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哭聲 第一章 (試閱)

| 2022-05-22 13:19:18 | 巴幣 0 | 人氣 60

連載中哭聲
資料夾簡介

鏡亞中學,根據第一任王伊賀校長所述,這是一所專門培訓專業知識的學校,未來考慮將學校規劃為寄宿學校,讓孩子得以獲得更加全面的照料,提供相關技術知識外,更提供小型的商圈及得以讓學生寄宿的居住地。
當然這些維護設備費用及相關設備添購,在投資方面,已有眾多家長支持並贊助學校建設。
秉持著培育更多醫學、藝術、音樂的人才,為此投入大量師資,請來各地著名講師及優秀辦公人員,替學生更快處理相關事務。
在當時的報導,對於有這麼一個學校的建設,都給予了相當多的好評,距今也已經過了一百八十多年,在設備上也翻修及整修了好幾次,當初王伊賀校長所期望的寄宿學校,也早已實現了百年之久,但同時也衍生了一些問題。
霸凌。
但對於國中生而言,這不過是鬧著玩,直到在六十四年前,有一個人死了。
陳米雅。
死因是從六樓上跳下來。
沒有遺書。
但生前手腕處有許多舊傷痕,是想要自殺的證明,最終以自殺作為結案。
當時時任的陳彥彰校長,對此以請辭負責,而後續的賠償及學生的精神輔導也與以負責,並寄望下一任校長能重視霸凌這一塊後便卸任遠離世人的眼光。
「這些都是一些公開的資訊,我不知道你要這些做什麼?但是希望你不會因此惹上什麼風波。」一名黑色短髮的少女,雖然語氣冷淡,但卻透漏一絲擔心,將調查的資料文件轉交給了另一個男孩。
「謝謝,多虧妳幫忙調查。」
「不過最近小心一點,校長那邊的人最近有起疑,可能是怕有不好的消息傳出去。」少女背起背包,將耳機戴上,準備離開。
「嗯,妳也小心,畢竟妳的處境,跟我類似。」男孩給予了提醒,繼續坐在像是辦公椅子的座位上,快速翻了翻文件上的內容。
「會注意的。」少女點了點頭,轉身就直接離開。
「米雅,妳的死因,真的有那麼簡單嗎?」男孩喃喃自語,但將這疊資料放在了自己的包裡,隨後也離開那間房間出去,值得注意的是,那間房間並不是普通的房間,門牌上寫著四個字。
學生會室。

在市中心中,一個看起來亮麗的咖啡廳,有一桌特別的顯眼,那一桌坐著兩個看起來年約三十出頭的女人,而其中一個擁有特殊的粉紅色髮色,相比之下她對面的女人就顯得如此平凡,在城市中擁有黑髮的人眾多,而她就是那最最標準不起眼的黑色長髮。
「我的孩子在“鏡亞中學”獲得了音樂節的演奏名單。」粉色髮色的女人倔著頭,看起來很驕傲的炫耀自己的孩子。
「那一個音樂節不是很難獲得演奏資格嗎?以安妳們家的怡婷真優秀。」
「我家怡婷每次成績都名列前茅,為了這次的鋼琴演奏,難得放假她也在練習。」以安帶著自信笑容。
「唉,我家米雅成績很普通,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黑髮的婦人總這樣不自信,與她面前的朋友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
「哎呀,雅芯妳別總是這樣,我相信米雅可以的。」以安總是覺得雅芯這種不自信的表現太過於懦弱了,就連別人給予的幫忙都不肯接受,所以總是很煩躁,並露出一點的不耐煩。
「我會想辦法讓她也進去那所學校的。」雅芯喝了喝桌上的白開水,而後看了看手上老舊的錶,有些驚慌地說「以安,我先去忙了,下次在一起聊。」
「這不是才五分鐘嗎?妳也別做得那麼拚,注意身體健康。」以安不滿的看著如此拚的雅芯,但也沒責怪,只因為雅芯的丈夫在三年前就已經遭遇意外身亡,這也是在雅芯辦完喪禮後的一個月才從她口裡說出。
身兼父職,加上她這個不輕易向人求助的個性,就是以安想幫忙也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就知道她需要幫忙。
「嗯,我會的。」原本就容易有黑眼圈的雅芯,但此時的她,更多的是疲態感。
看著雅芯離開的身影,以安從容的喝了口咖啡,過了許久,以安才離開座位,並買了塊草莓蛋糕,準備帶回家享用。

雅芯匆忙趕到的地方是另一條街道,那條街最著名的地點是,鏡亞中學辦公處,有許多想進學校的人都必須透過鏡亞中學的對外辦公處進行詢問,許多相關諮商與孩子的申請手續都必須透過對外辦公室才可以進行。
顯然的雅芯的目的地就是在這裡。
進到室內,可以看出有所分類,各種人資、詢問、諮商以及等待的人所處的等待區,就連這裡都是有所規畫的。
雅芯走到詢問處,將通知書遞給了櫃檯人員。
櫃台人員看了看,隨後放下事務,領著雅芯往三樓的一處辦公處。
「就是這裡了。」櫃台人員親切的替雅芯敲了敲門,並推開門,請雅芯進去稍坐片刻。
櫃台人員像是切換模式一般,在雅芯坐在沙發處時,就剛好的將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裝好的熱茶,端送在她的面前,同時也將第二杯茶放在她的正對面,隨後就離開了這間辦公室。
雅芯看著那張,離開前就遞給她的通知書。
「張雅芯小姐?」在張雅芯還在想著什麼時候,這才注意到這間辦公室中,還有一個小房間,而那個人正從那個小房間中走出來。
「是,您好。」張雅芯趕緊起身,但在她起身前,那個男性就示意她坐下。
「不必太過緊張,隨意就好。還沒打個招呼,我是現任的鏡亞中學校長何凱,今天請妳來是有原因的。」
「是…這跟米雅有關連嗎?」雅芯有些緊張的尋問著,對於寶貝女兒的事情總是很上心。
「妳猜得不錯,我想讓鏡米雅入學。」
「但我們家米雅考取的成績,或許不足以入學。」
「不會的,我們將讓她以“觀察生”的身分入學,妳不必過於介懷,這是過往的傳統,而相關的資料,也都會在這裡告訴妳,只要家長同意簽名就可以了。」
「這…」張雅芯知道米雅其實就想進鏡亞中學,只是成績真的很勉強,但現在突然這麼一塊大餅掉下來,作為母親的雅芯不免有些擔
心。
「“觀察生”其實只是讓普通學科較差的學生得以進去的一個身分,作為一個觀察指標,相信您也知道有許多人或許普通學科是較為差勁的,但卻有不可預估的才能,而我們會每六年篩選合適的觀察生,來做為一個時期的觀察。」
何凱見她還有些猶豫,便神情表現得有些困擾後又開口了。
「若您還有所疑慮,或者不同意也沒關係,只是…這件事情有些急切,原先的“觀察生”出了一點事情,得要趕快找人來做為觀察生入學,從各個國小生中篩選適齡兒童,耽擱了不少時間,若能快些找到人,那我們就也減少了要找下一個人的時間。」
張芯雅最終還是在猶豫下簽了同意入學。
「感謝妳幫了我們一個大忙,若是有什麼需要的,盡管告訴我們。」何凱笑著送張芯雅離開。
在張芯雅離開後,何凱笑著喃喃自語,「只要在我的任期內,是不會讓“魔咒”再次發生的。」

張芯雅回到家中,在玄關處的芯雅注意到孩子擺放整齊的鞋子,這才意識到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五點,孩子都回到家中了。
「歡迎回來。」一個與張芯雅十分相似的面孔,以突如其來的飛撲,往張芯雅身上抱去。
「我回來了。」張芯雅帶著微笑抱著孩子,「剛回來嗎?」
「嗯,剛剛安安阿姨載我回來的,媽媽沒遇到安安阿姨嗎?」
安安阿姨其實就是以安,因為以安和芯雅兩人都是時常見面的好友,而米雅自然而然就親暱地叫著安安阿姨。
「可能…可能錯過了吧?」
「對了對了!安安阿姨買了草莓蛋糕,然後我放冰箱了,等等晚餐的時候一起吃吧!」米雅開心的笑著,也只有在這個時候,米雅才能如此放縱的表現自我。
「對了米雅,鏡亞中學考試妳可以不用考了。」芯雅帶著神祕的笑,對著還在活蹦亂跳的孩子說出這句疑似難過的話。
「…為什麼?是因為我成績太差了嗎?」米雅突然喪著臉,看得出是十分失落的樣子。
「怎麼會呢,倒不如說是因為特別優秀,所以米雅才可以獲得名額。剛剛媽媽替妳辦了手續,所以米雅這幾天就好好做自己的事情吧。」
「…我真的可以上靜亞中學嗎?」米雅高興地再次抱住媽媽。
「真的可以,媽媽都打點好了,妳只要放心去上學就好。」
「真、真的嗎?」米雅不可置信的再度詢問,但是難掩笑容。
「放心,真的可以,妳不相信媽媽嗎?。」
「…媽媽,謝謝妳。」米雅露出開心的笑容,而後又蹦蹦跳跳往父親的遺照處,向在天之靈的父親告訴祂這個好消息。
「今天就做米雅最愛的咖哩,米雅去幫媽媽洗米煮飯吧。」芯雅簡單向自己死去的丈夫說了說句話後,便往廚房的地方走去,並拿出剛剛買的晚餐原料。
馬鈴薯、紅蘿蔔、咖哩塊、雞肉、洋蔥,看得出有幾樣是特價品,賣相不是很好,但就只有兩個人的小家庭來說,這些就足夠了,而後芯雅又從冰箱拿出剩下半顆的高麗菜及兩顆蛋。
待她備好料後,米雅也差不多洗好米,並放進飯鍋內蒸煮。
「媽媽,我這裡好了。」米雅帶著乖巧的笑容看著母親剛備好的料,看見紅蘿蔔後嘟起嘴說了句「紅蘿蔔…媽媽不能不加嗎?」。
「為了米雅能夠健健康康長大,紅蘿蔔是必要的。」
「好吧…我會乖乖吃光的。」
「好,農夫爺爺所種植的蔬菜都會很高興的。」芯雅知道自己的女兒一直以來都不愛吃紅蘿蔔,但若是為了別人,是願意做出改變的人,對她來說,米雅是很優秀的孩子,是她的驕傲。
「嗯嗯,農夫爺爺的辛苦不會白費的。」
「那米雅快去寫功課吧。」
「好!」米雅乖巧的離開廚房,想到晚餐是最愛的咖哩離開的腳步都顯得愉悅許多。
這裡是學校頂樓,頂樓上擺滿了各種的雜物,但在圍牆邊有道突兀的存在。
凌亂的髮絲胡亂的吹著,對少女來說,這拍打的風像是在安撫著她一般,殘酷而現實,原本蹲坐的少女站起身,這才發現原來她身上所穿著的制服都破破爛爛,仔細一看會發現那些都是遭到利器剪碎的,少女的手腕之處,也有許多刀痕,看樣子是自己割下的舊傷痕。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頭髮凌亂的遮住少女的臉,而她也沒有撥開頭髮,任由髮絲隨意飄散。
「對不起、都是我。」少女僅僅只是一直重複這句話,陷入不停的自我責罵。
「都是、都是你的錯!!」在她身後還隱約有一道不明顯的黑影纏在她的身上,那道黑影在少女靠近樓頂旁時,終於徹底離開了少女,同時也將她推向了死亡。
一朵盛開的紅色花朵,無情的墜落在地面之上。
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夾雜的混亂與議論,不久後,迎來了象徵著拯救的十字架,往墜落之花前行。
「自殺者在哪?」醫護人員前來,僅是冷冷詢問。
救護車離開後不久,接著警方到來。
「學生身分是誰?」
「家屬呢?通知了嗎?」
「...」
通過不斷的詢問,終於得知了死者身分,但這一位學生的身份卻令人存疑。
因為每隔六年,相同名字的學生,總會遭遇同樣的待遇。
霸凌與自殺。
叩叩-
這是一間看起來很是豪華的辦公室。
辦公桌前坐著一位中年男子。
「校長,這次一樣嗎?」這一位是屬於人資部門的辦公人員。
「對,這次一樣。」
「那請您簽章。」辦公人員將象徵最高級的資料公文夾攤開,總共有兩個文件,並放在校長辦公桌上。
一份文件上寫著,觀察生同意招募。
而另一份文件上,屬於監護人的地方寫著另一個人的名字,張芯雅。
校長簽署後,並交還給辦公人員。
辦公人員收到文件後,便悄聲離開辦公室。
「這是一個魔咒。」校長說完便掐熄滅嘴上一直叼著的煙。

這是一處腹地龐大的鏡亞中學,許多家長夢寐以求自己的孩子可以在此就學,多以權貴所就讀,雖說不是全部人都是有權有勢的孩子,但至少還是有一定的本錢資金及天賦。
作為觀察生的鏡米雅,說是以需要辦理一些手續,加上當初早就是三月初期,已經過了正常學生的註冊時間,校長便提議,要不延緩一個月做準備?張芯雅想著,一個月的時間,該準備的東西也足以了,便答應下來,直到現在才送著米雅來學校。
「米雅,今天是妳的報到日。快去上課吧。」張芯雅兼任父親的職位,不斷尋找兼職賺取孩子的學費,畢竟鏡亞中學的寄宿費用還是得由家長出資才行,即便當時校長說著對於觀察生一切優待,但芯雅卻認為這只是表面話,畢竟學校不是慈善團體,而且她並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在學校有什麼流言蜚語。
「媽媽,謝謝妳。」米雅衝上前抱住自己的媽媽,雖然媽媽沒辦法長時間陪伴自己,但是自己知道,媽媽需要工作才可以養育自己,打從心底便希望能趕快長大,並且成為有用的人,讓媽媽過上好日子。
「米雅,媽媽只能為妳做這些...」張芯雅蹲下抱著米雅,臉上掛著黑眼圈及蒼老臉孔,但她卻覺得這是值得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孩子。
「媽媽,我愛妳。」米雅擁抱後,離開了母親的懷抱。
卻不曉得,這溫暖的救贖,卻是最後一次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