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青河畔草,悠悠渡人心(第三章)-逢兇禍福相隨兮,日見人心照漢青。

Duke | 2022-05-23 00:06:47 | 巴幣 0 | 人氣 37


只見我手起刀落,那一刀下去真是爽快。白刀進、紅刀出。壞事做盡的幽人幫重要幹部就這樣被我幹掉。隨手拿布磨了磨刀,拭去上面的血痕,隨意地掛在身上。搜一搜這個姓盧的腰牌、隨行香囊。尋思著下一個我該做甚麼才好,雖然我早已確定那位青衣姑娘手裡的遺蕭絕對不是這群幽人幫信物,但為了騙這群狐朋狗黨我可是在上面下了...。嗯,不好說。雖然說就武功而言我自信不輸於他,但我知道我身法不行,萬一他使出輕功,即便是初階都能比我強上許多,給他逃掉極為棘手。他的二十二路"潑墨刀法"如果跟著他的同僚一起圍攻倒是棘手。想到這裡,突然想到那青衣姑娘拙劣的演技頓時笑了一聲:「那鱉三的演技,哪有人在夜裡還肩上背個隨身行李,是隨時準備跑路嗎?太窮可以去賣藝賣唱啊。再者那肩上的劍鞘雖然隱藏隱密,但難逃我的法眼。還好我目標不是她,不然我一刀下去快如閃電,她哪來得及還手。不過我準備的蕭可是要搶回來的,還是跟過去一趟好了。」眼下小徑只有一條,我就用跑的跟了過去。呼呼~「這姑娘身法也太...太快了吧。這下半段坡道雖然好走也僅僅是筆直一 條,但就是這筆直的一條竟然連背影都沒看到...,這也太...太扯了吧。話說岸邊的渡船正從河中心位置搖過來,如果我猜的沒錯,那不就是那青衣姑娘已經過去了?哇喔,我是不是離她越來越遠了啊?」一顆不甘心的心情等待著船家靠岸,一詢問果然如此,馬上付了渡河費要跟了上去。我心想:「這個青衣姑娘到底是何方神聖,一下聽幽人幫說是採藥解毒多管閒事,一下又聽說當了護院打跑了幽人幫的幾位二流好手,一下又聽說攔下幽人幫的發財機會,到底是在...?」想到這裡,莫名的對青衣女子有很感,感覺很對自己的味。就只怕那姑娘沒事有事就拿那蕭往嘴上一吹...。想完船也渡河到了對岸,下船跟船東道謝後開始趕路。我一出生就體虛,下盤更是掌握不到輕功要領,這一上坡更是要了我的命啊。奔了一陣子,只聽到有兩個人的哀叫聲。「哈,那不就是幽人幫看門二狗子嗎?叫得如此悽慘,是不是被掰斷了狗腿啊?」聽到這,顧不得身上筋骨痠痛,立馬從廟門中闖了進去。只見那青衣女子吹了第一個音...「幹,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那迷藥立馬發生作用,青衣女子倒了下去。「反正對面都要殺了...」心想道便在女子還沒倒下之時,發射兩枚銀梭從青衣女子耳旁穿過去,為首之人立馬中招。『你?』「阿哈哈,對齁我還沒卸下易容。」說完我撤下人肉面具,搓掉那滿臉鬍子。哈哈大笑:「你可認輸了?」為首之人看到我換臉的過程後驚恐的倒了下去。其餘五人拔起武器衝上前來。我一個滑步...嗯,身上好重好沉,一定是跑太久的關係。想歸想,手上的動作依舊沒停,假裝拔起單刀準備廝殺,結果是扔擲出去,右三之人馬上中招;左二只是瞥眼看了同伴,立馬招呼兩枚銀梭往他身上扎兩個窟窿;右二之人看我手上沒武器往我這邊踏了半步...偏偏我就在大衣藏了更大的砍刀,立馬將他手腕砍下後又往左一之人臉上砸去;趁左一人護住眼的同時,側身避過右一的攻擊,取出腰間的軟劍,嗯...到底在護啥眼,我一劍就刺瞎他是怎回事?右一看到我連傷五人,便逃了出去,氣喘吁吁的我跟不上...。腳下一踉蹌,原來是絆到了青衣女子,基於同是摧殘幽人幫的同好,便抱了抱準備到她的客房去。「好香~好香」。原來女生的味道是這麼...嗯,頭暈了暈,原來我也吸入了迷藥,暗叫聲不好,便像是模仿她昏倒似的,頭下腳上的畫面如實演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