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十根羽翼—阻撓(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2-05-21 20:00:10 | 巴幣 100 | 人氣 55


最近咱很忙,下週再次停更……最近我不只讀書時間被壓縮,寫作更是只有星期六日可以寫,但是真的太忙,寫作進步不太樂觀耶QWQ 新作能不能在今年之內開始連載也很謎,因為我不確定這次的加班潮會維持多久,如果疫情過於嚴峻的話,說不定會拉長時間……

《天與空》第二集開始的插圖改回夏牧繪製,其實原本應該要在她接手封面的時候,就應該要連插圖都由她來完成比較好,後來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換成亙羽,現在又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換回她來作畫。這次拜託請一路畫到第四集吧(預計四集完結)!


結束課程之後,天和松寫完學習進度表,打算離開時,月拉住天,要求他把晚上的時間空出來陪她。

天猶豫了一下後,還是答應了月的請求,之前月就試著找機會跟他談話,但是他太忙了,一直找不到時間答應月的談話要求。

月為了和天談話,下午的兩節課都請事假,跟天一起搭車去雙胞胎的總部。

雙胞胎的總部有非常多適合談話的地方,天帶著她到一間小間談話室,這裡相當隱密,隔音很好,內部就只有一張方桌和兩張椅子。

「天……那個……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妳不是本來就要跟我談話?幹麼不問?」

「因為這個問題有點嚴肅,也不確定會不會踩到你的地雷……」

「我會根據問題內容決定要不要回答妳。」

「那我問了喔……」月說著,做了兩次深呼吸,問:「你覺得跟我在一起是幸福的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天難得直接傻住。

月見天不回答,又問:「換個問題,你覺得待在雙胞胎和慶、音之刃一起維持組織,是幸福的嗎?」
天沉默了,皺起眉頭,彷彿在思考複雜的事情。

「抱歉,我答不出來。」

「為什麼?」

「我不知道怎樣才叫做幸福。」

「好沉重的答案。」

「無法得出您滿意的答案我感到抱歉。」

「不,你不用道歉,我只是……想關心你而已……我一直在思考著,你真的會因為犧牲自己換取他人的幸福而幸福嗎?你之前跟我商量過,希望真的贏不過魔王時優先犧牲你,但是我想了很久,我發現這樣我會非常痛苦。」

「要怎樣才能不讓妳覺得痛苦又能尊重空的意志?世界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作法,越是想兩全其美,越有可能失敗。」

「我不知道,但即使如此,我不希望你犧牲自己去換取讓我打贏魔王,這樣子的勝利我不會感到高興。我真正期望的是你活下去,和大家一起過著快樂的日子。」

「主人,您替我著想我不反對,但您不覺得您想太多了嗎?」

「不覺得,我反而覺得你這樣實在太可憐了,明明從沒得到幸福,卻不斷讓出自己的一切,我也是因為你的犧牲而受惠的人,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找到能回報你的方法。我想讓你活下去,所以請你不要這麼快放棄自己,世界上還有很多能讓人開心的事情,你過去的痛苦不見得能夠解除,可是未來的你可以獲得幸福,我一定會找到讓你得到幸福的方法,所以請你活下去。」

「我無法理解,您不需要做這種事情,您只需要使用我……」

「不對!你不是物品,不是戰鬥道具,你是半天使,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繼續犧牲你自己,到你手裡的東西沒有一個留得住。」月用力搖頭,抓住天的手,整個人湊向他,兩個人的距離不到五公分。

「主人,您離太近了。」天連忙把她推回位子上,輕輕咳了一聲,「月,妳從來都沒把我當成使魔吧?」

「嗯,雖然我能操控你,但是比起把你當使魔,我還是把你當成朋友以上的朋友,所以並不希望你因為當我的使魔而不幸,也不希望你拿自己去換他人的幸福。」

天抬起頭,看了天花板幾秒後,無奈說:「我打從出生開始,就沒有體驗過幸福。我的人生中充滿著戰爭和算計,對我而言,幸福太過抽象,也太過遙遠了。正因為如此,您的提議我更加無法理解,我既然無法留住任何東西,那麼把那些自己留不住的東西讓給他人,有什麼錯?我並不覺得自己可憐,也從不期待任何回報,得到的越多,失去得越多,我已經不想再去體會那種痛苦了,所以,非常謝謝您有這份心意,但是請您不要想多,照我們原來的備案吧。」

月微微瞪大雙眼,說了一堆話,結果天沒有改變想法,不過他的眼裡充滿苦澀,月也覺得不捨,卻又無法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麽。

天表示想一個人靜一靜,就拜託音之刃負責把月送回學校去。

「音之刃小姐,我開始擔心自己能不能好好使用天了……」

「兩位進去秘密小房間談話談了半天,請問究竟說了什麼呢?」

「他不能繼續這樣犧牲自己,真的沒有任何東西能留在他的手裡嗎?」

「不只對他而言是如此,對我也是一樣,對頭目大人倒是不同,頭目大人是我們三人之中在十歲以前成長環境最正常的了。」

「天的成長環境的確是跟普通人差很多,但是妳不是在普通的家庭下長大的?」

「不是,我的家境很差,父母每天酗酒賭博,不去做正當工作,後來科學實驗室找上我家,說想要我和我姊姊這對雙子能力者,我們兩個就被賣給實驗室進行各種討厭的改造手術……」音之刃說得輕描淡寫,苦笑著說:「可能是我的忍受力真的不好,半年之後就受不了了,曾經有試著要逃出去,結果被逮住……我姊姊就在我被抓回去後,死在手術台上。」

月低下頭,反觀自己簡直就是過得太好,好到不該對現在的自己有任何怨言,音之刃才是真正最該討厭整個人生、抱怨自己活得很痛苦的人。

「大概我才剛滿十歲的時候,來了一對龍鳳胎,我那時覺得,那對雙子肯定生在很好的家庭吧?他們原來穿的衣服很漂亮,但是後來也被迫換上實驗室的衣服就是了。奇怪的是,他們只對哥哥做實驗,卻不對妹妹動手,好像在觀察什麽。」

「龍鳳胎……是慶嗎?」

「嗯,我那時有跟他和他妹妹聊過,他們的父母一個是優秀的音樂家,一個是有名的偶像歌手,但是他們家忽然被穿著鎧甲的人襲擊,他們兩個就被抓住丟進實驗室。在被抓走以前,他們家好像過得滿和諧的,他們兄妹倆的歌聲可以說是我們在痛苦中最好的精神治療劑,大家總是圍著他們,要他們唱歌。」

「原來慶從小時候就很會唱啊?」

「是的。就在某一天,實驗室被攻擊了,攻擊實驗室的人自稱是雙胞胎,那時候有一個同年紀、穿著黑色衣服的男孩背著槍枝來救我們,那就是我和頭目大人與軍師大人的相遇喔……不過就在逃亡過程中,因為太過混亂,頭目大人的妹妹失蹤後就完全沒有消息了,到了現在頭目大人都還在找他妹妹。」
「原來三位是這樣認識的啊……」

「兩位聊的話題還真是有意思,不過妳們恐怕沒時間聊天囉。」一道男性嗓音忽然打斷她們,穿著黑色燕尾服的黑髮男性笑咪咪站在她們面前。

「月,妳馬上隱身逃走。」

「那妳怎麼辦?」

「能拖多久是多……」音之刃話還沒說完,黑燕不知何時移動到月的身後,刀柄朝著她的後腦敲了下去。
「該死!」音之刃一腳踢過去,黑燕輕鬆躲開,同時拔出腰間的兩把刀,砍了過去。

音之刃立刻退開,再退後幾步,打算逃走時,黑燕瞬間衝到她的面前,她為了閃過砍擊而側身,但手臂還是被砍傷了。

音之刃迅速從胸前的口袋裡拿出兩枝飛刀,射了過去,顧不上太多,她轉過身,邁開步伐逃走。

黑燕並未中她的計,在打掉飛鏢後,迅速地追上音之刃,朝她的肩膀砍下去後,用刀柄把她打昏。

他鬆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某個人說:「抓到雙胞胎的人,不過還附帶了一個女高中生,需要兩個都帶走嗎?嗯……我想也是,畢竟跟雙胞胎的人待在一起的確挺可疑的。」

掛掉電話後沒多久,一台黑色轎車出現,幾個黑衣人下車,迅速把月和音之刃綁起來塞到後座,黑燕跟著黑衣人們上車逃離現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