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的工作8》

西河 | 2022-05-22 12:51:56 | 巴幣 102 | 人氣 57

  我寫到一半時,這份稿子就被我塞進了抽屜裡。現在到了適當的時機又拿出來。

  我一直再想一個比較好的結尾……

  這些日子我去做了不少閒事。而大多數的閒事、例行公事、瑣事,也占據我生活的一半以上的時間。

  我把那本《沙丘》抓來看,當然不是從第一本開始讀,而是抓著我比較有興趣的第四本。

  我看得很慢,因為它畢竟不能算是我認為嚴謹的讀物,我算看個樂,也沒看完。我一開始覺得這書寫的不怎麼樣,很鬆散,後來又跑去看了別的書,才發現別的書寫得更鬆散,更沒內容。我就喜歡上這本書了。

  我感覺,這本書有某種時代的氛圍,這個故事的源頭可以一直推到西方的一戰,我稱為:一戰後的遺產。這股氛圍似乎,一直延伸到冷戰結束,或許還沒結束……

  人們開始對戰爭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反思、政治、社會環境、資本主義等、人類在社會中的渺小……

  有時候,我不喜歡我自己涉入過多的政治。可能讀者們不太能了解。
  但,我假設,有越來越多的公共事務開始落到我頭上,我的生活被這些活動佔滿,那我休息的時間就變短了。
  而我這麼做的目的,僅是為了要防止……我的政治代理人變壞?
  那我們當初幹嘛要選出個代理人呢?
  而既然選出了代理人,為什麼我又要每件事親力親為呢?那選他們出來幹什麼呢?
  那到底我們需不需要有人來替我們打理些政治工作呢?顯然答案是肯定的。

  我的意思是,難道沒有人發現。某兩種政治理念,看似是相輔相成的,實則是矛盾的嗎?
  很多的政治概念,實際上並沒有必然的關係。它們各自獨立。

  《沙丘》某種程度上是悲觀的。
  政治,是個很古老的議題。

  善惡、道德、正義等等。

  現在我不會這麼看了。
  羅素也認為道德不是什麼好東西。
  經濟學、利益、博弈等等。似乎更能解釋這一切。

  我們要脫離信仰的束縛,更客觀的觀察事物。
  所謂信仰,意識形態,
  問題不在這。

  問題在:我們用自己相信的邏輯、概念解釋世界,
  而當碰上了客觀事實並出現矛盾時,並不進行修正,而是繼續相信那些概念。
  這就是迷信!



  你們知道,如果我是個政客,我會製造大量的……議題。
  先讓你們開始吵,
  當然,這裡面有我的水軍在操盤。(哄抬物價)
  然後,等到議題吵開了。
  我就在我的政見上提出修法,當作我的政治承諾。
  輕輕鬆鬆就能用最便宜的方式,提高我的政治兌現率。(修法不像搞活經濟那樣耗時耗力耗資源,很容易就能達標。)
  選民也會很滿意。因為正義雖然會遲到,但它最後還是到了。



  不,
  那不是我的幸福。
  如果我要為我的幸福採取行動,也不是以投身這些事務來獲取,(沒說不涉入啊)
  它們離幸福太遙遠、來的回報也太慢兌現。
  並非說它們就無效,只是說有更快的捷徑可走。
  (註:但是,各位,難道沒有政府了,政治就不存在嗎?是因為政治存在,所以政府存在,還是政府存在,政治才存在?那當政府消失了,又會有誰來接手呢?)



  幸福是否只跟個人的認知有關,而與外在事物無關。
  大量的案例告訴我們便是如此,
  但我們又難以相信它,因為結論完全超出我們的常識了。
  (又或許是我們從來沒搞懂我們自己;這個人類的認知機制?)



  總之,當我放下《我的工作》的時候,我的空閒時間也就越多了。這是否表示我更能幸福呢?



  《我的工作》,寫到這裡,我發現它只是個開始。

  一個的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這份小文開啟了另一篇小文的研究。
  似乎總是這樣。

  我們就要這樣一直走下去嗎?(註:這裡指在任何一件事上。)
  是的。

  不過,我自己在最近這幾次撰寫之中,發現自己時常因為寫文,而出現了些微緊張、焦慮、拖延等等症狀。
  而這種焦慮、肌肉緊張等等之下,能算幸福嗎?

  下一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