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16、黑歷史(四)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5-22 22:10:18 | 巴幣 2 | 人氣 60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16、黑歷史(四)
 
 
  自從我打爆那個軍裝男後,就沒人敢再找梅伊樺麻煩,不過我怕放學後會有人找她報復,便決定陪她一起回家。
 
  人行道上,我與梅伊樺並肩行走,旁邊護欄外是條大河,橘紅色的夕陽將河面染成一片紅,小白鷺成群飛翔,細長的鳥鳴聲在空中散開,與周邊汽車行駛的聲響融為一塊。
 
  我轉頭看了梅伊樺的側臉,紅腫的部分似乎有消退一些。
 
  「傷口還疼嗎?」我問。
 
  她搖搖頭,瀏海的髮絲微微晃動。
 
  過了些許片刻,她才小小聲反問:「……你呢?」
 
  「別擔心,我有去保健室,現在已經好多了。」我甩著右手說。
 
  忽然她踢了我的右腳踝,強烈的劇痛傳來,我立刻軟腳跪下。
 
  「痛嗎?」她問。
 
  「當然痛啊!妳為什麼要踢我??」
 
  之前有同學說她會亂打人,本來我還半信半疑,現在看來她這人是真的有點奇怪。
 
  「其實我在猶豫要不要把你趕走。」
 
  「為什麼?」我驚問。
 
  「因為像你這樣的人都很愛逞強,我怕自己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害你受傷。」
 
  「什麼?我不都在妳面前把那個廢物打倒了嗎?妳怎還會認為妳會害到我?」
 
  我剛一說完,她就伸出腳作勢要踢我,嚇得我往後退去。
 
  「你的腳明明有傷,卻硬要假裝沒事,我就討厭那樣。」她蹙眉道,旋踵就走。
 
  「好啦!我承認!我並不是沒事。」我一拐一瘸追上去說:「但是我跟你保證,下次我絕對不會受傷了!」
 
  「上一個來幫我的人也是這麼說。」
 
  「我知道那個人被欺負到不敢來學校,但我不會像他一樣!」我伸手抓住她的肩膀。
 
  「好痛!你幹嘛啊?」她奮力甩開我的手,往後退了好幾步。
 
  「我只使出五公斤的握力而已,妳卻痛成那樣,代表妳也在逞強,那就別給我囉哩叭唆一堆!妳現在就是需要我的幫助!」
 
  我朝她走近,逼她不斷往後退去。
 
  「妳怕我會受傷?那我就不會受傷!妳怕我會消失?那我就不會消失!總之妳擔心的任何事,我都不會讓它們發生,相信我!」
 
  「所以我才討厭你這種人!」
 
  她奮力將書包摔在我面前,止住我不停逼近的腳步。
 
  「擅自給予他人依賴,然後又因為沒那個肩膀承擔而倒下,比起被人欺負,這讓我更痛!也讓我更討厭自己!因為你們明明捨身幫助我,我卻還不知感恩……還對你們發火……」
 
  她吼到氣都亂了,像剛跑完馬拉松般不停喘氣。
 
  照理說這種時候我應該要安撫她才對,但我卻沒這麼做,只是任憑煩躁的情緒在心中擴散。
 
  她似乎也察覺自己太激動,就抱起左臂,把臉轉到旁邊,不敢再直視我。
 
  「對不起,不過我之所以會被欺負,有大半都是我自己的問題,所以我才會說你不該為我受苦。」
 
  「咦?」
 
  她居然承認她被欺負是自己的問題,難不成同學抱怨的那些全都是真的?
 
  我決定現在搞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暑假的時候,妳把雞舍給燒了?」我問。
 
  她點頭。
 
  「妳把符咒塞到同學的書包?」
 
  她點頭。
 
  「妳有把小狗丟到金爐桶裡?」
 
  她點頭。
 
  「妳因為同學擅自拿妳的彩色筆而咬同學?」
 
  她點頭。
 
  「妳踹了騎腳踏車上學的同學?」
 
  她點頭。
 
  「妳都不給班上的男生摸胸部?」
 
  「我為什麼要給他們摸胸部?」她雙手護起胸說。
 
  「當然不能給他們摸,不過燒雞燒狗又是怎麼回事?還有踹同學的腳踏車……妳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聽完我這些疑問,她先是深吸一口氣,然後才低下頭說:「好吧,說出來你可能會覺得很蠢,但如果能讓你放棄幫我的念頭,那被嘲笑也無所謂。」
 
  「三小?我都還不知道原因,妳就直接預設我會笑妳?」我不悅。
 
  「你一定會笑我的!絕對會!」
 
  「我聽完產生什麼反應那是我的自由,妳就不能先等我聽完?」
 
  「什麼?明明是你先一直來煩我的!算了!」她氣到墊起腳尖,隨後便轉身說:「我不跟你說話了,你不要再追上來。」
 
  「好啊,反正妳只是想證明,當時的情殺案妳媽並沒有說謊對吧?」
 
  我一說這句,她立刻停下腳步。
 
  趁她還在訝異時,我繼續追擊。
 
  「妳說自己有陰陽眼,把符咒塞到同學的書包,就是想要假裝這世上真的有鬼,並藉此證明妳媽是真正的靈媒!燒雞燒狗的部分也是,雖然我還沒想出合理的解釋,但那些應該都只是妳演出來的而已吧?妳可能想營造出某種詭異的效果,結果演得太過頭,反讓大家都覺得妳是個怪人,是不是這樣?」
 
  此時,夏日傍晚獨有的暖風吹來,破爛的塑膠袋在我與她之間飛過。
 
  半晌,她才點點頭。
 
  然後又搖搖頭。
 
  「……很可惜,你只說對了一半。」
 
  她走到圍欄旁,望向遠處的夕陽,原先抗拒的表情變得溫和起來。
 
  看樣子她終於打算對我敞開心房了。
 
  於是我坐到圍欄上,專心傾聽她想說的話。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