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獵人同人】小雨過後(飛坦x自創)——番外

莫莫然 | 2022-05-24 09:33:49 | 巴幣 2 | 人氣 62

連載中✎|獵人《小雨過後》
資料夾簡介
獵人同人長篇小說,夢向、CP飛坦,OOC有。

〈番外〉羈絆


  【1990 年的夏天。】
  
  雖說是夏天,但是在流星街裡卻異常的寒冷。
  
  歐路站在窗邊靜靜的看著外面的風景,突然地有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
  
  「哥哥,我餓了…」歐魯扯一扯歐路的衣角,用楚楚可憐的眼睛望著他。
  
  歐路對著眼前只有 12 歲的弟弟,露出了溫暖的微笑。
  
  這孩子也只有 12 歲,實在很不忍心讓他一個人冒著生命危險去外面搶食物。
  
  「我知道了,你在這裡等著。」說完,歐路便轉身走出門。
  
  不久後,歐路滿身是傷的回來了,他捧著好不容易才搶來的麵包,遞給歐魯
  
  「謝謝~哥哥人最好了!」歐魯接到麵包後,開心的跑來跑去。並將麵包一口一口的吞進肚子裡。
  
  看著弟弟把寶貴到不行的食物吃下去後,歐路也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他真的非常的疼愛自己的弟弟。當歐魯開心的時候,他是真心的在為他高興。
  
  「哥哥你不吃嗎?很好吃的喔。」歐魯把僅剩的一小塊拿到歐路面前。
  
  「不用了,你吃就好。我不餓。」
  
  「不餓?你可是已經有一天沒吃飯了耶…不過沒關係,既然你不餓我幫你吃。」於是,歐魯把最後的一小塊吃進嘴裡,臉上又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歐路瞥了弟弟一眼,起身走向地下室。
  
  到了地下室後,歐路看了看手臂與腳踝上比較嚴重的傷,並拿出他常用的醫藥箱,用消毒水塗在自己的傷口上。塗完後,再拿起紗布包紮。
  
  對於天天受傷的他,現在這點傷不算什麼。畢竟每天一定會有新的傷口出現,舊傷十之八九會成為疤痕。日子久後,他習慣了。治療傷口的技術也越來越好。
  包紮完後,歐路就呆呆的坐在木椅上發呆。
  
  最近的他,常常發呆。
  
  從小到大歐路與歐魯倆就相依為命,把歐魯當作生命一切的歐路,為了不失去弟弟,總是站在歐魯面前保護他。
  
  沒錯,因為他很愛他。
  
  小時候孤兒院裡的阿姨一直不停重複地說:「人總是失去後才懂得珍惜。」
  
  因為怕失去,不如一開始就好好珍惜。
  
  所以他才能為他付出那麼多。
  
  即使受到相當痛苦的折磨,他還是願意為弟弟犧牲一切。就算全世界只剩下他們倆,只要弟弟還活著幸福就好。
  
  這是歐路一直以來的想法。
  
  可是,現在的想法…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
  
  ...
  
  【1990 年冬天。】
  
  流星些一年四季不管是冬天還是夏天都很寒冷,不過今年冬天卻很悶熱。
  
  「殺掉他。」這句話不斷的在歐路的腦海中迴蕩。
  
  原本還猶豫不決的歐路,突然伸手握起離自己最近的鋼鐵,以鋼鐵最尖銳的頂端,往歐魯的雙眼用力的刺下去,鮮血當下噴了出來,濺到了歐路的臉頰。
  
  完全靠著淺意識行動的歐路,腦筋一片空白。直到自己的弟弟發出激烈的慘叫聲後才使他回神過來。
  
  歐路不敢相信的望著自己的手,以及握在手上沾滿血跡的鋼鐵。他用著顫抖的聲音喃喃道:「我…到底在想什麼…我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
  
  我居然會有想要殺了他的念頭!?怎麼可能…歐魯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殺掉之後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歐路緊緊握著拳頭,緩緩站起來奔出門外。不管自己的腿多軟,他就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遠離歐魯。等他已經跑得夠遠的時後,才慢慢停下來。
  
  要我殺了他果然還是做不到…我真是愚蠢,就因為這點小事就想殺了他,這太奇怪了吧。
  
  
  ...
  
  一個月前,歐路遇見了他從小就很崇拜的人,幻影旅團。
  
  團長庫洛洛邀請他入團,他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的入團了,可是由於他太擔心歐魯,所以總是不能做好份內的工作
  
  團長終於忍不住說:「殺了他之後再回來。」害的歐路要面臨現在這種處境。
  
  他很愛他弟弟,可是他更不能放下幻影旅團不管。何況在他入團時團長已經說過「凡事以旅團為優先」。
  
  一切,都是不得已的。他不能違抗命令,可是他也下不了毒手。所以他只能一直逃,盡可能遠離歐魯。讓團長以為他已經殺了他。
  
  然而,這也等於違抗了團長的命令。
  
  這件事之後,歐魯就再也看不見光明,四周都是一片黑暗。他不恨哥哥刺瞎了他的眼,他只恨他哥哥刺瞎了他的眼之後還落跑。於是,他開始磨練自己,夢想著與哥哥見面後讓哥哥看到自己的成長。
  
  
  ...
  
  【三年後。】
  
  
  兄弟倆終於重逢了,歐魯也如願以償的讓哥哥看到自己進步了,雖然他還是沒完成與哥哥一起生活的夢想,但是他至少心滿意足的死了。
  
  然而他也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死在哥哥的手中而已。
  
  歐路看著眼前唯一和他在一起那麼多年的親人的屍體,心裡不妨有些空虛。
  
  真的再也見不到面了呢。
  
  現在浮現在歐路臉上的,不是溫暖的笑容,而是冰冷的微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