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騎士譚 前傳漆黑的過往

-★浩宇☆- | 2022-05-24 14:41:42 | 巴幣 2 | 人氣 48

連載中魔譚-前傳
資料夾簡介
卡爾羅洛王國,夜鴉騎士團團長-亞蘭的過去。

{魔法騎士}
在一片漆黑寂靜的森林中,突然出現刀劍碰撞的聲音,然而打破寧靜的聲響只持續數分鐘。

「唉,竟然襲擊人畜無害的本大爺,你們可真夠罪孽深重啊。」
「你…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一個頂著雜亂黑髮的少年,坐在人堆之上。邊用刀背叩打著肩膀,邊用懶洋洋的語調說道。在堆滿傷者的人山旁側,攤坐著一個面死如灰的男人。

「看了不就知道了吧?我是來捉你們的魔法騎士。」
少年輕輕跳下人山,走到男人的旁邊,拍拍他的肩膀。

「你們幹過這麼多壞事應該早就預料過有人來捉拿你們吧。」
「是啊,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所以…」

突然從遠處射來一記火球,直衝少年的左臉。身旁的男人瞬間拉開距離,而且臉露笑容,並以確信勝利的語氣接著說道。

「所以我早就僱傭了魔法使用者來對付你們!想不到吧,哈哈!」
少年仿佛沒有感覺到攻擊一樣,只是緩慢地轉身,然而火球隊猶如避開少年一樣錯身而過。
「你原本可以不用再捱揍的,但既然你不知悔改,我唯有教育一下你吧。」
「為…為什麼……?」

渾身震顫的男人以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少年,他不知道少年怎麼迴避剛才的攻擊,但他理解自己不是少年的對手,因此打算利用埋伏在遠處的人,以遠距離攻擊吸引少年的注意力,藉此讓自己成功逃脫。
(只要逃跑成功,一定有機會東山再起,到時候再來復仇就好了。嘿嘿)
這麼想著的男人取回遭遇少年前的自信。

「喂,還不繼續攻擊他?現在他只是你靶子而已,根本沒法對你進行反擊!」
男人對著森林大喝,而回應他的則是數個火球。火光照亮著森林,更突顯出兩人的影子,隨著周圍的亮光,攻擊亦將到達少年所在之處。男人見到少年無動於衷的樣子,開始認為剛才可能只是偶然,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迅速拔腿逃走。

「竟然抛下手下逃跑,真的是壞蛋才做得出這種事。」
少年瞪大眼睛望著逐漸遠去的背影,不自覺地用左手抓了抓頭髮。

說完這句話後,火球早已被少年手中的黑刀盡數斬破,然而少年一眼也沒看過那些火球,視球狀的烈焰如同無物一般。
「哧呀哧呀…」
「跑了這麼久,應該可以了吧。」

男人脫下被汗水濕透的上衣,坐在地上。

「那個臭小鬼不知道死了沒…如果可以真想親手折磨他。」
「雖然我沒死,但我覺得你沒有那個機會實現妄想。」
一道男人不希望聽見的聲音往從上面傳來,當男人見到死神一樣的少年蹲在樹枝上時,絕望的感覺不斷湧出。

「快點…快點攻擊這個魔鬼。」
「喂喂,叫人魔鬼實在太傷我心了,我明明是一個好人。」
男人叫破喉嚨,等待著名為希望的火光再次照亮森林,但希望良久未至,換來的卻是宣告判決的女性聲音。

「前…前輩,我終於找到使用火焰魔法的人了。」
「哦,原來妳收拾了那個卑鄙的放冷箭混蛋。亏我還想在這個壞蛋面前打碎他唯一的依仗。」
「對不起,前輩,沒想到自己破壞了前輩計畫。嗚嗚…」
「呃,别哭了好不好,要是那個大嬸知道我弄哭妳,我日子又不好過了。」

少年一改先前輕佻的模樣,一臉難受地安慰右手捉住歹徒的少女。男人頓時冷靜下來,他望望同夥被凍結的雙臂,理解自己已經逃不掉的事實,仿佛認命一般的神情。

「小姑娘,拜託妳,不。求求您捉我回去吧,我不想落到那個魔鬼手裡。」
「先輩,您到底…?」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真的不要。」

聽見男人的請求後,銀色長髮的少女以害怕的眼神望向身旁的少年,同時向後退了兩步。少年見到自己形象崩潰後,連忙解釋,但少女依舊持續後退。少年認為自己水洗也不清,於是放棄解釋,怕愈描愈黑。

「唉,算了…妳將他拘束後帶到本部吧,那傢伙的手下暫時由我看管,妳叫人手過來幫忙搬運吧」
「瞭解的說。」

少女隨手就將男人的雙手凍結起來,然後催促著男人前往魔法騎士團本部,左手則拖曳著另一名失去意識的男人。看著天真無邪的後輩,少年頓時覺得她比想像中更有潛力,至於是哪方面,少年不敢想像。
「歡迎回來,亞蘭君。」一名年輕女性的聲音從屋子深處傳來。
「塞蕾娜,妳在做飯嗎?」被叫做亞蘭黑髮少年順著香噴噴的肉類香氣走到廚房。在廚房中除了已經煮熟的肉類之外,還有在調製高湯的灰黑色長髮的女性,看著平日工作時習慣扎成單馬尾的她,此時她的馬尾放在胸前的模樣,如果被團內的男性團員見到,一定會出現想和您結婚、請您嫁給我、希望您每天只為我煮飯之類的台詞。當然這個造型的她,亞蘭早已司空見慣,所以不以為然地拿起一片熟肉放到嘴邊。

「啊啦,亞蘭君,不能沒洗手就拿起肉啦。肚子餓就快去洗洗手吧,這邊也馬上就好了。」
「是是,我明白了。」
「亞蘭君,是只需要說一次。」
面對著囉唆的塞蕾娜,被稱作魔鬼的亞蘭君也只能乖乖聽話,將肉放回盤子,然後走去洗手。

「真是的,妳是我老媽子嗎…」
「嗯~我剛才聽到什麼了嗎?」
「呃…沒有,沒有吧。」
那麼小聲也聽到,地獄耳吧,那個人。如此想著的亞蘭安靜地等待美味的晚餐。
「吶,亞蘭君。」
「怎麼了,塞蕾娜。」
「亞蘭君,你要先吃那塊牛肉,還是想先喝一口湯?」
「吓?當然是…」
「還是說,想先享用我?」
突如其來的衝擊自年輕力壯的亞蘭口中噴射出,雖然不至於弄髒餐桌上的食物,但對於塞蕾娜而言,這是一個不錯助興以及調味料。

「咳咳,妳到底…」
「嗯?我當然是開玩笑而已。還是說體力旺盛的亞蘭君真的想…嘿嘿。」
輕輕捂嘴笑著的塞蕾娜,邊把亞蘭面前的牛肉夾到自己淡紅的嘴唇,邊說著令亞蘭無法輕視的話。
「嗯~這個算是間 接 接 吻 嗎」
「嘖。」

面對著年輕貌美的塞蕾娜,來自她的精神攻擊毫無疑問是奏效了,什至可以說是效果拔群也不為過。亞蘭為了掩飾自己的動搖,只能無奈地默默吃飯。塞蕾娜見亞蘭默不作聲的模樣,頓時知道這個曾經的小男孩確實已經長大了,至少在那方面是這樣。(不知不覺就4年了呢,沒想到當初那個長滿刺刺的男孩居然這麼可愛。太有捉弄的價值了。)這樣想著的塞蕾娜用著細長的雙手托著臉腮。

「塞蕾娜。」
「嗯~什麼事?」
「多謝妳,今天也等到我回來才吃飯。」
「還以為什麼事,你是我的”家人”,一家人坐在一起用餐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是啊,但如果沒有妳,我今天依然會是一個人,所以我很感謝妳,塞蕾娜。」

亞蘭放下空盪盪的碗,以灰紅色的雙目直視著眼前的塞蕾娜,她仿佛在當中看見上半身趴在餐桌上的黑髮女人,想必那名少年的雙目所映射著的是他眼中的自己吧,一想到這裡塞蕾娜就感到雙頰異常火熱,一時之間不禁錯開那道純真的視線。

(恩?怎麼臉頰和耳朵那麼紅,她不會是因為等我,所以生病了吧?)

亞蘭看著臉頰和耳朵泛紅,並且將頭部稍微扭開的塞蕾娜。因為感覺到她的反應異樣,第一時間以為她生病了,於是將手放到她白皙的額頭,打算手測她的温度是否正常。而塞蕾娜則因為不敢望向亞蘭,所以對於他接下來的行為沒有任何反應,直到亞蘭那張溫暖的手掌放到她的額頭上。

「啊!」
「恩,好像沒有生病的樣子,但這溫度好像也比平時要熱。」
塞蕾娜被亞蘭的舉動嚇了一跳,而亞蘭對於她的反應視若無睹,只是搔著自己的頭部自言自語。

「唉,真的是沒妳辦法。」
「嗚啊?」
亞蘭突然抱起驚呆的塞蕾娜,然後緩步走向她的房間,生怕她被沿路的東西撞到,小心翼翼地進入她的房間。而此時滿臉通紅的塞蕾娜已經忘記掙扎,只是用雙臂圍繞住亞蘭的頸項,害羞地將頭埋進他的胸口,感受著他的溫暖,心臟的跳動。

進到塞蕾娜的房間後,亞蘭溫柔地將塞蕾娜放到床上,看著雙頰緋紅的她,亞蘭忽然想到自己是第一次見到塞蕾娜這種狀態,頓時六神無主。在亞蘭煩惱怎麼處理的同時,另一邊的塞蕾娜卻異想天開,進入妄想的世界。

(嗚嗚嗯~亞…亞蘭君突然將我公主抱起床上,難…難道那個男孩子終於要登大人,成為真正的男人了嗎!而且竟然…竟然是和姐姐我!啊啊啊~)

要是亞蘭知道這個遺憾大姐根本沒有生病,而且腦袋內的妄想這麼豐富的話,會不會吐血先不說,但肯定會用拳頭來治療她令人遺憾的腦袋。

最終亞蘭只能喂塞蕾娜飲用暖水,而塞蕾娜發覺自己誤會了一點點後,就將氣鼓鼓的臉埋入床被中。「難道我沒有作為女人的魅力嗎…哈哈…」雙目逐漸變得通透的塞蕾娜如此喃喃自語。剛好收拾完餐桌的亞蘭再次進入她的房間,以手心測量溫度,發現沒什麼大礙後便準備回到自己的臥室休息。

「吶,亞蘭君…」
「怎樣了,塞蕾娜,妳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問亞蘭君,你…有沒有後悔?」
塞蕾娜捉住準備離開的亞蘭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試探著。亞蘭聽見問題後,瞬間轉身望著不安的塞蕾娜。

「唉,現在才問這種問題,妳果然是個傻瓜,而且是個黑心的傻瓜。」亞蘭捉住她的手,從自己的衣角移動到她的胸口上說道。「如果我後悔的話,剛才就不會多謝妳吧。再說那時雖然是妳強迫我嘗試這份工作,但如果我真的很厭惡成為魔法騎士,當年就已經退出了吧。」

【吶,少年,知道嗎,被稱作魔法騎士的人。】

亞蘭的腦海中,逐漸浮現著當年的境況,耳邊仿佛聽見同樣的女性,同樣的聲音,她的話語改變自己一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