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鋼鐵叢林異士錄103:深入腹地(一)

文木焦 | 2022-05-24 16:08:17 | 巴幣 2 | 人氣 18


  天還未亮,小隊早已整裝待發,將要對獵鬼人的防空陣地發起突襲,只要成功奪取此處就能建立後勤補給,為與信徒作戰準備。
 
  政府軍想以陸戰解決,但他們低估了獵鬼人的戰略儲備與實力,在翻出關於明安市的舊檔案後,證明了這一事實。
 
  投降的駐軍人數本就不少,科技硬體也屬於主流裝備,而實驗設施中的儲備足夠打好幾年的仗,再加上張忠與蘇沐柳超前部署,想要透過包圍與消耗拿下明安市,沒有三年五載絕不可能成功。
 
  前兩批突擊隊領受了獵鬼人的猛烈教訓,以七成的陣亡率無功而返,即使最後無視風險,強行呼叫空中支援,獵鬼人的防空武器又狠狠招呼了一頓。
 
  吳鏡凝在出發前拉住吳新成的手臂,道:「新成,從隊伍成立之初,我就賦予了你獨立指揮權,現在即使有你的情報,明安市仍是一片迷霧,記得活用手上的權利,同盟會幫你善後。」
 
  吳新成聽出了她的擔憂,明安市戰場已不由同盟主導,而是以政府為主,但在明安市的迷霧面前,同盟並不信任政府,反倒冀望吳新成的靈活變通。
 
  吳新成露出了真誠的微笑,道:「感謝宗主建議,我明白妳的意思了。」
 
  小隊到了攻打高地的據點,傷兵多到躺在路邊痛苦呻吟,但更多是被放棄救治等死,稍遠處堆滿了裹屍袋,營地氣氛死氣沉沉,只有軍服上繡有國家衛隊隸屬的還有士氣。
 
  一名全副武裝的國家衛隊走來,道:「吳先生,我是代號U262,長官們都在等了,這邊走。」
 
  最高指揮官軍階不高,只是上尉而已,吳新成剛坐下就進入正題,上尉屬於開門見山的類型,但戰術思想較為老派守舊,面對新型態的戰爭,明顯不足以勝任。
 
  吳新成偷看了一眼U262,他把情緒藏得很好,所有不悅與質疑都沒有表露出來,大概猜得出U262同樣不贊同他,礙於軍階只能隱忍。
 
  然而吳新成不一樣,他不是軍人體系,當即做出反駁並提出更適合的攻堅方法,現場突然一陣沉寂,上尉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上尉對吳新成的事略有耳聞,但沒有盡信,主要因為看起來太年輕,懷疑有灌水的成分,道:「吳先生,你說只需派你的隊伍去就好了?偌大的高地只憑十三個人當主力,然後外加不成編制的國家衛隊?」
 
  「是的,如果對方只有普通士兵,你的戰術或許適合,但練氣之人能以一擋十,獵鬼人不是庸碌之輩,別指望子彈能輕易打穿護體。」
 
  「所以我才讓國家衛隊支援,對此有甚麼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獵鬼人的火力這麼猛,現有的軍力全加在一起根本不能突破,還把我的小隊放在後方待命,這是拉著所有人陪葬。」
 
  上尉臉不紅氣不喘,但語調已經稍微失控,道:「你這麼有自信可以拿下高地?我憑甚麼信你?」
 
  吳新成沒有回答,轉而反問道:「你就這麼想挽回失敗?為了不被降職,連士兵的命都不管了,我又憑甚麼信你?」
 
  上尉用力抽了一口菸,道:「不管我為了甚麼,這裡你無權干預,我才是指揮官,而你…嚴格來說只是傭兵與顧問,討論就到此為止了。」
 
  小隊聽得火冒三丈,這種人竟然是指揮官,宇文婷更是難以忍受,軍人的臉面被丟光了,所以收到吳新成的暗示後,馬上站出來道:「當然有權,這裡有人軍階比你高。」
 
  上尉已經不耐煩,道:「這位小姐請安靜,再說妳又是誰?以甚麼身分跟我說話?」
 
  宇文婷逕自上前,狠狠踹了上尉一腳,他痛到差點以為骨頭斷了,宇文婷冷冷看著他回道:「以少校的身分說話,你嚴重違反軍紀,頂撞高階軍官,現在就送你去關禁閉。」
 
  U262知道宇文婷的身分,馬上讓身邊兩個人把上尉架走,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其他軍官還沒進入狀況,直到有人認出是宇文家的長女,所有人瞬間坐得特別直挺。
 
  吳新成站到上尉本來的位子,道:「依照職權,宇文婷歸我指揮,現在這裡最高階級就是我,我話講完,誰贊成?誰反對?」
 
  現場沒人有膽量提出異議,於是吳新成改變策略,調度了工兵與國家衛隊,把正規攻擊部隊留給軍官指揮,那名上尉一開始就搞錯了目標,同盟不只要奪取高地,還要盡可能徵用防空武器。
 
  U262主動申請加入,他有太多弟兄死在那片高地,於情於理都要上陣,這為吳新成消除不少困擾,他也懶得過問。
 
  所有人在營區外集合完畢後,賴裴琳吹了一口黑色鬼氣,一隻巨大的毛毛蟲從地底爬出來,這是蟲妖領域中赫赫有名的坑道蟲,作為來自地底的突襲非常合適。
 
     賴裴琳示意進入坑道蟲的嘴巴,所有人感到非常排斥,連小隊自己人都皺了眉頭,吳新成連拖帶拉之下才把人趕進去,而且腹腔內有股詭異的味道,讓人非常不舒服。
 
     坑道蟲在地下高速移動,但內部的晃動程度很低,彷彿只是把車開在稍微顛簸的路段。
 
     吳新成依照無人機拍下的最新高地照規劃了攻擊地點,此時坑道蟲的體內流出像蟲繭的囊夾,大小差不多能容納一個成人,國家衛隊與小隊忍著噁心進入其中,工兵則繼續在坑道蟲內待命。
 
     坑道蟲繃緊肌肉蓄力,身體表面打開了許多氣孔,隨著強烈的肌肉運動與內外氣壓差,囊夾從氣孔噴出來,鑽破堅硬的岩石與厚重的土壤,從獵鬼人的腳下突襲。
 
     守軍看著不明所以的東西從腳下衝出,誰都沒想到會是突襲,而且囊夾迅速爆裂,使黏性很高的肉塊噴在敵人身上,連獵鬼人都被拖慢了速度,然後被打個措手不及。
 
     國家衛隊訓練有素,很快重整並進入戰鬥,整個高地都是伏擊點,敵我被攪和在一起,展開血腥的白刃戰,獵鬼人勢力還沒從驚恐中回復,被國家衛隊狠狠屠殺。
 
     好不容易獵鬼人菁英與怪物正準備反擊時,小隊的速度更快,憑著小隊間非比尋常的默契,以極少的指令就把他們消滅殆盡,只剩下軍心渙散的敵人,在泥濘的高地拼命哀號與逃跑。
 
     吳新成以微小的戰損與設施破壞,將重要的高地奪了下來,此時工兵才從坑道蟲的嘴巴走出來,懷著驚恐跟敬佩的心情履行命令。
 
     吳鏡凝收到消息後非常滿意,如此有效率地完成任務,軍方現在的氣焰很差,就算他們追究上尉被恣意關押的事,意圖轉移焦點,但同盟還有其他門派幫忙說話,最後以失敗告終。
 
     U262擦著臉上的血,道:「只有你能想出並做到如此詭異的戰術了,難怪A1對你頗為讚賞。」
 
     「喔?開國功臣的讚賞讓人倍感壓力啊,不如你幫我分擔一點吧,這次能成功還得仰賴國家衛隊的精良訓練。」
 
     U262顯得心情不錯,小聲道:「吳新成先生,可否借一步說話?把你隊上的人都帶來也沒關係,我有重要的事想洽談,善後先交給其他人吧。」
 
     吳新成本能感到警惕,自從與L88接觸後,他對國家衛隊的代號人士頗為感冒,現在又搞出小動作,讓人覺得不安好心。
 
     不過吳新成沒有拒絕的理由,U262有一股熟悉的感覺,他在戰鬥中散發的氣與其他國家衛隊不一樣,道:「不久後我會派人通知你。」
 
     吳新成在工兵隊中安插了數名紫炎軍,雙邊用各種肢體動作與暗示,以及假裝閒聊的過程交換了情報,結果對U262知之甚少。
 
     無奈之下只能硬著頭皮上,小隊在碉堡內的儲藏室會面,這裡不會有其他人打擾,吳新成還沒開口U262就撕下了偽裝。
 
     偽裝之下的臉竟然是老鬼,此時邱孟的臉色不好,她並沒有下令老鬼這麼做,所以顯得十分警惕與擔憂,按理說親衛隊不會私自行動,恐怕是逼不得已才會如此。
 
     吳新成不明白這些規矩,認為老鬼是邱孟帶來的,道:「果然是你啊,那股氣的波動再怎麼掩飾都覺得熟悉,這次是來幫忙?還是帶來了甚麼消息?」
 
     老鬼打了招呼,道:「請掌門恕罪,紀雲恭帶來了消息,我認為茲事體大必須第一時間通知,軍隊很快會對吳新成先生下手,你們要小心。」
 
     吳新成聽完覺得不對勁,道:「我知道你不是笨蛋,李總理的態度確實差,但他對人才很執著,既然他沒在拉攏上下太多工夫,不可能會貿然動手,所以是誰?你就直說吧。」
 
      邱孟看老鬼還是很為難,道:「你不必顧忌,不會有在場其他人聽到你說的話,如果是牽涉到同盟內部的問題,那你更要說。」
 
     老鬼在雙方夾擊下,戰戰兢兢說出消息,國家衛隊已經被信徒滲透,U262就是其中一個,本尊在剛才的突襲中被悄悄解決了,沒有一人發現。
 
     除了軍隊之外,部分馭鬼師高層也有參與,但大部分是被脅迫,因為自己的重要人士在戰場被信徒俘虜,信徒每天施以「信仰的祝福」並以此要脅,所以他們含淚背叛了同盟。
 
     邱孟皺眉搖搖頭,心情非常糟糕,道:「姐姐跟陳伯都知道了嗎?」
 
     「回掌門,門派最高決策群已經知道了,正在進行肅清,陳伯為了不讓掌門分心,下令要我現在才通知,請諒解。」
 
     吳新成的食指敲了敲桌子,問道:「那有其他盟友的消息嗎?不可能只有馭鬼師遭殃。」
 
     「確實不可能,但紀雲恭分身乏術,無法顧及全部的情報,難道紫炎軍沒有聯絡嗎?」
 
     吳新成開始擔心起吳楓禮,紫炎軍的諜報能力絕不比紀雲恭差,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吳新成立即與她取得了聯繫,並撕裂空間把她帶過來。
 
     吳楓禮一看到老鬼就知道發生了甚麼,道:「見過准宗主,想必在說明叛徒的事?」
 
     吳新成的臉色跟不久前的邱孟一樣難看,雙手抱胸問道:「楓禮,妳是不是有情報沒告訴我?然後別稱呼我准宗主。」
 
     「新成,我確實瞞著你,其實紫炎軍與紀雲恭正在合作,這是我的決定。」
 
     吳新成的憤怒全寫在臉上,道:「楓禮…我是怎麼教妳的,這麼大的事請人通知我不行嗎?今天是怎麼了,不聽話了?」
 
     吳楓禮面對怒氣沒有怯場,她直接表態無論戰爭結果如何,吳新成一定是下任宗主,現在的他雖然是一名頂尖戰士,但作為宗主還遠遠不夠,事必躬親的態度需要改變。
 
     馭鬼師既然與風城吳家結盟,諜報合作這種事自然不需要通知,吳楓禮真正該通知的是叛變事證與名單,所以吳楓禮沒有承認錯誤,反而義正嚴詞地說了一頓。
 
     吳新成愣住了,他生氣只是想測試一下,沒想到吳楓禮的心境轉變這麼巨大,驚訝於她現在的思考模式,只是跟邱孟互看一眼,嘆息忠誠的手下也有不聽話的一天。
 
     吳楓禮似乎早就料定不會被問責,連後續的名單都準備好了,但吳新成看完後是真的動怒了。
 
     參與者的身分很混雜,乍看之下沒有關聯,但紫炎軍非平庸之輩,追查之下追到了宗家嫡系,他們計畫讓吳新成在作戰中失利,無論此舉會造成多少人死亡,只為了降低他的人氣名望,藉以把日漸式微的權力奪回。
 
     「國家衛隊已經夠我堤防了,還有自家人在後院大鬧!豈有此理!而且…嗯?這幾個名字…嘖!」
 
     吳新成看到當年欺負吳尹萱的那幾人也在名單上,當下更加憤怒,握拳握到都出血了,嚇得吳重燕趕緊安撫他,吳新成才漸漸冷靜下來。
 
     「楓禮,密切注意叛徒的動向,他們要暗中作梗妳就動手抓起來,若是公開反叛,記得一個都不要留,但是圈起來這幾人,一定要留活口給我處理。」
 
     「是,僅遵照辦。」
 
     小隊在高地待命了三天,同盟在其他地方發起猛烈攻勢,轉移獵鬼人與信徒對高地的關注,然後快速將這條補給線建立起來,同盟終於在明安市內有了一個行動據點。
 
  吳鏡凝很快發來加密消息,吳楓禮和紀雲恭雙方的間諜,再一次付出昂貴的生命代價,取得了信徒的最新行動計畫與怪物的孵化池。
 
  地下設施損毀後,確實遏止了怪物的繁殖速度,但張忠與蘇沐柳早有準備,當初這個實驗還有另一個卵生分支,做為緊急計畫一直嚴格保守秘密,所以到現在才曝光。
 
  卵生的繁殖速度更快,成體幾乎與原有的無異,但諜報部隊與其交手後發現,牠們對高溫高熱抗性較差,用火焰可以有效殺傷。
 
  信徒對怪物也覺得棘手,在對戰中吃了不少虧,他們也取得了孵化池的情報,計畫先破壞此處,而小隊的任務就是要從中搗亂,重創信徒與獵鬼人。
 
  孵化池是由一處沼澤地改造而成,周圍有一座巨大的工廠,從怪物破殼而出到成長及武裝完畢,只需要短短三小時,而且工廠接受了軍工改造,比起原來的用途更像防禦堡壘。
 
  這一次吳鏡凝給了大量熱兵器支援,火炮、裝甲車、直升機等等,吳新成才明白這幾天通過高地運輸的軍備要用在哪,而且這些裝備來的恰到好處,孵化池附近地勢平坦,雙方被迫要正面交戰。
 
  吳新成利用老鬼召集了高地的國家衛隊,以極高的效率整裝完畢並出發,第一批車隊一路狂奔,強行縮短一半的時間就到了駐軍處外圍。
 
  然而戰火已經打響,信徒率先對同盟發難,駐軍處不斷傳來求救信號,而吳新成是唯一的支援,但轉瞬之間車隊護衛的直升機就遭到了攻擊,一種巨大飛行生物襲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