一跤,頭部剛好跌在吳新成的面前。
 
  束海抓準了時機,頭部裂開一個縫隙,從中竄出一條蠕蟲攻擊吳新成,他以過人的反應力正面抓住牠,蠕蟲的銳利口器以距離額頭幾毫米的程度停下。
 
  吳新成捏了一把冷汗,然後趁著頭部裂縫大開,張嘴用力朝裡面吹了一口大火,緊接著雙手朝蠕蟲通電,狠狠朝體內攻擊。
 
  束海感到非常痛苦,大聲吼叫了一下並艱難站起,蠕蟲如蜥蜴斷尾分離,趁著時機小隊其他人施放術法,合力之下把束海打退好幾步。
 
  吳新成豈會放過大好機會,百型絲化做斬元刀之貌,右手持刀一躍而起,一擊突刺貫穿束海的心窩處,釋放赤氣撕裂傷口處,束海被強行撕成數塊碎肉,只剩下半身還算完整。
 
  吳新成此招是依據古籍上的紀載,若能擊破心窩就能殺之,但事實並非如此,束海從遼翼身上的孔洞又補充了新的蠕蟲,很快重新集結並再次成形。
 
  束海的雙臂長出銳利的片狀物,宛如在手臂嵌入刀片,然後雙腳發力將身體朝小隊彈射,刀刃置於前並撞在吳新成身上,把他推到了隊伍中央,連帶將他身後的吳尹甄撞得頭暈目眩。
 
  束海沒有理會其他小隊成員,他的行為模式大變,本來略顯緩慢愚笨,現在有著刺客般靈活,以及重裝戰士暴力,雙手的刀呼嘯砍來,吳新成集中精神專心與其拚刀,每一次揮擊都像是走鋼索。
 
  此時遼翼的孔洞冒出更多蠕蟲,彼此集結成眾多小型束海,將其他人牽制在外圍,吳新成瞬間被孤立。
 
  束海的刀法並不頂尖,吳新成的獄根劍法能應付大部分攻擊,給對方的身體留下諸多刀傷,但束海似乎永遠不知疲累,而且蠕蟲無窮無盡,即使一刀腰斬,上半身仍能反擊,然後迅速與下半身重新結合。
 
  吳新成向老吳求救,再下去會被束海活生生磨到死,用意念對話道:「老吳!拜託幫幫我吧,束海的弱點到底是甚麼!?」
 
  「小吳,你問這個問題前,有想過我們是甚麼樣的關係嗎?」
 
  「甚麼?這種時候你還說這個?到底…」
 
  老吳的語氣略微不高興,道:「回答我,別逃避!」
 
  吳新成被突如其來的發怒嚇到了,差點沒接到束海的一下揮擊,道:「我們的關係…我們的…幹!不是宿主與寄主嗎?現在有同伴與導師的感覺,難道不是嗎?」
 
  「是的,我們的關係確實如你所說,正因為如此,身為同伴,我希望能跟著你一起成長;身為導師,我希望你能自己找出答案,所以你剛才未經思考的提問讓我有點失望。」
 
  吳新成聽完後受到震撼,他以為同伴與導師只是一廂情願,沒想到老吳也是同樣想法,回道:「好吧…我承認確實不適當,但至少給提示吧!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思考啊!而且情況很危險啊!救救妳的徒弟吧!」
 
  老吳似乎又有壞主意,沉默了一下子,語氣戲謔道:「嘿嘿…要給就給你一個提示,古籍所說的擊殺方法描述只對了一半,就這樣啦,剩下自己想辦法,如果要死了我會出手保護喔!」
 
  「老吳妳…不負責任的老妖怪!提示有跟沒有一樣!」
 
  用念話罵完後,束海的攻擊行動又變了,這次連雙腳上都有刀片,四肢並用下讓吳新成感到無比的壓力。
 
  吳新成不想讓局勢繼續一面倒,小隊其他人還在外圍苦戰,於是打算先封住束海的行動力,他讓左手故意露出破綻,束海上當一刀砍下,接著赤氣瞬間發力將其彈開,吳新成狠狠將牠的右肢一刀砍斷。
 
  束海這次發出了痛苦的悲鳴,而且反應不大一樣,全身顫抖且動作遲緩許多,吳新成再次抓準時機刺向心窩,又把束海的上半身撕碎,但結果與上次一樣無效。
 
  吳新成看準束海重新聚合的時機,再次瞄準右臂砍下去,這一次束海不痛不癢,反而讓自己露出破綻被狠狠挨了一刀,右胸膛的赤氣護體破裂,割出一條恐怖的血痕。
 
  吳新成有了點頭緒,刻意負傷近束海,束海又大意上當揮刀,吳新成用盡全力架開斬擊,束海全身徹底失去平衡,露出極大的破綻。
 
  吳新成的右手宛如矛般捅進束海的身體,把數以百計的小蜈蚣送到牠體內亂竄,此時束海也重整完畢,回歸狀態繼續與吳新成搏鬥。
 
  吳新成一邊防禦一邊得知束海的狀態,果不其然牠有核心,其中一隻蠕蟲就是束海的本體,散發著難以察覺的能量波動,吳新成之前在破壞上半身時沒有傷到核心,所以可以馬上重新聚合。
 
  剛才砍到右手則純屬運氣,碰巧砍在核心身上,所以束海才會如此痛苦,古籍上描述的方法大概也是如此,撰寫者正好在心窩處殺死了核心。
 
  吳新成又咒罵了老吳一遍,明明有更好的提示方法,偏偏說這種難以參透的謎語,不過既然已經知道原理,事情就好辦了。
 
  吳新成沒辦法精確定位核心蠕蟲的位置,就算定位了還要擔心沒一擊斃殺導致牠逃跑,在別處重新聚合,所以用一貫簡單粗暴的方法:全部吃掉。
 
  剛才塞進去的蜈蚣開始發威,在體內與其牠蠕蟲搏鬥,進而削減了移動速度,吳新成終於能分神召喚出大把的蜈蚣,他有自信比數量絕不會輸給束海,兩片如海浪般的生物,在廣闊的遼翼背部鏖戰。
 
  其他小型束海因為本體被削弱也紛紛垮掉,小隊全員身痕累累,在吳重靈的暴力治療下恢復,然後形成一個包圍圈,將全部的蠕蟲困在其中,讓蜈蚣一點一點全部吃光。
 
  相互吞噬的過程只持續十分鐘,核心想做最後掙扎,打算鑽進某人的體內奪取控制權,可惜挑了最不好惹的,正想朝距離最近的邱孟撲過去,結果離地不到一公尺,就被萬烽燧一槍打成碎片。
 
  零星的蠕蟲因為核心死去而停止活動,現在就只剩遼翼要處理,吳新成走到元神的正上方,百型絲化成極細長的針,一路刺到元神的中央,痛得遼翼發出哀號。
 
  吳新成順著百型絲發動餓食陣,把外來能量全部吃光,本來激動憤怒的遼翼歸於平靜,吳新成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覺,意識被拉到了別處,只是這次不是老吳而是遼翼。
 
  吳新成睜開眼後,遼翼的內心世界同樣一片雪白,老吳自己闖了進來,拍拍他的肩膀給予讚賞,然而吳新成沒有搭理,還在生悶氣。
 
  老吳學起了吳尹甄那套,貼在吳新成背後磨蹭撒嬌道:「哀呀!小吳不要生氣,我不就是希望你能成長嘛,再說了我又不會陷害你,原諒我好不好嘛!」
 
  吳新成的眼神彷彿失去了靈魂,道:「老吳…這個風格很不適合妳,而且我不是色鬼,這招沒啥用處,妳先以導師失職為由跟我道歉,那是甚麼爛到透的提示。」
 
  老吳泛起一抹壞笑,道:「哼!我還以為有用,原來是喜歡你姐姐啊,果然是色鬼,然後我不可能道歉喔,因為提示沒有錯誤啊,哈哈哈!」
 
  吳新成現在除了生悶氣之外,被說喜歡姐姐讓他又害羞了一下,心裡五味雜陳,索性就不回話了,雙手抱胸耍起脾氣。
 
  「兩位還有如此雅致開玩笑,本來要說的話都不知如何表達了。」
 
  遼翼化作人形出現在他們面前,外貌是男性,長相普通不出眾,但是舉止彬彬有禮,與老吳相差甚遠,所以在吳新成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吳依舊不改失禮的本色,道:「堂堂遼翼竟然會被控制,差點沒笑死我,時代安逸下來就疏於修練了?凶狠的浪潮往往藏於平靜的海面之下啊,能不能別給上古妖物丟臉?」
 
  遼翼的修養很好,聽到如此刺耳的話沒有表現不悅,表情依舊波瀾不驚,只是點點頭表示有聽到這些訓示。
 
  吳新成擔憂道:「老吳,妳會不會太過分了?不先聽遼翼的解釋嗎?」
 
「才不會呢!遼翼的修為跟我差不多,我哪天被人控制丟不丟臉?你如果不覺得,但我自己都想找個洞躲起來。」
 
        遼翼此時的眼神明顯被勾起了興趣,問道:「忘了自我介紹,遼翼既是種族名也是姓名,但您可以直接稱呼我的小名『羽織』,請問先生尊姓大名?」
 
  「敝姓吳,吳新成,既然羽織先生大肚,能直呼您的小名,那羽織先生對敝人的稱呼盡興即可,不必多做顧慮。」
 
  「您太客氣了,既然千目小妹給您『小吳』親暱的叫法,那我就直呼您的名字吧,親切的一個就夠了。」
 
  吳新成的眼睛瞪得很大,「千目小妹」是甚麼稱呼,難道兩者的關係非常親密嗎,莫非其實是老相好,魟魚還能跟蜈蚣擦出愛情的火花嗎。
 
  老吳的眼神彷彿可以殺人,道:「小吳,你不要命了嗎?不用說都知道你在想甚麼,小妹只是暱稱好嗎。」
 
  吳新成心想這次終於反過來調戲了,露出抓到小辮子的表情,道:「老吳,表情慌張了,你們真的沒甚麼嗎?」
 
  羽織看了老吳一眼,道:「新成,別欺負千目小妹了,以前的事情之後再說,我讓你過來除了感謝救命之恩,還想盡點棉薄之力。」
 
        羽織鄭重地彎腰道謝,吳新成再次感到不知所措,對於老妖怪的禮數他還是無法習慣,這比吳鏡凝向他下跪還要難以處理。
 
        所幸羽織看出了吳新成的苦惱之處,道謝後馬上進入正題,周肅仙的控制對羽織的元神造成過多傷害,束海的重傷也有所影響,本想與吳新成一起加入戰局,但著實心有餘而力不足。
 
        羽織嘆了一口氣,接著道:「我決定給你一場機緣,依我的觀察,你的體內有太多氣息了,不過是極為脆弱的平衡,所以這個機緣就是讓你重新整合所有的氣息。」
 
        老吳的表情此時很不高興,道:「羽織,你在說笑話嗎?我的、相柳妹妹、席鳳及若鱗,這四道氣息達成平衡還不夠,還要小吳再次冒險來個大手術?」
 
         「沒錯,所以我只提供選擇權,而且千目小妹很清楚,即使沒有親眼所見,你也能感覺到周肅仙的氣息,已經從半妖變成了真正的妖物,妳已無法輕鬆殺死他,短期內只有粗暴地提升新成的實力,心神融合才能最大效用化。」
 
  「甚麼!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我願意冒這個險,必須趕快…」
 
  老吳第一次徹底失去了冷靜,以接近吼叫的音量道:「趕快甚麼!我好不容易在漫長的歲月中遇到你,現在跟我說要去送死?我不准!」
 
  「老吳!依你的反應我應該確實拖累了,這樣才更該接受這個機緣不是嗎?我們是一起成長的同伴,為什麼要阻止我?」
 
  老吳的右手用力揪住吳新成的衣領,皺眉道:「因為這次我不一定能保護你!四道氣息太難了!我很強但不是無敵!我很聰明但不是無所不知!不是有尹萱的共鳴可以增進實力嗎?為何還要這樣做!」
 
  吳新成深深感受到了老吳的心情,她是真的慌張了,甚至感受到顫抖的雙手,眼睛似乎像是隨時要落下眼淚,再一次吳新成強烈震撼了,老吳重視自己到了無比強烈的程度。
 
  吳新成輕輕握住老吳的右手,以溫柔的語氣回道:「老吳,妳這麼重視我很開心,但讓我任性這一次吧,可以的話我不想把希望賭在棠嫣身上,而且不論妳有沒有信心,我都相信妳能在危急時保護我。」
 
  「你…你真的是!想用這種方法想說服我,讓我怎麼拒絕…」
 
  「老吳,你會在危急時刻保護我對吧?我一直都相信妳。」
 
  老吳和吳新成自從越來越熟識後,逐漸變得吃軟不吃硬,這下子她被逼得要妥協,百般不願意下答應了要求。
 
  羽織在一旁看了一場大戲,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千目如此真性情,使得吳新成在他的心目中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象,以及崇高的評價。
 
  羽織拍拍手讓兩人注意力回歸,道:「事不宜遲,我會將外界時間的流逝接近於零,你們能在這裡有接近無限的時間化解機緣,整合方法如下…」
 
  老吳聽完羽織的方法後,與記憶中的差不多,是個極度危險的方法,但是下一秒似乎是想到了甚麼,臉上再次浮現出詭異的笑容。
 
  「羽織你等等,對於你的方法我有極佳的改良方案,不如先聽我說說?」
 
  羽織皺眉道:「千目小妹…雖然很好奇妳的改良,但有股不好的預感。」
 
  吳新成同樣覺得事情不太對,眼神再次失去靈魂,道:「妳又想到甚麼餿主意了?」
 
  「很簡單…與吳尹萱合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