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聖輝的四季映華》第六章第三話:最終夢魘

楓殤 | 2022-05-23 11:58:19 | 巴幣 4 | 人氣 50

連載中《聖輝的四季映華》
資料夾簡介
講述主角祥雲冬之羽與她的夥伴們輕鬆快樂的冒險。

  在被黑暗籠罩的界域中,冬之羽看著變成怪物的娜克莉德,而她們之間的最終一戰也就此展開:
  
  「雖然離完成還有最後一步,但解決掉妳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只見娜克莉德舉起手,隨後許多的黑暗魔力對著地面就是地毯式轟炸,冬之羽在使用符咒強化自身後高速移動閃避攻擊並做回擊,但卻沒有任何效果:
  
  「妳的光芒就是渺小的星點,對我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說完又是新一輪的轟炸,而冬之羽只能一邊閃躲一邊思考該怎麼做,但在她閃躲時危機感知告訴她繼續往前會有危險,於是下意識的退後,而就在那個瞬間娜克莉德使用能力將時間回到之前攻擊前的時刻,要是當時她還在繼續往前就會被黑暗光束打中。
  
  「被看穿了嗎?沒關係,這可是存取與讀取時間段的能力,可不是妳想躲就躲得掉的!」
  
  說完從身後出現許多手臂衝出追擊冬之羽,但冬之羽憑藉著這段時間的戰鬥經驗與危機感知的輔助,她漸漸能夠適應對方的攻擊,但娜克莉德卻在這時產生了一點異樣,她在左側翅膀上的一隻翠綠色的眼睛散發著熟悉的風屬性魔法:
  
  「噬魔風刃!」
  
  只見大範圍的風刃朝冬之羽砍去,而冬之羽雖然閃避但還是被如同暴雨般的攻擊命中,身體被風刃刮得傷痕累累,但她要回擊時卻又覺得會傷到夏奈的靈魂,於是她只能閃避且不敢攻擊。
  
  「還沒完呢!絕望轟雷!」
  
  說完睜開翅膀上另一隻橘黃色的眼睛,隨後冬之羽的危機感知立刻就有反應,而她下意識飛身逃離原本所站的位置,隨後巨大的黑色雷電重重的打在冬之羽原本站著的位置,隨後連續的雷電一路追著冬之羽跑,直到冬之羽的回擊打中娜克莉德的左眼:
  
  「噢!妳這個小王八蛋,我一定要弄死妳!惡滅爆炎!」
  
  娜克莉德大罵,隨後睜開翅膀上的紫色與紅色眼睛,而兩側開始燃起紫色與紅色的火焰,隨後便從兩面夾擊,看著娜克莉德使用朋友們的能力,她也喊道:
  
  「各位撐住,我一定會救妳們的!」
  
  「妳連自己都救不了了,還想著要救誰啊?」
  
  娜克莉德嘲諷道,而猛攻絲毫沒有停止外,還睜開了墨綠色與桃紅色的眼睛,隨後更多的死靈與血棘從地面冒出,讓冬之羽忙於應對,但過程中被血棘擦傷肩膀和刺傷左臂,冬之羽疲於閃避導致傷口越來越多,但這時娜克莉德以速度極高的揮手攻擊重重的將冬之羽打飛並使其重摔在地面。
  
  「咳......咳咳......」
  
  捂著被打中的胸口,冬之羽因一時無法呼吸而咳嗽,隨後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慢慢站起身,繼續為了拯救夥伴而戰鬥,在那些眼睛中被禁錮的正是好友們的靈魂,而她們也把冬之羽的情況看在眼裡:
  
  「可惡!可惡!讓我出去!」
  
  看到娜克莉德傷害冬之羽的過程,秋實大吼大叫的同時用力地踢關住自己的結界,但無論做什麼結界都不為所動,而夏奈也在思索該怎麼辦,但紅已經開始掩面哭泣:
  
  「對不起大家......要是我沒有這麼容易就被抓住的話......」
  
  「沒事的,這不是妳的錯,要是小冬先被抓住的話問題會更嚴重。」
  
  「但我們的力量會被娜克莉德吸收掉,到時候我們都會死。」
  
  面對紅的道歉,夏奈說道,但她們的力量也隨著時間慢慢變得虛弱,顯然娜克莉德在慢慢奪取她們的力量,時間久了可能連自己的肉身也將枯竭。
  
  「該怎麼辦?我的攻擊完全無效只能造成干擾,我該怎麼辦?」
  
  在外頭與娜克莉德對抗的冬之羽看著剛才對她的攻擊完全沒有效果時一個聲音在心中響起:
  
  「我的孩子啊,不要放棄希望!」
  
  「是、是誰?」
  
  冬之羽下意識的看向前方,發覺出現是一個散發白色光芒的能量體,而這裡是自己純白的內心世界,而對方也接著說道:
  
  「還記得我嗎?我是當時幫助過妳的聲音,我決定再次幫助妳,但不一樣的是我將給妳我的全部力量,妳要告訴我妳打算怎麼使用我的力量?」
  
  「我想、我想拯救我的朋友!」
  
  「我明白了,使用我的力量吧,用我的力量釋放淨化萬物的光芒,拯救徬徨無助的靈魂......」
  
  能量體說完便伸出手,而冬之羽想也不想就伸手與之接觸,而在外頭以為冬之羽已經放棄掙扎的娜克莉德則是給予對方致命一擊:
  
  「無形鬼手!」
  
  身後再度出現許多的手沖上前抓住冬之羽,不料頓時迸發的光芒將困住冬之羽的手瞬間淨化,重新出現的她換上了華麗的連身裙、背上有一對漂亮的純白色羽翼、頭上更有一個粉紅色的光環,彷彿出現的已經不是冬之羽,而是一個漂亮的女神。
  
  「那、那是小冬嗎?」
  
  「這股魔力......確實是她沒錯,但她變得很不一樣。」
  
  秋實有些訝異的說著,而夏奈靠著魔力感知看出對方依然還是自己很熟悉的冬之羽,而克蕾妮雅說道:
  
  「那是她體內的其中一個能量體,現在可能是由它接手了。」
  
  「能量體?」
  
  「當初我進入冬之羽的身體時,就有看到一黑一白兩個像是靈魂的能量體,她現在的狀態可能就是這樣,經由魔力的切換來獲得力量。」
  
  聽完克蕾妮雅的說明,眾人並不是能夠了解,而她們也繼續看著冬之羽在接下來的戰鬥。
  
  「突然變了個狀態呢,但這一切都是徒勞!」
  
  娜克莉德咆哮道,隨後翅膀上的六隻眼睛全開,對著冬之羽就是各種魔法的無差別轟炸,但現在的冬之羽不再疲於應對,而是靠著獲得的強大力量對抗娜克莉德的攻擊,冬之羽的光束也開始對娜克莉德有明顯傷害,她也在這時一發光束破壞了翠綠色的眼睛,而困住夏奈靈魂的結界也在此消失:
  
  「很好,我自由了!我去幫小冬!」
  
  夏奈說完馬上附在冬之羽身上讓她使用自己的力量:
  
  「小冬!」
  
  「小夏!妳回來了!」
  
  「是啊,但我的身體還是被壓縮成靈魂的狀態,但只要把她翅膀上的所有眼睛破壞後就可以救出所有人了!」
  
  「好!」
  
  冬之羽回應,隨後夏奈便用翠風強襲攻擊關住秋實靈魂的眼睛,而冬之羽也接著繼續攻擊與娜克莉德進行魔法對轟,而夏奈也趁娜克莉德在對付冬之羽的同時順利破壞了眼睛,秋實的靈魂在被夏奈救出後也附在冬之羽身上:
  
  「小冬!用我的力量打倒那個混蛋!」
  
  在獲得夏奈的風與秋實的雷後,冬之羽將這兩個力量組合使用使得雷電的攻擊爆炸產生更大的威力,隨後也打破控制住敏春靈魂的眼睛:
  
  「我來幫妳阻擋她的攻擊!上吧!」
  
  隨後在冬之羽身體後方產生數顆紫色火球衝上前與娜克莉德的無形鬼手相互抵銷,但在戰鬥的過程中,冬之羽彷彿看到了什麼,那是在一個有著漂亮風景的港口,而冬之羽馬上認出這是在格爾奧亞的齊藤港口,而當中有一對男女在談話,甜蜜的模樣可以看出她們是相愛的戀人,而其中的男子說道:
  
  「娜維塔,我去斯托納斯出差完回來後我們就結婚吧。」
  
  「真的嗎?」
  
  「當然,我這輩子只想跟妳一起白頭偕老。」
  
  「謝謝你宮野,我會等你的。」
  
  說完,兩人便在相擁後向彼此道別,但隨後一個轉場就看到原本被稱作娜維塔的女性正一臉震驚的看著報紙,而報導上寫著一名男子在斯特納斯遭到女子殘忍殺害,而死者正是一開始與娜維塔相愛的宮野,從此刻起她徹底變了一個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次經過轉場,隨著一聲尖叫,娜維塔用開山刀砍下一名女子的手臂,隨後用治療魔法阻止其失血過多而死,原來是她來到了斯托納斯找到了利用法律漏洞躲掉刑罰的兇手,而看著對方痛苦的哭喊著,面無表情的娜維塔似乎不以為意:
  
  「求求妳!不要殺我!求妳了!」
  
  「宮野他當時也是這麼說的吧?那妳為什麼當初也沒有停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完娜維塔再度砍下對方的另一隻手臂並治療止血,過程中再砍下雙腳,當對方昏過去就用鐵絲翻攪骨頭內的神經讓她醒來,而經過一番凌遲與折磨下,那名女子最終還是死去了。
  
  「我做到了......我找到並殺死了那個殺死你的兇手,宮野你看到了嗎?」
  
  這是冬之羽似乎聽到了娜維塔的心理話,而對方也繼續說著:
  
  「這個世界真是過分呢,無論是窮凶極惡的罪犯、還是不知悔改的惡徒,往往都會有方法逃離法律的制裁,那留著這個法律有什麼用?留著這個政府有什麼用?」
  
  「留著這個世界秩序有什麼用?」
  
  「世間上有太多的惡都沒有受到應有懲罰,那我也將展開新的規矩,並在善與惡之間成立新的秩序『混亂』,當整個世界陷入混亂,所有人心中只有恐懼與絕望後便沒有心思再想著做惡,也不會再有這種情況發生,一切生命只能在無止境的混亂中迎來死亡。」
  
  「不過我已經為你報仇了,宮野......但對不起,我再也不是曾經的那個我了,我已經徹底的瘋了......成為狂魔族語言中,代表絕望、瘋狂與混亂的......『娜克莉德』。」
  
  在這段心裡話同時,搭配的是娜維塔瘋狂大笑的畫面,但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她在大笑的同時淚水也不斷的流下。
  
  「小冬?妳怎麼了?」
  
  「她攻過來了!」
  
  敏春的聲音說著,而冬之羽才在這時繼續認真戰鬥:
 
  「別以為妳能夠阻止新秩序的誕生!」 
  
  「這不是新秩序而是毀滅!」
  
  冬之羽喊道,隨後靠著自己、秋實與敏春的魔法攻擊打破封印紅的靈魂的眼睛,而紅的靈魂也來到冬之羽的身邊,但紅並沒有給冬之羽帶來任何的強化,不過當下眾人都沒有察覺:
  
  「有毀滅才有創造!我將毀滅舊秩序成立新的秩序!所有惡徒將無所遁形!」
  
  「這樣只會陷入惡性循環!要從法則本身解決問題!而不是全部清除掉!」
  
  隔空吶喊的兩人用強力的魔法互相攻擊,過程中冬之羽被黑色光柱打中腹部,雖然夏奈的靈魂使用風牆幫忙減輕傷害,但還是因為傷害的疊加讓冬之羽吐了口血,而她的回擊也破壞了封著克蕾妮雅靈魂的眼睛:
  
  「我將用黑卡蒂的魔力填充幫助妳。」
  
  克蕾妮雅說完,頓時冬之羽全身充滿了魔力,便加強攻擊娜克莉德的魔法威力,而對方因為封印的堅毅之魂一個個被奪走變得虛弱,但她還是在奮力反抗,最終在雙方的交火中,封印毒薔薇靈魂的眼睛也被擊破:
  
  「我來幫妳止血和治療,給她最後一擊吧!」
  
  「各位!將力量借給我!」
  
  說著同時眾人將力量全部集中在冬之羽身上,隨後釋放巨大的光柱直接打在娜克莉德身上,而這就是冬之羽以前在古書上找到的上位魔法:
  
  「群星集結之光!」
  
  「啊啊啊啊啊啊!」
  
  娜克莉德痛苦的哀嚎,架構身體的靈魂逐漸離去,而她試圖伸手抓住對方,但她在遠處降落完全觸碰不到,但冬之羽在降落後也失去了白色能量體的幫助恢復原狀,而娜克莉德咆哮道:
  
  「可惡......可惡啊!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就這樣敗在一個小丫頭身上!妳......妳.......!」
  
  正當冬之羽以為打敗娜克莉德時對方露出了一絲壞笑,隨後也瞬間回到了一開始準備戰鬥的狀態,但冬之羽在先前的消耗卻沒有絲毫恢復的跡象。
  
  「妳......真是可愛的小笨蛋呢~」
  
  說完娜克莉德從空中發出數道強烈的黑色光柱對冬之羽就是一連串的轟炸,隨著光芒散去,重傷的冬之羽倒在地上,短時間內已經沒辦法站起來了:
  
  「呵呵呵呵......妳完全忘了我有這招呢,不過一切都無所謂了,妳已經敗了,我將在此接收妳的靈魂,成為超越魔皇......不,是超越神的存在,或許可以讓妳聽聽妳的朋友們最後的求救:『喔不小冬救救我~』,但終究於事無補。」
  
  娜克莉德模仿夏奈的聲音說著,但冬之羽已經停止了回應,而娜克莉德便將給她最後一擊,只將她張開翅膀上所有的眼睛發出各自的能量,而她也說著:
  
  「算了,就算讓妳聽了,妳也什麼都做不到,而且她們也將看著妳死!」
  
  隨後在娜克莉德一陣狂笑後,翅膀上的眼睛釋放魔力往冬之羽的身體砸去,但非但沒造成任何傷害,還反而恢復了冬之羽的體力,讓她有些訝異:
  
  「等等、什麼?妳怎麼......?沒關係我只要......」
  
  正當娜克莉德想再度使用能力重新讀取時卻發現沒有任何變化,連兩個奇怪現象讓她感到有些困惑:
  
  「我、我的能力不能用了?怎麼回事?」
  
  但在娜克莉德疑惑時,原本封印的靈魂卻被釋放並來到冬之羽的身邊,使其在意識微弱的狀態下站起來,原來就算將靈魂強制拉回,封印靈魂的法陣已經受到不可逆的破壞,已經無法困住祂們了,而那些靈魂全部集合在她的身邊釋放強力的魔法轟擊娜克莉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次被命中的娜克莉德在咆哮的同時架構身體的靈魂也紛紛消散,魔力也不足以維持界域而碎裂,最終夏奈等人恢復了身體倒在一旁,而冬之羽醒來時發現朋友們已經恢復正常,但她看著坐在不遠處的娜克莉德,隨後她也拖著重傷的身軀來到娜克莉德面前,而對方說著:
  
  「呵呵......妳是來嘲笑我這個失敗者嗎?也是,勝者不需要給敗者任何同情,動手吧......殺了我妳就可以解決一個可能會顛覆世界的存在......或是把我抓去格雷恩衛隊換賞金,我現在的懸賞金額應該已經到了八十億金幣,夠妳一輩子不愁吃穿了......」
  
  娜克莉德自暴自棄的說著,冬之羽看著對方,想起了先前看到的,娜克莉德從以前的善良女子變得徹底瘋狂的過去,而開口說道:
  
  「在他們來之前趕快離開吧娜維塔,人類的法則往往都會有缺陷,但人們都是在錯誤中不斷學習,所以宮野先生的離開並非毫無意義,相對的他的離去,對人類的法則修正有著偉大的貢獻。」
  
  「妳、妳怎麼知道這個名字?」
  
  對方有些訝異的看著冬之羽,但冬之羽卻不發一語,只是默默的看著她,眼中充斥著憐憫與同情,因為在戰鬥中她已經看到了娜克莉德的過去,她知道現在眼前的已經不是罪大惡極的惡徒,而是一個因為失去摯愛而對司法,甚至是整個世界心灰意冷的可憐人,但在看著冬之羽選擇放走自己,娜克莉德逐漸失控:
  
  「而且妳剛剛說要讓我走?有沒有搞錯?我可是那個殺人犯娜克莉德啊!妳知道就這樣讓我離開會有什麼後果嗎?為什麼妳可以笨到這種程度?我不懂......我不明白!我不能理解!」
  
  語畢娜克莉德瞬間消失在冬之羽面前,而冬之羽看著清晨的陽光從山嶺中升起並灑在她的臉上,最終冬之羽還是因為體力不支而倒下,對她來說只要自己的朋友們能好好的,自己怎麼樣都已經沒關係了,不過在模糊的意識中她聽見有許多人奔跑而來的聲音:
  
  「找到了!她們在這裡!」
  
  「是冬之羽小妹!而且傷得非常重!需要治療!快點!」
  
  「冬之羽小妹妳一定要撐住啊!」
  
  在察覺是聖賢士協會與冒險者公會的人前來支援後,冬之羽露出了笑容後便慢慢的昏了過去。
  
  「真是的,一開始就應該讓我上場,這一仗打到人都快死了,妳難道不知道她死了我們也會完蛋嗎?」
  
  「這個世界需要的是幫助他人走回正軌的引路人,並不是無情的劊子手。」
  
  「嗚......這裡是哪裡?」
  
  冬之羽坐起身,發現眼前是黑與白對立的世界,而眼的前是將力量借給自己的白色能量體,而黑色能量體在冬之羽的意識醒來後便馬上離開,只留下白色能量體:
  
  「孩子啊,妳終於醒來了呢,雖然在外面並沒有醒來。」
  
  「......這裡是?」
  
  「真是可愛的傻孩子,這裡是妳的內心啊,而這邊的黑與白是代表妳內心的善惡價值觀,現在的平衡狀態是最好的,太過偏向任何地方都將對妳的思想造成嚴重影響。」
  
  「不過妳是誰?」
  
  「之後會有人跟妳解釋的,不過現在還容許聽我說個幾句,首先恭喜妳順利解決攸關世界的危機,但魔人的危害並不會因此結束,而且世界的黑暗將會不斷浮現,需要與妳的夥伴們一同去解決。」
  
  話音剛落,周遭開始響起微弱的聲音,原來是聖賢士協會的學姊們在為體力與魔力都已經透支的冬之羽急救:
  
  「冬之羽小妹振作一點!快睜開眼睛啊!」
  
  「應急藥呢?快把應急藥拿來!」
  
  「拜託別死!不要離開我們啊!」
  
  「看來我們的談話只能到此為止了,妳需要的話之後也可以在妳的內心中跟我們談話,再見囉。」
  
  說完便將冬之羽的意識推了出去,而冬之羽來不及提出最後的問題就被推往意識表層。
  
  「嗯......」
  
  在重點看護病房,冬之羽緩緩睜開眼睛,發現除了為自己急救的學姊們與哥哥璃空外,還有被拯救的朋友們,而夏奈看著對方睜開眼睛終於忍不住抱著對方放聲大哭:
  
  「太好了!妳終於醒了!對不起小冬,我給妳那麼大的壓力,妳會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
  
  「對不起,讓各位擔心了,不過這件事並不是小夏的錯喔。」
  
  冬之羽看著眾人笑道,隨後摸摸對方的頭,但朋友被抓住,自己就必須為了朋友們挺身而出,因此受傷什麼的,只要自己重視的人能好好的,這點小事不算什麼,而一旁的真琴也鬆了口氣,隨後用千里傳音回報:
  
  「這裡是3-1重點看護病房,我們的大英雄醒來了。」
  
  但在另外一邊的格雷恩衛隊總部,一名騎士緊張的來到佩爾利德的辦公室說道:
  
  「長官不好了!」
  
  「怎麼了?」
  
  「薩卡拉叛變了!」
  
  聽到部下的回報,佩爾利德感到訝異,隨後提醒所有人保持冷靜,而就在組織門口,眾人拿著武器戒備著到來的娜克莉德,但她在與冬之羽一戰後已經失去了鬥志:
  
  「妳來這裡做什麼?」
  
  「我想找個地方靜一靜,想想在牢裡或許還不錯。」
  
  「既然送上門了,那我們就不用那麼費心去抓妳了!」
  
  正當衛隊騎士要抓捕她時薩卡拉出現並阻止了他們,在她用念動力將上前的衛隊騎士全部推開後,便擋在娜克莉德前面,但娜克莉德卻說道:
  
  「薩卡拉妳在做什麼?我可是頭號通緝犯,如果妳想保全妳的工作就快點離開。」
  
  「雖然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但我不會讓他們傷害妳的。」
  
  「薩卡拉妳想造反嗎?」
  
  「抱歉了各位,她是我非常重要的家人,如果你們執意要傷害她,那我也絕對不會跟你們客氣的。」
  
  薩卡拉說著同時身體與雙眼冒出紅光,隨後大地震撼、周遭的生物也躁動不安,如此震撼的壓迫感讓眾人不敢靠近,但佩爾利德抵達時他卻叫其它騎士放下武器,看著薩卡拉袒護娜克莉德的景象,他提問:
  
  「薩卡拉,妳能告訴我們妳的全名嗎?」
  
  「......薩卡拉.菲涅萊恩。」
  
  聽到薩卡拉說出自己的本名,眾人才明白薩卡拉就是娜克莉德的妹妹,也是她最後一個家人,佩爾利德依稀想起之前自己的子彈發起紅光並偏移,於是詢問:
  
  「當初我們進攻瑞札爾總部時,我的子彈被強制偏移彈道,是不是妳做的?」
  
  「是的,不過我也一直在努力讓姐姐恢復正常,我不想讓她就這樣去那種地方,所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讓她恢復正常的!」
  
  聽到這裡,佩爾利德陷入兩難,薩卡拉很明顯犯了私藏罪犯的罪名,但要是薩卡拉要接受審判,不願意相信司法的娜克莉德必定會捲土重來,而先前得知與她交戰的冬之羽受了重傷才險些勝過她,要是讓她重來就真的沒有人能阻止她了。
  
  但讓娜克莉德坐牢也會有可能與裡頭的獄卒和囚犯起衝突或被他們傷害,這樣的話也會讓薩卡拉因情緒激動而奇蹟暴走,到時候的她可能不是拆一座監獄這麼簡單了,更嚴重則將會有第二個娜克莉德誕生,於是在思索下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可以,我有個能夠相互制衡的方法,把娜克莉德關押在這個總部的地下拘留室內,這樣薩卡拉就可以看的娜克莉德的情況讓她不擔心,但娜克莉德要是從裡面逃了出來,無論是做什麼,那薩卡拉就會被以私藏罪犯的罪名接受審判,這樣的決定沒問題吧?」
  
  「沒問題,謝謝佩爾利德先生。」
  
  薩卡拉向對方道謝後便帶著娜克莉德進入格雷恩衛隊總部內,但這樣的決定讓一些衛隊騎士表示反對,但佩爾利德說道:
  
  「根據夏奈在之前提供的情報,當時她只差一步之遙就可以成為超越神的存在,四季映華小隊隊長冬之羽跟這樣的娜克莉德戰鬥後受了重傷,到剛剛才脫離險境,你們是想面對即將成神的娜克莉德還是奇蹟失控的薩卡拉?總之這個決定能有效限制住她們,如果你們有更好的方法就提出來,沒有的話就這麼定了,之後我會跟政府的人解釋,回去崗位上吧。」
  
  佩爾利德詢問,其他的衛隊騎士也安靜下來,隨後各自進行執勤工作,在地下拘留室,薩卡拉看著被關押在裡頭的娜克莉德,有些疑惑的問:
  
  「不過姐姐妳來到這裡是做什麼呢?」
  
  「想靜一靜,同時也在思考一些重要的問題,在這個不公的世界裡,怎麼會有像那樣愚蠢的笨蛋?為什麼她會放過作為惡人的我?為什麼她沒有被殘酷的世界玷污,對這個世界感到失望甚至是絕望?我想我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思考這些問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