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oly Fool 12番外篇:擁抱(下)

黃勤(金絲眼鏡) | 2022-05-22 05:36:51 | 巴幣 46 | 人氣 352

連載中第一部:Holy Fool
資料夾簡介
1792年夏,巴黎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來自羅馬的神父安卓亞斯‧班尼迪托,以及來自蘇格蘭的吸血鬼醫生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兩人命運因一起兇案而交會。

想說還是不要讓番外篇過於巨大,所以就只分成上下兩段囉~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這次應該沒有什麼要補充的歷史背景~


~*~

   「原來妳就是安卓亞斯的母親。」腓德列克踏進妮亞藏身的洞穴時仍不敢直視對方雙眼。

   「而你就是珀爾伯爵。」妮亞回以意味深長的笑容。

   「是的……請多指教。」

   「別擔心,伯爵,我從未試著窺探你和安卓亞斯的『私生活』。」

   「這下真的有夠尷尬。」亞瑟聳了聳肩。

   「我很抱歉我曾經……傷害他。」腓德列克的頭快要低到跟脖子融為一體了。

   「而你得到了教訓。」她這麼說。

   「這是我應得的。」

   「很好。」灰色眼珠掃向洞穴外遊蕩的黑色黏液怪物。「待在這裡太久就會慢慢變成那樣子,成為忘記一切、永遠飢餓的遊魂,既無法回到人間也無法前往任何地方。這地方是個通道,同時也是個死牢。」

   「但妳又是怎麼進來的?妳從怪物身上拔出的核心又是怎麼回事?」亞瑟指指那顆仍握在她手中的礦石。

   「我會來這裡純粹是意外,核心就只是靈魂在這裡待太久變成怪物的證明,被拔掉就會灰飛煙滅。」她把礦石扔到一旁。「在你們的前任族長下令處決我之後,我四處流浪,試圖找到一個能讓自己沉思所有事情的地方。」

   「像是這裡?」

   「沒錯。這是個適合沉思的好地方,而且只有鬼魂能進來,能避免許多不必要的訪客。」

   「如果妳對沉思的定義是整天跟怪物互毆的話。」腓德列克不禁搖頭。

   「戰鬥能幫助我釐清思緒。」妮亞輕拍他的肩膀。「我不能忘記一切,但也不能永遠深陷其中,尤其是維西‧奧圖,那個我曾經愛過的爛男人。」

   「維西‧奧圖?」兩對血紅雙眼驚駭地大張。

   「他把實情隱藏得很好,就像隱藏其他事情一樣,恐怕只有他那位古怪的學徒知曉一切。」她又露出那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妳最好別告訴我們安卓亞斯是妳和維西‧奧圖的……」腓德列克搓揉太陽穴哀號。

   「這實在很諷刺,對吧?希望安卓亞斯別太像他父親。」

   她點點頭。

   腓德列克只能沉默以對。

   「所以安卓亞斯殺了自己的父親?」亞瑟絕望地摀住臉。「該死!」

   「與維西扯上關係的事情似乎都注定流淚收場,就像我們鮑本恩‧西斯一樣。」妮亞的神情沒有太多波動。「或許是宿命,或許是詛咒,但總有生靈得流著淚活下去。」

   「維西‧奧圖在許多世紀前犯下的錯誤讓血王得以現身人間,如果不阻止血王,所有生靈都會被消滅。」亞瑟嘆口氣注視她。「請告訴我們該如何從這地方回到人間。」

   「洞穴盡頭就是我進來這裡的入口。你們會遇到一座瀑布,穿越瀑布就能抵達烏拉山脈返回人間。」她指向洞穴更深處,黏液怪物的咆哮離三人越來越近。

   「謝謝妳,妮亞,妳能跟我們一起出去嗎?這裡看起來不怎麼安全了。」腓德列克向她請求,卻發現她的形體越來越模糊。「妮亞?」

   「快走吧。」妮亞推開他們。「我早已在這裡待了太久,光要維持原樣就已相當困難。」

   黑色黏液怪物爬了過來。

   「別忘記這一切!」亞瑟倒退著大吼。

   「告訴安卓亞斯我愛他!」

   妮亞轉身凝視怪物,黑色黏液從綠斗篷下流出。

   黏液怪物撲向她。

   「嘖!」亞瑟只好拉著腓德列克往洞穴深處狂奔,水聲逐漸取代怪物咆哮佔據聽覺,直到一座異常巨大的瀑布映入眼簾。

   有篝火在瀑布另一頭晃動。

   「妮亞她……她……」腓德列克上氣不接下氣地開口。

   「如果羅特巴特下次想從通道開溜,希望妮亞能好好招待他。」亞瑟握緊他的手。「走吧。」

   「好……」他深呼吸一陣後跟隨亞瑟步入瀑布所在的水潭,黑暗寒冷隨即包覆所有知覺。

   然而篝火光芒越漸清晰。

   他睜開眼,馬上感覺身軀快速墜落。

   「喔不!」

   他抓緊亞瑟,轟然落在石砌地板上。

   「……噢。」亞瑟忍不住呻吟。

   舉目所見只有數不清的地精眼珠瞪視他們。

   「可惡!怎麼又來了?我不是說過地精絕不提供吸血鬼任何援助嗎?」

   地精王傑洛姆憤怒地走下寶座。

   「原來這通道會從地精窩出來……」腓德列克碎念著踢走試圖爬上身的地精。

   「看看這次又是誰?」傑洛姆推開子民們,一腳踩住腓德列克讓他可悲地哀嚎。「好久不見啊兩位騎士,難不成我趕走但丁後你們還覺得能說動我嗎?」

   「阿利吉耶里來你這做什麼?」亞瑟不快地瞪著他。

   「那傢伙上禮拜帶著學徒經過我家想跟我借宿,還嚷著什麼世界末日要來了希望我能幫忙,告訴你們議會我才不幹!」傑洛姆揮手命令地精將兩人五花大綁,馬上就被地面噴出的水幕嚇得坐倒在地。「這是怎樣……」

   「難道你從沒見過羅特巴特的鬼魂在你的宮殿裡出沒嗎?」腓德列克用水柱彈走蜂擁而上的地精。

   「什麼?我當那只是鬧鬼陰魂不散而已!我老早就跟你們說過我已經把他送下去跟幽冥女王作伴了!難道你們也變成鬼了嗎?」

   「很不幸確實如此。」藤蔓從亞瑟的袖口竄出。

   傑洛姆呆愣幾秒後驚聲尖叫起來。

~*~

(喀爾巴阡山脈,瓦拉幾亞)

   伏拉德沉默地望著三個女人將飽餐一頓後的殘骸扔出窗外,不時撫摸懷中陶瓶感受粗糙表面摩擦肌膚。

   像是他還活著一樣。

   像是他還能感知這一切。

   然而這又有什麼意義?

   「到頭來我也是個貪生怕死的懦夫。一具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

   他悄聲低語。

   「你不是具屍體,你還好好地活著。」帶頭的女人走向他。

   「但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麼。」

   「你心心念念的自由?

   「有人特地跑來提醒我這不過只是假象。」尖銳指爪從撫摸陶瓶的指尖探出。

   「還記得你初次遇見我們時,你在水潭裡看到什麼?」女人撫上伏拉德的臉頰,接著滑至嘴角輕輕按住微張雙唇。「不需要回答。你知道答案是什麼。

   伏拉德立刻推開她的手起身。

   「還是說那位胖神父讓您想起人類是多麼堅強的生物?」她發出輕笑。

   「我需要出趟門。」他把陶瓶塞回破斗篷。

   「像剛才一樣?

   「是的,所以請別開派對開到把我的城堡給拆了。」煙霧又從他腳邊漫出。

   「遵命。」女人恭敬地目送伏拉德消失在煙霧之中。

   「他從不說他在水潭裡看到的女人是誰。」她的姐妹們抱怨著晃了過來。

   「水妖只能從倒影看見一個靈魂最深層的渴望,但只能模仿,無法知道真相。」她撿起卡瓦羅神父的碎頭骨扔出窗外。

   「想必是他的一生摯愛。」第三個女人酸溜溜地答腔。

   「愛到必須挺身守護這世界直到她歸來。

   微笑從她嘴角揚起。



END



歡迎本作最癡漢的伏拉德大人霸氣登場ˊ艸ˋ

(珀爾:爛死了你這地精王,連羅特巴特整天在你家亂跑都沒發現=_=)

(傑洛姆:我真以為那只是他陰魂不散沒什麼好擔心的orz)

(亞瑟:反正他最近也別想出門了所以沒差ˊ3ˋ)

(珀爾:也是啦,而且連嘴巴都張不開^^)

(傑洛姆表示害怕)

(妮亞:所以我要變成怪物王了喔="=)

(作者:那個通道就交給妳統治囉ˊ_>ˋ)

(妮亞:欸)

(羅特巴特:我還要我的安全捷徑啊QAQ)→被同事們拖走

讓我們再次回顧地精王傑洛姆的角色靈感來源ˊ艸ˋ


結果現在連原本只出現在第六章回憶片段裡的地精王都被抓回故事主線了,就來看看他要不要加入對抗血王的陣營囉~

目前預計7月開始連載第十三章

最後放上最近換新硬體&新軟體後的雜圖測試→Holy Fool 傷眼雜圖之新玩具測試

創作回應

Reineke
所以地精王尖叫是因為他發現自己在和鬼魂對話嗎?
2022-05-22 11:24:36
黃勤(金絲眼鏡)
對,他大概可以跟托加公爵一起組個尖叫二重唱了XD
2022-05-22 11:31:19
ilwiKAMINA
以往ACGN世界的傳送門都安穩的不合邏輯,這次終於有一個遇到怪物機率抽抽樂的了XD
2022-05-22 14:37:43
黃勤(金絲眼鏡)
不管機率如何,羅特巴特一定是最倒楣的那一個XD
2022-05-22 14:51: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