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國產】花落冬陽~在細雪中譜出一段扣人心弦的戀曲~

艾特洛斯 | 2022-05-22 17:45:46 | 巴幣 3104 | 人氣 250



國產!
原創!
小黃遊!
 
...對不起,不可以色色
 
由觀象草圖團隊推出的國產原創遊戲《花落冬陽》是典型的戀愛AVG,玩家只需要選擇選項即可隨著故事推進邁向結局,選項的內容也不複雜,就是以好感度及選項內容決定結局走向。
沒有豐富的玩法也沒有壯闊的世界觀,花落冬陽選擇竭盡全力地說好一個故事。
 
本作以「夢想」與「離別」為主題,描述以成為職業作家為目標的台灣有為青年「謝子臣」,在追夢之路上的故事。儘管設定帶有些許奇幻要素,但以台灣為背景、故事內容亦是相當貼近現實,台灣玩家十分容易代入故事情境中。或者說內容現實到可能會讓人思考一下人生。
 
跟常見的色色AVG不同,本作主角並非「無臉男」,子臣有著明確的人物設定、性格以及經歷,因此玩家並非是扮演,而是以觀眾的角度如同電影般看著謝子臣以及圍繞他身旁的故事。
同樣地本作有兩大可攻略女主角,而兩人的路線並非僅止於攻略的女性角色不同,而是有著各自的主題並分為了兩種發展,將兩條故事逐漸釋放出的訊息層層堆疊,如拼圖一般將謝子臣的未來、過去慢慢地拼湊而成,當玩家將原本破碎的圖案逐漸還原時,花落冬陽的故事才會真正圓滿地呈現在眼前。
 
花落冬陽是一款真正的解謎遊戲。
 
作為國產遊戲除了採用中文配音以外,募資時也設計了不少合作的形式,在遊戲中以簡訊及特別篇故事加入了贊助者的宣傳及合作短篇內容(以台V為主)。以這種方式將宣傳內容不顯突兀地組合到了遊戲過程當中,是相當有趣的手法。
 

故事及路線相關
 
【共通路線】
遊戲劇情從看似平凡的日常開始,主角謝子臣以職業作家為目標寫作投稿,並一一帶過他的生活圈與背景。儘管為了成為職業作家的夢想而與家人鬧翻搬出家裡,但身邊依然有著挺力相助的好友、維繫與家人關係的妹妹。
某天,房裡出現了神祕的幽靈少女,與子臣爭奪房間的主導權,在一陣攻防後兩人(?)達成協議,在租約到期前展開為期一個月的同居生活。原本獨自一人的生活多了個嬉鬧的幽靈室友而變得忙碌又精彩,甚至讓子臣利用這個經驗以她為模特兒撰寫了新的小說,一切看似都往好的方向發展......
 
然而無論週遭眾人如何三緘其口,子臣也仍未走出束縛。隨著「語萱」這個名字浮上檯面,子臣一直不願正視的過去也漸漸被揭露。
 

【芊帆線】
與幽靈同居的日子來到盡頭,雖然留有遺憾和疑問,但子臣與雪見道別,依約搬離了現在的租屋處迎來了新的生活。
子臣與在咖啡應打工的少女夏芊帆因緣際會逐漸熟稔,兩人成為彼此分享夢想、商討煩惱的朋友。
跟自己同樣追尋著夢想,熱情又直率的芊帆逐漸卸下子臣的心防,令他稍稍找回了寫作的初心,但卻也埋下了兩人日後隔閡的種子。
投注了目前全部心血的《White House》再次失利,令子臣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與失落。當自己的夢想一再碰壁時,同樣尋夢的芊帆在子臣眼中是多麼耀眼,甚至令人無法直視。
 
被壓力、失落和罪惡感壓得喘不過氣的子臣,再次陷入同樣的焦慮,開始單方面地疏遠芊帆。
所幸在芊帆鍥而不捨的攻勢之下兩人把話說開重歸於好,子臣被過去封閉的心靈確實正一點點地邁向未來。
愛的力量真是偉大呢。
 
作為先行攻略+埋設伏筆的路線,芊帆線的內容相對地王道、明快、單純,對於子臣的過去只有淺嚐即止,雖有提及但對細節並沒有太多描述。然而子臣在跟芊帆談心時提及的內容確實成為後續路線的伏筆,也是要真正了解謝子臣這位主角必需的材料。
 

【雪見線】
展開與幽靈的同居生活後,子臣藉由鄰居的靈能力者加深了對幽靈的了解,也順利地與幽靈雪見和平共處、加深交流。子臣運用與幽靈相處的經驗寫下了新的小說《White House》,甚至主動將小說給雪見試讀。雖然是投注心血的自信之作,但在雪見的評論下子臣也發現《White House》商業出版的缺陷,總算下定決心要放緩步調,不急於一時的投稿成果。
 
然而隨著相處的日子一天天過去,雪見的一舉一動從喜歡的食物、愛用的家具、閱讀的習慣乃至於身為幽靈的來歷,無一不透露出已天人永隔的故人之影。子臣甚至打破了一個月的約定,就為了從雪見身上尋找更多已錯失的過去,渾然不覺自己已踏入深深的泥沼中無法自拔。
而同時,身為幽靈這種曖昧不清的存在,不知自身來歷的雪見也隨著與子臣的相處逐漸浮現了記憶,然而如碎片般沒有脈絡的記憶並沒有成為自身的證明,反而成為侵蝕著雪見的毒。
 
扭曲的思念不斷蠶食著兩人,終於雪見從子臣面前消去了身影,子臣儘管明白這是一段早該結束的緣分,但卻不願以這種形式劃下句點。
奔走的最後,他將這段本來不會告訴別人的經歷告訴了芊帆,並從她那裡得到了答案。就算可能無法傳達給對方,也能以自己能接受的方式,續完這一段緣。
 
子臣再次提起了筆,繼續寫下兩人未盡的緣分。
雪見來到他的身邊,繼續走完兩人最後的旅程。
 
將遺留的思念一一拾起,回憶起那些被遺忘的感動,謝子臣終於不再是逃避,而是帶著過去邁向了未來。
 
若說芊帆線是邁向未來,那麼雪見線就是回首過去的故事。
在前面的遊戲內容中都一直隱藏起來的情報在這條路線裡終於盛大地公開,子臣的過去以及他內心真正的糾葛徹底地明朗了。
雪見線公開的內容中,有著諸多會令觀眾聯想到在其他路線演出過的劇情,並令人察覺「原來那段劇情還有這個意思」。兩條路線的故事雖然不同,但卻彼此相互呼應,將一個伏筆掀開時卻是完善了整個故事,這種敘事手法在閱讀當下帶來的前呼後應的感受是個人很喜歡的一點。
 
在製作相關的雜談中,也可以看見團隊曾表示對於電子遊戲的表現形式有所堅持,沒有打算將本作製作為電子書。而花落冬陽的CG、配音、BGM等綜合的演出效果,確實證明了這份堅持的價值所在,將電子遊戲能夠勝過電子書的一面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提到這點順手奉上一個自己的小趣聞,本作中只用在最重要的橋段的BGM「A Break in the Clouds」確實有著十分強大的渲染力,作為關鍵場景的BGM再適合不過。不過這首BGM中有著非常神似手機震動的音效,在觀賞遊戲劇情時不要被吊去看手機了XD
 

 
角色相關
 
【謝子臣】
對角色的理解:
理性又務實,纖細又膽小的悶騷男。自尊心高、固執又不服輸,討厭示弱,比起尋求幫助更傾向自己躲起來努力解決,對人際關係的親疏遠近分得很清楚,會依照對象明確區分會講與不會講的話,剛認識時應對顯得冷漠,花時間慢慢拉近距離後才會倘開心防,朋友不多但交情深厚的類型。
 
乍看之下什麼都會又完美,但只要一個環節掉鍊子就會不知所措全亂了套。看似強勢又有堅持,其實只要比他更強勢就會服軟,氣氛到位後就會做出平時不會做的事。還真是可愛呢。
 
學生時期接受師長的期待而專注於課業,因此培養出了對寫小說的興趣並進而夢想成為職業作家這樣常見的背景,將追夢失敗與語萱的意外連結在一起而成為了走不出的心魔。如果夢想能夠有所進展或許還能自行克服困境,無奈纖細的心靈在這種狀況下陷入了繞不出的死胡同。
 
「我的夢想是成為職業作家!」投注了所有心意的這一句話,既是祝福也是詛咒。
在雪見線得知許下這個願望的情境時,才明白子臣在芊帆線說出這個願望有多麼重大的意義。
 
心得與雜談:
●做出在情人節和女孩子約會的最後兩人一起搭摩天輪時拒絕對方的謎之舉動(雖然嚴格來說是希望對方等但是芊帆直接表示她認為自己被拒絕了XD),半年後把自己逼到要在自家門口大街上向對方告白的窘境。這兩個場景地點怎麼看都反了啊子臣!是因為子璇的計策導致約不到人嗎?
●受創前似乎是隱藏的情聖。什麼「妳就是我的魔法師」、「我聞到的是薰衣草的香味」啊,你們身上只有大蒜跟牛排的味道吧!
●料理的描寫多到讓人覺得比芊帆更適合在咖啡廳打工。沒有考慮出個「食戟之子臣」或「子臣的牛排」嗎?
●吃甜點的描寫多到讓人擔心他的血糖。而且打工下廚寫小說玩幽靈去咖啡廳把妹的同時還能維持每周運動的習慣,時間管理大師。
●不知是不是表現出作家正經又神經質的一面,他的台詞偶爾會有不太口語化的用詞。
 

【羅少峰】
對角色的理解:
雖然看似大喇喇其實觀察入微,膽大心細的男人。
一副輕浮台客樣卻會說出看破紅塵般台詞的反差角色,和子臣形成鮮明的對比。
對子臣的過去最為清楚,保持著恰好的距離守望著他,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耍寶,但關鍵時刻會說出一針見血的發言。子臣的心情讀取機,不太確定子臣此時心情的話問少峰就對了。
 
定位十分超然,作為最後剎車的角色。
 
心得與雜談:
●說起來為什麼少峰的順序比兩位女主角還前面?
畢竟他可是預設路線的主角,在結局頁面中有自己的圖示,多數玩家最優先破完路線,更有許多人意猶未盡反覆體驗他路線的羅少峰啊!
●在這個解謎遊戲中是從一開始就知曉一切的人物。讀者時而會從他那裡獲得情報,時而會在了解更多事之後反過來理解少峰的想法。
●和子臣相反,台詞非常口語化,充滿了台味。
 

【夏芊帆】
對角色的理解:
溫柔賢慧體貼親切熱情元氣開朗率直的NiceBody咖啡廳打工女大生。
無敵的吧?分配參數時有考慮平衡性嗎?
不做到這種程度是無法跟少峰競爭的
 
開始自製手工餅乾請人試吃時立刻撞見了食神謝子臣,從此開啟了與子臣的味覺對抗的不歸路。
夢想開屬於自己的咖啡廳在咖啡廳打工,朝著夢想逐步邁進的身姿觸動了子臣的心弦,在停電事件與子臣談論夢想之際也道出了心中的不安,在逐夢的路上成為了彼此的照應。
雖然是女主角,但和子臣的過去沒有太多交集,就「逐步認識子臣的過去」這點而言說不定是與玩家的立場最為接近的角色。
 
行動積極又熱情,肢體接觸過多的誤會系女子,若非對手是子臣肯定早就送出無數的人生三大錯覺。在自己的路線中攻勢異常猛烈,把解謎遊戲玩成了戀愛遊戲(?)。
 
在雪見路線中不太有戲份,但卻與自己路線中「從力所能及的事開始」的劇情相呼應,成了子臣能拾回初心的關鍵。由於情境不同,反而是雪見路線這邊令人更有印象。
 
心得與雜談:
●曾經說出「你討厭我哪裡,我會改的」這種有點危險的台詞。
●經確認當時是找大樓管理員幫忙把子臣抬上床,很遺憾地沒有怪力屬性。
●把CG放在嘉成的門鈴裡的奇葩女子。
●雖然曾提及要與家人商量出路,不過似乎沒有遭到強烈的反對,家境似乎不錯?
 

【雪見】
對角色的理解:
古靈精怪、放蕩不羈的詐欺幼女幽靈。
讓本作變成解謎遊戲的最大元兇。儘管真實身分是故事中最大的關鍵,卻在中段就若有似無地透露出訊息,但又以模糊不清的方式帶過,直到最後都成謎的存在。
 
在芊帆線中若有似無地打了個擦邊球就退場,在自己的路線中才把圍繞著幽靈身分的諸多謎團搬上檯面。
由於幽靈的性質而有著許多難以捉摸或預測的行為,而從中透露出的語萱身影也同時困擾著子臣和雪見兩人。雪見既是反映語萱的鏡子,也是和語萱對立的存在,甚至帶出了記憶的有無是否算同一個人的哲學問題(忒修斯之船)。
 
實現了子臣與語萱願望的聖誕夜的奇蹟。
 
心得與雜談:
●原來不是幽斯托馬啊...
●在兩條路線中最後留下的物品區別相當耐人尋味。
●騷擾手法令人不寒而慄,妳怎麼這麼熟練啊?
 

【金龍/子璇】
對角色的理解:
象徵著與家庭衝突的父親與對家人關懷的妹妹。
 
金龍即是典型的望子成龍以及務實導致的親子衝突。
子璇則是成為了兩者的折衝並期望哥哥有一天回到家裡。
原本陪伴在子臣身邊的語萱也是他們維繫溝通的重要管道吧,但隨著語萱的逝去令三人的關係陷入更加複雜的糾結中,才形成了故事中的局面。
 
由於與父親冷戰加上語萱的事令周遭人都想避免刺激到子臣,在家庭這一塊的描寫比較少,集中於特定的橋段。
實際上攤開雙方的主張來看其實也各有考量,但因一時的應對也可能導致家庭危急的局面,這便是溝通的重要性啊。從劇情中可知子臣自己訂下的一年半期限連子璇都不知道,就算房間被Nono佔據也是沒辦法的事。
 
心得與雜談:
●金龍從見到的第一眼就讓人覺得應該姓八軒。
 

【黃尚/莫雲/楠希姐】
對角色的理解:
不苟言笑的房東、跑錯作品的咖啡廳店長以及不太有機會活躍的戀愛諮詢大姐姐。
與故事主線稍微保持著距離,子臣的生活中最常接觸到的年長三人組。與子臣正好處於不遠不近的關係,能談論一些不適合跟親密對象商量的話題。
黃尚是子臣的房東,自然也認識當時一起來租房的語萱。
莫雲對尋夢的子臣、芊帆而言是實現了夢想的大前輩。儘管情況特殊不太能當作參考,卻是個遠大的象徵。
楠希姐為(自稱)戀愛諮詢專家,但在這個解謎遊戲裡能發揮的機會實在不多...
 
心得與雜談:
●重要戲份相對較少,但卻是完善人物互動的潤滑劑角色。
●莫雲活像是自幼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似的。
楠希姐是就算大半夜打去請假也沒問題的佛心上司。
 

【莉莉/嘉成】
對角色的理解:
調節氣氛的活寶二人組。
 
莉莉就是大家身邊多少會有一個的無情團購魔人,其裝熟的功力之深甚至能令子臣懷疑起自己的人際觀。
嘉成雖然甫登場就顯示他有著靈異能力,也就是與幽靈雪見有關,不過由於路線順序的緣故在芊線沒機會展現,基本上是負責被莉莉迫害的甘草人物。
 
在雪見線則終於發揮自己靈異人士的本領以及古道熱腸,教給子臣諸多幽靈的知識,在雪見相關的問題上也成了數次商談的對象。不過做為見過諸多幽靈的經驗者,他的立場與子臣最終仍是不相容的,過於信賴的話反而會成為壓垮自己的最後稻草。
 
心得與雜談:
●三不五時出差去亞馬遜還能夠以獨行玩家的身分維持副本攻略玩家的強度,說不定是本作有數的能人。
 

【何語萱】
對角色的理解:
從OP藏到前日談的隱藏最終兵器女友。
前半段絕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從他人的評語和回想、字裡行間透露出的情報中來認識,直接描寫她的橋段得到雪見線的後半才能看到。
既是在背後支持著子臣的支柱,也是束縛住他的惡夢。
 
待人處事八面玲瓏,不知不覺中為此壓抑了自己的感情。子臣曾告訴芊帆不用過於示弱,可以再更有所堅持一點,想來也真是令人五味雜陳。
從芊帆線中就隱約可以察覺兩人曾有不愉快的過去,直到雪見線才披露其內容。在可說是初次的爭吵過後隨即天人永隔,縱使有再多的疑問與後悔也無從得知答案,令兩人的時間都停止在了那一刻。
 
直到那天,一直以來壓抑的感情及隱藏的真心,隨著聖誕夜的奇蹟化為雪花飄落到他的身旁。
 
心得與雜談:
●在下非常好奇她會不會跟子臣一起打電動。
 

 
那麼花落冬陽的心得就到此告一段落。
它沒有精采絕倫高潮迭起的劇情,也不是個震古鑠今的名作。
觀象草圖團隊帶給我們的,是描述平凡的某人等待著冬陽灑落的故事。
 
是夢想的故事。
是離別的故事。
是回首的故事。
是初心的故事。
也是邁向未來的故事。
 
將回憶的碎片拼湊為圓滿的圖畫,
在細雪中譜出一段扣人心弦的戀曲。

創作回應

嘯月
語萱的話,益智類和樂節奏遊戲玩得不錯喔w
2022-05-22 21:31:58
艾特洛斯
應援團!
2022-05-24 17:36: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