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二十六章—詭異的鏡子(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2-05-22 20:00:08 | 巴幣 110 | 人氣 49


一名穿著黑色晚禮服的女子坐在梳妝台前。

王后的房間很大,裡面卻只有基本家具。

在一片黑暗中,她只用蠟燭作為唯一的照明,並將那唯一的照明放在鏡子前。

鏡子原本倒映著她蒼白的臉,此時卻變得一團漆黑,鏡子裡還有一雙白光眼眸。

「嘖嘖,雪神竟然讓淨化神的使者過來這裡,那個使者比之前的更難應付。」

「不就是神明代行者而已嗎?你這麼強的惡魔應該不會那麼簡單被解決吧?」

「難說,這次來的代行者把阿薩茲勒幹掉了,連阿薩茲勒都贏不過的神明代行者太危險了,把他和白雪公主一起殺掉吧。」

「要怎麼做?」

「他的身邊有個金髮女孩。」鏡子的畫面轉到白雪的房間內,茱麗葉和白雪坐在喝茶用的桌子前,一邊想用下午茶,一邊聊天。

「那個金髮女孩似乎是剛來這裡的神明代行者的同夥,把她抓來讓那個神明代行者投降……又或是,讓她成為使魔們的食物,只要有一隻吃了就能成為頂級戰力。」

「要用什麼方式把對方拐過來?」

「下點迷惑吧。」

「迷惑?要用魔法嗎?」

「妳沒辦法單靠魔法就弄倒那女孩,那女孩的魔力跟雪神的使者一樣強,妳這種魔力不足的人使用迷惑只會被她一眼識破。」

「那我該如何是好?」

「妳的生日會上,想辦法把那女孩弄昏帶過來。」

王后微微瞪大雙眼,有些不知所措,不過隨即恢復冷靜,猶豫了一下說:「我知道了。」

王后背後有些發冷,一想到可能要冒著被識破和惡魔之間的關係的風險,她不禁打了個冷顫。

要是萬一,對方一來就把她解決掉呢?

想繞過神明代行者綁架那個女孩,還得先解決克拉倫斯皇子還有公主,理想情況是連公主也一起綁到手,還不能傷到他國的皇族。

只剩下一個方法可以把那個女孩綁走。

王后站起來,離開梳妝台,到書桌前寫了一封信,寫完後便把待在門外的僕人叫進來,交待了信件寄送的地點。

她確認僕人走遠後,拿出黑色的斗篷,穿好之後,打開牆壁的暗門,從密道離開城堡。
 

此時,盧埃林和真海二人躲在樹上。

他們的位置能清楚看見地下監獄的門口。

盧埃林無比慶幸自己有帶著望遠鏡,平常沒事都塵封在行李袋內,沒想到會在這次的任務中派上用場。

「那個東西是?」

「望遠鏡,可以看很遠喔。」盧埃林把望遠鏡遞給真海。

真海接過望遠鏡,學剛才盧埃林的動作,把望遠鏡放在眼前,能清楚看見底下的景色。

「那是……」真海把望遠鏡塞回去給盧埃林,指著剛才看見的東西的方向。

盧埃林拿望遠鏡一看,有幾個包在黑色的斗篷下的人,拖著一台放有大鐵籠的木車,緩緩靠近門。

那幾個人放下車子後,把鐵籠子搬下來,仔細一看,鐵籠子裡的不是動物,而是人類。

那些人的身材都非常瘦,像好幾天沒吃飯,滿身是傷,穿得破破爛爛的。

「是人口販子。」真海咬牙切齒解釋。

「人口販子?那是什麼?」

「把人當成商品買賣的商人。」

「人類把同族當商品……第一次聽說。」

「這在布林埃爾以外的地方應該很常見,就算是布林埃爾人也知道人口販子。」

「呃……我的故鄉很封閉,對於外面世界的情況我不是很了解,可是為什麼人類要買人類呢?」

「理由很多,好一點的理由是補充人手,不好的理由……很噁心、很可怕,別問太多。」

「唔……好吧……」盧埃林點頭如搗蒜,感覺追問太多會得到可怕的答案。

盧埃林用望遠鏡望著那些搬著大鐵籠的人走到地下監獄入口,一個人開了門之後,再跟其他人合力把籠子搬下去。

「不用看了,連救都救不了。」

「可是……」

「這也是沒辦法的,救不了那麽多人。」

盧埃林垂頭,一眼沮喪,但真海說的是事實,就算他們兩個現在衝下去,也保護不了那麽多人。

「我們要去別的地方了。」

「去哪裡?」

「冒險者公會。」

「那是幹麼的?」

「冒險者情報交流區。」

「呃……我們兩個為什麼要去情報交流區?」

「調查人口販子。」

真海說完後,使用風術讓身體飄起來,盧埃林在猶疑了一下後,也使用風術讓身體飄起來,兩人緩緩著地。

茱麗葉扶著樹木,喘了喘氣,說:「兩位,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茱麗葉!」盧埃林一臉愕然,立刻衝過去扶著茱麗葉的肩膀,問:「妳怎麼在這裡?」

「有點在意這裡的氣息,拜託克拉倫斯殿下和白雪殿下陪我一起過來,順便練練體力。」茱麗葉一說完,克拉倫斯牽著白雪的手從她的身後出現,兩人一起對盧埃林說:「午安。」

「千萬不要進去那裡,那裡有很多魔物。」盧埃林瞥了一下身後的地牢門口。

「那裡不就原本是關押罪犯的地方嗎?」白雪一臉錯愕問道。

「是的,正如我之前說的,裡面已經沒有人類,剛才好像有人被當成食物送進去了。」

「晚點我去跟父王說明吧。」

「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召喚魔物?」茱麗葉納悶問道。

根據白雪給她灌輸的知識,費雷爾王國是個擅長魔法的國家,這個國家跟卡依倫一樣國內幾乎沒有魔獸。就算魔獸出現在境內,魔法塔的魔法師也不會插手不管,這麼明目張膽把魔物放在城堡內實在不是個明智的選擇。

「不清楚,不過……那些魔物有人在控制,用一種很巧妙的手段消去自己的魔法氣息,所以我也不清楚這種操控到底是怎麼來。這個人應該很強,要操控那麽大量的使魔,讓牠們不暴走衝出來,還必須每天維持,消耗掉的魔力量應該很驚人……」盧埃林的表情越來越沉重,敵人的強度可能超過想像,這次的事件可能不像布林埃爾那次只有被惡魔寄生的人死亡,最壞的情況,住在城堡的人大概會死一部分,也可能已經死了好幾個。

「這種危險的存在不能放著不管,破壞魔法陣有用嗎?」

「我和真海已經破壞過了,但是剛才那兩個被破壞的魔法陣的氣息恢復了,代表有人會修復那兩個魔法陣,不管破壞幾個都沒用,只能把兇手抓出來。」

「……盧埃林,我可以先說一件事嗎?」克拉倫斯打斷盧埃林和茱麗葉的談話。

「怎麼了嗎?」

「如果兇手是王后,那就說不過去了。」
「咦?」

「我見過王后兩次,王后並沒有那麽大的魔力量可以同時維持住好幾個魔法陣還能消去魔力的痕跡,我在猜,王后的背後是不是有其他勢力?」

「關於這點,我也曾經懷疑過……但是沒有追查的方法,母后的房間關得很死,附近有一種讓人非常不舒服的氣息,我不是很喜歡接近那裡耶……」白雪蹙起眉頭,似乎漏出了嫌棄的表情。

「所以,才要去冒險者公會。」真海突然插嘴,說:「公主殿下,您是被一名獵人帶出城堡的,對吧?」
「嗯,但我並不清楚那個獵人的來歷。」

「對方是冒險者,有可能在公會留下足跡,公會同時也有很多小道消息流通。」

「的確是,關於這個國家王后的事情我也是聽經常來往這裡的冒險者說的。」

「冒險者公會的功用不管是現在還是兩百年前,都沒有改變呢。」茱麗葉輕笑著說道,「我很好奇現在的冒險者公會,我可以去看看嗎?」

「請等一下,我也去,我去徵求父王的同意。」

一聽見這句話,克拉倫斯的表情就變得僵硬了,他苦惱問:「妳確定?陛下會阻止吧?」

「不用擔心,你和我一起去,就能解決問題囉!」白雪笑得特別燦爛,抓住克拉倫斯的手,打算把人拖走時,克拉倫斯哭笑不得說:「等等,妳拉得太大力……」話還沒講完,克拉倫斯就因為白雪拉著他的力道太大,整個人撲倒在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的手還好嗎?」

「我、我不要緊,光明神的保佑讓我沒受傷……」克拉倫斯一手撐著地面,把身體撐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咳嗯,請三位先去門口等我們吧,我來說服國王。」

「好吧,真海,我們用飛的,茱麗葉,妳會風術嗎?」

茱麗葉點了點頭,現場示範了一次,身體確實浮了起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